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梁山君子剑 > 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侨中正位东京来信
作者:希振  |  字数:3320  |  更新时间:2021-01-24 10:33:02 全文阅读

光阴变换,转眼间就到了庆功宴要召开的时刻。

规整严肃的聚义厅此刻改头换面的被披红挂彩,厅前的空地上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桌椅。这些实木所制的方桌上毫无例外的摆满了大块的肥肉、鲜嫩的嫩鸡完整的被放在了碟中、活生生有小臂长的鲤鱼也被炸制的喷香横置于特制的长盘里……

遍布全场的酒席,不见半点绿色,大号的粗瓷杯盘碗盏中均是超大分量的酒肉,这就是张恩辟一心想要的效果,其结果就为了突出一个主题——豪横!

隆重且热闹的庆功宴上,面对着满堂汇集的桃花山儿郎,张恩辟一改往日程序化的议事做派。

在宴会的开始,他毫无征兆的举起手边的酒碗,咚咚咚……一口气也不喘的狂饮了三大碗!

“弟兄们!这三碗酒该是我敬你们的!我干了!”

这一举动直接就让满座的喽啰和新上山的官军俘虏与前来投山的山民们沸腾了!

在这些人过惯了苦日子人的眼里,还有什么场面能够比眼前的这一幕更加豪奢呢?还有什么人物能比眼前的这位寨主更加豪爽大方呢?

都没有!

所以他们直接就陷入了疯狂。

人群中,不知是谁起了头,随即所有人都狂热的大喊。

“寨主英勇豪杰!”

“寨主举世英雄!”

“寨主万岁!万岁!”

汹涌澎湃的人潮中,张恩辟尽情的演绎着中世纪劳苦大众想象中的豪放大方、英明开朗、义气无双的江湖豪杰的角色形象,在现代社会听过无数场讲师的大课后,张恩辟深知如何在大型会议中营造气氛,塑造形象,进而把控全场。

所以在这股激动人心的浪潮中,张恩辟趁势宣布了对之前没命社之战中有功人士的奖赏:

周通斩李虎,下城头,可谓头功!本寨主决定,除去周通应得分红外,再奖赏周通八百贯!

李忠协调全场,劳苦功高,出去应得分红外再从公账上划拨三百贯!以作奖赏!

王朝临阵受命,统领骑兵,既充大军耳目,又为大军游弋捉生,本是功勋卓著,但是虑及王朝上山未久,初立功勋就擢升过高非是培人之策,故暂不提拔,先奖钱五百贯以资鼓励!

……

黄暏老于任事,功资兼备,着扩充兵额八十人,奖钱二百贯;

叶先楼,护卫有功,着升任亲卫副头目;

等到上述立功受奖之人分别走上台前领取任命文书和相关奖赏后,看着台下早已羡慕的双眼发红的各色人等,在这一刻,张恩辟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掌控权力的快感。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古人诚不欺我!”

稍稍感叹留恋的片刻,张恩辟又一脸严肃庄重的宣布了本次庆功宴上的最后一项重要任命。

“诸位,下面我宣布,邙山象侨中为我桃花山第四位头领!”

哗的一下!

一石激起千层浪!

针对这个横空出世的四头领,台下人果然议论纷纷。但是好在张恩辟事先就让人放出风去,大多数人都知道了这位大宋前厢军副指挥使力斗小霸王周通而不落下风,在李甲夜袭中奋力拼杀,只剩孤身一人后也宁死不降,最后还被朝廷的狗官陷害等一系列的事迹。

所以当此刻知道这位邙山象侨中成了他们的头领后,虽然有些议论但大多数还是偏向正面的,而且这一消息对于那些官军出身的新人员来说,其实还带有很大的激励性和安慰性。

毕竟连之前朝廷正经的将官都上山了并且还当了头领,那他们这些底层的小卒子又有什么抹不开颜面的呢?而且就目前他们上山后经历的一切来说,这里除了规矩严了一些,无论是伙食还是待遇上,其实还比在潍州当厢军时强的多了。

事情进展到了这一步,庆功宴的核心内容已经结束了,毕竟赏钱也发了,职位也提了,剩下的无非也就是吃喝二字而已。

于是乎张恩辟就不再赘言,直接宣布酒宴开始。

张恩辟这边一声令下,聚义厅内厅外顿时开动,厅内的头目头领们纷纷起身向首座的张恩辟敬酒祝贺。厅外的喽啰们则没有这些场面功夫,听了这么久,也喊叫议论了老半天,早就是又渴又饿,听到开动的命令,哪里还顾得了许多?

一时之间,喧哗声大起,杯盏碰撞,刀筷飞起。一坛坛的酒水被快速消耗,大块的肥肉被众人分食一空,在这一刻,与会的喽啰们才真的说得上是从灵魂到肉体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满足。

是夜又是一场大醉!

但是好在这场大醉在张恩辟的意料之中,所以他事先就命人备好了醒酒的物什,再加上自己心里也做了准备,所以当热热闹闹的酒宴结束后,张恩辟虽然醉眼惺忪,可好歹还能由人两边扶持着,一路跌跌撞撞的走向到了自己的庭院。

一路月朗星稀,夜风习习,在怡人的夏季山风中,张恩辟回到了居所。

因为事先有预备和吩咐,居所这边沐浴所需的香汤和贴身衣物早就有人备好了,所以进屋后,张恩辟连灌两碗醒酒汤后意识清醒了许多。

“行了,你们二人也辛苦了半日,恰才的酒席也不见你们怎么动筷,我如今已到屋了,你二人快去灶上吃些热饭热菜,千万莫要空着肚皮值夜,可曾听到了么?”

在不涉及军事和人事之时,张恩辟历来都是以这幅亲近温和的态度示人的,不过话说回来,他本来也就是这一类的人,谈不上什么虚伪不虚伪的。

听到张恩辟这贴心的嘱咐,庆功宴上充当了大半天背景图的这两名亲卫,确实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所以这二人对视一眼后,都有些羞赧和感动的抱拳道:

“小的们谢过寨主!”

“哈哈,今日是山寨的大喜之日,休要如此多礼,快快去吧,待到吃饱喝足再回来值夜,只是莫要饮酒。”

张恩辟爽朗大笑,将手一挥,就让这二名实诚的亲卫下去加餐了。

亲卫退下后,屋中也就剩下了张恩辟一人。这间屋子建的高大宽敞,此时窗户未关,清凉的夜风吹拂在张恩辟发红的脸庞和敞开的胸膛上。

这种微酣的状态下,身边也无他人,张恩辟便不再掩饰自己,他所幸放开了性子,脑海里回想起自己当初南下打拼时的艰辛不禁喃喃自语道:

“嘿嘿……谁都是从这一步过来的呀……”

思及以往,反观眼下,张恩辟又是畅然一笑。

笑完之后,酒劲上涌,张恩辟直接走入内室浴桶旁,褪下沾染了一身酒味的衣衫,赤条条的跨进偌大的实木浴桶。

这一刻,身为寨主的好处和福利就显现出来了。

桶中的水温十分适中,不烫不凉,恰到好处,汤桶中的水面上还漂浮着些许内包着活血化瘀的中药材。张恩辟本就是个爱干净爱沐浴的人,此时浸泡于其中,顿时觉得十分享受。

“啊……苏福……”

惬意的不禁呻*吟出了声……

惬意之后,睡意就快速上涌,酒后的张恩辟甚至是来不及反应,就禁不住沉重的眼皮疯狂打架。

不一会,张恩辟就放弃了挣扎,然后在这个大大的汤桶中美美的闭上了双眼。

可能是前段时间太过劳累的缘故,这一觉张恩辟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苏醒,他只是觉得模模糊糊,似乎是做了个梦。

这个梦貌似还特别真实,梦中似乎有一双芊芊素手,在他的头皮和额眉间轻揉慢抚,白日间的疲劳苦累似乎就在这点按推挤中慢慢的缓解消散……

欢乐时光短,忧愁岁月长。

正如老话所说,美梦同样没能长久,张恩辟深知还没来得及回味,就被突如其来的动静打断了。

“砰!”

紧闭的院门和紧闭的房门被人突然猛的推开,闯入者剧烈的喘息伴随着尖厉的语调一同在张恩辟耳中响起。

“禀主人!东京来信!”

美梦就此消散,只剩鼻尖隐隐还留有一丝清香,但是张恩辟已经顾不得回味了。

哗的一声,他径直从浴桶中站起。

“把信拿来!”

“咕咕咕~~~”犹自低鸣的灰色信鸽就这样被一名从光明商行时期就跟随张恩辟的亲卫小心的递了过来。

张恩辟一脸慎重的接过。

感受着掌心传来信鸽腹部柔软温暖的触感,张恩辟伸出右手轻轻抚过信鸽流畅的鸽身,然后小心取下了信鸽腿上系着的特制竹筒。

“辛苦了,你先下去吧。”

“遵命!”

全天候照料和等候信鸽的心腹亲卫会心的接过张恩辟手中的信鸽,然后悄然退出,接着带上了房门。

顺手拉过旁边衣架上的浴巾,张恩辟随手擦拭了几下后穿上贴身衣物,就转身走进了书房。

挑亮灯芯,待到房间的光线更充足了以后,张恩辟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竹筒,取出了塞在里边半指宽的袖珍纸条。

“林误入白虎节堂,已下狱。”

轻薄的纸条上除了这短短的十个字,剩下的就是纸条的右下角印着两枚形式独特的花押。这花押是张恩辟离京之前,特意单独留给马汉和项昶各一枚的印章,为的就是在最大程度上保证信息的真实性和保密性。

如今双印齐在,这就让张恩辟犹如在大冷天里迎头被浇了一盆冰水,这一刻他酒意全消,彻底清醒。

“水浒大事件正式揭开序幕了……”

由于信鸽载量有限,马汉仅仅在纸上写了十个字。

但是结合着之前马汉零零散散传过来的消息,本就熟读水浒传全书的张恩辟知道,这短短的十个字中,其实是蕴含着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林娘子进香、陆谦设计陷害、然后林冲误入白虎节堂等一系列的原著大事。

张恩辟心中估计了一下信鸽的传信速度,又结合了脑海中对原著的回忆,开始了严谨慎重的推演。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