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千面恶少是戏精 > 正文
001戏精登场(1)
作者:楚凤  |  字数:3623  |  更新时间:2021-01-25 09:56:21 全文阅读

001

银灰色的宾利飞驰在黄昏下的柏油马路上,车上的岑岭戴着最新款的森海塞尔陶醉地随着节奏摇摆着,嘴里吹着欢快的口哨。

他将要去参加公司销售分部的一场“特别”的团建活动,当然,对于绝大多数同事而言,这不过是一个月一次的例行团建而已,“特别”只是对于某些人而言的。

岑岭就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不过他并不是主角,主角是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公司的前台行政苏清落,也是公司里最漂亮的姑娘,另一个是公司销售一组的组长张霄汉,是公司里除了老板之外家里最有钱的男人。

其实岑岭觉得自己本应该成为主角的,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他和苏清落的关系变得非常暧昧,好几个周末他们都一起出去吃饭逛街,他觉得自己跟苏清落之间的关系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可是就在团建的前一天,岑岭在公司的死党好友姜恒却告诉他,张霄汉已经私底下安排了一些“小节目”,打算在团建过程中对苏清落表白。

“这种事情你怎么会知道?”岑岭当时问姜恒。

姜恒说:“张霄汉是我组长啊,表白的时候,他还给我安排了任务去捧场呢。”

岑岭沉着脸问:“你答应了?”

姜恒点点头,苦着脸说:“哥们儿,这可不是我不讲义气啊,你也知道,咱们这种最底层的员工干活多少不重要,巴结领导才重要,我这个月奖金还得看他的脸色呢。”

岑岭冷哼了一声,“你倒是明白。”

姜恒讪讪地笑了笑,又说道:“说实话,其实我觉得他撩妹的手段不怎么样,可是他家里有钱啊。”

事实上,张霄汉祖上并没有什么庞大产业,只不过在他出生的那一年,他家所在城中村被拆除重建了,在彭城这种一线城市,每消灭一个城中村,就将诞生好几个千万富翁。

正因如此,张霄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富二代还是富一代,他觉得“富二代”这个称号显得太轻浮,可是“富一代”又有点显老,但无论如何他终究还是跻身富豪一列,在这个拜金主义盛行的时代,“有财”明显比“有才”要吃的开。

“所以你还是觉得他会成功咯?”岑岭说。

姜恒点点头,然后拍了拍岑岭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你要想开点啊。”

岑岭说:“我跟苏清落之间的事儿,你是知道的吧。”

姜恒又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你觉得,如果你喜欢的姑娘被别人抢走了,你会怎么办?”

姜恒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那我提示一下你。”岑岭接着说道,“如果你喜欢的姑娘被另外一个男人抢走了,而且这个姑娘跟这个男人都跟你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你每天都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俩在你面前眉来眼去,下班了还要手牵手一起走……”

岑岭盯着姜恒的眼睛问道:“这样下去,你还有没有心思工作?”

姜恒想了想,说:“那我应该没有心思工作了。”

“那这个公司你还待不待得下去?”

姜恒老老实实地说道:“我待不下去。”

“既然待不下去,你准备怎么办?”

姜恒叹了口气说:“我是不是应该准备写一份辞职报告?”

岑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儿出息?”

岑岭又说:“你应该奋起反抗,把姑娘抢回来!”

姜恒赶紧摆了摆手,“得了吧,我倒是想,可是我不敢。”

岑岭叹了口气说:“所以你到现在还是个单身狗。”

姜恒突然嘿嘿笑了起来,“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

岑岭瞥了他一眼,问道:“什么事情?”

姜恒看着岑岭很认真地看着岑岭的眼睛说:“现在要被人抢走女朋友的是你,不是我,你才是那个单身狗。”

岑岭于是抬起脚踹在了姜恒的屁股上,他这一脚虽然踹得不重,但还是在姜恒屁股上留下了一个非常完整的鞋印,他踹的时候还对姜恒骂了一句:“你大爷的。”

姜恒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屁股,试图把岑岭留下的鞋印拍掉,他一边拍一边说:“我好心告诉你这件事,你他妈居然踹我。”

岑岭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行行行,我他妈谢谢您嘞,团建那天你就老老实实听你老大的吩咐,好好配合他吧,我保证到时候会有一出好戏。”

第二天下午,岑岭像出门相亲的大龄剩女一般仔细地在穿衣镜前打理了几个小时,才匆匆赶到地下车库,望着三排豪车挑了十几分钟,才最终选了这辆不算太招摇的宾利。

岑岭原本想开那辆纪念版的布加迪直接闪瞎对方钛合金狗眼的,但是冷静了一下还是忍住了。

“在公司里闹一闹就得了,要是搞得全城的人都知道我在这里,以后就不好玩儿了。”想到这里,岑岭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

车开上了高速,岑岭依旧在吹着轻松的口哨,虽然现在好戏还没有开始,但整个车里都充满了欢乐的空气,仿佛他马上要去扮演的角色不是一个被抢走女朋友的可怜虫,倒像是一个要去抢亲的悍匪。

距离团建开始的休闲会所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车程了,岑岭这时候却有了新的想法,作为一个资深戏精,他觉得不能放过这次锻炼自己演技的机会。

“你们想玩一出浪漫求爱的戏,我怎么能干这种砸场子的事儿呢,起码得陪你们演完才好啊……”

他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丝恶搞的坏笑,然后立刻把耳机里的音乐调成“失恋情歌100首”,接着便在这忧伤悲情的旋律中酝酿起感情来了。

“年度苦情大戏,show time!”

海湾会所门口的停车场已经满了,岑岭无奈地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心想出发前精挑细选才选了这么一辆既不太过招摇又能装逼的车,就这么白瞎了。

不过他刚找了个车位停好,走出车门就看见旁边一辆大奔停在自己旁边,等看到张霄汉从驾驶座里钻出来的时候,岑岭忍不住笑了。

“看来没白瞎啊!”他在心里暗爽。

张霄汉一进车库就好奇前面那辆宾利里坐的是什么人了,结果看见岑岭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明显一愣,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直到发现对方站在那儿正冲着他笑的时候,才确信无疑这个家伙真的是岑岭。

不过他很快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冷哼了一声道:“我说是谁特意开着豪车在我面前晃悠呢,原来是你这家伙。”

说着他缓缓走到岑岭身边,斜着眼看着他说:“这车一天的租金可不便宜吧。”

岑岭笑着说:“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买下来也就三百多一点。”

张霄汉冷哼道:“还挺能装。”

岑岭还是笑嘻嘻地说:“我比你想象的还要能装,待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岑岭刚一走进一楼大厅就开始环顾四周,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就发现了今晚的女主角苏清落。

苏清落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一身广袖小黑裙,米黄色高跟鞋,正和几个同事投入在桌游当中,岑岭注意到这桌人里面大多数都是张霄汉那一组的同事。

果然,很快张霄汉和姜恒也来到了那一桌加入其中,而且刚好苏清落身边的那个女生起身空出一个座位来,张霄汉很自然地坐了上去。

新的一局游戏开始了,岑岭发现,苏清落跟张霄汉这两人在游戏过程中就已经显出了亲密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岑岭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最后的一丝幻想终于破灭了。

“既然如此,今晚就闹个痛快!”他深吸一口气,再次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一脸淡然地走到桌边,笑眯眯地问道:“请问,我可以加入吗?”

张霄汉眼皮一翻,朝他递过来一个不善的眼神,可这毕竟是公司团建,大伙儿一起玩游戏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当着苏清落的面,他也不好表现的太小气。

“下把吧,这把都已经开始了,要不你先等会儿?”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同事答道。

“好啊,我就在这等一会儿。”岑岭答应了一声,酸溜溜眼神却毫不掩饰地投向正在窃窃私语的苏清落和张霄汉两人。

两人很快注意到了岑岭这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苏清落只是瞥了他一眼便很快移开目光,张霄汉则是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个示威的眼神。

这局游戏很快结束了,岑岭搬来一把椅子挤了进来,座位正对着苏清落和张霄汉,从他坐进来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死死地盯着这两人,苏清落一直在躲避他的目光,张霄汉一开始还十分挑衅地与他对视,但时间久了也觉得无趣,反倒被他盯得有些浑身不自在。

新一局游戏就要开始了,个性最跳脱的陈铭突然提议道:“这样玩没意思,咱们加点儿料怎么样?”

他旁边的另外一个同事笑道:“你想加什么料?”

陈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圆筒,里面插着十几根竹签,他笑眯眯道:“为了让你们专心游戏,这盘输了的要接受惩罚,真心话大冒险!”

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公司团建专用的惩罚工具,每个竹签的末端都贴着写有惩罚内容的纸条,但是有字的一端都插在圆筒里,抽签的人从外面是看不到的。

张霄汉立即表态:“我赞成!”

这一桌本就是一组同事居多,张霄汉这个组长一开口,其他组员立即附和赞成,苏清落也笑着同意了。

岑岭渐渐嗅到了一丝早有预谋的信号。

果然,这把游戏张霄汉如愿以偿地输掉了。

他抽签的时候,挑的很仔细,连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当他抽出那根签的时候,陈铭一把从他手里夺过,然后展开纸条,大声念了出来:“大冒险,用嘴巴给离自己最近的异性喂一颗糖!”说完立刻用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张霄汉,其他人也十分配合地开始起哄了:“喂糖!喂糖!喂糖……”

按照张霄汉之前的安排,姜恒这会儿应该去旁边的零食桌拿糖了,可是他看着自己好朋友岑岭铁青的脸,一时间有些迈不动步。

好在陈铭挺会来事儿,见姜恒没动,他自己拿了一颗奶糖过来,递给了张霄汉。

坐在张霄汉身边的苏清落漂亮的脸蛋上立刻浮起一抹红晕。

在众人热烈的起哄中,以及岑岭“怨毒”目光的注视下,张霄汉小心翼翼地剥开糖纸,在他咬住奶糖一端的时候,还不忘得意洋洋地瞥了岑岭一眼。

然后,他便专注地望着苏清落眼睛,缓缓地凑了上去。

众人都不再起哄了,安静地见证着这紧张刺激的一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