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山雨欲来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087  |  更新时间:2020-11-24 10:00:44 全文阅读

云都。

“太子殿下,刺杀失败了!”一名黑衣人跪倒在太子面前。

太子面色冷峻,狠狠一甩宽大的袖袍:“四海阁出手,也会失败?”

他面色变得阴鹜:“我看他们是不敢得罪诸葛家吧!”

黑衣人颤声道:“殿下息怒,那固安镇被一群神秘人守护,四海阁三品以上的杀手根本就进不去,二品杀手,又不是诸葛流苏的对手。”

“一个天生绝脉的废物,二品都不行?你在诳本太子?”太子眼中精芒闪烁,诸葛流苏如此扎眼,如果说背后没有诸葛家的支持,绝非可能,所以三品以上高手进不去,他并未感到意外,更在乎的是二品境界的杀手居然无法干掉诸葛流苏。

“属下不敢!”黑衣人急声道:“那诸葛流苏不知有何奇遇,据说天生绝脉已经痊愈,如今已经是二品境界!”

“什么?”太子拳头紧握,同时逐渐恢复了冷静:“运气还真是不错,竟连天生绝脉都治好。”

黑衣人没有回答,依然跪倒在那里。

“不过,以为这样我就没有办法了吗?”他冷笑一声:“你让苏渔过来见我!”

黑衣人没有吭声,直到太子将目光逼视过来,这才咬牙道:“殿下,太子妃……”

太子几步走到他的面前,目光闪烁:“说——”

黑衣人战栗道:“太子妃刚被诸葛家主约了过去。”

“哼!”太子一脚将他踹翻在地上:“诸葛家,真是越来越不将我放在眼里,如此甚好,太子妃尚未过门,如今我强自勒令也颇为不妥,那便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他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你去请舅父过来,诸葛家如今被遏制到这般地步,却还这般张扬行事,也该让他们知道知道,谁才是大源帝国的主人!”

……

诸葛家,苏渔坐在那里,心神忐忑。

诸葛知白则是一脸轻松的看着她:“苏丫头,我与你父苏元瑞也是故交,你来此不必拘谨,当成自己的家便是了。”

苏渔点头微微行了一礼:“多谢诸葛伯父抬爱,家父也经常说起伯父,只是不知伯父今日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诸葛知白笑道:“那宫里规矩甚多,你父贵为礼部尚书,这礼节上你虽从小耳濡目染,但那宫墙之内没有硝烟的战斗,毕竟不是你所擅长,你可想好了?”

苏渔那平静无波的俏脸没有半分表情:“此事父母做主,苏渔虽不喜争斗,但凭父母之命,有些事情,还是该经历的。”

诸葛知白摇了摇头:“你这名字,是我取的,本是鱼儿的鱼,天高海阔,任你自由,可你父觉得不妥,非要文绉绉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渔。”

他随即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循规蹈矩,终究还是害了你。”

“伯父言重了!”苏渔起身行礼:“家父如此做法……也无不妥,人各有志,伯父也莫要强求!”

诸葛知白笑着朝向她挥了挥手,见她重新坐了下来,这才继续说道:“当初我那不成器的孩儿一时糊涂,却也间接害了你,如今太子心生介怀,让你提前入宫,你需小心行事,若那宫里有不顺之事,诸葛家必出手。”

苏渔闻言不禁一怔,不知他所言何意。

却只见诸葛知白站起身来,负手而立,目光看向门外的庭院:“回去吧,要起风了……”

苏渔行礼告退。

……

“舅父,苏渔去了诸葛家!”太子看着对面的宰相李长史沉声道。

李长史点头道:“苏元瑞不参与党系之争,却与诸葛知白私交甚好,苏渔去诸葛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子皱眉道:“可她如今贵为太子妃,诸葛家如此行事,却有些不妥。”

他看着李长史道:“那诸葛流苏当年对太子妃大不敬,我已经给足了诸葛家面子,如今还纠缠不休,当真要抢我太子妃,打我的脸不成?”

李长史叹了口气,摇头道:“当年苏渔出生,我等前去祝贺,诸葛知白与苏元瑞便当场立下婚约,说苏渔这丫头不简单,将来必定要做他诸葛家的儿媳妇。”

“只不过诸葛家长子诸葛明远已经与晨阳郡主有了婚约,众人也就都没有当真,只能是喝多了的胡话。”

“谁知道五年之后,他忽然带回来一个诸葛流苏!”

“如果不是诸葛流苏天生废物,又没什么作为,口碑极差,怕是诸葛知白早就旧事重提,说起那婚约之事。”

“当初你与苏渔的婚约,如果没有陛下的旨意,以苏元瑞的性子,怕是也不愿接受。如果说抢的话,实际上是殿下抢了诸葛家的儿媳妇。”

太子拳头握得紧紧的:“此事,断然不能善罢甘休,那个诸葛流苏,必须要死。”

李长史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殿下,你是未来的储君,那诸葛流苏不过是区区一个镇守而已,你若与他为难,恐怕连陛下都要看轻!”

太子闻言一怔,却听李长史继续说道:“我听说,你请了四海阁前去暗杀?”

太子点了点头。

“此事,鲁莽了,以后万不可再做!”李长史沉声道:“世人皆知,那诸葛流苏纨绔之极,身上恶名累累,但那舂陵县令一案,你当知道,即便有诸葛知白背后主持大局,诸葛流苏能表现到那种程度,委实让人不敢小觑。”

“这对父子,能够瞒得过世人的眼睛,必定有所图谋,舂陵县的事情,你暂时不要参与了,这段时间,需好好修身养性。”

太子急声道:“可是舅父,我咽不下这口气!”

李长史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诸葛家在南方呼风唤雨,要连根拔除需要一些时日,但这北方,有我和定北侯,他要让诸葛流苏过去搅乱我们,也总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舅父……”太子脸色一变,他这竟是要亲自出手吗?

李长史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放心,诸葛流苏,还轮不到我亲自出手,我李长史那诸多门生,且看他能否辜负了诸葛知白的期望。”

……

固安镇,国家收到了一封密信。

密信是从云都过来的,国自在面色凝重,将那封密信看完之后,已经是冷汗骎骎。

旋即将书信点燃销毁,苍白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几分红晕。

“终于,还是要动手了吗?”

他豁然站起身来:“既然上面已经打定了主意,我这一个月的布局,也该派上用场了!”

“国清!”

国清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躬身行礼。

“你去将家族所有长老宗亲都请过来,我有要事商议。”国自在道。

“另外,你即刻将你在镇兵当中的亲信全部召回,我需要他们做一件大事。”

国清闻言不禁心中一动:“家主,是要动手了吗?”

国自在冷哼一声:“上面的决心,比我们要大许多,既然如此,我们国家就不必客气了!”

……

在鬼手村遭到了杀手暗杀之后,诸葛流苏心中一直都有一处疑虑无法解开。

回到镇守府之后,思绪也一直都在推演着此事的发展和其中细节。

四海阁不敢派出高品级的杀手,如果说是如同自己说的那样,只是忌惮诸葛家的实力,恐怕不足为信。

他们吃的就是这口饭,如果有人出的酬劳足够,即便是诸葛知白,他们也敢刺出手中的细剑,更何况的是自己。

这是其中一个疑点。

还有另外一个疑点,太子如此针对,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固安镇这边的事情一旦稳定之后,他有必要回云都一趟了。

诸葛明远的态度,还有九叔,一切都太可疑。

虽然诸葛家到现在都没有明确来人支持自己,但有些事情,终究要问的清楚一些。

距离胖子他们到来还有不到三天的时间。

固安镇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第一批煤炭和猎物运到云都,必定会在云都掀起一大片的风浪。

恐怕会有诸多权贵来到固安镇寻求商机,鬼手街的筹备,也是为此。

届时,固安镇必定能够一飞冲天。

几个月的时间,算不上是丰功伟绩,却足以载入史册。

这是他自证实力的一种方式。

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迎接他的,将会是来自各大势力的压力。

宰相、太子、还有态度不明的大伯,所有的事情,都将接踵而来。

那个让他始终生不出半分亲情的地方,到底是否如同自己想象一般,存在着诸多内幕,他会自己去查个水落石出。

而眼下,与国家之间的争斗,也终究要分出一个胜负来了。

他们这几日太安静了,也太顺从了,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

诸葛流苏深吸一口气,繁密的思虑让他有些头晕。

当即晃了晃脑袋:“果然,想得越多,越是心累。”

随意披了一件外衣,趁着夜色走出了镇守府。

身后,风凌和连竟悄无声息的跟随上来。

“公子,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吗?”风凌问道。

诸葛流苏道:“胖子还有三天就要到了,这么多人都想拿我动刀子,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你们两个随我去一趟天武村和黑石村。”

“既然他们想要玩,那就不妨玩一玩便是。”

“顺便也让这些人知道知道,如今的固安镇,是我做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