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都麒麟令 > 正文
第三十二章:玲珑镇
作者:金出水耀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20-12-02 07:33:44 全文阅读

这嘈杂的声音让周朝阳回身大喊一声:“安静一些,这是我清心宫三公子与四公子,一定会为你们找回孩童。”众流民听到这里赶紧跪倒:“请公子为我们做主啊!”柳风看向流民,其中两人他有些面熟,这两人也认出了柳风,赶紧跑来急急的说道:“好心人,救救我的小号子。”柳风突然想起了那个分享馒头的男童,赶紧拉住这流民:“可是与我聊天的小号子?”

两人赶紧点点头。

“何时丢的?”

“昨日午后。我等一时没看住,便让他跑了出去。”

柳风看向周朝阳:“钟师叔何在?”

“夜里便去寻人了,至今未回。”

柳风发现了些问题:“这些孩童全是流民之孩童吗?有无玲珑镇孩童?”

周朝阳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对了,这前来报失的都是这些流民。”

柳风细细思索起来。

正在此时,钟浪带着众弟子走了回来,一脸的疲惫之色:“这玲珑镇被我翻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

柳风突然看向钟浪:“师叔,这方向寻错了。”

钟浪一怔:“什么?”

柳风快速说道:“这丢失的尽是流民孩童,而无玲珑镇孩童,说明这些人是奔着这些流民来的,而不敢惹我玲珑镇,所以这些人又怎么敢住在这玲珑镇内。”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在玲珑镇外?”

“师叔,带着孩童一定走不远,玲珑镇方圆三十里,快去寻。”

钟浪一拍脑门:“对啊!”说完带着弟子们再次出发了。

柳风看向周朝阳:“发两支信火,调入云霄弟子。”

“四公子不可啊。”周朝阳劝道:“两支信火只有官家事才可发出,如现在发出便违背宫令啊!”听到这里,众流民不干了,赶紧再次跪倒嘈杂起来,柳风看向周朝阳:“周叔,都什么时候了,快去发。”

“这……”

柳风一急,大喊一声:“快去。”

“好。”周朝阳说完便向驿站跑去,很快两支信火冲天而上。

不过半个时辰,这驿站外便站了数百弟子,柳风对着众人喊到:“玲珑镇外方圆三十里内,凡是携带两人以上孩童者,全部扣押起来。”

“是。”众弟子答应一声,便各自牵马出发了。

柳风与柳行行进清水驿馆,坐在了前厅之内。在这玲珑镇外,数百马匹,向不同方向跑着,他们的目标却是一致的。

午后,柳风有些等不及了:“怎么还没消息?”他来回的走着,恰在此时,两个弟子冲了进来喊到:“四公子,人找到了。”

“在哪?”

“狼山脚下。”

“我们走。”柳风说完快速行出了门去。

在这距清心宫不足二十里的地方,便是狼山。山脚下,几个弟子站在了那里,见柳风与柳行行来赶紧行礼:“公子。”

柳风走过去,其中一人说道:“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些血迹还有一只童鞋。”

柳风压着怒火:“可见人?”

“并未发现。”

柳风看向这巍峨的狼山:“搜这狼山。”柳风爆发了,大喝一声:“搜——”。

“是。”众弟子向狼山上行去了。

不多久,半山腰的弟子便向下喊着,柳风大喊一声:“刀。”

周朝阳赶紧将自己的刀递了过去,柳风持刀第一个冲了出去,冲上了这狼山。

半山腰的新修山洞里,一个炼丹炉在火的烘烤下,里面的水已经沸腾。却在这时,众弟子冲进将几个道士绑了起来。柳风进来的时候便发现一旁的铁笼里有几个孩童,这山洞顶部顺下几条绳子,其中一条绳子上吊着一个晕过去的孩童,几把短刀扔在了地上。

柳风将刀放在了一个白衣道士的脖子之上:“谁主事?”

白衣道士战战兢兢的指向了不远处的黄衣道士。

柳风拿着刀看向黄衣道士:“抓这些孩童做何用?”

“用——五脏——练——练丹。”这个道士吓的浑身哆嗦不止。柳风拿着刀慢慢向他走去,这个人大喊道:“这些孩童不是我们偷来的,是我们买来的。”柳风不听这些,依旧向他慢慢走着:“这些丹药可都是供富商、官家所用,你敢惹官家?”

柳风冷笑一声:“哪个官家?”

“朝廷大员。”

“可还有分坛练丹?”说话时,柳风已经靠近黄衣道士。

“这天都内多的是,我们便是分坛。”此道士此刻又觉得柳风怕了:“你若毁了我分坛,总坛知道了定请官家灭了你清心宫。”

“你还知道这里是清心宫?那就让你的官家来清心宫夺了我柳四公子的命。”柳风说完,手起刀落,一颗人头落了地。

柳风回过身大喊一声:“将人放了。”

几个弟子便去开这铁笼了,绳上的孩童并未断气,几人拍打着他,他慢慢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一个弟子问道:“这些人如何?”

其余人赶紧跪地求饶:“四公子饶命,我等也是被这黄衣领道逼迫的。”柳风眼睛看着这烧开的水,内心气愤难平,他说道:“送往县衙。”

几个弟子答应一声,便押解着这些人行出了山洞。一个男童冲到柳风面前抱住了他的腿不断抽泣,柳风低头看去,便是小号子,柳风将他一把抱起,转而看向众孩童:“走,哥哥带你们回去。”

玲珑镇再次热闹了起来,这些流民带着孩童给柳风等人跪倒行礼,柳风赶紧摆摆手,将几个人扶了起来。其中有几个孩童对着自己的父母又又踢又闹,只听他们哭喊着:“父亲为何卖我?为何……”

听到这里柳风便有了火气,看着众人大喝一声,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柳风说道:“如今天都乱世,百姓流离失所,无吃无喝者拾之有叁,可即便如此,也不该以孩童换取些钱财,难道这良心能安?今日你等来到了我清心宫,便安心择业,不可再做如此糊涂之事。”柳风说完便从人群之中挤了出去,骑上白龙驹向清心宫行去了。后面的流民再次跪倒:“谢四公子。”。

行回清心宫山脚下,柳风跳下白龙驹,不经意间看向清心阁马厩中心位置,飞龙马已经停在了马厩中,柳风赶紧对马童问道:“尊主回来了?”马童点点头。柳风快步向石台走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清心阁大殿内柳雪与柳行站在一边,柳风行进去还未开口,只听得柳汀扬一句:“跪下。”柳风来不及反应赶紧跪了下去:“尊主。”

“你还认我这个尊主?”

柳风偷偷的看向柳雪,柳雪摇了摇头。

“这两支信火可是你让放的?”

柳风点点头。

柳汀扬向柳风走来,柳风不由得紧张起来,柳汀扬手里不知何时拿了这训尺,柳风还未反应过来,一训尺便打在了后背之上,柳风只觉得后背发热,想去揉却不敢动。

“这宫规如何定的?”

在此时,钟浪冲了进来,抢先一步挡在了柳风身前:“师兄,不可怪罪风儿啊,今日之情形我慢慢和你解释。”

“让开。”

“师兄。”

“再不让开连你一起打。”

“师兄误会风儿了。”

“钟师傅。”柳风的一声喊让钟浪吓了一个寒颤,钟浪回头看着柳风,柳风的眼睛里充满了委屈:“在这清心宫,我学武是错,我与是兄妹一起玩耍是错,如今我为了解救孩童也是错的,那在尊主的眼里我做的何事是对的。”

“混账。”柳汀扬说完一训尺又打在了柳风的后背,柳风不再说话,只是咬牙忍着。

“你还不知错?”柳汀扬说完又一训尺打了上去,这一下让柳雪与钟浪跪了下去:“尊主手下留情啊。”

“好,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了。”

柳雪看向柳风:“赶紧认错。”

“我何错之有?”柳风的这一喊让柳汀扬下了决心:“来啊,将这个逆子给我关起来,不准吃喝。”几个弟子行来,将柳风拉起带了出去。柳汀扬一甩手,便向后院行去。

在这悬崖峭壁之上,工匠们用智慧开凿的山洞如今却成了禁闭场所,柳风便被关在了这里。

洞口的门被关上了,这门上只有一扇小窗,若没有这火烛,这洞内与外面的夜无异,又冷又黑。

柳风折腾了一天,此刻除了后背的疼痛,便是这内心的疼痛与这空空的肚子。他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不能与其他师兄弟一样,索性也就不想了,一个人坐在石台上揉着肚子。

忽听外面有人小声的说话,不多久门便开了,柳风赶紧闭上了眼睛,只听得一个温柔的声音:“风儿快些吃。”柳风睁开眼睛,看见师姐在自己旁边放了几个馒头后赶紧行了出去,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柳风笑了笑,拿起馒头大口吃起来。

玲珑镇再次迎来了清晨,周朝阳此刻站在驿馆门口对着众多流民大声喊着:“若要留在我玲珑镇,每户必须出一个壮丁效力于清心宫。”周朝阳笑着说道:“当然了,除了这吃喝不愁之外,每月还有赏钱。”

听到这里众流民欢呼雀跃,转而跪下磕头:“谢周大人,谢柳尊主。”。周朝阳手一挥:“入宫者去那边登记。”这一声让登记先生旁瞬间排起了长龙。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