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29 辽国奸细
作者:毒奶败斯特  |  字数:3125  |  更新时间:2020-12-02 11:02:01 全文阅读

杨峥一口气说了十几个人,一一将他的怀疑对照着那份供词比对了出来。

起先桌案后的三位大人毫不在意,可是随着杨峥的叙说,周三畏抢先拿过那份证词,与杨峥所说一一对照,却发现杨峥所说与证词一一对应,按照证词所载各人证词一一驳斥。

周三畏两眼放光的盯着杨峥,别的不说,光是这份证词杨峥只看了一遍,便能一字不差的说出来,这种过目不忘的能力就让周三畏高看了杨峥一眼。

王黼、王云见周三畏聚精会神的盯着供词,一会抬头看一眼杨峥,一会低头看证词,眼中冒着精光,便觉得有些不对,也不觉凑了过去。

等到杨峥说了近一炷香时间停了下来,三位主审这才回过神来,从供词中抬起头来。

“王府尹,杨峥方才将这份证词一一驳斥,说这些人都是不是清溪县的人,不知府尹大人作何解释?”

周三畏眼带笑意的看着王革,他原本已经以为铁证如山之下,杨峥已经山穷水尽,却哪曾想到杨峥居然还能绝地求生,将这份供词推翻。

周三畏感觉如同在炎炎夏日一缕凉气游走心间,又如久旱的心头被大雨浇灌,那透心凉,心飞扬的舒爽感觉在心头飘荡。

这时候不趁机发难还等何时?君子报仇,三秒钟也嫌晚,别问,问就是周大人也是个针针计较的气节之人。

“哼,一派胡言,这些人都是我开封府实地寻访的证人,你不认识,不知道就不要信口雌黄,那不过是你孤陋寡闻,除了暴露你的无知之外一无是处,你不知道你不能说他们不存在。”

王革不屑的撇了撇嘴,心道,小样,就这点我们还能算计不到?你再本事,你不可能把清溪县每个人都认全了,我说有这些人你又能怎样?就算你记性好点,说的多点,哪有如何?你总不可能记住所有的人。还不是我说什么是什么?任我拿捏?

“杨峥,府尹大人说的也是,你不可能认识清溪县所有人,所以你所说并不能证明这份证词是假的,以目前的证据来说,这案子已是证据确凿了。”王黼自是要为有交情的王革说两句话,谁让大家都姓王呢。

“杨峥,你所说这些虽然有些道理,不过却也不能完全驳斥这份证词,杨峥,你可还有其他想要说的?比如你刚才所说那面摊老板姓林不姓李,比如……”周三畏此时心早都站到了杨峥这边,自是有心提点两句。

按说周大人也是大宋老法师...哦...老法官了,中立性还是应该保持的,这明显偏帮的行为绝不应该出现在周三畏的身上,可是谁让那王革抢饭碗呢?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何况抢人饭碗呢?那这梁子结下了,今天官家也救不了他王革,我周三畏说的。

“咳咳,王大人,周大人……”王云见王黼、周三畏两人明显有拉偏架的嫌疑,两人一人站一边,那问题的关键便落到了王云的身上。

见王云出声,王黼和周三畏都拿眼朝他看来,就看他帮哪边。

这可愁坏了王云,作为一个没有实权的刑部尚书,向来秉持着明哲保身的信条,在朝中能摸鱼就摸鱼,好容易战战兢兢的,在权臣蔡京手下混了这么多年,都没被撸下去,王云自觉自己也算是深谙为官之道。

今天原本在家中闲着拈花逗鸟,不成想被突然召到这明德门前搞什么三堂会审。他原想着继续苟着,却不想此时却成了关键C位。

王云顿感压力巨大,有些不知所措,“这……这……”了半天,也每个下文。

“大人,学生还有话说。”

王云听到声音,仿佛得了救星一般,连忙开口:“你且说来。”

“大人明鉴,那张成,衙役干了十八年,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张力,十一岁,小名大娃,二儿子张猛,今年六岁,小名二娃。“

“那面摊老板林木头,人称林老儿,在县衙门口卖面为生,进二十年,老伴林氏,体弱多病,有一女儿林巧儿,十二岁。”

“还有……”

杨峥将之前所说的人姓名、年龄、家庭成分、几口人,一一详细的说了出来,没有一点磕巴和犹豫。

场众人听的目瞪口呆,虽然不知道杨峥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光是这份记忆力,便让人惊诧不已,一般人就算是拿着户籍念,怕是也很难如杨峥这般念的这么顺畅流利。

“你说这些作甚?”王革有些莫名其妙。

“请恕学生无知,却从未听说过证词中任何一人与清溪县所属人口一致。”

“哼,那又如何?你又不可能都记全,这些人没准是新来的呢?你不认识岂不是正常。”王革已经有些心虚,话语不再如方才那般镇定。

“大人,不知此处可能查到清溪县的户籍卷宗?学生不才,恰好认识清溪县所有的人,而且之前也有帮助县中整理户籍卷宗,离开清溪县前,全县共计八千九百七十二户的信息,都在这里,若有卷宗,可与学生一一对照,孰真孰假,一对便知。”杨峥指了指自己的脑子,勾起了嘴角。

“哇。”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杨峥刚才说了什么?全清溪县八千九百七十二户的信息全都记到了脑子里?他……他这是什么脑子?

当然也有人是不信的,觉得杨峥就是在为了脱罪信口雌黄,吹牛水不会啊。

不过有前面杨峥一口气说了数十户的信息,其实已经征服了一部分人,这些人还是觉得杨峥说的很可能说的是真的。

不过,你说你没事记着玩意干啥,吃饱了撑的?有这功夫多读点书不好吗?暴殄天物啊。

要说杨峥也不是有意去记这个,只是当初刚觉醒羁绊系统,他为了解锁羁绊,刷遍了全清溪县的每一家每一户,甚至连人家家里的一条狗,一头牛都不放过,要想不记住都难。

这就好像玩游戏,刚刚出生新手村的时候,恨不得刷遍村里每一个角落,把所有任务刷个遍,看看能否刷出什么隐藏剧情来。

所以十年下来,杨峥一日未曾松懈,就是为了刷遍清溪县,结果这系统根本不按套路出牌,这么多年来,就结成了方腊、方貌两个羁绊,你说杨峥容易吗?说多了都是泪啊。

“诸位大人,若是没有卷宗,也无妨,大人也可以随便问,不过,我却从未听过证词上的这些人,不知道府尹大人可能说出这证词上的人的信息呢?王大人可愿与我对质?”

“哼,本官为何要跟你比这个?而且,这不过是你一面之词,谁知道是不是你随口胡编的,此时又无法对证,随你怎么说都可以。而且,你记这些干什么?莫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革自是不敢跟杨峥对质的,就算有清溪县的户籍卷宗,他也绝不会拿出来。这份证词本就是开封府少尹找人现做的,他都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存在,又哪里可能知道这些人是干嘛的。此时他都不觉有些心虚。

“这些都是我大宋机密,你却随意刺探,杨峥,你居心叵测啊!你莫不是辽国的细作?”王革才不会跟杨峥搞什么对质,直接倒打一耙,大帽子直接就扣了下来。

“哈哈哈哈,大人,我杨家世代忠烈,大宋无人不知,我就是投辽,辽人敢收吗?”

杨峥洒脱大笑,对王革扣下的大帽子不屑一顾,你说别的我可能还得想想如何反驳,可你要说这个,呵呵,你怕是踩铁板上了。

“杨门之后怎么可能是奸细?”

“哈哈,太好笑了,杨家将居然是辽国奸细?”

下面的议论的声音顿时响起。

王革老脸一红,刚才着急,倒是把这茬给忘了。

“好了,杨峥,这里没有卷宗,你也口说无凭,若只是凭这个,你可无法自证清白。”

关键时刻,王黼帮王革解了围,王革忙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杨峥闻言不觉皱起了眉头,这官官相护,敢在做的光明正大,肆无忌惮一点吗?杨峥抬头望了一眼明德门上的官家,只是隔着太远,实在看不清官家脸上的神情,杨峥摇了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啊,没想到,看来我杨再兴没有败走小商河,今日便要栽在这里,天下乌鸦果然一般黑。

“大人,小民可以证明我家少爷所说句句属实,我家少爷一直以来在县里乐善好施,扶危济困。县里谁家有个难事,但凡求到少爷这里,少爷都绝不推辞,尽力帮扶。我家少爷可是得全县百姓交口称赞,人送外号雪中炭,是人人口中的大善人。”

方貌见杨峥说了这么多,居然还是无法取信,不觉有些着急,连忙开口为杨峥证明。

方貌的说法顿时又引起周围的议论之声。

“这杨峥居然如此善良,当真是不错。”

“这杨峥真有这么好?莫不是骗人的吧。”

“这人记全县每家每户这么多人信息干什么?”

“这杨峥会不会真的是奸细?”

“这是在收买人心吧,这杨峥想干什么?”

“你才是奸细,人家是杨家后人,忠烈之后,怎么会是奸细?你是奸细人家杨峥都不会是奸细。”

现场争论起来,吵吵嚷嚷,闹作一团。

毒奶败斯特
作者的话

王革:你是奸细? 杨峥:奸细不奸细的不重要,收藏和推荐才重要,大大们,动动手,给个收藏和推荐吧,杨峥跪求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