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武定诸天 > 正文
第三章 小师弟
作者:热乎冰棍儿  |  字数:3183  |  更新时间:2020-11-06 13:16:26 全文阅读

诸葛流苏脊背生出几分彻骨的寒意,并不是那股微风所致,而是那股气息,让他感觉到窒息。

但他没有回头,而是径直朝向那杆长枪走了过去。

算上枪尖一共三节枪杆,每一节都有环扣套接,之前在茅厕的时候他便仔细看过。

如今两段记忆在他脑海当中越来越多的浮现出来,逐渐与他自己的记忆融合在了一处。

一次琐碎的往事也都清晰了起来。

这杆长枪,是剑圣的兵器。

剑圣虽然以剑入圣,然而他真正的本命兵器并不是剑,而是这把长枪。

虽然从他出道开始,从未使用,但却是他最大的依仗。

那一日如果剑圣第一时间拿出长枪,绝对有实力能够从那十多人的围困中从容离去。

记忆里面,这把长枪是剑圣弱冠之年所得。

枪名飞雪,随同这把长枪一起回忆起来的,还有一套枪诀,剑圣虽然使剑,但他的剑术,多是从这套枪术当中衍化出来。

诸葛流苏如今渐渐冷静下来,越发感觉到这把枪的不俗,虽然它出现的方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连剑圣都要雪藏的神器,绝非凡品。

尤其是此刻,背后墙头上站着的那位宗师境界强者。

无意间流淌出来的杀机已经险些让他崩溃,好在之前便有所准备,否则怕是站都站不起来了。

他跪倒在了那三节长枪的面前,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你放心,虽然你我仅有一面之缘,但最后关头你将飞雪传授弟子,弟子日后便不会让其蒙羞。”他真挚的说道。

演技逼真,比起适才的董大成实在是强过了太多。

说完这句话,他将手里的三节枪身相互对接,飞雪长一丈二尺,通体不知什么材质打造,对接的缝隙不见丝毫。

他轻轻一挥长枪,便有一道光芒折射出来。

“师父,灵堂弟子已经让人设置妥当,弟子这里,虽然比不上你向往的绿水青山,但却也是闹市当中的一片净土,也好让弟子好生伺候,不做那孤魂野鬼。”

“少爷,灵堂已经设好了!”九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诸葛流苏挥手道:“我这便过去,九叔切记,此事不得让外人知悉。”

九叔点了点头,目光如电,忽然朝向一侧的墙头看去:“何人?”

诸葛流苏这才装作后知后觉一般的也看向了墙头上的那道白色身影,长枪遥指对方:“你是何人?”

呼!

衣袂飘飞的声音传递过来。

诸葛流苏只觉眼前一花,手中的飞雪不由自主的松开,那道忽然逼近过来的身影,已经退到了丈余开外。

九叔伸手挡在了他的面前,适才那一幕让他脸色苍白。

好在对方没有下杀手,否则的话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白衣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脸的平静,此刻他正拿着从诸葛流苏手中抢夺过来的飞雪,不住的摩挲着。

“宇文浩然?”诸葛流苏毕竟有着剑圣的记忆,一眼便认出了此人。

宇文浩然看也没有多看他一眼,只是盯着那把飞雪,放在鼻孔间,贪婪的嗅着。

诸葛流苏与九叔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感觉到有些反胃。

要知道,这把长枪可是他不久之前刚刚拉出来的,尽管出来的时候是干干净净,但毕竟来路有些不太雅光,诸葛流苏适才自己拿起来摩挲的时候,都觉得恶心。

如今眼见着宗师境界的宇文浩然不仅将长枪抓起,还放在鼻孔间非常享受的闻着,就差没有伸出舌头舔了,两人自然是一脸的嫌弃。

不过这些话多半是不敢说出来的。

正因为有着剑圣的记忆,诸葛流苏方才铤而走险,想要瞒天过海,偷梁换柱。

但是在他面前的,毕竟是宇文浩然,剑圣的第七弟子,号称百年来第一天才,当今最年轻的宗师境界强者。

天下武者,有九品之分,九品之上为宗师,宗师者,一代天骄,开宗立派。

而宗师之上,便是圣者,圣者神龙见首不见尾,整个天下也没有几个,绝对是传奇中的绝顶人物。

宇文浩然号称最年轻的宗师境界强者,就算自己这个师弟的身份被认可,恐怕也活罪难逃。

“好熟悉的味道,只是可惜,再见时物是人非。”宇文浩然淡淡的开口。

诸葛流苏尴尬不已,难不成剑圣当初也将这把飞雪藏在体内,用的时候直接拉出来吗?

可是即便如此,又何来熟悉的味道?

人吃五谷杂粮,味道能一样才怪。

宇文浩然看着一脸如临大敌的九叔,又将目光落在了诸葛流苏的身上:“你我素未谋面,如何得知我便是宇文浩然?”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诸葛流苏,等待着他的回答。

“师父走得急,并未对七位师兄有多少描述,这几日我虽然一直都在昏迷当中,但醒来之后的第一时间,便在搜集七位师兄的信息。”

诸葛流苏伸手轻轻将挡在身前的九叔推开,缓缓朝向宇文浩然走去。

九叔有心阻拦,却已经来不及,只能握紧拳头,暗自捏了一把冷汗。

宇文浩然就那么淡淡的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诸葛流苏。

“外面的传言,似乎并非如此!”他开口,手中飞雪也是探出,抵在了诸葛流苏的胸口。

只要再朝向前方迈出一步,他便可能会被穿透。

“少爷!”九叔急声开口。

诸葛流苏停住了脚步,分毫不让的与宇文浩然对视:“既然是传言,你相信吗?”

他竟然以进为退,突然的发问,让宇文浩然脸上的笑容也冷却了下来。

“师父与我,可以说是临危受命,没有说太多话的机会,但最后的时候,七位师兄当中,他只是提及了你的名字!”

宇文浩然终于闻言放下飞雪,目光闪烁道:“师父如何说?”

“弟子异心,唯浩然可信!”

听到这句话,宇文浩然浑身一震,他的双眸渐渐泛红,终于跪倒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这一幕,连诸葛流苏都始料未及。

“师父带我如同再生父母,未曾想临死之前,也如此信任!”

诸葛流苏目光一转,趁机走到了他的面前,轻轻蹲了下去:“小师兄,逝者已逝,随我一起拜祭一下师父吧!”

宇文浩然毕竟是宗师境界的强者,虽然年纪尚轻,自制力却不弱。

很快收敛了情绪,随同诸葛流苏一起,走到了后院。

所谓的祠堂,不过就是九叔三人临时腾出了一见空置的房间,里面的灵位等也都是方才摆放过去的。

连同燃烧的香烛,都故意削掉了一截,看不出是方才搭建出来的痕迹。

宇文浩然将手中的飞雪递到了诸葛流苏的手上,恭恭敬敬的朝向剑圣的灵位磕了几个头,这才站起身来。

诸葛流苏悬着的心,在握住飞雪的那一刻,也算是平静了下来。

“我调查过你!”宇文浩然转身说道。

“你杀死师父的事情,虽然有那个崔县令压着,可没有不透风的墙!”所以这几日,我把你的根基和身世全部都调查了一遍。

“天生绝脉,无法修行,又是人人不待见的世家子弟,即便在这舂陵县内,也风评极差!”

诸葛流苏闻言不禁尴尬的挠了挠脑袋。

“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已经将你排除了出去!”

“你若有杀死师父的本事,也不会甘心留在这里了,怕是大源帝国,也该有你一席之地!”

诸葛流苏道:“那么小师兄此番来此,也并不是为了报仇?”

宇文浩然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诸葛流苏却是目光一闪:“小师兄是觉得,在这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搅.弄局势,想要以我来引出背后的人?”

“所以如果不是见到我握着师父传承下来的飞雪,你便直接出手将我击杀,然后顺藤摸瓜,找出背后的真凶?”

宇文浩然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一点,可不像是外面流传的废物。”

诸葛流苏伸手挠了挠脑袋:“生在世家,身不由己。”

宇文浩然却是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

“其实从我见到这把长枪开始,便已经确认了你的身份,小师弟!”他开口,算是认可。

听到这句话,诸葛流苏险些骂娘。

既然如此,还非要故意吓唬自己,害的自己心里七上八下的,端的是难受。

宇文浩然深吸一口气:“算上你,师父一共有八位弟子,但是知道这把飞雪存在的,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想他最后将飞雪交给你,也料定我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吧!”

诸葛流苏努力的思考,的确回忆起一些其他的事情。

“师父最后与你说的那些话,其实也是我心中所怀疑,我们的六位师兄,如今都是盘踞一方的大人物。”

“可惜人心各异,师父云游四方,神龙见首不见尾,能够被对方如此捕捉到行踪,如果不是内部人的告密,不可能会如此。”

诸葛流苏点了点头:“原来小师兄也是这般想法?可到底是哪位师兄,非要如此呢?”

拥有剑圣的记忆,他自然知道宇文浩然的怀疑对象,然而作为诸葛流苏,却不能说出来。

周丛云,剑圣的第二弟子。

宇文浩然却没有将这个名字说出来,而是探出手掌,轻轻按在了他的胸口。

诸葛流苏脸色陡然变化。

因为他蓦然感觉到,一股强沛的气息从宇文浩然掌心轰然灌注到了自己体内。

浑身经脉在这一刻剧烈的翻腾起来。

“小师兄,你——”

诸葛流苏的声音都颤抖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