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先秦研究所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打生桩,借生魂
作者:君子夜  |  字数:4008  |  更新时间:2020-11-26 13:20:28 全文阅读

当即,江庭就发了一条消息,询问贾端宁这个专业人士的意见。

虽然茅山在南方,而黄仙之类的妖仙传说盛行于北方或者说东北等地,但江庭觉得现在交通发达了,茅山的业务范围或许得再拓展一些。

果不其然,很快,贾端宁的对话框弹了出来:“江所长,对于这个黄仙,我虽然没有接触过,但倒是听北方的道友提起过一些。”

“江所长有没有看到,那个被黄仙上身的人,手上是不是鼓起来一个瘤子?”贾端宁发消息速度很快。

江庭看了王婆一眼,此刻后者刚从黄仙上身的状态下恢复过来,正躺在椅子上缓劲儿。

“确实有个瘤子,不过在那黄仙离体之后就没了。”江庭回忆着方才黄仙上身时的一幕。

“那就没错了。”贾端宁发了一条消息,“黄仙上身的时候,要把灵体寄托在弟子的身上,这时候弟子手上就会鼓出来一个包。”

“下次江所长再见到它上身的时候,你就拿个筷子夹子之类的东西,把那包给夹住,然后这黄仙就被制住了。”

“这么简单?”江庭挑了挑眉头。

“我也是听北方道友说的。”贾端宁回复道,“他们说黄仙毕竟不是真仙,想要上身,它的真身一定在这附近,把那个包夹住,不让它的灵体回归,就可以逼问出真身来。”

江庭道了声谢,打量着周围,思索起来。

贾端宁的思路应该是对的,黄仙上身有距离限制,也就是说,在邾城,或者这条街上,必然生活着一只黄仙。

看来要想些办法让这只黄仙再上一次身了。

“王婆果然是有真本事的人。”江庭起身行礼,一张玉石制作的名片被他取出,交到了王婆手中,“九州风水理事协会的大门一向为有能力的人打开,如果王婆愿意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王婆接过这沉甸甸的名片,眼睛有些发直,她也是有眼力的人,自然能轻易看出,这名片是由一整张玉石雕刻出来的,绝不是靠什么玉粉压制出的。

江庭倒是很淡然,这名片是他找天枢定制的,用的玉片实际上是神料矿藏的边角料,也算是废物利用。

王婆收下名片后,江庭并没有多待,转身离开了此地,他的身份是九州风水理事会邾城分会的会长,架子自然要端起来。

至于剩下的,把同行的信息卖出去就有钱拿的事儿,王婆自然会去做,至于她加不加入,江庭并不关心,毕竟九州风水理事会本身就不存在,这不过是他接触邾城风水圈的一张名片罢了。

下午。

江庭约了张啸仙一起去吃个饭,由于各自院校放假时间不同,上了大学之后,不是张啸仙不在邾城就是江庭跑到别的地方考古,两人只在手机上联系过。

也就是说,鬼庙里的意外重逢,还是两人阔别四年后第一次见面。

“四年了啊……”江庭心有感慨,开了罐青啤,给张啸仙递了过去,“这四年不见,你都在忙些什么?”

“学了点东西,经历了点事儿。”张啸仙伸手接过,喝了一小口,“比如像我这种法律专业出身,还顺便学了法医的人,估计不算太多……你呢?”

“考古,下斗,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江庭笑了笑,“倒不如张大律师了。”

张啸仙也笑了笑,没有说话,旋即便听到江庭说:“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所?虽然不一定是干法务。”

“好啊。”张啸仙头也不抬道。

江庭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想过,自己的好友竟然直接答应了下来,当时招揽许涛之时,哪怕面对威逼利诱,许涛都犹豫了好半天的功夫。

他隐隐觉得,和四年前相比,张啸仙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发生了那些变化,江庭也看不出来。

“人不能总为自己活着。”张啸仙看了看远处的天空,喝了一口啤酒,将几粒花生米扔进了嘴里,似乎在回忆些什么。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加油站附近,这里已经出了外环,但这家饭店的猪肘子做得极好,香糯软烂,江庭一直念念不忘。

店里客人并不多,老板娘亲自将猪肘子端了上来,将张啸仙拉回了现实。

两人喝酒夹菜,回忆着少年时的那些经历,很快就聊得火热,随着时间的流逝,一整只猪肘子下肚,二人吃饱喝足,从饭店里走了出来。

眼下已经临近三月,在灵气复苏的影响下,春风已经有些柔和,轻轻地从江庭的脸上拂过,虽然觉醒者不会喝醉,但这种微醺的感觉实在不错。

加油站附近正在施工,一座桥已经完成大半,桥头立着一个大红牌匾,很是引人注目。

两人从桥头经过,忽然听到有喊声从身后传了过来:“哎,兄弟,钱掉了!”

江庭一愣,张啸仙转过头去,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胖子跑了过来,他身上穿着一件与施工场所格格不入的西装,手上拿着两张百元大钞。

江庭看着张啸仙,以眼神示意,自己带着钱包,而且浑身上下只有一张九州币,这钱断不可能是他江庭掉的。

张啸仙伸手接过两张九州币,突然,不远处咔嚓一声,大红牌匾裂开,西装胖子面色一僵,回头看了过去。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张啸仙身体向前,一步踏出,抬手勒住了这胖子的喉咙,而后一脚踹在了他的腿弯处。

西装胖子猝不及防,跪倒在地,张啸仙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胖子的脸狠狠砸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血污混合着泥土,从西装胖子的脸上流下。

“说!谁让你这么干的!”

张啸仙面色狰狞,如同厉鬼一般,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西装胖子挣扎,试图起身,却如同鸡仔一样动弹不得。

“经理!”

桥头几名施工人员很快发现了异状,呼啦一声,几十人操起趁手的工具冲了过来,江庭眼中浮现出一道寒芒,身体如闪电般飞出!

“当”的一声,一柄铁锹砸落,却被江庭抬手挡下,下一刻,他手刀落下,斩在攻击者的脖颈处,将其打得昏迷过去。

作为一名觉醒者,江庭的身体素质远超常人,莫说这些棍棒铁锹,就算是一把匕首刺过来,也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白印。

江庭出手冷静果断,不过半分钟的功夫,便把几十个人打倒在地,全都晕死过去。

而另一边,张啸仙则是拖着满脸是血的经理,来到了桥头那块红牌匾旁边。

“活人桩,借生魂,二百块钱就想买我们的命……”张啸仙冷笑,“你们倒是会不少歪门邪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经理浑身颤抖,张啸仙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这是遇到了高人。

江庭双手抱胸,看着眼前的二人,一言不发。

四年不见,自己的这个发小似乎学到了不少东西。

“告诉我是谁指使的。”张啸仙拎着经理的衣领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害的你!”经理咬牙,虽然心中畏惧,但他更害怕那名给他出主意的存在,“龙骧帝国是有王法的!我劝你最好放手,不然待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王法?”张啸仙仿佛听到了世间最大的笑话,他看着经理那油腻的脸,狠狠一拳砸了下去,“老子就是王法!”

“嘶——”

江庭倒吸一口凉气,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这个朋友一向性子温和,而眼下却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样,露出了狰狞的獠牙。

不过有一说一,眼前的场景让江庭忍不住想起《水浒传》中,鲁提辖拳打镇关西那一段来……

“龙骧帝国有王法,我不会把你打死,但是你最好想明白,你现在的命在谁手里。”张啸仙将经理从地上提了起来,后者被揍得鼻青脸肿,口鼻之中有鲜血溢出。

“是谁在背后指点你?”

“大师,大师自称玄灵子……”经理微微喘了口气,哆嗦着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来,“这是他给我的。”

“好个玄灵子,居然指点你们借生魂……”张啸仙拿着那张名片,在经理脸上拍了几下,“你们不会还打过活人桩吧?”

“没有,没有!”经理慌忙回答,“大师明鉴,我们怎么敢呐!”

“不敢?是怕留下证据,日后被警方抓住吧?”张啸仙呵呵一笑,在这经理身上摸了几下,将后者的身份证件掏了出来,“会下咒的人可不止那玄灵子一个,我劝你好好积德,别做这种事儿了,否则的话,说不定哪天就暴毙了呢?”

……

回去的路上,张啸仙向江庭解释了什么是打生桩,什么是借生魂。

这两种邪术都是在建桥之时用到的,所谓打生桩,是指建桥过程中,遇到桥基打不下去,打桩打不动的情况后,把活人封死在柱子里,连人带桩一起打的方法。

也就是用活人献祭。

张啸仙告诉江庭,虽然打生桩是古时的残忍祭祀方法,但在龙骧帝国,这种邪术仍未断绝。

或者是来干活的工人,又或者是实习的大学生,将其骗到尚未封顶的空心桥柱旁边,趁其不备推下去,水泥顷刻间倒进去,将人封死在内,这就是打生桩。

至于人命什么的,无非是工程意外,赔上二三十万私了,倘若被推下去的是个无人问津的流浪汉,或许连这笔钱都省了。

“那借生魂呢?”江庭听得脊背发凉,他未曾想到,在建桥过程中竟然还有这种邪术。

“和活人桩相比,借生魂操作起来就要简单隐蔽得多,不过对道行的要求也更大。”

张啸仙皱眉,“所谓借生魂,往往是遇到桥头难以接合的问题后,在桥头建起祭坛,立起一张大红牌匾,在有路人经过桥头之时喊一声,如果有人因此回头,其魂魄便会被借去,几日后便会死亡。

我们方才遇到的就是借生魂,不过看起来是失败了,借生魂对时间、地点以及布阵人的道行要求很高,此人不得不防。”

江庭点头,伸手接过那张名片:“这件事我会去处理的,事关邾城百姓的安危,先秦研究所在所不辞。”

……

天枢管理处假期的最后一天。

王婆传来消息,说是有三个风水师要介绍给他,都是邾城风水圈内,公认的有真本事的人。

江庭答应下来,这几天里,他曾尝试着寻找那个叫玄灵子的,但无功而返,对方身份信息都是假的,现在又音讯全无,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虽然江庭已经联络各方,在邾城安插下了眼线,但眼下他在邾城风水圈内或许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西门饭店……”江庭看着王婆发来的地址,将脑中思绪收起,离开了住所。

当江庭到达约定地点后,三名“风水大师”已经在包厢里坐得整整齐齐了。

“路上接了个老板的电话,给人做咨询耽搁了些,还请三位同道多多包涵。”江庭面带歉意,对屋三人拱手道。

“江会长说笑了。”一名身穿银白唐装的老者笑着起身,拱手回礼,“此地偏僻,老朽考虑多有不周,还怕三位怪罪呢!”

眼前的老者名叫黄九龄,看年龄约有五六十岁,身材清瘦,面色红润,声音浑厚有力,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

剩下两人,一男一女,也都起身回礼,那男子年龄在四十岁上下,一头乌发浓密,显然是养生有方。

而剩下那名女子,却让江庭心中惊艳了一下。

女子年龄在二十岁上下,身材修长,足有一百七十公分,五官精致,容貌俏丽,明媚动人。

她身体比例极好,双腿浑圆,纤细修长,身穿一条短裤,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大腿,很是吸睛。

江庭在心中竖起大拇指,有一说一,这腿是真的好看。

而女子左眼附近,有一个米粒大小的泪滴痣,这颗泪滴痣非但没有破坏这张完美的脸,反而为她增加了一种别样的风情与魅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