第1章月沉参横
作者:真龙虎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2020-11-17 21:04:22 全文阅读

小时候,特别喜欢听村里的老人讲故事,一群孩子围着一个长者,在消夏的场院里,讲山那边的故事。山上有一个老道士,每天跟乌鸦对着话,几里呱啦。后来,乌鸦飞走了,老道士也成仙了,后来,后来,每一座山都有一个属于它自己的远古的故事。

  每一个故事呢,都沉淀着人世的曲折,饱含挫败后的坚持,成功时的悲泣,即便世界沦落,星辰毁灭,虽历经沧桑,有故事的人,始终风采依旧。

  月儿西沉,山蛙聒噪。

  鹰隼山脉,危岩峭壁。

  在这奇峰罗列,危峰兀立当中,沿着一条羊肠似的山道,盘旋拾级而上,你突然会发现这里真的是阆苑福地,别有洞天。松柏参天,院深幽静。这就是远近闻名的麟霄道观。麟霄道观从鹰隼山的山腰一直绵延至山顶,依山而建。高低错落,相间有序,布局有致,气势非凡。

  麟霄道观主要建筑是三清殿。这是一座宽五间、面积将近一亩的重檐歇山式建筑物.殿中依次供奉着道教的三位最高尊神——玉清圣境无上开化元始天尊、上清真境玉宸道君灵宝天尊、太清境万教混元教主太上老君道德天尊。相传天地未开的时候,原始混沌一体时,盘古手持利斧开天辟地,“道”形太上,太上化一气,而一气又演化为三清。清气上升为天,浊气下降为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这样,经过一万八千年,天极高,地极深。大约盘古开天辟地耗尽了生命,他倒下去了。他最后的呼吸化作了风云,声音成为雷霆,左眼变成太阳,右眼变成月亮,他的肢体化作五岳,血液成为江河,筋脉为地理,肌肉为田土,发鬓为星辰。皮毛为草木,齿骨为金石,精髓为珠玉,汗流为雨露。身上的小虫因风所感化为黎民百姓。即阳气上升形成天空,阴气下降形成大地,从而结束了混沌的局面。

  在三清殿的东边有一处奇观,名叫三岛石,也叫试剑石、降魔石。其石耸立在海棠溪边,上合下分,蔚为壮观。据说,当年张道陵在此降魔,山鬼推出巨石,张道陵大怒,以剑劈之,石分为三。大唐贞观三年,欧阳询前来祭拜,走到此石跟前,只感到一股浩然正气应运而生。于是便兴致勃勃挥毫泼墨,行云流水题下伏魔二字。虽经千年风霜,至今这两个大字还刻在石头上,法度严谨,笔力险峻,清晰如初。只见撇似利剑截断犀象之角牙,竖如万岁之枯藤,横若千里之阵云。点若如高峰之坠石,平正中见险绝。

  三清殿院内有一棵银杏树,高达五六十米,树干直径也有六七米粗,蔽天遮日,据说这棵银杏树是张道陵亲手所植,至今已有上千年的树龄,依然枝繁叶茂。每一圈的树轮,都是一个故事,见证着日落日出,水涨潮落。

  生命在一次次的轮回,每一秒的递进都是历史。银杏树旁还有一株公孙橘,四季开花,常年结果。白胡子的老爷爷和臭乳未干的小孙子同时挂在树上,确实令人啧啧称奇。

  在灵霄道宫,三清的地位是最高的。但论香火最为鼎盛,却首推中天北极紫微大帝。在古代天文星象学中,划分经纬严谨有度,把这茫茫星空细细分成了三垣;又分四方为二十八星宿。这其中紫微垣居于中宫正天,因为在紫微垣内有一颗永恒不变的星,这就是被称为紫微星的北极星,紫微垣也是因此而得名。紫微大帝的出现,是古代崇拜神化星辰的一种文化,因为具有中枢中天的地位,加之永恒不变的位置,被人们认为是万星之主;紫微垣形成的图案被连接成“宫殿”的形状,也称“紫微宫”,后世的皇宫被称紫禁城也是从这里认定来的。

  山不在于高,有仙则名,水不在于深,有龙则灵。闻名遐迩紫薇帝君,高踞大殿正中,俯瞰天下众生,循紫薇命盘之约,各行其道,各归其位,各赴归程。

  而由紫薇星推演出来的术数,就是号称天下第一神数的紫薇斗数,据说起源于汉代的一本残卷,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真经。凭着这几百年间的天象观测积累,与人间事件发生始末结局大道相合,以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定出其命宫所在,依此推断其终生的地位、人格、贫富、运势,然后依次列出兄弟宫、夫妻宫、子女宫、财帛宫、疾厄宫、迁移宫、交友宫、事业宫、田宅宫、福德宫、父母宫,作出紫微斗数命盘;从而观察各宫位的星曜组合,推知其人生轨迹;最后再通过四化星(化科、化禄、化权、化忌)的牵引,推演一生运势运程。

  令求测者大为惊讶的是,用紫薇斗数来斟酌推算人的寿夭贵贱,流年运程,百无失一。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方圆数百里内,无论是富豪还是草民,都争先恐后顶礼膜拜,俯首信服,奉为神明。紫薇帝君的金粉也年年加厚,香火愈加鼎盛。

  即便如此,道长还是谨言慎行,对着漆黑的夜空,未知的世界无穷无尽,只能敬畏而又虔诚的举一反三,以十推百。不是因为世界太黑暗,而是由于人心太难测。

  “月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破军前一位,万古不传人。”按照每天的功课惯例,每到酉戌交接之时,麟霄宫的吴全节道长便从蒲座站起。往鹰嘴崖上的摘星岩攀去。

  鹰嘴崖位居鹰隼山的最东端,尖尖的一座光溜溜的岩礁,突兀衔接于鹰隼山的山顶之外,悬挂在万丈深渊之上。天然的一把鹰嘴镶钳在鹰头旁,飘耸空中,漠视苍野。暗黑的树梢在脚底下婆娑,深不可测,像夜叉飞舞的头发。不停的盘旋着。攀岩者稍有不慎,就会胆怯眩晕,一脚踏空,陷入万劫不复。站立摘星岩中央的吴全节道长,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焚香,之后向天地礼拜三磕头。然后朝北郑重跪下,对着北方的紫薇星君祷告。然后抬眼望向天幕,仔细观测起星辰变化。窥探二十八宿排兵布阵,推演判断人间的吉凶祸福象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