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竞技同人 > 因为我是篮球手 > 正文
三、那个男人是锦鲤
作者:水令青  |  字数:4905  |  更新时间:2022-01-26 21:19:19 全文阅读

“白马的学长可以,我也一定行!”

这个想法从搭上了回家的车后就一直反复在蒲落心里回旋。

那天后,蒲落仿佛“着了魔”一般在篮球场上会时不时的重复练习那一连串动作,多次失败后又会静静琢磨,周围人也许只有章帅明白他想干嘛。

暑假时光是美妙的,而那让人充满享受的根源就是篮球。每天的下午在篮球场上被汗水浸透成了他的日常,等到球场人去楼空,和章帅、肖进齐他们在星空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各自回家,直至蒲落洗完澡那一刻,总能体会到这世界上最美妙的事原来是如此简单。

虽说不知不觉间他的一些篮球技巧已愈发成熟,但是那天在白马看到的那精妙绝伦的连招始终未能掌握,这也是唯一一个能让蒲落鲜有愁容的心事。

八月,父母因为出差的缘故,在朝云渡过暑假一半时光的蒲落无奈只能去自己姑父那头继续自己的假期生活。

蒲落姑父家地处盐城伍里镇的主街道旁的小区。每天早晨对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让人对生活感到乏味,最重要的是缺少了和伙伴们在篮球场浴“汗”奋战的时光,蒲落总是露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而这一切都被同龄的表弟看在眼里,曾经在蒲落家度过一阵子假期的表弟自然了解他每天下午的必修课。

一天,表弟全然不顾日照当头的闷热执意跑去同学家里借来了篮球欣喜的来到蒲落面前:“今天我们去打球吧。”

看到篮球的蒲落眼睛立马放光一般,果断一声:

“走”

“可惜我同学们都嫌晒约不出来,不然人多……”

“没关系!”蒲落走在空旷的街道上一直转着球,他根本就没在意有没有人来陪他,在他看来,一人一球一框就足够打发自己。

八月的中午,太阳格外的毒辣,早晨还人来人往的街道此刻变得宁静,到镇上的篮球场似乎有一段路程,干裂的沥青地面仿佛急需一场雨湿润那快干涸的脸庞。蒲落却丝毫不嫌炎热。

来到球场,满怀期待的蒲落不禁失望,眼前的场地是块泥土场地,周边还长满了参差不齐的杂草,唯有那略显陈旧的木板球框下面有一块干巴巴的空地。

经表弟一番述说才知道因为镇上的学校这两天正在装修,这个球场虽早已经荒弃但暂时也没其他地方可去。除非——

“除非哪里?”蒲落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追问起表弟。

“除非伍里高校的篮球馆,不过~那地方不可能对外人开放。”表弟皱了皱眉。

脑海回想起在自己家乡朝云镇可以和朋友们在水泥橡胶场地上尽情奔跑,一种夹杂着莫名委屈的失落感顿时涌上心头。

不过蒲落明显多虑了,在他拿球投向篮筐的一刹那,那份纯粹的快乐全部回来了,刚才的烦心事立马被他抛之脑后。两个人,你一球我一球的投向篮筐,根本停不下来。

蒲落的运球稳健,在那局部略算平整的泥地仍就可以做出各种花式一点的动作。突然做了个背后换手的动作,如果不是速度慢下来,球差点滑出去,他重新抓稳,原地又慢慢试了一下。其实原地做出“樱木花道”式的疯狂转球对于蒲落而言并没有难度,甚至比其他人还出色很多。可是在急速奔跑中做到把球稳稳的黏在手上转球那就需要相当的协调性了,好在这一点上蒲落平时都刻意做了一些练习。

而这个双臂转球正是他在白马高校看到的那精彩一条龙的其中一个动作。那连贯的技巧动作不光给蒲落带来了极大的视觉震撼力,更是扰动了他那颗不服输的心。

不能跟朋友们打对抗又怎么样,一个人静下心来练好新招式,到时候再回去秀翻你们,想到那时候他们一脸懵逼的表情时蒲落竟乐出了声。

蒲落明白一系列动作的难度都集中在最后的背后换手加胯下出手投篮,如果想一下子达到白马高校那位学长的滞空能力和协调性根本毫无可能,他只能另辟蹊径。

蒲落老早就思索过如果这两个动作一分为二那就大大降低了上手难度。

“那家伙可以一次上篮,那我就分两次!”

第一个背后换手上篮,蒲落只尝试几次就做的行云流水,他又外加一些转身动作结合起来出手效果极佳。

第二个胯下上篮时蒲落还是犯了难,这并不是他弹跳不好,只是对身体的协调要求实在太高,跳起时,篮球刚过了胯下脚就着地了。

如果不能在空中熟练的完成胯下动作,想要在奔跑中干脆利落的完成上篮无异于天方夜谭。

滞空的时间不够完成动作,那就增加自己的滞空时间,蒲落尝试着从旁边台阶上跳下,增加了半米的高度间接等于增加了弹跳高度。可惜几次下来事与愿违。

蒲落陷入了沉思,一脚蹬在台阶上反复从胯下转球,突然眼睛一亮:

“不是弹跳能力的问题,是节奏感!我不该练习跳跃高度,而是练习反应速度!”沉思中的蒲落突然冒出一句。

“只要反应够快,就算只起跳20公分高也可以完成胯下上篮。”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没错,篮球也是这个理。

“待会儿让你看一个从未见过的上篮动作!”

顿悟开来的蒲落看向一头雾水的表弟拍了拍他的的双肩。

有些人对有些事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

初次成功让蒲落欲罢不能,几次下来,找到节奏的蒲落发觉自己胯下换手的时间越来越短,即便在原地直接试跳了一下,居然基本完成这个动作了。

两个动作一结合,也算规规矩矩的“复制”出了白马学长的上篮。

“原来如此!”看出端倪的表弟先是诧异转而佩服不已。

蒲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刚才的动作直至身体的肌肉也开始对这套滞空动作有了反射记忆才停下来休憩片刻。

欣喜之余的表弟经过狼狈不堪的尝试深为折服。

看着一头汗水的蒲落,表弟不无羡慕:原来成功真的可以发生在一瞬间。

翌日清晨表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真的假的?”蒲落似乎不太相信继续追问表弟。

“应该不会假,我同学早上路过伍里高校亲眼看到有人在篮球场打球。而且~有好几个穿着学校篮球队队服的学生呢。”

“伍里校队的!”

“是的,今天如果运气好的话你可以和他们交手。”表弟故带神秘。

“运气好?”蒲落无解的笑了笑。

“去年我们盐城的高中篮球大赛的冠军正是伍里高校。如果我猜的不错,那条夺冠的庆祝横幅应该还挂在他们校门口呢。”

伍里高中作为盐城的重点高中蒲落是有一定了解的,可是他们的篮球队强到这种程度确实出乎他的意料,作个简单的比方:把伍里拿到丰都来就好比是王者一中那样的存在。

这也许和个人性格有关联,对于排名这类东西蒲落似乎天生不待见它,就拿他自己所在丰都的高校球队做个排名分类,除去八强可以勉强说出其名外再问起其他其余球队情况就会吞吞吐吐不知其然。

下午在表弟的带领下,蒲落如约来到伍里高校的大门前,也许暑假的缘故来的人又都是学生模样,门岗的保安并未作何询问。

毕竟这个时间点除了打球的学生会过来也想不到其他人来学校的理由。

表弟没有说谎,写着“祝贺伍里中学荣获盐城高中篮球赛冠军”的横幅竖挂在大门右侧,从颜色断定这横幅还很新颖。

“作为篮球手,我还是希望你了解一些事情。”

表弟的表情缓缓严肃,说了一些关于伍里篮球队的零碎传说。

“锦鲤!哈哈…”蒲落听笑话般捧腹道:哪有人会背着个锦鲤打球呢~

“喂,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由你罗。”表弟一脸无奈。

“我信……伍里的队长——凌逾越~不管怎么说,我倒是很期待见一见这条锦鲤。”

蒲落明白,锦鲤——就是对一个人实力和运气的认可。也许这种人的可怕往往就是不会让你从表观看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失败。

当看到一排崭新的篮球架整齐的排列操场中央时蒲落的身体已经蠢蠢欲动。

一个场地上的陌生面孔注意到了蒲落,对方主动的把球传到场边示意他上场试一个。

看来无论哪里的篮球场都有这样无需语言描述的默契。

蒲落接球稍作调整在半截篮位置跳投空心命中。憋了这么久的蒲落再次踩到橡胶场地整个人仿佛都轻飘飘的,手上的感觉也变得出奇的好。

要说伍里高校能拿到全市冠军也不稀奇,单就操场上十个篮球场都占满了人这一点,足以说明这里的篮球氛围远非其他高校可以比拟的。

蒲落很快便与场上的人打成一伙开黑,凭借个人出色的能力蒲落一下子成了最耀眼的一个。

“兄弟,听你朋友口音好像是南边的,是丰都的吧?”

“那是我表哥,他家丰都芦苍的。”表弟看是刚才邀请他两的那个陌生人便主动告知对方。

场上的蒲落不停的变向、转身、后撤...一个个全力跳跃的上篮很快把对面的队伍淘汰。

“该我们了!都提起精神来,对手可——不弱~”刚才的陌生面孔临时组队号召队友上场。

刚刚大比分淘汰上组对手的蒲落可以说心技体达到最佳状态,自然不甘示弱准备乘胜追击。

不过看到新上来的这组身穿伍里校队球衣,蒲落心中隐隐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伍里校队!盐城的高校冠军到底是怎样的一支队伍呢?

“知道了,队长!不要小看我们候补的,只要穿上这身队服就代表着我们伍里高中。”

“队长……凌逾越!这家伙就是那条‘锦鲤’。”

蒲落猛然看向那个人,心中一股莫名的感觉,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

对方球权,一开球,蒲落主动上前逼抢,对方似乎也没料到对手一上来会如此“凶狠”,在身体连续“碰撞”后,对方运球失误丢了球权。

“kao,一出手就这么狠!”

对方明显心有不甘立马反抢,却被一个身影拦下。

“队长~”

此刻对方心中纵有千万个不愿意也只能悻悻离开。

“嗨,大伙快来看,队长要认真了……”

场边不知谁一声喊叫,立马站满围观群众。

“周~小~涪~”凌逾越瞥了一眼喊叫者在心中恶狠狠的念道。

“小涪同志,队长现在想撕了你信不信。”

周小涪自信一笑拍向身边的高个,仿佛一切尽在掌握:这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徐健同学,队长可没闲暇时间想这些。

对方那小子风头正盛,如果让他点爆后果很严重。

周小涪以目示意看向场上。

“队长想一口气干倒对方!”徐健凝目对着蒲落。

“嗯哼,对方手风再顺终究只是个嫩芽,只要失利一次,状态就会一落千丈。”周小涪语气中略带惋惜。

凌逾越的防守并没有想象中的霸道粗鲁,即便如此蒲落依旧不能摆脱。两个人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阶差。

此刻的蒲落正如当初在白马的章帅。技术、身体都占不到便宜,最后强投草草了事。

进攻陷入哑火,凌逾越强势反击,蒲落费劲了余力依旧阻止不了比分上涨。

“我还从未见过中投这么准的家伙。5:1还剩最后一球~”

凌逾越在三分线往里一步位置接球起跳,蒲落贴面纵身跃起刚好半截手指碰到球,篮球在蒲落身后急剧下降,身位占优的蒲落拿球快速出了三分线。

“这小子!”

不光凌逾越自己,就连场边观战的周小涪、徐健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好险——”蒲落呼出一口气:还好刚才赌对了。

“看来今天我才是锦鲤~”蒲落冷冷说道。

凌逾越目光如炬面对如此挑衅却未答复。

周小涪一脸震惊:这家伙也看出队长对自己的投篮有绝对信心,赌定队长绝杀球绝不会做假动作突破因此孤注一掷。

“来吧!小子~”

不得不说凌逾越的器量,作为盐城高校界首屈一指的球员面对名不见经传的小辈挑衅能如此淡然。

“两个人三分线上就开始肉搏。这小子可是真的惹怒队长了!”

徐健似乎忘了队长上次这么较真是什么时候。

成功盖帽后的蒲落开始在进攻端打的非常有侵略性,可惜面对身体素质更加强悍的凌逾越依旧一筹莫展。

“这个锦鲤丝毫不逊色白马高校的那位学长。”犹豫不决的蒲落突然灵光一闪:看来要用那招了。

三分线到篮筐的距离,普通人只需要四跨步就足够上篮。蒲落变向启动左侧顶住凌逾越往里一步,抓住凌逾越赶到右侧的时机背后换左手并起跳,凌逾越也迅速起身凭借弹跳高度封住蒲落投篮空间。

“难道是……!”

诧异间,凌逾越及时收手却眼睁睁看着蒲落在空中左手胯下换手出球。篮球颠颠蹦蹦掉入篮筐。

尽管这一球精彩无比引得周边连连喝彩。但是重新掌握球权的凌逾越还是干脆利落的6:2淘汰了蒲落一组。

夕阳西下,操场上人流也开始散去。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凌逾越看向蒲落远去的身影脑海里却出现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呵~我居然也会做这种傻事!

转眼要到九月,蒲落的父母出差归来,皮肤有了些许黝黑的蒲落也到了该回去调整的时候,因为他要准备迎接高中的第一节课————军训生活。

在奔赴芦苍高校的前夜,手机上出现了一个久违的回复信息。

水涟漪!

蒲落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滴滴答答的一阵消息提示,点开后一个聊天窗口自动弹出。

“你好,你问的那个人我打听到消息了。”

“他叫谢枫,是白马高校篮球队的队长。”

聊天框里名为水涟漪的人默默打出一行色彩绚丽、不停跳动着的艺术字。

“对啊,我早该想到,白马高校里打球那么厉害的人首当其冲应该想到篮球队的队长。”蒲落轻拍脑门为自己的思维短路而感到可笑。

“麻烦你了,水涟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遇到他。”蒲落有些无奈的看着聊天框。

实际上QQ好友的精髓就是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信息,蒲落自然也不例外,对一个陌生女孩这么期待也不知是为什么。

“放心吧!只要你是一名篮球手,那就一定会遇上他。”

一个闪烁的微笑表情紧接着出现在屏幕上。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
    段评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