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九章 当年欠下的债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20-11-10 08:29:02 全文阅读

大源帝国,云都,镇南王府。

“家主,小少爷那边,需不需要增派一些人手?”一名黑甲将领恭敬道。

诸葛知白,也就是诸葛流苏的父亲坐在太师椅上,双目微眯,手指轻轻叩击着扶手,却并未回答。

黑甲将领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太子一直对那件事情耿耿于怀,据下面报过来的消息,崔大人的事情,或许和太子有关系!”

听到这句话,诸葛知白终于睁开了双目,淡淡道:“太子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不过就是摸了摸苏渔的屁股而已!”

黑甲将领没有回应,这句话着实不知道如何回答。

诸葛知白自顾道:“苏家那丫头,从小我就相中了要做儿媳妇的,如果他横插了一杠子,哪有他的份儿?”

说到这里,他站起身来,双手负在背后,悠然继续道:“可我诸葛家的儿媳妇,可没那么好抢的!”

黑甲战将闻言不禁浑身一震:“家主……”

诸葛知白挥手道:“无妨,此事暂且不急,陛下近年来对李宰相越来越重视,多半也是忌惮我诸葛家的力量而已,那些小动作,不提也罢!”

“权力越重,越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只是陛下似乎忘记了,诸葛家所忠于的是大源帝国,是万万千千的子民,而并非一个皇朝!”

黑甲将领闻言当即跪倒在地,就是诸葛家这种精神,一直影响着他们的每一支队伍,忠于人民,忠于整个国家,而并非是皇朝。

“徐沛衷是大哥的人,过去了也只会起到反作用,这一点我早就知道!”诸葛知白说道。

黑甲将领点头:“是属下僭越了!”

诸葛知白挥手道:“昨日我已经将此事禀告了陛下,陛下知道了此事与太子有关后,必定有所安排,那空州知州如若不傻,当知道如何处理,此事对那个小混账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机遇?”

“家主对小少爷有其他安排?”黑甲战将问道。

诸葛知白笑道:“那小子精明得很,这一次,或是他整个人生的转折!”

“安排?他自己会安排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做出和我想得一样的选择!”

黑甲将领不再开口。

诸葛知白重新坐了下来,嘴角带着几分笑意:“剑圣陨落在那里,对于整个天下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事,如果不好好利用一番,如何对得起他?”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那孩子命苦,又天生绝脉无法修行,从军这条路或许走不通了,但走一走大哥的那条路,也是好的!”

“至少,不能对不起他母亲……”

黑甲将领点了点头,他从家主弱冠时候就开始跟随,看着他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成长为镇南王府的新一任领袖。

所以对于他的信任,无可相比。

家主口中的大哥,便是诸葛家的长子诸葛天涯,同样也因为无法修行,最终走上了仕途,如今已经贵为兵部尚书,只是与家主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

只因为有老家主健在,也并未产生直接矛盾。

诸葛知白端起身边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茶:“铁甲,你说我该怎么把苏渔那丫头弄到流苏那里去?”

黑甲将领铁甲闻言忍不住一怔,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诸葛知白却是忽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

“知州大人,此刻或许已经到了!”诸葛流苏的一句话,让徐沛衷的脸色瞬间大变。

其他几名陪审的官员闻言也纷纷站了起来。

董大成则是浑身一震,徐沛衷要将自己送到州府发落,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而且很有可能半路会被直接灭口。

他心中正值忐忑之际,知州大人竟然亲临此地。

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峰回路转,要知道知州可是宰相大人的门生,关系不比崔县令和诸葛家的关系。

“知州大人到!”

洪亮的声音传入进来,立刻让心神不一的众人全部都是轻轻一震,场上唯一能够保持冷静的,或许也只有诸葛流苏等人。

知州方云清穿过自动退避开的人群,走入到了大堂当中。

“臣徐沛衷见过方大人!”徐沛衷等众人纷纷躬身行礼。

董大成更是直接跪倒在地,双目不争气的泪水横流,浑身颤抖。

方云清走到了诸葛流苏面前停了下来,扶住方要行礼的他,笑着说道:“诸葛公子受苦了,此事本官会秉公办理,还公子一个公道!”

诸葛流苏笑道:“方大人言重了,此事……能秉公办理最好!”

方云清点了点头,看也不看徐沛衷等人,兀自坐倒在了正位之上。

诸葛流苏转过头来的的时候,发现宇文浩然已经不见了,知道他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能够出手相助已实属不易。

方云清脸色逐渐阴沉了下来,右手狠狠一拍惊堂木。

“来人,给我将董大成拿下!”

他亲自带来的州兵立刻出手,将一脸懵逼的董大成直接按倒在地。

“大人,此事,我冤枉啊!”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的董大成脸色一阵惨白,瞬间明白了过来。

方云清此刻的态度,代表着宰相李长史的态度,看来这一场博弈,他们还是输掉了。

如此的话,就像当初诸葛流苏说的一样,自己已经沦为一枚弃子,彻彻底底的失败了。

“作为朝廷命官,你不分青红皂白,仅仅为了破案,便出具虚假证据诬陷,这舂陵县岂能容你?”

董大成霜打的茄子一般,此刻他已经无力回天,承认了罪过,坦然接受,或许还能让后代好过一点,否则结果就没这么简单。

所以听到这句话,他直接一头磕到了地上:“下官……知罪!”

方云清冷哼一声:“脱去他的官服,发配北疆!”

诸葛流苏冷眼看着这一切,董大成不是他的目标,他要看的是,李家这一次要拿出什么样的应对,来平息这件事。

方云清目光也不理会徐沛衷等人难看的脸色,挥手继续道:“带国修进来!”

五花大绑的国修直接被两名州兵带了上来,跪倒在众人面前。

国修是固安镇的镇守,手握一千精兵,也是临近西北边疆最近的一个镇的镇守,十足的土皇帝。

眼见着他被推了上来,诸葛流苏也忍不住目光一闪,他也查到了一些眉目,此事国修有关,只是没想到方云清的动作这么快。

看来此事,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了。

“诸葛流苏,本官已经彻查清楚,这国修先前与崔大人有旧怨在身,便买.凶.杀.人,更有从他家中搜出的买受文书作为证据!”

“此事先后原委,俱已经查明,与你没有丝毫关系!”

说到这里,方云清哼了一声,看向了徐沛衷等人:“徐大人,作为仓司,你如此草率断案,实属失职!”

徐沛衷闻言也急忙跪倒在地:“下官知罪!”

方云清双目微眯,一道寒芒一闪即逝:“人证物证俱在,本官今日按照大源律例宣判!”

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了他的身上。

“国修死刑,明日午时问斩!”

“徐沛衷有失查之过,官降一品,即日起任舂陵县县丞!”

诸葛流苏目光又是一闪。

李长史果然不愧是文官之首,这份权术的掌控,当真无人能及,表面上看李家损失了一名县丞和一名实权镇守,吃了大亏。

但实际上,诸葛家却也损失了一名县令,加上空州司仓的降职,怎么看也没有占到便宜。

方云清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了崔夫人的面前,看着泪落如雨的崔夫人,感叹道:“夫人含冤受屈,实在是方某失职!”

崔夫人躬身行礼:“方大人能够为亡夫彻查此案,手刃凶手,崔氏感激不尽!”

方云清继续说道:“陛下有旨,封夫人为诰命夫人,享受俸禄,夫人可以领家属回京了!”

崔夫人摇头道:“亡夫的英灵和一生心血都在此地,崔氏也愿意永远留下来,常伴夫君左右,请大人成全!”

方云清不再开口,只是轻轻点头,又将目光转移到了诸葛流苏的身上。

然后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诸葛公子,你也是此事的受害者,陛下知道此事后,也十分震怒,亲传口谕,为你正名!”

“陛下圣明!”诸葛流苏朗声道。

方云清继续说道:“如今朝廷正值用人之际,宰相大人也向陛下禀告过,推荐公子为固安镇的新镇守,即日上任!”

徐沛衷等人闻言不禁脸色微变,固安镇是李家,也是国修经营了多年的存在,其势力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让诸葛流苏去做镇守,明里是安抚,实则着实是困难重重。

一念至此,基本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诸葛流苏的身上。

但诸葛流苏的反应却一直都很平淡,平淡得让方云清都感觉到有些意外。

“陛下和宰相厚爱,流苏必当不负所托!”他躬身谢恩,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应承了下来。

方云清点了点头:“关于舂陵县令人选,三日后再行宣布,此案已结,退堂!”

诸葛流苏与方云清等人又是寒暄一番后,便带着风凌朝向县衙外走去。

九叔早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见到两人出来,九叔笑着迎了上去:“少爷,前往固安镇的行礼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诸葛流苏笑了笑:“动作还真是快啊,我先去趟崔夫人那里,回来我们就出发!”

风凌却是长大嘴巴看向了他。

“公……公子!”

“你怎么知道我们要去固安镇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