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举世瞩目 > 正文
001我在那儿
作者:我是泉城青莲  |  字数:4465  |  更新时间:2020-12-19 12:08:56 全文阅读

“小伙子,明蓝小区到了。”

  “额,好、好的多少钱?”

  韩星揉了揉晕乎乎的头,又搓了搓发红的脸庞问到。

  “起步价,十元。”

  出租车师傅嫌弃的看着韩星。年纪轻轻就喝酒,还是学生,不像话!

  “给!”

  递上十元钱,开车门,下车,关门。韩星迈着不正常的步伐,向小区门口走去。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左右,马路上没有了车来车往的喧闹,只是偶尔有车经过,路灯还有小区门口两侧的灯光,使得这儿一点不显黑暗。

  传达室门前的灯光也照耀着,这个时间,已经不需要站在门外值班了,在室内注意一些就可以。小区的人都有门卡,外人也进不去的。

  当韩星离小区门口有大约五米时,马路上传来了汽车的嗡鸣声,汽车不是直线行驶在马路上,而是一会左一会右,像是一个醉酒的人在驾驶。

  当韩星扭头想看一看什么车时,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两个车灯,向他的方向一冲而来!他本能快步走向小区。

  “啊!有人,快刹车!”

  一个女人的惊呼声音响起。

  “彭!吱……”

  “闹,闹,闹个屁,快下车看看,希望没事。”

  一个男子生气而又惊恐的声音传来。

  韩星感觉就像被飞机顶飞一样,脑袋不知道闯在哪儿,一下就晕了过去。

  其实韩星本来就醉酒了,神经反应慢,只是被车顶着,向前冲了几米,车一停,韩星向前倒去,脑袋撞在了护栏机上。

  车上下来的两人是一对情侣,年龄不大,男的二十五左右,女的二十左右,因为回来晚了,两人在车上吵闹呢,动作有点大了,影响了男的开车。

  “是一个小伙子,应该是学生吧。”

  男的焦急而抱怨着说到。

  “呀,他头出血了,快点把他架车上去医院!”

  女的惊慌失措着拉着她男朋友。

  “这是怎么了?”

  这时,传达室内,走出一人!五十七八的样子,应该是两人的惊呼声惊动了他,出来查看呢。

  “这不是韩星吗。是你们撞的?”

  来人注意到了小区门口外,倒在地上的韩星及前方的电车。紧张的询问两人。

  “快送医院啊,告诉你们啊,不要想跑啊。”

  大爷紧张而急切的说到!

  “我这儿有监控的,已经连了智脑,底片取不走的。你们去市二院,离这近,我来联系他家人。”

  “唉,你这老头怎么说话呢,埋汰人啊!谁要跑了,你怎么说话呢!……”

  那女人有点不高兴了,惊慌而又气急的指着来人。

这时,男子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男子知道是什么了,没有查看。对着女子说到: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我来说吧!你再说成大事了。”男子也紧张起来。

  “大爷,怎么会跑呢,谁敢啊,就是这没有监控,这一出车祸,我车上的记录仪,也会连接智脑自动存档的,我已经收到红条信息了。不说了,我先去医院了。这是我们的责任,还希望大爷给他家人说一下,麻烦大爷了。”男的连忙说到。同时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这大爷。

  “快去快去医院吧,我这就打电话,他家人一会就到。”

  大爷也挺着急的,听到有红条了,也放心的紧赶着她们两人说到。

  然后,两人一人台抬胳膊一人抬脚,把韩星抬上电车后座,上车急速向二院而去。

  这儿说的大爷,是明蓝小区传达室的王勇。已经在这儿工作了近十年了,退伍军人,在小区里面没有人不认识。老好人,从来没有见过和谁红过脸。

  这事如果放在十年以前,车祸司机一跑什么事没有。没有见证人,没有监控,就算王勇出来了看不清汽车号牌,也找不到鸣事司机。

  十几年前华夏国大力发展监控系统,一切与超级智脑连接,基本做到了全时段时时监控。像车祸这种事,你跑那真的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这不,事故刚发生不到五分钟,红条信息就来了。

  而韩星现在却有点发糟了,因为他找不到自己的手和脚了!确切地说,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了,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在那儿!一切感知消失了一样。只是感觉好像五颜六色,色彩纷呈,自己好像在发光,又好像什么也没有,他糟了。

  “我这是在那儿?”

  猛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他被吓住了,“难道!难道我死了!”

  “不应该啊,虽然自己喝醉了,但当时汽车撞向自己时的速度,还是能感觉的出来,应该不快啊,就算头磕了一下,没有感觉到痛啊,就是嗡的一声,自己就,就卡壳了?我承认自己倒霉,但,不至于就,就死了吧?”

  “不对啊,就算自己死了,这儿又是那儿呢?全国一百五十亿人口,应该每时每刻都死人吧,这儿怎么就自己一个呢!”

  他现在正在努力着,去感觉他所在地这一方空间,他自己认为的这是一个空间,他感觉到了周围的彩色光芒,悠忽见光芒又消失了。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圆圆的发光体,圆圆的内部五颜六色,前一刻和下一刻,都是不同光芒闪烁着,无规律的闪烁与游动着。

  周围没有与自己相同的存在。

  韩星是没有感觉到,有和自己一样的意识体,这儿就他一个。

  “难道这是我的意识海?”

  意识海一说他还是知道的,高中生学习虽然紧张一些,平时追更网络小说的时间,还是有的,课间十分钟追更两张还是可以的,也算课间娱乐了。

  “意识海是这样的吗?那么说我在我的脑袋里?”

  韩星不由自主的想想着,思绪完全处于散乱状态。

  他想象中自己的脑袋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空间,这些彩光又是什么?他感觉到的自己圆圆的又是什么情况!一会又想到了他的父母。

  “不知道爸妈现在做什么,知道你儿子要离你们而去了吗?又后悔平时零花钱要少了,自己手机还是三年前老款了,现在卡顿有些严重啊。”

  ……

  在韩星发生车祸的那一刻,地球上也有一个叫韩星的人,生命正在走向他的终点,年龄不大,二十五岁,这时的他,给他的“姐姐”留言都已经完成了。手机连着充电器,现在他听着qq影音里面的音乐,思绪则想着他的姐姐。

  是的,是姐姐,在他学说话时就是叫姐姐,而不是妈妈。

  刘倩十八岁有了韩星,他还记着小时候,在不大的家里是一个漂亮的姐姐,而每次出门都是普通的姐姐。长大后才知道,别人出门化妆,是为了漂亮,姐姐出门,则是为了变得普通,而化妆的。

  他想到了姐姐推着轮椅上的他,每天都要出去一次,只是不想他在家里呆着“发霉”。

  想着“姐姐在呢!”这句每天都在的话语。

  想着姐姐给他买吉他,为了打折讲半小时的样子。

  想着每个月,都会给他做一身古装的样子。

  “来,星星,看看这衣服合不合身,看看是不是比上个月更漂亮了…”

  “是帅,帅啊,不是漂亮!”

  每次都要打断她的话,重复着一样的话。

  想着…想着

  ……

  当他思绪停顿的那一刻,没有注意到手机一股微弱的电流冲入身体之中,随即他感觉到自己离开了身体。他的手指正点的qq影音也流出来一段代码,随着电流冲入他的身体。电流的冲击,使的他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来到一个不知所云的地方。

  十几伏的电流,在一个正常人身上,是没有什么感觉的。而他则不同,他是先天性下肢无知觉,先天性心脏病,在轮椅上呆了二十几年,病危在几年前就通知了。

  人的意识,是不会出现在三维空间的,在三维空间里,时间是恒定向前的。而意识中的时间是不定的。

  如果你上课时感觉时间特别慢,四十五分钟咋这么长呢。如果你上课看小说:

  “唉,我还没看几章呢就下课了,时间跑那去了!”

  在这个世界上的韩星,思绪正想老妈时,没有发觉到在他的意识空间里,多了一个运动着的发光体,电流的冲击,使得这一个韩星是想停也停不下来。

  当韩星发觉一个圆圆的发光体,向他的方向撞来,他想躲开,可不知道自己怎么做,他是想动也动不起来,只能感觉着,哪一个发光体和自己撞在了一起。

  如果有上帝视角就会发现,两个发光体,就像两滴水一样,非常自然的柔和在一起,没有一点的不自然。

  而现在在韩星的意识海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无数的五颜六色的光芒,和自己已有的光芒,自然的柔和在了一起。而他的意识,现在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了,在他的意识中,无数的画面直冲而来。

  “地球、中国、姐姐、家、轮椅………”

  当韩星回复意识的时候,好像过去了几个小时,几天,又好像是一瞬间的时间。

  这时,韩星自然的想起了,妈妈喂自己吃奶的情景。这一下,吓了韩星一跳!

  “吖,怎么会,这好像是自己一岁前的事情啊。”

  意识又一转,非常惊讶的,又想到了姐姐喂自己吃奶的事情。

  “咦…怎么还有一段记忆?”

因为他想到了姐姐抱自己放在轮椅上的画面,那时他十岁了!

  惊恐万分的他,看着这一切!

  在他的意识中,还有无数的画面一闪而过,就连妈妈讲故事的情景也有,还有小姐姐那一闪而过的疲倦的脸容。

  就当韩星想仔细的,看看那些记忆时,却被一段遥远的呼唤惊醒。

  “星儿,星儿,你怎么样!妈担心你啊!”

  “大夫你好,我孩子怎么样了,有没有问题?他,他怎么还没醒来?”

  语气有些焦躁有些哽咽的说到。

  “这是妈妈的声音!”

韩星想到。

  当韩星意识到妈妈来了时,他的一切都回来了,就像刚刚梦醒时的样子,记忆中的事情也模糊起来。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冲入鼻尖,还有一道急促的呼吸声传入耳间!韩星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熟的不能再熟的脸,离他不到二十公分。

  他的妈妈,赵兰,齐鲁省省法庭特一级律师,年薪五十万以上,京华大学法律博士后学位。自己开了律师事务所“明兰法律事务所”,爸妈的名字都在里面了。全国出名,有近百名职业律师在事务所工作。

  三十六岁的赵兰,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六岁,岁月好像不喜欢她,每次都像绕过她一样。漂亮的脸容加上一米七的身高,一点不输电视上的明星,反而更胜一筹。

  律师的工作,使得她穿着得体大方,给人一种威严自信的感觉,使人不敢冒犯。

  可是在韩星意识中,出现的却是:

  “韩星,今天的零花钱少十元。韩星,今天的零花钱少十五元。韩星…”

  妈妈,你是律师啊,讲不讲道理。

  是的,这就是韩星妈,在家中欺负韩星为乐,经常扣他的零花钱。其实,韩星的零花钱是每天五十元,这是爸妈和他商量后的数字。拿多拿少他爸妈从来没有管过,家中客厅抽屉里面,钱从来没有下来过三千元,少了就会加一万进去。

  每次想反交问为什么时,韩妈就说:

  “星星啊,你在学校是不是太老实了,交个女朋友呗!”

  “星星,有没有女同学,给你写情书啊,给我看看,给你参考参考!”

  “儿子,学习累了可以与你同桌聊聊天吗,放松心情啊!”

  “星星给我唱首歌呗,明天给你加零花钱。”

  ……

  这就是韩星的妈妈在家的状况。

  “大夫,我儿子,儿子是不是傻了!”

  母亲担心的声音打断了韩星的思路。

  “妈,你怎么来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了吧!”

  韩星有躺着坐了起来,邱着脸说。注意到,果然是在医院病房里呢!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八点半了。

  韩妈一听,知道了问题应该不大,心中的担心慢慢放下了一些。

  “你出车祸了,我能不来吗,左晚上就到了。”韩妈弱带怨气而紧张的说道。

  “大夫你看,是不是再拍个片看看。”

  韩爸这时急匆匆走了进来,担心的问向身旁的大夫。

  “爸!”

  韩星叫了一声。随之,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没有换上病服。

  韩爸,韩明伟。齐鲁电视台台长,厅级公务员。齐鲁省,人口十几亿,是华夏国人口最多的省份。

  四十岁的韩明伟,看去也就三十岁左右,一点不显老,一米八几的身高,天天正装在身,身在官场自带一股威势。还算帅气的脸庞很耐看。

  “片子已经拍过了。”大夫拿出带来的片子,边看边说到:

  “看片上没有什么大问题,根据小星刚才的话语,不像失忆的样子。就是在伤口附近有些瘀血,在头骨外面。瘀血下面虽然看不清,根据撞击力度看。撞在了机器棱角上,力度不大,伤口也不大,没有必要缝针,头骨无损。问题不大,但是最好在医院呆几天,看看情况。”

  大夫虽然不认识韩星。但电视台台长,还是在电视上见过的,他妻子特级律师赵兰,也是有所耳闻的。所以,病情也就尽可能的讲仔细一些了。

  正说着又有一人快步走了进来。

  也是个大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