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梁山君子剑 > 正文
第一章 今时人儿何时月
作者:希振  |  字数:2608  |  更新时间:2020-11-10 12:28:07 全文阅读

“张哥!张哥!快醒醒!出事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张恩辟(读bi)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大力的推搡着,险些从身下的那张红漆斑驳的柏木供桌上掉下来。

  “咋了!你要干啥南玉?昨天都忙了一天了,这么大雨,你起晚点再回能怎么地?”

  起床气爆发的张恩辟,扭身从供桌上下来,把昨晚当被子用的宽大道袍胡乱披在身上,眼睛还没彻底睁开就朝庙门口的一个年轻男子嚷道。

  “张哥,你快看呐!我们……我们这是在哪啊!”

  门外南玉泛着哭腔的嗓门一下让张恩辟猛地精神了起来,他连忙冲出庙门口。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也是彻底的懵了神。只见这间原本用来避雨的路边山神庙,一夜之间,变成了个大树环抱,杂草丛生的所在。

  他清楚地记得庙门口是条宽敞平坦的新修水泥路,不知怎么,一夜间变成了个满是杂草藤蔓的乡村土道,路边的施工公示牌和急转提示牌也变成了一人环抱的参天大树。最古怪的是,张恩璧四面环望才发现,原本去年㡳就修缮一新、明窗瓦亮的三间开的山神庙,现在却成了个土砖和石块混筑的破单间,虽然面积比普通房子大了点,但是破败不堪,连屋顶西边的檩条都塌了下来。

  而且昨夜明明狂风暴雨大作,此时路面理应满是积水,可是眼下望去,这处山洼上空晴空万里,连丝云彩也没有,脚下的地面更是紧实,丝毫没有近来下过雨的迹象。

  “南玉,你快……快试试你手机能不能打得通,快点!”

  张恩辟吞了口唾沫,直愣着眼睛,声音不禁有些发抖。早已急的满头大汗的南玉慌忙从兜里掏出手机,解锁之后连拨了几个熟悉的手机号都显示无法拨出,这才看到手机提示无信号。南玉拼命的点着屏幕,110这三个简简单单的数字此时却怎么也按不全,不是少了个0,就是多了个1。

  “张恩辟,你的手机呢?你快试试,这到底咋回事啊!”

  强压着心里的某种预感,张恩辟反身回到庙里,从桌下的背包里掏出手机,刚想解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下跪在了供桌前的蒲团上,双手合什,掌抵眉心,朝着上方那个穿盔带甲面目模糊的神像拜道:

  “敬拜尊神,昨夜突遇暴雨,路不能行。冒昧叨扰,借宿贵地,若有不敬之处,还望尊神宽宏饶恕。弟子反家之后必请名山大观有道高功,打醮立坛,供奉五宝,禳谢尊神,弟子俗家信士张恩辟拜上。”

  张恩辟无比诚心的合什下拜,眉心及地。然后深吸一口气,解锁手机,强自镇定的开始拨号……有道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同样无法联系到亲人朋友甚至警方的张恩辟拉着南玉冲出了山神庙。

  转眼天黑,张恩辟和南玉二人,无力的扔掉手中早已没电的手机,双目无神的背靠在一起,瘫坐在那个破旧的蒲团上,望着身后的破败的神像,二人一时思绪翻腾。

  “你说,我们到底是在哪,我白天连跑了三个山头怎么都没信号,也没见一个人影,连电线杆我都没见着一根,这里还是地球么?”

  原本白白胖胖的南玉,满是沮丧,一身本不宽松耐克的运动装,此时已然被山上的草木给撕扯的不像样了,两行滚烫的泪水无声的从他满是伤痕和灰尘草屑的面孔上滑落。

  “胖子,没事,我们不仅在地球,还在北半球呢?你看,那颗就是北极星。”

  透过残破的庙顶,看着那颗明亮的星星,张恩辟稍稍松了口气。从最初的慌乱过后,他慢慢开始恢复了思考,他能呼吸到空气,证明他还在地球。如果没认错的话,那颗北极星就能印证他还在北半球,他模模糊糊的记得书上好像写过,似乎北极星只有北半球能看见。

  而且熟悉的植被告诉他,他所在的经纬度应该也没变化,可是,他搞不清楚的是,他此时此刻到底身在何处?

  “咕噜咕噜……”

  一声来自肚皮深处的呼喊打破了破庙中二人的沉思。

  回过神的南玉擦了擦泪水,这才想起来自己和张恩辟已经整整一天没吃饭了。他慌起身,借着屋顶洒下的月光,从角落里扯出了二人的行李。

  这是昨晚为了躲雨,他们俩从那辆破三轮车上搬下来的一大堆厨具与调料。拿开最外面的瓶瓶罐罐。南玉急忙掀开油布,掏出最底下压着的一个塑料袋。

  “张哥,幸亏昨晚做完丧事,我手上还留了些边角料,我们先烧火做饭,等填饱肚子再说,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

  说着就急忙就去那条小道的路边寻柴火去了,张恩辟着望着塑料袋包裹的一块约莫两斤重的腊肉,不自觉的咽了一大口口水,饥饿激发了他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他也挣扎着起来开始了忙活。

  “滋滋……噗嗤……”

  新鲜的空气里泛着烤肉的香气,月光下的二人,围绕着一丛篝火相对而坐。张恩辟和南玉各持一根稍长的树枝,顶端插着一块二指厚的上好本地腊肉,正被恰到好处的火力烘烤的不焦不硬,肥肉部分已经开始往外渗油,一滴滴的落在火堆里,发出一阵阵的噗嗤声。

  “往常啊,我没少说你这个贪小便宜的毛病,可现在,真是托了你的福了。”

  许是整个白天耗尽了体力精力,这时候的张恩辟说话有些有气无力。篝火伴随着微风摇曳,火光忽明忽暗,南玉没由来的泪水夺眶而出。

  “师哥,是我对不住你,你说你一个大老板,那么大的生意做着,要不是我上门喊你跟我进山做法事,你也不至于现在饭都吃不上一口热乎的”

  “行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就是生意做得再大,你也还是我师弟,咱俩还是从小到大的交情。”

  张恩辟宽慰的一笑,开口安慰道。他从和南玉从小就被遗弃在家乡的祖师庙庙门口,庙里的师傅们也闹不清楚谁大谁小,只因为张恩辟比南玉先一天被遗弃,所以就收张恩辟为大弟子,南玉为二弟子。

  说来这祖师庙也不是什么正规性的宗教场所,不仅里面的人员也没个定数,而且一个庙里和尚也有道士也有,一座不大的山上既有道观的三清,也建有观音如来等佛祖菩萨的雕像,都是胡乱的摆放在几件屋子里,如此一来香火自然是一天不如一天。所以后来还没到成年二人就被迫下了山。

  值得庆幸的是庙里天南地北、来来去去各种师傅,让自小在庙的长大的二人学到了各种杂七杂八的本事。河南来的和尚教了他俩练拳脚,湖北来的道士教他俩剑法和做法事,四川来的法师教他俩做得一手好川菜,就连不知哪来的满嘴英文的传教士也在他们记忆中在山上带过一年两年。

  所以下山之后他二人也凭着各自学的本事找到了落脚之地。先是南玉靠着手艺进了当地的一个大饭店,年纪轻轻当了小师傅;而张恩辟却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跟着老乡去了广东打拼,就在出了这档子事之前,虽然他才23岁就已经是个小工厂的老板了,手底下也有二十来号人,眼看着即将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一代。

  好巧不巧,这次张恩辟过年回家正好赶上疫情,长达几个月的闭门隔离,让他心浮气躁。政府放松管制后张恩辟觉得局势还不明朗,一时半会也不打算出门,恰好师弟南玉接到了活找上门来,静极思动的他就答应了,当然不是为了钱,而是想和师弟重温一下儿时跟随师父们上山下乡讨生活的感觉。

希振
作者的话

新人新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