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覆画天龙 > 正文
三十二 剧斗正酣
作者:剑断刀隐  |  字数:3375  |  更新时间:2021-01-08 08:34:51 全文阅读

大厅上原有四根顶梁柱,分立四方,每一根足有一人环抱粗细,又是坚硬已极的紫檀木,乔峰竟可一掌震断,足见掌力之强。厅上群雄无不为之骇然。只听得梁上传来吱呀声响,却是顶梁柱倒断、一角梁木少却支撑之故,差幸尚有三柱鼎立,横梁不致塌下,但横梁倾斜,泥尘絮絮落下,惹得底下豪杰一边掸开尘灰,一边叫骂不绝。

  而院内群豪甫见楚凌昭精妙无已的剑法,又自断木见到乔峰刚猛无俦的掌力,人人不住喟叹这兄弟二人武功之高,凭借他们二人一身天下无敌的武功,谁也不敢断言能够与之匹敌。

  乔峰一掌立威,直将厅上众英雄惊得微微怔神。玄难、玄寂等僧见状,相互点头示意,倏然间,掌风呼呼、拳劲赫赫,四大高僧齐头攻上。乔峰浑然不惧,掌退玄难、玄垢,拳击玄寂、玄尘,五人战作一团,一时间斗了个难解难分局面。

  院外,凌云渊剑招百变,妙招纷呈,楚凌昭却也处变不惊,巧招频出,二人剧斗良久,互有来回,始终谁也胜不过谁。

  凌云渊久斗不下,心下已是掀起滔天骇浪,对手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应变能耐,又兼深厚内力,显是天赋异禀,百年难遇!如能将其收归门下,授与家传绝学,归葬剑重振门威便指日可待!他想到此处,心中大喜,面上却仍不动声色,剑招变换之际已自敛起三分凶性。

  群雄见他攻势顿挫,心中惊骇无已,断然难信一位成名已久的剑道大师难敌一位二十余岁青年人,殊不知凌云渊是存心给楚凌昭喂招所造就出的假象。

  楚凌昭身居其间,忽感对手攻势变化,他于进招之际,渐觉对方竟有意牵引、指点自己剑法,不由得又惊又奇,惊的是对手竟尔看穿自己剑招;奇的是彼此并无瓜葛,对方何以要相助敌手?他虽心存疑窦,却也不愿坐失良机,剑剑交抵之际,细心品会对方剑意。

  群雄万万料想不到,垓心上生死相搏的两人,一人正暗中传剑,另一人则在习剑,眼里只见局势逆转,凌云渊渐占上风,暗自钦佩归葬剑一门果是名不虚传,楚凌昭到底年少,又怎及得上功力深厚的剑道大师?

  忽地,剧斗正酣的一老一少双双罢手,楚凌昭莫名拱手施礼。原来凌云渊于交手传剑的间隙写入收徒意图,楚凌昭自幼便受萨因陀恩惠,又岂会轻易改投门墙?是以这一揖乃是谢绝之意。

  二人一来一回,以心相交,以剑传意,旁观群雄不知个中真相,均是面面相觑、疑窦丛生。只见凌云渊挽剑入臂,一捋颏下长须,说道:“老了老了。”说罢,转身没入人丛。这一来,群雄如坠五里雾,相顾愕然。

  “擎天剑”陈冲朗声笑道:“归葬剑一门也不过尔尔!”话音未歇,已是先声夺人递出剑招。楚凌昭斜引慈悲剑,叮一声,剑尖抵上对手白如玉璧一般的剑身,便如两块膏药黏在一块,谁也挣脱不开谁。

  陈冲原是试探一招,万料不到对手剑术竟尔高深如斯,只这么这一招交手,已知晓自己错估了对手,当下便以十成真气灌注于白玉剑上,势要将对手兵器震断。岂知楚凌昭一收慈悲剑,陈冲剑上巨力便如撞进棉团之中,再一递,那一股巨力便即回还过去,这正是适才凌云渊于相斗之际提点于他的一剑——“天地交泰”。不旋踵间业已叫他学了去,兀自用以迎敌。

  陈冲始料不及,对方样貌年轻,功力却如此渊深,竟可将自己真力尽数返回!情急之下,连忙收剑回退,卸下剑上巨力。楚凌昭不做追击,只目送他连退数步,暗自感慨这一剑之威远强过自己研习十余年的“离相寂灭剑”。

  群雄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显是在这一番交手当中吃了不小的亏。玄石心知己方英雄连番败阵,士气必然受挫,眉心一竖,大声道:“老衲‘牟尼杖法’领教施主高招!”但听得“丁玲玲”,一杆七尺锡杖应声而起,舞起一股旋风,卷向楚凌昭。

  场上垓心不过三四丈方圆,玄石这一杖势大力沉、凶猛霸道,已然盖住大半,管叫楚凌昭避无可避,但他原本便无心闪避,只长剑横划,铮一声剑吟,一道无形“匹练”应声而出,劈上玄石旋风。但见剑气杖风相互冲击,杖上锡环响声不绝,突然间轰地一声,剑气杖风齐齐消散,玄石首当其冲,手中禅杖脱手而出,蹿向上空,自己则连退两大步,堪堪定住身形。余波所及,直将垓心边缘的十余人震得仰天将倒,差幸众人林立,相互支抵,不致出丑。

  那禅杖半空中打了几个旋,锵锒一声,坠落在地,断作数截。楚凌昭斜眼一瞥,说道:“大师杖法名为‘牟尼’,心却未臻‘牟尼’。”

  这“牟尼”二字,原为佛家语,意为“寂静”“静默”。牟尼杖法如臻至大成,可管教杖出而杖上圆环不发一响,是一门极为厉害的绝艺。玄石苦研数十年,始终未臻其妙,不免急躁难耐,但这杖法要求的便是心如止水、古井无波,玄石急求躁进,已与杖法禅意背道而驰,自是难克大成;这时又给敌手楚凌昭一语道破个中禅机,心中更是羞愤难当。

  陈冲道:“玄石大师切莫介怀,这小贼意欲毁坏大师心境,其心当诛!”玄石却是心下腹诽:“他以机锋相道,鲜有人知,你却当着天下英雄的面直言不讳,让我颜面何存?”只听得陈冲续道:“此贼恶贯满盈,众位英雄不必再顾及江湖道义!大伙一齐将他拿下!”说着,长剑一舞,率先攻进。

  群雄旁观半晌,眼见数位高手连番败于楚凌昭剑下,深知单打独斗难与之匹敌,这会儿见到陈冲一马当先,人人不甘示弱,群相跟上合击。

  乔峰于大厅上独斗四大高僧,丝毫不落下风,但见他将丐帮降龙十八掌发挥得淋漓尽致,甫一掌破玄难“袖里乾坤”绝技,又以一招“见龙在田”逼退玄寂“天竺佛指”。这时玄垢、玄尘拳掌齐齐攻至,乔峰反手一抓,擒住玄垢右臂,将其拳劲引向玄尘。玄尘大惊失色,但要收掌已然不及,眼看着双掌对上玄垢拳锋,只听得喀喇一声,玄垢业已臂折。乔峰呼一声补上一掌,将二人推入人丛。

  少林高僧玄苦原是他的授业恩师,玄尘、玄石等僧便等如他的师伯、师叔,他心存师父恩情,自是不愿加害众僧。

  他一破四僧合围之势,便即朝大门突进,意欲汇合义弟楚凌昭,一并遁离聚贤庄。忽然间人丛里闪出两人,各执一张圆盾,封住去路,原是此间主人——游骥、游驹两兄弟。

  游驹道:“便由我兄弟二人会一会你!”说着,盾牌一架,连同游骥一道抢上。那盾牌边缘寒芒闪闪,极是锋锐,乔峰不敢大意,深吸一口气,凌空劈出一掌。游骥急忙架盾相护,只听得当一声,乔峰刚猛无俦的掌力击在那圆盾上,游骥登时虎口皲裂,鲜血淋漓,再也握持不住盾牌。圆盾“当啷”一声落地,盾面赫然印着一只大掌,这盾作一对,乃由百炼精钢铸就,水火不侵,斧戎难奈,乔峰劈空一掌竟可留下手印,当真骇人听闻。

  游驹眼见兄长受伤,心下又惊又怒,右臂往前一递,要以盾缘切开他手掌。乔峰浑然不以为意,右掌成爪,突然凭空生出一股气流,将游驹连人带盾吸了过去。

  群雄见他陡施“擒龙功”神通,皆是“啊”一声,群相哗然,都道他三十出头年纪练成这一绝艺,实是江湖上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但眼下胡汉立场鲜明,谁也不愿亲口承认一介契丹胡虏艺盖当世。

  游驹眼中尽是惶惧之色,急忙举盾护住前胸,这时乔峰一记“亢龙有悔”业已击到。玄难疾呼一声:“不妙!”联手玄寂猱身抢上,各以一掌抵住游驹后背,要以三人之力接下这一掌。嘭的一声,乔峰左掌击中盾面,这一下是掌盾相击,远非适才劈空遥击所能比拟,但见那精钢圆盾陷下一个寸深大手印,总归盾面质地坚韧,没教他一掌打通。玄难、玄寂二僧托住游驹,急往后掠,卸下余力。

  “好一个‘北乔峰’,好一招降龙十八掌!”人丛中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乔峰循声看去,却是一个年近古稀老汉,背上负着一柄圆环大刀。有人说道:“是三十年前享誉武林的‘天鉴刀’王国忠王老前辈!”

  王国忠道:“老夫曾听闻‘北乔峰’武功盖世,今日一见,果然英雄了得,名不虚传!”群豪听他如此奉承一位异族人,便有一人说道:“乔峰是反弑亲师的异族胡虏,却不是咱们中原人所敬仰的英雄豪杰!”余众均呼应称是。乔峰正待回话,听闻群豪如此非议自己,顿觉无味已极。

  王国忠再道:“我们行走江湖,讲究‘义’字当头,家国大义上,我自与乔峰势不两立!但作为习武之人,老夫却不得不敬佩他大英雄、大豪杰!”这一番话说得掷地有声,群豪虽心有不甘,却知他所云不无道理。

  乔峰心想这老汉恩怨分明,若非自己身负冤屈,当可结交一番,拱手道:“王老英雄过奖,乔峰一介……”他原想说“一介莽夫”,可蓦地里想到自己胡汉不明,心头生出一股悲凉。

  王国忠道:“乔峰,便因为你武功盖世,我等中原豪杰更不能纵虎归山。今日却需顾不得江湖道义,行那围攻之举了!”说话间,业已拔出后背大刀。群雄已知他用意,纷纷摩拳擦掌,只待一声令下,便即鱼贯涌上。

  乔峰哈哈一笑:“乔某既与天下英雄喝过‘断义酒’,自然恩断义绝,你们且放马过来,我乔峰又有何惧!”说罢,呼地一掌,抢先发难。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