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谈不了的心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1-01-09 21:38:02 全文阅读

羊是从游丰部落刚刚运过来的飞扬,用的是山上打下来的松木柴火。

当夜幕降临,篝火升起,肥嫩的羊肉开始滋滋的冒起了油泡。

还未完全熟透,香气开始在周围飘荡。

玄英宗坐在篝火下,这种情形他还是第一次经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轻松写意。

习惯了九五之尊的威严,这种农家小院的安逸生活,让他有些向往。

并没有当初皇家聚餐一般的盛大排场,只是几个简单的小木桌,还有游丰部落聘请过来的舞女绕着篝火跳跃。

玄英宗也忍不住有些莞尔,看着对面正小心翼翼看着篝火上冒油羊肉的诸葛流苏,他不禁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小家伙从哪里鼓捣出这些东西来。

虽然说这种接待规格打破了传统观念,显得有些不正式。

但看着周围这些官宦贵族写在脸上的笑意,他忽然意识到,这或许才是诸葛流苏的真正目的,或者也可以说是这个度假村的真正目的。

羊肉是一层层的切割下来的,诸葛流苏早就安排人手切下均匀的小肉片,装起来送到了每一张桌子上。

那些粉末状的蘸料也都是诸葛流苏亲自调配出来的。

“流苏你过来!”玄英宗夹起一片金黄色的肉片,朝向走过来的诸葛流苏晃了晃:“这些个粉末都是什么配料?”

诸葛流苏笑道:“陛下,这个叫做蘸料,用这羊肉片蘸一下这些粉末,保准陛下今夜不醉不归!”

“这么说,我倒还真是想尝尝!”玄英宗没有吃第一口,其他人也不敢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当肉片入口的那一刻,玄英宗眼中一阵溢彩连连,连连称赞道:“这羊肉烤起来的时候也不见你如何去腌制,区区一些所谓的蘸料,便可将味道提升到这种程度,看来除了火锅之外,你这烤全羊又要名动云都了。”

说完这句话,挥手朝向众人道:“大家也都不要闲着,这可是难得的美味,你们若是不忍心动筷子,朕可就不客气了!”

众人这才纷纷开动,如同玄英宗一样,眼睛里的光芒越来越盛。

诸葛流苏会心一笑,目光却一直在皇室宗亲身上一一扫过。

他在找六师兄刘元。

刘元的身份很特殊,也很什么,据说小师兄见到他的次数也不多,剑圣的几大弟子彼此之间联系也并不多。

如果不是这一次剑圣陨落,这些个弟子也不会这么快就聚集在一起。

诸葛流苏目光落在了李长史身侧不远处的一个白衣中年人身上,对方也正将目光投递过来,遥遥举起了酒杯,眸子里带着一种特殊的味道。

诸葛流苏不着痕迹的微微行礼。

周丛云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书生般,除了背负长剑之外,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儒雅的气息。

看上去人畜无害,但骨子里的危险,却让人不敢小觑。

皇室宗亲这一次也来了不少,诸葛流苏如今不过二品境界修为,对于刘元和周丛云这样的高手,并不能从气息上来判断。

好在小师兄和三师兄应该也已经到了固安镇,否则今夜他都没有底气会发生什么难以之控制的事情。

皇室宗亲们吃的很香甜,诸葛流苏依然没有发现丝毫的端倪。

就像是此刻的二师兄一样,这样的高手必定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所以他们吃东西的时候,总会露出一些马脚。

但这些皇室宗亲中,却并未有人有这样的感觉,反而都十分的接地气。

诸葛流苏找不到头绪,也就不再多想。

与皇帝陛下坐在一起的感觉着实不怎么好,饶是诸葛流苏三段记忆加身,也有些应接不暇。

如今周围的这些人,才是大源帝国真正的工于心计之人。

相比之下无论国家、徐沛衷,或者还是庞龙海,都差了太多,在这里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可能会成为暴露真实性格与意图的导火索。

不过诸葛流苏并未真正在意,紧守心中的底线便是,其他的事情,以他的年纪,再加上如今陛下对他的态度,越是想显得少年老成,反而遭人忌惮。

任何主事者喜欢的下属都是那种能做事、做实事,拥有超绝的能力,却又不工于心计的简单人,所以自己越是畏首畏尾,反而会让人越发忌惮。

他看了一眼距离不远的苏渔,苏渔一直都低着头,吃东西的时候也十分小心谨慎。

这还是诸葛流苏第一次正眼看她,这个横贯在太子和自己之间的始作俑者,虽然说恐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这些个事情。

但总归也是因为她,才让自己无端遭到了太子的忌恨。

诸葛流苏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

不多时,太子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先是朝向玄英宗敬了一杯酒,然后又笑着看向了一侧的诸葛流苏,将杯子再次倒满。

诸葛流苏急忙站起身来,躬身端着酒杯道:“微臣这还没有去敬太子殿下,殿下倒是抢了先,真是罪过,这杯酒算是微臣赔礼道歉了。”

太子淡淡一笑,对于这个让自己屡次吃瘪,甚至让父亲都对自己产生不小意见的家伙,他心里着实不太待见。

如果适才不是身侧的李长史使了一个眼色,他一杯酒泼在诸葛流苏脸上的心思都有。

此刻听他如此客气,也只得强自露出一丝笑容道:“听说诸葛镇守在固安镇,可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大源帝国能有你这等少年人才,真是国家之福。”

诸葛流苏急忙谦虚道:“殿下谬赞了,为国家鞠躬尽瘁,本就是我等官员该做之事,诸葛流苏不敢居功!”

玄英宗兀自吃着盘子里的烤肉,眼皮也不抬。

李长史则是摇头叹了口气,这些个话,不该从太子口中说出,即便说出来,也不该当着陛下的面说出来。

要知道,无论父子还是君臣,总归应该有一个度需要把握。

这等国家大势和臣子的未来,只有陛下能够定夺和评价。

诸葛流苏的反应倒是谦虚,相比之下,太子这本来能够加分的举动,无形之下又减了不少的分。

李长史心里也有些无奈,他不知道自己如此教授之下,太子还是如此,到底是自己管教得太过严厉,还是他当真不是这块料。

反观诸葛家那小子,听说五岁进入诸葛家后就直接被散养,根本就没有人去真正的教导,连诸葛知白与他说的话都有限。

但却成长到了这种地步,无论面对陛下还是面对其他官员,这份沉着冷静和分寸,都拿捏得恰到好处,相比之下,真正只会让他叹息不已。

酒足饭饱,诸葛流苏又安排了固安镇许多特色的舞蹈和节目,让玄英宗笑得合不拢嘴。

直到两更天的时候,这才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诸葛流苏径直来到了父亲的房间,站在门外许久,想要叩门,却又都缩回了手。

“进来吧!”诸葛知白的声音传了过来。

诸葛流苏这才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推门走入到了房间当中。

诸葛知白将茶壶里倒满了开水,示意他坐下,轻轻晃了晃茶壶,将早已经摆好的茶杯都补满了水。

“是不是有很多疑问想要问?”他率先开口。

诸葛流苏没有端起茶杯,而是就那么看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直接问道。

诸葛知白却是笑着看向他:“做的事情太多了,你想要问哪一件?”

“你该知道我想要问的是什么?”诸葛流苏道。

诸葛知白吹了吹茶杯上的热气:“因为你是我儿子。”

很简短的一句回答,不是诸葛流苏心中想要的,但却……无力反驳。

“这么说话……却是无趣了!”

他摇了摇头,也端起了茶杯:“早该知道,从你口中也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诸葛知白笑道:“答案其实早已经在你心里,何必非要再问?”

“可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根本原因!”诸葛流苏追问道,声音有些急切,他很少会有这样的情绪。

诸葛知白依然淡淡的回应:“我说了,因为你是我儿子!”

诸葛流苏豁然站起身来:“很感谢你为我这边所做的一切,但我也有我的人脉,九叔和九婶固然厉害,但你该知道,你若想要将我培养起来,不需要将我撵到这里来!”

诸葛知白摇头:“你还只能在这里,若是在云都,反而没有现在做得好。”

“所以你其实并不希望我回云都?所以才会劝陛下直接前来固安镇?”诸葛流苏接连问了两个问题。

诸葛知白道:“你该知道,你暂时回云都的话,太危险。”

诸葛流苏摇头笑了起来,眼圈微红,却忍着没有留下眼泪来。

他挥了挥手,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绪,这才道:“我有我做事的原则,当初如果不是你让我摸了苏渔的屁股,也不会有今日的事情。”

“若说是为了我,其实倒不如说是为了诸葛家,因为找到能够与皇家抗衡的动机。”

诸葛知白笑道:“这一点,你倒是看得透彻。”

诸葛流苏转身朝向门外走去,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父亲,然后说道:“我不喜欢被利用的感觉,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够尊重我,否则这里我会直接消失掉。”

“我的命运轨迹,我自己会去掌控,而不是沿着你设定好的路去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