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鬼手街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20-11-23 08:26:51 全文阅读

诸葛流苏到最后也没有出手,风凌和连竟与那黑衣杀手足足激战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

直到最后,黑衣杀手被连竟的匕首刺穿了胸口,然后又被风凌的长剑洞穿心脏,诸葛流苏一直就那么站在那里。

当对这个世界没有希望,才发现你的身边还有自己。

这是诸葛流苏要灌输给他们的人生哲理,不是每个危机的时候,自己都会在他们身边,有时候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好在风凌和连竟没有让他失望,在战斗中急速成长,尽管将那黑衣杀手刺穿,血流成河时,他们二人也躲在一旁吐个不停。

诸葛流苏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这只是第一关。

未来的那条路,将会铺满尸骨和血腥,他们二人能否陪自己一起走下去,要看他们自己。

鬼手村村正带着几个村民出来的时候,风凌和连竟二人依然脸色煞白的依靠在那里,胃里的东西都已经吐得干干净净。

“大……大人!”村正在诸葛流苏的身后,忐忑得声音有些发颤。

诸葛流苏转过头,扫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将尸体处理好了。”

村正点了点头,只是使了一个眼色,几个村民便轻车熟路的抬着两具尸体钻到了灌木当中。

“我们方才听到打斗之声赶过来,才知道镇守大人驾到,有失远迎,镇守大人勿要怪罪!”说话之间,那村正竟是跪倒在地。

诸葛流苏始终没有回头,他们打斗的声音不小,这只是其一。

国修在任的时候,鬼手村是所有固安镇乡村的龙头,他们很多工匠都是依附在国家的麾下,所以二者之间的关系很近。

现在国家虽然没有找自己的麻烦,但对于自己的行踪必定了如指掌,自己来鬼手村的消息,恐怕早已经传了进来。

这村正如果守在村口迎接,或许他还不是眼下这等反应。

但直到这个时候方才出现,并且如此胆小怕事,经历这一事,便可见一人。

村正跪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说。

他沉默了片刻,方才转过头来,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村正。

“鬼手村,或许是整个固安镇最为富有的一个村庄,但你要知道,你们是如何才能做到富有,这个才是根本,随波逐流,方可走出最正确的路!”

他叹了口气:“这一次,算是白来了,一个月的时间给你考虑,想明白了来镇守府找我,想不明白……,鬼手村,也还是鬼手村。”

他朝向脸色还没有缓过来多少的风凌和连竟二人挥了挥手,便要在转身离开。

“镇守大人!”村正有些颤抖的声音传来。

诸葛流苏停住了脚步。

村正急忙道:“这两个杀手,跟我鬼手村没有任何关系啊,还请大人明察!”

诸葛流苏转过身来,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村正:“我从未说过这件事情跟你们有关系,鬼手村,一村之地,若能请来四方阁的杀手,才是我小看了你们这个村子!”

“大人英明!”村正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只不过,适才打斗声不小,你们既然知道我要来,这村子便没听到一点动静?反而非要等战斗结束了才出来,这一点你却该如何解释?”诸葛流苏目光闪烁。

村正不敢抬头看向他深邃的眸子,磕头不已,不是他不说,而是不敢说。

那位少爷如今还在他家里坐着,那打斗之声不小,他们如何听不到,若不是那位拦着,他们怕是早就跑出来了。

如今镇守大人果真怪罪下来,他们心中有愧,却又不敢将那位少爷说出来,只能埋头叩首,大汗淋漓。

“行了,别磕了!”诸葛流苏挥手道:“你有几个胆子跟我作对?我诸葛流苏虽然纨绔,可还不傻,带我去见正主!”

村正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笑的是镇守大人英明神武,洞察了一切与鬼手村和自己这个村正没关系。

哭的是他还是不依不饶的要看那位少爷,这不还是把自己推到火坑里吗?

那位少爷能饶了自己?

诸葛流苏见他扭捏,忍不住怒道:“你鬼手村匠心独具,却偏偏推举了你这夯货当了村正,他既然敢你们现在出来,就做好了见我的准备,怎会怪你?”

“还不赶紧带路?”终于缓过来的风凌和连竟同时踏前一步呵斥道。

村正甚至那位少爷喜怒无常的脾性,可如今镇守大人箭在弦上,自己受着夹板气也是受够了,一个不好就会粉身碎骨。

当即咬牙道:“大人请随我来便是。”

整个鬼手村已经是十分富足,村正家的院子更是豪华阔绰,虽然比不上国家的宅院,但较他之前舂陵县主簿的别院,却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诸葛流苏在村正的带领下迈入到了庭院当中,远远便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原来是固安镇的镇守大人到了,真是有失远迎。”

与此同时,诸葛流苏也见到了这个端着酒杯站起身来的年轻人。

他与自己差不多年纪,一身蓝色长衫,里外都透露着几分贵气。

诸葛流苏径自走到了他的面前,在那石桌前坐了下来,伸手抓起一把花生米丢到口中,这才拍了拍手上沾了少许的食盐笑道:“我这小镇就这般具有吸引力,连你也成了座上宾?”

那人也坐了下来,拿起酒壶将诸葛流苏面前的杯子倒满了酒:“我如果说我来这里比你还要早,你相信吗?”

“怪不得那案子最后会让徐沛衷过来,看来你的作用不小!”诸恶流苏道。

那人闻言不禁摇头道:“诸葛镇守还真是抬举我了,我徐正言不过是纨绔子弟一个,我父亲要来这里,岂是我能够左右得了的?”

“徐家世代经商,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底蕴,若非如此,徐沛衷又怎做得了空州的仓司?不过这几年他表现平庸,最初还以为是受到了多方制掣,现在看来,却是在为你铺路。”诸葛流苏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然后伸了伸舌头道:“酒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徐正言也不理会他话里话外的讥讽,只是这家伙方才到此,便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并且通过自己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推测出这么多。

这份智慧和思虑,果然非常人所能及,国家输在他的手里,也不冤枉。

“诸葛镇守说笑了,家父当朝为官,也非是什么重任,况且百姓均知他一向清廉,又怎会以权谋私?”徐正言反唇相讥。

诸葛流苏笑道:“我也没有说徐大人以权谋私啊?这么大的帽子,无凭无据,作为镇守,同属朝廷命官,我岂会妄下推测!”

“不过徐兄倒是厉害,鬼手村短短几年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我这镇守都为之汗颜啊!”

徐正言见他转移了话题,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诸葛镇守短短不到一个月就将固安镇治理成这般模样,比起我这小打小闹,却不知强过多少倍。”

村正站在旁边,额头上的汗水就没有停过,这两位看似相互吹捧,却是针锋相对,他能做这个村子的村正,自然不是愚昧之辈,站在那里只觉尴尬无比。

一个不好,就会被卷入其中。

诸葛流苏却在这个时候站起身来,话锋也是陡然一转:“鬼手村大半工匠如今都在外务工,虽然收入不少,生活富足,却仅限于鬼手村,我管辖的是整个固安镇,断然不能让这种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说完这番话,他将目光转移到了对面的徐正言身上。

然后转头看向了一侧的村正:“村正,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召回所有工匠,就地取材,我固安镇有的是发财的机会,不必让村民流离失所,饱受那异地相隔之苦。”

村正跪倒在地,这的确是鬼手村的弊端,出外务工,固然能够让生活富足,但两地相离,与家人难得一见,相思最是煞人。

徐正言也站起身来:“诸葛镇守,固安镇如何,你我心知肚明,我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在外面发财,再回来光耀门楣,对固安镇来说也是好事。你若有心政绩,其他村子随意折腾便是,那黑石村的煤炭、天武村的圈养之法,如今为何非要改变鬼手村?”

说到这里,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或者诸葛镇守以为,他们回来,会比在我那里收入会更高?”

鬼手村的工匠乃是一绝,带给了他巨大的利益,绝对不能拱手相让。

诸葛流苏笑道:“收入比你那里更高?”

他摇了摇头,继续道:“可能高到你不敢想象。”

徐正言眼中尽是不屑之色,咬牙道:“我若提高双倍的工钱呢?”

诸葛流苏笑了笑,不再看他,直接朝向村正道:“明日会有人来寻你,鬼手村距离城镇最近,这段距离,你带着村内的其他工匠去规划,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人由我来出,具体你来主持!”

“大人!”村正没有明白他话语中的意思。

诸葛流苏转身朝向院外走去:“这条路,未来会成为整个舂陵县,乃是空州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我将其命名为——鬼手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