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大宋之哥哥救我 > 第一卷 政和风云
1 哥哥救我
作者:毒奶败斯特  |  字数:6397  |  更新时间:2020-12-11 09:47:18 全文阅读

“哥哥,救我!”

一阵声波由远及近,直奔大树下的一名少年而去,翠绿的树叶被震的一阵摇曳。

伴随着一阵大地震颤,一道壮硕的身影已经冲到了少年的身前,一把抓住少年的肩头,用力的摇晃。

让人奇怪的是,这壮汉看起来远比少年显老,却开口叫着:“哥哥,救我!救我啊!”

少年摆了摆手,食指竖在嘴前,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可是……”大汉见状,不得不松开双手,尽管已经急不可耐,可张了张嘴却还是到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脸皱成了一朵菊花,双手似乎不知道该放哪里才好,频繁的抓挠着自己的耳朵和头发。

少年理也不理一脸焦急的大汉,双眼紧盯着眼前的湖面。就在这时,湖面一阵轻动,一圈圈水波缓缓荡开,少年脸上一喜,缓缓起身,在那水波变化的一瞬间,猛的双臂发力,将手中早已蓄势良久的鱼竿一把提起。顺着鱼竿,一只颇为肥硕的鲫鱼跃出水面。

少年收竿解鱼,麻利的将鱼丢入一旁鱼篓,动作非常熟练。

这才面带笑意的转过头看向大汉,“十三啊,找我什么事?今天哥哥我收获颇丰,一会匀你两条,回去打打牙祭。”

“哎呀,哥哥,救命要紧,别说吃鱼了,我怕是连饭都要吃不上了,哥哥你还是先想想办法,赶紧救救弟弟我吧。”

“哈?”少年面露疑惑,看着名为十三的壮汉,他一脸的焦急不似做伪,这才收束笑容,面有正色的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哎呀,哥哥,我……我……”头上豆大的汗珠从十三额头滑落,也不知是着急还是怎的,竟一时口吃起来,结巴了半晌终于才说了出来,“哥哥,我……我杀人了,你快救我……”

“什么?”少年一惊,手中的鱼竿直接掉在地上,“你怎么不早说?”

面对少年责怪的眼神,十三满脸委屈。

“怎么回事?什么时候的事?在哪?尸体怎么处理了?有没有被人看见?还有谁知道?”

此时少年面上哪还有半点方才的淡定从容,嘴里连珠炮般的一串问题就问了出来。

“在……在……哎呀,”十三结巴了半天一时也有些说不清楚,直接上前一把抓住少年手腕,狂奔了起来。

少年猝不及防被拽了一个踉跄,不过很快便调整了步伐,跟上了十三的脚步。

不片刻,少年跟着十三一阵疾驰,直接来到了村西的山脚下,映入眼前的是一片半人多高的茶田,少年自是认得,这是自家地头。

“哥哥,就……就在那里,我让十四一直看着。”十三一指茶田。

许是听到动静,茶田中露出了一颗脑袋,正左顾右盼的四处张望着,看到少年和十三过来,面上一喜,清瘦的身形从茶田中站了起来,少年定睛一看,便是十三口中的十四。

“哥哥。”茶田中的身影朝着奔过来的少年远远唤了一声。

少年摆了摆手,脚下紧上两步,转眼便冲进了茶田。

来到十四身边,就见十四的脚下仰面躺着两个人,一个印堂凹陷,嘴角挂着血迹,一个身子仰躺后脑勺却诡异的朝上露出。两人身上都穿着县里衙差的制式公服,奇怪的是上面竟无半分血迹。

少年看着这两具尸体,不免倒吸一口凉气,转头瞪了跟上来的十三一眼。

“哥哥,你看……这……该如何是好?”十三被少年瞪的有些心虚,吞了口唾沫,壮着胆子问道。

看着两具尸体,少年咧了咧嘴,蹲下身子,皱头微眉,一手掩住口鼻,一手翻看了一下两具尸体,一面盯着两具尸体的脸庞看了半晌。

“十三,你知道这两人是谁吗?”少年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县里的衙差。”

“衙差?要只是衙差就好了。”

少年在那个脑袋被拧转了180度的尸体脸上抹了一把,指着那张脸。

“你再好好看看这张脸。”  

十三和十四看了半晌,不觉对视一眼,十三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哥哥,这……这……这是李才?”

你终于认出这是李才了?

少年气不打一处来。

李才,村中富户李旺李员外家的独子,是县中出了名的纨绔,整日里带着一帮泼皮,在县里为非作歹。

“你杀人的时候,不看清楚是谁就杀的吗?”

“大哥,我……我当时气极,所以……,而且,谁知道这小子这么不抗揍,我只是轻轻的一拧……”

轻轻的一拧?谁轻轻一拧能把人脑袋拧一圈?你当是拧螺丝吗?

“而且……而且,李才他……他不过一个泼皮头子,他……他什么时候成……衙差了?”

十三终于有些慌了,声音到后面都有了一丝颤抖。

“哼,听说两个月前,县里新来了个县尉,李旺家前阵子吹吹打打的,在办喜事,你说呢?”

少年撇了撇嘴,最讨厌这些搞裙带关系,枕头外交的,一点技术含量也没有。

所以,这李才成了县尉的小舅子?我这是把县尉的小舅子,给不小心咔嚓了?

“县……县尉……”十三面露惊恐,自己这是捅了多大的篓子?

“哥哥,那怎么办?”十四也是一脸紧张的看向少年。

两人显然都已经慌了神。

“哼,”少年轻哼一声,面色严肃的盯着十三:“十三,你来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一五一十的跟我交代,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是……是……”十三在少年凌厉的目光逼视下,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低下了头,缓缓的说了起来,“哥哥,这事是这样的……”

听着十三的叙说,少年大概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事情倒不复杂,不过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一个多月前,十三在田里劳作时挖出了一块石头。

那石头色泽淡黄,颇为圆润,其上一道斑驳的斜纹将石头一分为二,仿佛一只碎裂开的鸡蛋,而更为精妙的是在这斜纹的一侧图案之上,那图案形如一只毛茸茸的小鸟头。

整个看去这颗石头就是一只刚刚从蛋壳中生出的小鸡,正伸出它的小脑袋警惕而又好奇从蛋壳内向外张望,伸头欲出。

其形象颇为生动逼真,而这一切都毫无人为的迹象,而是天然生成的,这就不禁令人啧啧称奇了。

十三自得了这枚奇石便四处在村中炫耀,一时间传的村中人尽皆知。

前些时日,李才不知道从哪得了消息,带了几个泼皮找上门来,非说这奇石是十三从他们家地里挖出来的,让十三交出奇石。

十三哪里肯,仗着自己身壮力大,将几个泼皮打的鼻青脸肿,满地找牙。

这事少年原也知道,不过没怎么放在心上,后来见李才也没再纠缠,便早已把这事忘了。

却不想今日便发生了这事。

两名衙差上来跟十三索要奇石,说是当今官家好金石,让十三交出奇石说是要献给当今官家。

人家穿着公服,挂着配刀,十三自是不敢反抗,只得伏低做小,任人宰割,颇不情愿的交出石头。

当然,十三这是没认出为首的衙差便是李才,要是知道是李才,他绝不会就这么怪怪的交出奇石。

原本这事到此也就罢了,可是没想到,衙差见十三如此听话的乖乖交出了奇石,便心生贪念,得寸进尺,让十三将家中财物、地契一应交出,这便是要断了十三生路。

这下十三哪里肯答应,两名衙差见十三不肯便拔出佩刀,想要威逼吓唬一下,哪想到十三居然先发制人,在两名衙差拔刀之际,直接出手,一拳直接砸在了一名衙差脑门之上,竟然力道齐大,将那衙差脑袋直接砸凹陷了进去,顿时便嗷呜一声,倒地不起,没了声息。

另一名衙差转身要跑,十三自是不肯放过,追上去抓住衙差脑袋就是一拧,只一瞬间,地上就多了两具尸体。

等到看着没有了气息的两具尸体,十三这才回过神来,心底完全没了主意,一面喊自己的亲弟弟十四先将尸体拖到自家茶田里掩藏,一面跑去向少年求援。

方十三叙述完,看着少年依旧淡定的神色,兄弟二人仿佛有了主心骨,心口一直悬着的大石有了支撑,顿时安心了不少,方才的慌张也舒缓了几分。

少年了解了事情始末,这才一拍脑门,一脸懊恼,“这事怪我大意了,我早应料到那李才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怎能怪哥哥?都怪我一时意气没忍住,”十三见少年颇为自责,连忙抢着说道,“实在不行,我……我去县里自首就是,绝不拖累了哥哥。”

“哼,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少年闻言瞪了十三一眼,“你即叫我一声哥哥,我又岂能看你去送死?”

“那这该如何料理?”

少年没有回答,而是支起手臂抱在胸前,一手揉按着太阳穴,沉吟不语。

见少年久久不语,十三试探的开口道:“那……那……哥哥,要不我们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上县衙,将那些狗屁县尉一并了结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什么?”少年以为自己听错了,待到方十三再次重复一遍,少年惊道:“你疯了吧,你这与造反何异?”

“哥哥,那我们就索性反了吧?”

!!!∑(゚Д゚ノ)ノ

少年惊了!

怎么也没想到十三竟然如此胆大妄为,被十三一句“我们反了吧”惊到大脑当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十三,脑袋里冒出巨大的惊叹号。

十三见少年不说话,以为自己说中了少年心事,便接着补充道:“哥哥,这狗朝廷横征暴敛,倒行逆施,四处巧立名目盘剥百姓,还搞什么生辰纲,弄得民不聊生,哥哥你文韬武略,准备了这么多年,不就是等着今天吗?”

щ(゚Д゚щ)

少年这下彻底被十三吓到了,说话都不利索了起来,“我……我……什么就等今天了?我……我准备什么了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少年直接就一套否认三连打出,失口否认。

“那哥哥你这些年教我和十四又是习文,又是练武,给我们讲古论今,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那是我想你们两个将来能够出人头地,不用一辈子窝在这里种地。”少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那哥哥你家每年产的粮食都不拿出去卖,而是囤起来,不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吗?广积粮,缓称王,哥哥,你给我讲过刘邦的故事,我懂。”

你懂个屁啊!少年抓狂。

“那是因为这些年灾祸不断,我担心日后年景不好,多存点粮将来不至于饿死。”

“那哥哥你四处帮扶穷困,结交朋友,广结善缘,营造名声,不是在为今天做准备吗?”

“我……我那是……”

少年却一时有些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因为这事倒确实是他有意为之,只是原因并非十三以为的那般,而是因为一个他不能说出来的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少年是一个穿越者,此世的名字叫做杨峥,自幼在七贤村中长大,今年虚岁十八,幼年丧父,由其母一手拉扯长大,幸运的是父亲虽然去的早,却也留下了些许薄产,除了一套两进两出的宅子,还有十来亩的良田。虽然不算大富大贵,但是也能让他衣食无忧。

而作为穿越者的福利,他拥有一个系统,这系统名叫羁绊系统,顾名思义,他需要与人开启羁绊。

杨峥十岁那年,方十三和方十四的寡母因病故去,当时还不足十岁的方氏兄弟二人,顿时失了依靠。

杨峥见二人可怜,从家中拿出钱粮接济二人,竟然神奇的开启了羁绊系统,与方氏兄弟二人成功建立了羁绊。

因为羁绊的开启,杨峥对方氏兄弟二人自是更加上心,当然方氏兄弟率真的性格也与杨峥意气相投,杨峥与二人真心相交。

因得了杨峥接济方才活下来的兄弟二人对杨峥也是满怀感激,便尊杨峥为兄,处处以杨峥马首是瞻。

随着与方氏兄弟二人的相处,羁绊也进一步加深,而从中杨峥也发现了羁绊所带来的好处,那就是他能与建立羁绊之人相互增益,羁绊越深,增益越大。

比如方十三天生神力,有一把子好力气,与方十三建立羁绊后,杨峥发现自己的气力也增加了不少。

而方十四身形轻快,腿脚灵便,让杨峥也跟着身手矫健了几分。

因此为了最大化羁绊的效果,杨峥带着二人识文断字,练功习武,如今八年过去,别的不说,光从方十三能够一拳砸死衙差,便可看出其实力不俗。

而得了好处,开启了新世界的杨峥,自是想要更进一步的发挥羁绊系统的作用,建立更多的羁绊,就如同那些玩单机游戏的玩家一样,试图将地图范围内的每个NPC都刷一遍好感,以期能刷刷出任务来。

虽然这不是游戏,但是道理是相通的,所以杨峥便想着广结善缘,希望能够与人建立系统认可的羁绊。

然而这毕竟不是一个游戏,而是真真实实的现实世界,他不可能逢人便上去搭话,追着每个人去跟人聊天,那样只怕他早都被人当做傻子了。

有了方氏兄弟的例子,自那以后,杨峥遇到谁家有困难,就主动出手帮助,不遗余力的努力帮扶接济他人,广交朋友,广结善缘。

久而久之,杨峥乐善好施,广结善缘的名声便传开了,在这清溪县里算是混了个“雪中炭”的诨号。

只是这个系统似乎有些不太靠谱,自从方氏兄弟之后就再没有了反应,十年过去,任杨峥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有半点反馈。所以直到今天,杨峥也没明白这个系统羁绊到底是如何建立的。

但是天地良心可鉴,杨峥做这一切的目的不过只是为了开发系统,为了给自身增加点自保之力,可从未想要要谋反什么的。

如今这世道,没点本事可没法悠闲的过日子不是?

这该死的方十三,到底脑袋里再琢磨些什么?竟然把自己的良苦用心当做是意图不轨?

当真是其心可诛、虾仁猪心。

“还有哥哥你还……”方十三的声音打断了杨峥的回忆。

“够了!”杨峥怒喝一声,不让方十三继续说下去,“方十三,你整天都在琢磨什么?我活的好好的,每日里悠闲自在,衣食无忧的,我为什么要反?更何况,就凭我们三个,又与送死何异?”

“那不是哥哥你胸怀……天……”方十三见杨峥面色不善的瞪着他,连忙改口,低头应喏,“是,哥哥教训的是,十三记下了。”

“记住了,此事以后莫要再提,没的让人听了去,徒增杀身之祸。”杨峥满是警告的看了方十三一眼。

“是,哥哥教训的对。”方十三赶忙低头从心,“只是今天这事要如何处理?要不就到山里挖个坑把尸体埋了,我们就当无事发生?”

杨峥摆了摆手,“尸体肯定要处理,只是全当无事发生,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就算你杀人的时候没人看到,但是这衙差不是旁人,不是县里的泼皮,这是李才,李旺李员外家的独子,县尉的小舅子,平白失踪,就算今天没人察觉,明日也定会有人找上门来。

“那要不我现在就去做了那李旺。”方十三转身就准备动手。

“回来,”杨峥低喝一声,喊住方十三,“做掉李旺有用吗?”

“那我连夜去县里,连那县尉一起做掉。”

杨峥捂脸,不想再跟方十三多说半句,怎么摊上这么一个憨货。

不过事情总得解决,杨峥平缓了一下飙升的血压。

“不要总想着用暴力解决问题,如果暴力真能解决问题,还会有现在的问题吗?以暴易暴,我们又与李才有什么区别?”

“这就是哥哥所说的屠龙的少年终将成为恶龙的意思了吧。”方十四略带思索的说道。

“哥哥睿智。”方十三补充道。

彡(-_-;)彡

不是,你们的关注点……

杨峥扯了扯嘴角,虽然话是没错,但是这会讨论杀人大事呢,你两这都在琢磨什么?

是你们杀了人喂,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的紧张感?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慌乱无措?能不能有点杀人之后的心惊胆战?

能长点心吗?

究竟是这世道变了,杀人不过洒洒水,还是你们兄弟二人膨胀了,心太大?

杨峥差点就想丢下这兄弟俩不管,任其自生自灭得了,只是想想这两人跟自己还有系统的羁绊,若当真出个什么三长两短,这系统不知会不会给自己什么惩罚?

虽然从未试过,但杨峥却半点不想尝试,一旦有个万一……

啊呸,杨少爷是这么重利轻义的人吗?

相处这么多年,多少有些感情,杨少爷这都是为了兄弟!

杨峥只得耐着性子思考,沉吟半晌,一手揉着太阳穴自顾自的说道,“与其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

“对,哥哥,灭了他们!”

杨峥一脸黑线,这都是什么人啊?

杨峥板起脸,瞪着二人,把二人瞪得一阵心虚。

“好了,十三,一会你和十四先去把尸体处理了,记得把衣物扒了,定要烧个干净,莫要留下什么把柄,明日若是县里再有衙差来,你就先装作不知,若是他们要拿人,你就且先委屈一下,莫要再起争执,我这就先去县里摸摸情况。”

“现在?”方十三看了眼天色,“这时候去县里是不是有点晚?”

如今已日头高照,此去县里也要一两个时辰,等赶到地方,估计也得日落时分了。

“宜早不宜迟。”杨峥摆了摆手,“我先回去准备些东西,十四你完事了,就连夜赶到县里来寻我,我会给你留下记号的。”

“是。”

刚走出没几步,杨峥又转回来,“对了,奇石给我,这些身外之物,莫要贪恋,没有实力保护的财富就是原罪。”

方十三没有丝毫犹豫,从怀中取出奇石交给了杨峥。

方十三显然有话想说,张了张嘴终于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哥哥,十三绝非什么贪恋财物之人,只是这奇石仿若雏鸟破壳,澄澈明黄,我以为这便是哥哥所教《山海经》中凤凰之子金翅大鹏,虽其只是初生,但早晚有一天会大展宏图,便是这般寓意,我觉得便跟哥哥你一模一样。”

“所以我原是想等哥哥生辰,献与哥哥为贺。哥哥你文韬武略,胸有大志,虽只是蜗居山村,但便如那金翅大鹏一般,迟早都是要一飞冲天的,所以我……我才……”

虽然觉得方十三把一个小鸡破壳说成什么金翅大鹏有些夸张,但是这话听在杨峥耳中却是有些动容。

“你有心了,”杨峥拍了拍方十三的肩膀,看着方十三真诚的双眼,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是为兄错怪你了,行了,你的心意为兄收到了,你且放心,你叫我一声哥哥,做哥哥的定然不会让你吃亏,一切交给我。”

说罢,杨峥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毒奶败斯特
作者的话

大大们喜欢的话,给个收藏和推荐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