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七章 谁是局中人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0-11-08 09:40:10 全文阅读

清晨,阳光透过唯一的小窗洒落,诸葛流苏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九叔夫妇并未过来探监,以眼下的情况,他们即便来了,估计也进不来。

所以他也没报多大的希望,他把这个局最重要的点放在风凌的身上。

成也风凌,败也风凌。

不过好在,风凌的第一件事就没有让他失望,这条命总算保了下来。

他看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算算时间的话,徐沛衷应该也快到了。

牢门开启的声音传来,诸葛流苏没有回头,而是依旧抬头看着窗外。

“诸葛公子真是好兴致,在这里看日出,应该也别有一番风味吧!”董大成的声音传来。

诸葛流苏淡淡一笑,没有回头:“董大人便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结案了吗?一个县令而已,比起你的位置,又能高出多少?”

董大成双目微眯,这个废物子弟虽然没有回头,但言语当中,已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传递过来。

他沉默了片刻,有些自嘲的笑道:“有些东西,是你们这些世家弟子永远都不懂的。”

诸葛流苏终于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董大成:“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上面这么做的目的,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所有人都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分一杯羹,可唯独你董大成不行,我杀崔大人的动机终究还是太过苍白了!”

被他的目光触及,董大成竟是感觉到一些隐约的心悸。

而此时,诸葛流苏的声音再次传来:“所以董大人,很有可能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自掘坟墓……”

“你住口!”董大成哼声道,不是诸葛流苏的话没有道理,而是他从心里不愿意去相信。

这是他赌上了一生的命运才得到的结果,触手可及。

这个时候放弃,又与自掘坟墓有什么区别,左右都是自作自受,倒不如坚信自己曾经的判断。

所以他立刻恢复了冷静,看着诸葛流苏说道:“徐沛衷是你们诸葛家的人,他来审问你最合适不过!”

诸葛流苏叹息着摇了摇头。

董大成哼声道:“认命吧,与我一样,你现在何尝不是在赌?”

说完这句话,他朝向身后众人挥手:“带走!”

县衙大堂之上,徐沛衷早已经守在那里,他不过三十多岁年纪,也是诸葛家新生代的中坚力量。

徐沛衷有着一双狭长的眸子,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阴冷。

诸葛流苏身份特殊,即便是囚犯身份,在这里也没人有资格给他上绑,所以他来的时候,更像是走个过场,几个衙役仿佛都成了保镖。

“给小公子看座!”徐沛衷大手一挥,笑着说道。

诸葛流苏这是第一次见到徐沛衷,这一声看座,着实体现出了他深厚的为官功力。

不过这一场鸿门宴,可没有那么简单的。

所以他笑道:“我嫌疑尚未洗脱,这座还是免了吧,大人秉公办事就好。”

对于诸葛流苏的反应,徐沛衷也有些意外,他给座是出于身份,然而坐不坐却也是诸葛流苏处事的一个态度和他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公子第一反应。

无疑,诸葛流苏的不坐,让他刮目相看,至少这分寸,刚刚好。

所以他沉默了片刻,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便不强求了,带犯妇崔氏!”

沉重的铁链声响了起来,诸葛流苏没有回头,眉头却轻轻皱起。

果然,还是免不了大刑伺候,这董大成做的也够绝了。

崔氏身上血迹斑斑,几乎是被衙役拖到了大堂上,勉强颤巍巍的跪倒在那里。

董大成作为县丞,此案也是辅审,坐在了徐沛衷的一侧。

因为此时牵扯甚大,所以空州也有四名官员参与,其中诸葛派系两人,宰相派系两人,官职或许比徐沛衷大,但也只能旁听。

眼见崔氏被带来,徐沛衷朝向董大成点了点头。

董大成立刻会意,单手轻轻一拍桌案,正色道:“崔氏,你与诸葛流苏通奸已久,害死崔大人,乃是本官亲眼所见,你可知罪?”

崔夫人头发凌乱,身上布满了血迹,何曾受到过如此刑罚?

可此刻却勉强扬起头颅,咬牙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与夫君天地可鉴,董大人若有其他证据栽赃陷害,不妨直接说来便是,让我认罪,断然不可!”

诸葛流苏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崔夫人一介女流,遭到如此酷刑依然没有招供,此事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峻。

董大成闻言却直接拍案而起:“你与诸葛流苏有染之事,不仅本官,还有诸多衙役都亲眼所见,今日你无论如何抵赖,也休想逃脱罪名!”

说完这句话,转头看向了徐沛衷:“徐大人,下官斗胆请求大刑伺候!”

徐沛衷双目微眯,看着崔夫人眼神中的坚毅,当即挥手道:“继续大刑,崔氏怕是支撑不住,暂时还是免了吧!”

董大成目光一挑,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慌张。

徐沛衷却是看向了崔夫人:“崔夫人,董大人昨夜亲眼所见你与诸葛流苏有肌肤之亲,此事你作何解释?”

崔夫人深吸一口气道:“昨夜诸葛公子凭吊我夫君亡灵,我一时情绪激动,便晕倒下去,还好公子眼疾手快将我扶住……”

“崔氏,昨日已经是崔大人遇害的第二日,以诸葛流苏和崔大人的关系,为何要昨日才去凭吊?而且凭吊也不需晚上才去吧,你此言漏洞百出,就算本官有意替你做主,也要封得住芸芸众生之口!”

诸葛流苏脸色一紧,徐沛衷来此果然不是为了帮自己。

攻心为上,这徐沛衷比起那董胖子的粗鄙手段,着实强过太多。

崔夫人脸色难看,事实便是如此,然而徐沛衷的话却让她没有丝毫解释的余地。

本来就是一个误会,只是这个误会没有转圜的机会。

她嗫嚅了两下嘴角,不知如何去辩解。

徐沛衷的这种软刀子,让她彻底乱了分寸。

一边的董大成见状终于放下心来,凌乱的心也稳定了不少。

不少人纷纷将目光落在了诸葛流苏的身上,等待着他开口,但他只是低着头不知想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动。

甚至崔夫人投递过来求助的目光,他也没有动弹分毫。

崔夫人面如死灰,诸葛流苏是她最后的一株救命稻草,然而此刻他的冷漠让她彻底感到了绝望。

徐沛衷柔声道:“崔氏,你心中有所冤屈可以一一道来,本官为你做主,但你要提供有力的证据,念你一介女流,本官给你时间考虑!”

他朝向董大成继续说道:“董大人,可还有其他证据!”

董大成点头道:“还有物证!”

说完,他朝向下面挥了挥手。

一名衙役拎着一道食盒走上前来,将食盒呈了上来。

董大成道:“这个食盒,是崔大人临死的前一晚从诸葛流苏那里带回来的,那时诸葛流苏因为一些事情受了伤,崔大人自然会去看望,然后带回了这个食盒。”

诸葛流苏目光一挑,那的确是当时崔大人从自己这边带走的食盒。

九婶厨艺一流,所以崔大人蹭饭的几率比较高,那日九婶也是看在他来此探望的份儿上,单独准备了一些吃食。

不想此刻却被当成了证据。

董大成继续说道:“崔大人的死因并未查明,不过初步判断为中毒,所以到底是不是,可以开棺再验尸一次!”

“不是已经检验过,排除毒杀了吗?”徐沛衷问道。

董大成冷哼道:“回大人,当初只是切开了崔大人的腹部,如果这毒是毒在了其他地方呢?”

诸葛流苏双目微眯。

看来昨夜自己开棺验尸的事情,已经被对方想好了对策。

果然,这背后有高人指点,否则以董大成的心思想不到如此缜密。

徐沛衷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诸葛流苏的身上:“诸葛流苏,你可还有其他话说?”

诸葛流苏抬头,目光分毫不让的与他对视。

然后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要知道,到底是谁,非要弄出这么一档子事来。”

徐沛衷知道他想要问的,却没有正面回答:“你若有冤枉,可以带证据来此,我自会给你主持公道!”

诸葛流苏摇了摇头:“如果我认罪的话,会是什么结果?”

徐沛衷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王爷此前曾经说过,依律法做事。”

诸葛流苏微微一笑:“谋害朝廷命官,应该是死罪吧!”

“王爷也有苦衷,此事陛下已经知晓,下令严办,所以王爷也是爱莫能助!”徐沛衷开口道。

诸葛流苏看了看徐沛衷,然后摇头道:“我若死了,王爷对你……恐怕也会非常失望吧!”

徐沛衷闻言却是脸色一变。

诸葛流苏话里有话,直接戳中了他的内心。

不过诸葛流苏并未把话挑明,也没有延续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诸葛流苏,你要知道,如今人证物证俱在,这不是你区区几句话就能翻供的!”徐沛衷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了心神,然后说道。

诸葛流苏没有回答他的话。

徐沛衷只能继续说道:“王爷当会理解,此事局面,已经不是我所能够掌控!”

“所以本官希望你能想想清楚,不要再说与本案无关的事情!”

“如果没有其他的证据,此案可以了结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