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守护棠都 > 正文
第五十二章重大发现(一)
作者:博格  |  字数:3664  |  更新时间:2021-01-24 20:44:14 全文阅读

当日,唐长安一早就被高维民秘密召集到局里开禁毒会去了,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当他到局里时,办公室主任乔西通知他临时改了地点,到局里开会的杜策同样也得到临时改变地点的消息,二人还从办公室主任乔西手中领到一张特别通行证。

离公安局二公里外,一个十多天前才由装修公司改建的法律咨询公司门前,两位保安气宇轩昂地走着步子守在门口,不让任何无通行证件者进入。

唐长安打车来到公司门前,慌乱中拿错了证件,将执勤证递给一个保安,保安严肃而又认真回绝道:“这个不行,请回吧!”

“怎么不行,我是来开会的,这是局里发的通行证!”唐长安道。

“你仔细看一下,执勤证!”

“哦,拿错了!”唐长安收回了执勤证,从身上另外拿出个一个塑料卡式证件又说:“出入证,这个就对了吧!”

两保安笑了。

“快点,里面来了好几位了,你们老大都在里面。”

唐长安三两步就上了二楼,上气不接下气地敲了敲会议室的门。

“进来!”

唐长安推门一看,大白天的,会议室的窗户紧闭,窗帘全部拉成了满帘,里面椭圆形的办公桌正对着门的位置上,高维民正襟危坐,杜策吴德安位列两边,紧挨着的有王重阳,隆星。

明眼人一看,这是一次即将举行的绝密会议。

唐长安已意识到唯有自己周吴郑王地着了警服。

他有些不自然地瞅了瞅四周。

“怎么穿着警服来的,站着干什么,随便坐!”高维民招呼道。

唐长安不自在地挑了一个坐位,正好坐在了高维民的正面。

“派出所的,习惯了!”唐长安自圆其说。

政治处主任介绍了毎个人的基本情况和参加的条件。

高维民微微点头赞同并开始了主题发言。

“人到齐了,今天的主要议题是禁毒工作……首先我要强调的是纪律,行动的绝对保密性,当前我市的吸毒形式大家有目共睹,坚决打击吸贩毒分子的嚣张气焰是我们面临的当务之急……这次召集大家来是经过吴主任严格挑选的政治上过得了关的精兵强将,这是市领导点头批准了的,不要有后顾之忧……大家还记得棠都中学门前不远处黄桷树下一个女子跳楼的事吧,满脸血污,死状惨烈,触目惊心,这都是毒品之害,在坐各位难道会无动于衷,我们是棠都公安的精英,安全守护者,难道大家不想做点什么吗?!为还棠都百姓一个安宁,我决定成立以我为组长的扫毒队……这次行动代号就叫‘暗箭行动吧!’”

“……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是这次扫毒行动取得胜利的关键,在坐各位切记,否则纪律从事。”

……

会议在严肃紧张的气氛中开到了晚上九点。

唐长安刚要出会议室,高维民便把唐长安叫住了:“老唐,你等一等!”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所里的小童还不错吧,他最近做的事,吴主任都告诉我了,我看你可以放手让小童大胆干,但这次绝密行动暂不告诉他,这对我们行动更有利……”

“另外……”

唐长安一听,就明白了。这次高度机密会议能通知自己参加,其一表明高局长完全信任自己。其二没看见刑事侦察大队及胡远成参会,高局长肯定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其三特意提出童豪景,可见他在这次行动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唐长安从局里开会回来时,已是晚上十点过,所里除了吕桐和一名辅警值守外,其余的都跟着童豪景去执行任务了。

唐长安不放心地询问花园街死人一案,吕桐在值班室看着中央一台晚间新闻,一幅悠闲自在的样子并没表现出紧张。唐长安的心才平静了下来,正要回办公室,就听见吕桐的电话响了,是童豪景叫他去押人的。不到十分钟,吕桐与兰官二人就押着打手与吴珊回来了。

唐所长一惊,高局长曾给自己秘密交待过,对龙文打手一伙不要打草惊蛇,莫非童豪景撞见打手现场吸毒?

“胡攀,你咋进来了呢?”在唐所长的印象中,打手在刀疤脸跳河事件中,就被反应多次吸毒和参与抢劫,却因证据不足而被保释。面对当时的复杂形势,自己一个小小的所长又能做什么呢?而这些恰恰成了他与一个血气方刚的童豪景产生隔阂的主要原因。

“我啷个哓得?”打手昂着头,趾高气扬地站在值班室门口,歪歪斜斜地倚着门把手傲慢的样子,让人憎恶。

“带走!”吕桐向兰官递了一个眼色。

“唉!所长,我犯了啥子法?你们这样子整我,我要控告你们!”胡攀突然激动起来,放大的嗓门象撕破了的竹杆一样发出破响似的嚎叫。

童豪景将朱丽,欢欢带回派出所,已是临晨一点。朱丽的哭声,从车上一直带回到了办公室,同车的欢欢劝了多次都没止住。

派出所灯火通明,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童豪景不知疲倦地立即召集当晚行动的民警搜集情况,并果断地作出决定并分了工——吴珊涉嫌容留卖 淫,必须深挖;朱丽的哭声凄切要引起高度重视;打手无故殴打欢欢定有蹊跷。

由于带回所的人员较多,童豪景极不情愿地向所长汇报了案情并请求增派人手,唐长安心头一紧,心想所里有几条枪难道还不清楚,所里除了丁聪教导员这段时间在生病请假外,哪里还有人,你的那几板斧,我还不知道,这分明就是叫我所长参加嘛,唐长安不禁心里一阵暗暗好笑。

“我马上来!”

童豪景的不信任感让自己打怵,他本不想让所长参与,说不定又横横地插一杠子,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然唐长安却说要亲自参加,这是万万没想到的,但又是意料中的事。童豪景找不出任何理由不让唐长安接触此案,这显然就是一种矛盾心理让他左右为难。

当唐长安了解到打手仅仅是因为打了一耳光欢欢时,唐长安才足足舒了一口气,要不然还真的不好向高局长交待,同时也有违于今天开会的精神……

审讯在充满了战斗气氛的后半夜进行。

童豪景本想直接接触气焰嚣张的打手,但唐所长却有意把打手接了过去,他在迟疑的神色中又想起了上次唐长安强令自己暂不惊动打手一伙的迷茫与愤慨。而唐所长回眸交集的那一瞬,一股坚定而又充满了暖意的眸光分明就是一种善意,带着可掬,爱抚,关心,他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唐长安也敏锐地觉察到这一点,他相信逐渐成熟的童豪景能分辩得出,现在不会,将来也一定会。

童豪景在可茜的搭挡下磕磕绊绊地敲开了朱丽的嘴。

朱丽哭哭啼啼地交待了长期卖 淫的违法事实,童豪景从接触她那一刻开始,就一直在留意朱丽的每一个细节,他发现朱丽脸上隐藏着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隐忧,让她悲切,让她啼哭不止。童豪景通过手机号码实名登记查询到了她的真实姓名,朱丽娜,18岁棠都市城西人,而这一点,她拒不承认,这更增加了童豪景刨根问底的兴趣,他坚信这个朱丽娜的眼泪中肯定隐藏着什么东西。

坐在旁边的可茜再也沉不住气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你认为这事很光荣吗,哭什么哭?”在可茜看来,这就是一群好逸恶劳的渣女,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不要乱说,人家是女的,女汉子,一时失足,但不要成为千古恨哈!”童豪景不是关心胜似关心,当一个人处于极度无助与悲情时,外来的那怕是一点点的温暖,都会挑动他几乎处于崩溃边缘的心灵积极向善。

朱丽娜就感触到来自童豪景的一股暖意,把自己当人看,她微微抬头望了一下,两只不同眼神的眸子都在盯着自己。可茜是怒目圆睁,而童豪景却是柔情暖意,有一种亲近感。也许就是这一瞬暖意的力量,偶然间打开了朱丽娜冷冰沉封已久的心扉,她的唇微微翕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啧啧声。

“……警官……,我想跟你说……”朱丽娜抽泣了两下,泪迹斑斑的脸仍就显露出几分羞涩。一个标标准准的美貌女人的胚子与一个失足女的形象完全格格不入。童豪景心中感到惋惜,她咋会走到这一步呢?

“好,你说嘛,看我能不能帮你?!”童豪景扭头示意可茜暂时离开。在这个节骨眼上,能获得被询问人的信任是第一位的,也就是这个时侯,她才有可能把心里的东西掏出来。

接下来没想到的是朱丽娜的话让童豪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她的母亲就是当年棠都河边没去报警而后上吊自杀的死者。

朱丽娜出生在棠都市一个偏远的沙木村,从小就与母亲相依为命。七岁在村里读小学,而后到城西读书到高中,成绩一直很好,而目光短浅的母亲却非要让她辍学外出打工,自己在绝望中逃了出来,身无分文的她一路在山间步行,走了一天一夜,孤身一人到了棠都市里。又饥又饿的李丽娜被一家好心人收留,第二天就到街上去找工作,在城区一背街看见牛皮广告包吃包住工资还高,朱丽娜动心了。

按照地址寻找,在一个小巷隐蔽的小屋,一位三十来岁的妖娆少妇接待了她。少妇的甜言蜜语一下子就把朱丽娜迷住了,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带至了楼上的一家独屋里,里面已呆了三个年龄大小不一的女性,神色惶恐不安,更让她感到恐惧的是这几位身上都带着伤。朱丽娜感到事情不妙,但为时已晚。

到了晚上,一个凶神恶煞的青年男人进来就吼道:“新来的,过来!”来的正是刀疤脸,后面跟着一个中分头胡攀。

朱丽娜惊恐万状,躲在三个女人后面,不敢吭声。

刀疤脸露出狰狞的淫笑,抓住朱丽娜的头发就往墙上撞,嘴里还不时地骂道:“哈婆娘,还敢不从!”

朱丽娜被撞得锥心地痛,她望着三个先来的姐妹求救,可她们也被吓傻了,无动于衷,自己反抗,但柔弱的身躯怎么抵得过穷凶极恶的刀疤脸,朱丽娜被凌辱了,屈服了。

她哭了三天三夜。被迫跟着少妇去了城西的花园街按摩店,名义是按摩,暗地里却做着媚颜卖身的脏活。

时间一长,朱丽娜发现受刀疤脸控制的姐妹不仅仅是她一个,还有欢欢……,她们除了要缴一部份钱给按摩店老板外,还不定时要给刀疤脸一伙的保护费,由于受到刀疤脸的无时无刻不在的威胁,她们是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没有办法,渐渐地也就习惯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