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敕神 > 第三卷 人间皇
第四百三十章 虚妄的终结(终章)
作者:是灰不是黑  |  字数:7725  |  更新时间:2021-10-27 18:21:15 全文阅读

鬼帝不知何处来的力量挣脱开黑风衣男子的手掌。

形同鬼魅,立在夏环静身边。

“没想到这家伙也来了。”夏环静咬咬牙,今日太多事情出乎意料。

传承阳祖的半阳九环图,黑风衣男子的突然降临。

夏环静不禁腹诽,不愧是雨家人,气运强大!

鬼帝运转邪秽之气,天色瞬间大暗,无数光华被吞噬殆尽,犹如末日初降,人神共惧!

夏环静一把拉住鬼帝的手腕:“你还想打?”

“不打怎么行?这可是雨鸿啊,如今的天下武境第一人!”鬼帝摩拳擦掌,源于神人武夫强烈的胜负欲让他不死不休。

“我么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没时间浪费了。恕我直言,你也打不过雨鸿。”夏环静杀人诛心,让鬼帝有些不爽。

但转念一想,既然雨鸿都来了,自然不能多留。

“我们走!”夏环静低喝一声,由鬼帝延伸而出的邪秽之气凝聚,化作一柄漆黑色大门。

两人迅速钻入,顿时黑暗退去,天地大明。

雨阳猛然一惊,迈出一步就要追出。

却被雨鸿一把拉住:“痴心妄想,手都被打断了,还想着追出去?”

雨阳紧咬牙关,不服气道:“前辈,为何放任他们离去?”

雨鸿仰头望着天空,低声道:“跟我走,如今有更重要的事情,相比之下,这些冥魔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雨阳还不知道什么有关天下大难,就被雨鸿一把拉住,远离此地。

留下雨云等人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

风云突变,暴雪降临。

雨鸿拉着雨阳,行走在一片枯寂的天地,漫天飞雪,遍地银纱。

此地乃是天寒北国,常年冰雪覆盖。

即便有无数元气庇护身躯,雨阳也感觉寒冷无比:“前辈,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让你成神?”

“成神?!”

成神一事,天下神人仙人无不追求,可是天下之大,甚为寥寥无几,凡人穷极一生,都不可能触摸其门槛。

为何现在黑风衣男子二话不说,就要让雨阳成神?

寂寥的小村庄,无数老人小孩早早消失了踪迹,风雪降临,平添一抹诡异和寂寥。

“前辈……到底……”还没等雨阳说完话,雨鸿便将其待到桥边。

那里早早有一老人静候。

抬起堆满雪的斗笠,嘴角微微上扬,老者道:“终于来了,快走吧。已经没时间了。”

雨鸿拉着雨阳上了船,在漫天风雪之中,形单影只的小船去向世界尽头。

黑风衣男子坐在船上,仍是不忘美酒,一言不发,一口不剩。

“前辈,到底是为何?什么成神,这究竟是……”

“还叫前辈呢?”撑船的老者嘿嘿一笑,如此说道,“雨鸿,既然已经到这里了,就别隐瞒了,若是有心结的话,一切都会化作徒劳的。”

闻言,黑风衣男子摘下脑袋上的帽子,露出有些胡子拉碴,却是男人味十足的容貌。

雨阳扑通一声坐倒在船上,黑风衣男子眼角下的泪痣,和自己一模一样!

而且刚刚老船夫叫他……雨鸿?

“我是你哥。”雨鸿仰头灌了口酒,低声道。

“哥?”一直没有亲人的雨阳,陡然一愣。

“说这些可能有些突兀,但你一定要听我将,我现在必须解开你的所有心结,以免撕裂位面离开的时候,你受阻碍。”雨鸿将酒坛放在一边。

“雨花落,便是我们的父亲,最早的时候,乃是天荒古国的神人武夫。因为追求成神,所以才种下种种恶果,导致你孤身一人,从小到大。”

“那一年,他还是天荒古国雨家的家主,为了敕神,将雨家的历代的气运全部吞噬,强行在没有天庭号召的时候渡过渡神江,跨过截神山,登上登神长廊,于天庭敕神!”

“或许是父亲逆天而行,引起天怒,因此天庭和众神降下天罚。但又因父亲实力过于强大,还未敕神之时便能力敌神明,因此让其敕神。但是天庭却屡次刁难,出了一个极其困难的条件,那便是让父亲培养一个后代,只要他能敕神,便让父亲成神!”

雨阳听的是一头雾水,但还是耐心的听下去。

“但你也听到了,父亲为了登上登神长廊,耗尽了雨家的所有气运,回到人间的他,后辈皆无法修炼,别说是成神了,连最基础的境界都达不到,没有气运加持,一辈子都是凡人!”

雨阳恍然,难怪雨家之人对雨花落如此愤怒。

难怪他们所有人都无法修炼,只能靠天生异体。

“但父亲当时几乎可以说是入魔了,一心只想成神,强大的实力在身,无人能敌,整个雨家没人能反抗的了。之后父亲离开雨家,独自追寻养子成神之道。”

“也是那段时间,雨家开始衰落,天荒古国才被姜家执掌。”

雨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之后,父亲从战争遗址中收养青流秀和花舞两人,收他们为义子,希冀能将其培养为神明,届时自己便能成神。”

但事与愿违,那一日天降神光,竟然是天庭神明亲自下凡告知雨花落。

此番举动便是作弊,即便青流秀和花舞真的成神,也和他雨花落没有关系。

雨阳闻言,猛然惊起:“所以父亲就去了近天帝国?找到了阳家?”

雨鸿点点头:“近天帝国的阳家,当时便是传承神明血脉,后代多为敕神之人。父亲便是看中这一点,无惧近天帝国的势力,强行在无主的落日城成为城主。”

“一拳打开自己的天地,称霸一方。最后迎娶了母亲,阳馨儿。”

熟悉的名字入耳,雨阳身体没来由的一颤。

“那母亲,为什么会死?父亲既然如此强横,连神明都无惧,为何母亲会在父亲眼皮子底下香消玉殒?”雨阳眼角的泪花,与泪痣交相辉映。

雨鸿伸出搭在雨阳肩膀上:“这便是你的心结所在,听我细细道来就是。”

而后,雨鸿全盘脱出,将一切的真相告知。

雨花落和阳馨儿成婚之后,很快产下一子。

但雨花落虽然名义上卸掉了雨家家主之位,但血脉不可推卸。

受到神明气运诅咒,产下的第一个儿子雨明,没办法修神。

得知此事,雨花落痛苦万分,心念莫非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突然一日,他想到一个念头,带着雨明离开落日城,来到天寒北国,渡船来到截神山,在渡神江力敌天庭剑神,将其从天庭斩杀。

而后剑神之间落于渡神江,雨花落命雨明一人下江,取来剑神神剑!

“嘿嘿嘿……”撑船老者抬了抬斗笠笑道:“雨花落真可谓是千古往来第一人,以凡人之体,击溃剑神!那剑神在天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只可惜啊,被雨花落盯上,断了神路。”

“也可惜了那少年,年幼躯体,又是凡人,一是耐不住渡神江的寒冷江水,而是顶不住剑神神剑中的怒气,最后险些淹死在江中。”

“所幸最后雨花落出手,强行将神剑和雨明捞出,只可惜那时的雨花落,最先关注的是剑神的剑有没有神格崩碎,真可谓是没有人性,残酷无比。”

雨阳难以置信:“怎么可能,父亲怎么可能这样?为何会如此残忍的对大哥?”

印象中,雨花落虽然话不多,但对自己很好。

雨鸿和撑船老者所描述的,和自己所认识的简直判若两人。

“那时候的父亲一心想要成神,是这样的性格的。”雨鸿吐出一口浊气,饮了一口酒:“而且觉得残暴没有人性的,不止你一个,连母亲也是。”

“带回去神剑和大哥之后,前者无恙,后者却是大病了一场,全身的经脉窍穴都被渡神江的寒气冻结,一病三年!”

“母亲心软,爱子心切,见雨明如此,不惧父亲的强大实力与其大骂。”

“父亲自然无视如棉花般的无力进攻。又过了一年,大哥的病还是没有好转,直至三年之后,或许是常年和神剑在一起,大哥被封堵的经脉竟然强行被打开了。终于能够修神,见此父亲兴奋不已。”

“只可惜大哥修炼的速度过于缓慢,由于气运一事,不少去天庭找麻烦。而天庭当时,也将天下气运一事,交给了别人,让其游走尘世,化作一不为人知的凡人,免去让父亲找麻烦。”

雨阳又是恍然,便是山羊胡男子。

“而父亲得知此消息后,让大哥带着神剑独自出去历练,同时让他寻找山羊胡男子,想让他将雨家的气运还回来。”

“同时,父亲为了成神也没有闲着,很快就让母亲再次怀孕,便是有了我。”

“也恰逢此时,大哥实力突飞猛进,虽然没有被父亲寄予厚望,但却始终没忘父亲灌输的思想,让他成神。最后甚至还找到了山羊胡男子,将雨家父亲一脉的气运恢复了一些。”

“如此,我才能修神,但因为大哥实力有些弱,拳头不够硬,气运恢复的不多,因此我只能修炼成为神人武夫。”

紧接着,出世的雨鸿便被雨花落寄予厚望,让他成神。

并且给予了世间强大的功法、武学。

终有一日,雨花落回顾年幼时的经历,深谙若想实力突飞猛进,囚禁于落日城远远不够。

因此给了雨鸿一些武学和功法,便将其扔出了落日城,让他自己去修炼。

那时候的雨鸿,年仅八岁。

回想起那段时间的惨痛经历,雨鸿不由得咧嘴一笑,心想父亲还真是个狠人。

年仅八岁怀有无数强大功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生死大关,这才成为天下武夫第一人。

不过雨鸿性子执拗,明明实力强横,却打死也不成神。

就这样,雨花落得知之后,无可奈何,又要生出第三个,创造第三个可能。

可是,一心想要成神的雨花落,可以不顾亲情这些。

但对心善的阳馨儿来讲,最是忍受不了这些。

因为雨明年幼时的重伤,又因为雨鸿被逼出落日城,年仅八岁便与母亲分开,导致阳馨儿完全对雨花落绝望。

打死也不要在和他生下一子。

但凡人哪里是雨花落的对手?

几年后,老三雨遼出世。

在老三出世的时候,大哥的实力已经在中洲赫赫有名,并且多次找到过山羊胡男子,逼迫他一次又一次恢复雨家气运。

那时候,山羊胡男子已经是无可奈何,恢复了雨花落一脉的强大气运。

所以雨遼天生可以修神,并且还是仙人法术,执掌冰寒,冻结天地万古!

但老三有一个极大的弊端,那便是为情所困。

多愁善感,即便从小就被雨花落灌输成神的念头,但还是摆脱不了七情六欲。

俏娇儿、九尾狐,若不是雨鸿所说,雨阳还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三哥的情人。

如今的三哥,在中洲成为一强大势力,全宗门上下唯有一人,立足于风雪之间,无敌于天下!

无数中洲的崛起势力都要挑战雨遼,最终除了被灭门之外,什么结果都得不到。

老三有心结,为情所困,因此成神也成了难事。

雨鸿仰头又灌了口酒,盯着雨阳道:“最后,便是你了。”

雨阳猛然一震。

只听雨鸿说道:“父亲当时也将老三扔出去独自历练,慢慢知道他为情所困之后,可谓是绝望至极,成神之人若是拥有七情六欲,便是最大的难关,无法斩断因果。”

“正所谓是修神成神易,斩断因果难。”

“所以父亲就想要再试一次。”

“可是有前三次的经历,母亲再也不愿意相信父亲,她思念三位爱子,整日将自己关起来以泪洗面。”

“父亲强行要挟母亲,最终为了整个阳家的安危,母亲妥协了。”

“只是她蓄谋已久,待你出生之后,母亲在一天夜里手持短刀,自尽了……”

雨阳呆若木鸡,并非因为寒冷,双手却是不断颤抖。

雨鸿再次喝了口酒:“母亲忍不了自己的孩子一个个被逼上成神之路,历尽无数凶险,唯有自尽,方能安详。那一日,母亲香消玉殒,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阳馨儿了。”

“这就是母亲的死因……”

嘭!

雨阳猛然站起身,抓住雨鸿的肩膀大喝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

母亲之死的原因,竟然是父亲?

雨阳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哈哈哈哈。”撑船老者朗声大笑:“你们家的事情也太有意思了,雨鸿,如果不是如今面临这大难,想必你如何都不会将事实告诉雨阳吧?”

少年身体上,浮现出诸多邪秽之气,少年心魔大成!

雨鸿眼疾手快,抓起酒坛饮下一口酒吐在雨阳身上。

犹如九天神光照射,邪秽之气无所遁藏,尽数被焚烧殆尽。

雨鸿又一拳打穿雨阳胸膛,强行将一团漆黑色的邪秽之气从他胸膛抓出,随手捏爆,扔入渡神江中。

“神王给的酒就是有效。”雨鸿淡淡道。

失去了心魔,失去了邪秽之气,雨阳安静了下来。

但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接受不了这种现实。

“我知道父亲做错了,逼我们三人强行修神,又将母亲逼死,但天下没有对错,正如你时常寻找的那般,哪里有对错可言?无非是关乎自己的利益。”雨鸿劝言。

“可是……”

“父亲也想过补救。”雨鸿继续道:“母亲死后,父亲一个人抱着襁褓中的你在近天帝国站了三个月,对空冥想。”

“他终于悟出,自己半生皆为空。一切都是虚妄的,什么成神全都是假的。既然他是个人,就要有七情六欲,为了成神而放弃一切,躲入天庭,那才是假的。”

“他后悔了,后悔逼死了母亲,后悔逼走了我们三人。但是还有你,父亲将一切都放在了你身上,他希望你能代替他忘却成神,好好做一个凡人。”

“而这个时候,大哥的实力已经是修神了,只差一步就能入天庭,多次逼迫山羊胡男子,导致雨家气运极强,因此你出生便是最强大的修士,假以时日必定成神。”

“但父亲亲手封堵了你的经脉窍穴,将一切扼杀在摇篮中,让一切成空。”

“而后带你去到无名村庄,希望能陪着你安稳的渡过一生,父亲当时的想法便是,陪你长大到老,陪你化为黄土,自己也会在白发人送走黑发人之后,入土为安。”

“给你起的名字,便是传承他的一切愧疚。”

其父姓雨,其母姓阳。

便是雨阳。

“雨阳……雨阳……”少年轻声念叨着自己的名字。

“那为何,最后父亲还是成了神?”雨阳猛然望向雨鸿道。

“哎。”雨鸿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尘世便是如此,身不由己,我自由惯了,不愿意成神,以天下武境第一人的身份游历四海,寻找酒喝。雨遼心有情结,不愿意成神,只想呆在尘世和红尘作伴。”

“但是大哥,最不被父亲寄托希望的人,却成功了。”

“他终于是成为了剑神!重新为天庭执掌神剑!”

撑船老者说道:“而你父亲也算是完成了任务,那段时间我可真是繁忙,先是送走了你大哥雨明,再送走你父亲。短时间两人成神,还都是一家人,真可谓是史无前例。不过也对,谁让神王都看中你父亲呢?”

跨过了渡神江,到了截神山。

雨鸿指着远处剑山道:“那便是大哥的神山,成为剑神的证明和代表!”

而在其后方,便是雨花落的神山。

只是一座山,灵猿攀岩,仙鹤飞舞,云遮雾绕,一派仙气盎然,却又不脱离凡尘的景象。

“这座山,真可谓是美丽,代表了凡尘、修士、神明。这世间,也唯有雨花落才能做到吧?”撑船老者捋须笑道。

雨鸿继续说道:“因为父亲成神,所以他才不得不离开你,离开希冀能平安渡过世的你。”

“只可惜他失败了,所幸最后为你打开了筋脉,让你活了过来,同时又传承给你功法。”

“说来也可笑,一切都逆着父亲而行,他想成神,却没人争气,一个只喜欢喝酒,一个只喜欢红尘。”

“可等他不想成神,想要安静了,却被迫为你打开了窍穴,亲自送上修神之路。”

雨阳抿抿嘴,不知如何开口。

“如今父亲也知道自己错了,但是他已经无可弥补了,四弟,你务必要原谅父亲,为了他,也为了你。”雨鸿重重拍着雨阳的肩膀。

嘭。

少年腰间的玉佩破碎,心魔顿失。

一切,亦如神山一般,凡人、修士、神明,又有什么不同呢?

还不是在这天地间,为各自的念头而动?

因果牵连,牵连的是自己和尘世。

因果斩断,那又有什么所谓?

一切的追求,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尘世仿佛便是被三个字概括:“不如意。”

雨阳点点头:“无所谓对错,只是人们强加的定论而已,为自己所动,为天下所动。亦对,亦错。我希冀能找到杀死母亲之人,为她报仇雪恨,但一切为空……”

“我不怪父亲,也不怪所有人。应该是,天命如此吧。”

雨阳释然了,雨鸿也释然了。

“不过二哥,为什么你现在突然告诉我这些?又突然带我来到渡神江?还说要让我成神?到底发生了什么?”雨阳问道。

雨鸿转手一挥衣袖,撕开天穹的面纱,白日飘雪的天景,赫然化作一片虚无和寂寥。

漫天的漆黑之色,乃是虚空。

可是它支离破碎,有无数道裂痕遍布,仿佛一触即破。

“这是位面边境!”雨鸿沉声道:“这乃是我们所处的位面的边缘,你也看到了,它支离破碎。这个世界,不知为何,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不过数日,就要完全崩塌。”

“届时整个世界,都要消失,偌大的位面,完全成为虚无。”

“这……”雨阳大吃一惊,从未听过这种事情。

“届时不管是天庭、尘世都要分崩离析,所有生灵都要消失,仿佛一幅画卷,所描绘的再美丽,一把火焰焚烧,便只剩下灰烬。”雨鸿如此说道。

撑船老者补充道:“所幸此世神明实力强横,找到了跳脱出位面的强大法门。只可惜跳脱出位面所需要的灵气太过强大,实力不允许的话,必死无疑。你二哥来找你,便是让你存活下去。”

“存活?我怎么存活?这尘世如此可怕,我又不是神明……”雨阳突然想到,今日,便是让他来成神的时候!

“这是父亲为你争取的机会。”雨鸿道。

“神王极为看重雨花落,便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能带几人跳脱出位面,而你父亲,自然选择了你们四人。”

雨明、雨鸿、雨遼、雨阳。

已经成神的雨明自然无惧,而有实力的雨鸿和雨遼,不过是神王动动手的事情。

唯有实力最为孱弱的雨阳,若不经历敕神,便不能飞升。

寄托了所有希望的雨阳,雨花落自然不会放弃。便让雨鸿赶在位面崩碎之前,带雨阳离开。

“那其他人怎么办?”雨阳急切的问道。

阳蓉儿……

少年心头蓦地想到那个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少女。

雨鸿揉揉他的脑袋:“尘世只是一幅画卷,随着火焰焚烧,便成为了灰烬。我们跳脱到另外一个位面之后,哪怕以神力重新构起画卷也无所谓。”

雨鸿拿出一张纸,上面所描绘的人,便是所有雨阳心心所念之人。

“只要有此画,便是有天下。到了新的位面,他们会重新再出现的。”雨鸿将画卷交给雨阳。

终于,小船走过截神山。

到了世界的尽头。

“父亲乃是以自己辅佐神王千年为代价,为你争取了这次跳出位面的机会。去吧。”

“快些吧,送走了你们,我也能安全跳脱出去了。”撑船老者迫不及待,摇摇欲坠的位面界限,真的是触目惊心。

登神长廊凝聚。

世界尽头出现一座桥梁,连接尘世和天庭。

那里,隐约可见雨花落、雨明、雨鸿、雨遼,甚至还有阳馨儿。

雨阳蓦地回首,却见一切都不见了,撑船老者,雨鸿。

一切仿佛都是镜花水月。

他展开画卷,看着熟悉的一幕一幕,阳蓉儿、王燕、小沐……

一切都是真的,一切都是假的。

其实这个世界,不亦是如此?到头来一切都是虚妄空洞的。

随心而动,不过是人在尘世的一瞬,所让自己安心的举动。

所有的规规矩矩条条框框,都是自己给自己放置的。

一切的一切,都是无用的。

生老病死,全都是自然演化的规律,皆为道。

人类哪怕成为修士,逆天而行,甚至跳脱出位面,也不可能脱离道的规矩。

他们也是道的一部分。

一脚踩在登神长廊,雨阳的实力瞬间攀升至修神。

再一脚踏出,便是入神!

轰隆!

身后的天地大暗,无数雷霆滚动,一座雷霆山峰,赫然立在截神山当中。

雨阳淡淡一笑:“连位面都要崩塌了,这些又有何用呢?对错?生死?真假?一切都是虚假的。”

他看了眼几近崩溃的位面界限,敛起了笑容。

一切的情感,又何尝不是矫揉造作?待肉身崩碎,神识涣散,谁又顾及你的喜怒哀乐?

只怕连你自己都无所谓了。

“雨阳唤天地雷霆,引动诛仙神雷,本应为敕封雷神之位。”

“但天庭雷神有主,特敕封雨阳为神王麾下大明三尊之雷帝天尊!”

轰隆!

雷电加身!

雨阳一步跨出,身后的登山长廊便被雷霆劈成灰烬。

随着登神长廊崩碎,尘世也开始崩碎。

坐在家中独自望着天空想着雨阳的阳蓉儿。

劳累数日希冀着晚上能好好睡一觉的王燕。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安详,一切的一切,又是转瞬即逝。

落日城大坟墓中刻有阳馨儿之墓的墓碑,起先消散。

随后是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全部都消失殆尽。

争权的中洲,安静祥和的北国,奋起的西洲。

所有的一切,都在雨阳踏入登神长廊最后一节的时候消失。

这一刹那,世界分崩离析。

“阳儿……”雨花落揉着雨阳的脸颊,莞尔一笑。

少年看到在雨花落背后,隐约可见照片上的女子的身影,那是母亲吗?

生平第一次见。

“没时间了,众神归位,随我跳脱出位面!”神王厉喝一声。

无数神明化作金光,雨阳亦化作金光守在神王身边。

无数光华涌起,将天穹撕开一道裂痕。

分崩离析的位面界限裸露。

众神发力,将其打开一个缺口,伴随着天庭,无数神明跳脱出位面。

这一刹那,位面开始崩塌。

所有的一切都如镜花水月缓缓消失。

没有人察觉到。

而在世界的一角,北流云睁开眼睛,叫来了初秋。

少女一蹦一跳的钻到少年怀中:“我们也要走了?”

北流云点点头,拉起铁箱子背在身后:“位面崩塌,我们也该走了,或许下一个世界更精彩。”

初秋重重的点头,一把埋在北流云怀中。

元气磅礴,催动无数神剑从铁箱子中掠出,随意划开空间,露出位面界限。

北流云收起无数神剑,抱着初秋离开。

在空间裂痕消失之后。

世界,分崩离析……

(正文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