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江山美人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军事变革(二)
作者:长雨  |  字数:2420  |  更新时间:2020-12-02 10:02:36 全文阅读

“几位兄弟……天气寒冷,雷某可否讨碗汤喝?”

几人正思索间,一道颇为清朗的声音蓦然响了起来。

队长神色微微一惊,当即循声望去,却见两名年轻男子正立身于火堆不远之处。

那二人中,为首的一人一身文士装扮,腰间悬挂著一把宝剑;火光之下,可隐隐看清此人的面容,这正是一名貌不出众却看上去颇为随和的男子,使人初见之下便会产生一种亲近之感。

来人正是雷云。

“见过太守大人!”

队长和几名士兵见雷云至此,均有些惊慌地起身施礼。

“几位兄弟免礼。”雷云微微抬了抬手,“此非公众之所,诸位不必拘礼。”

“谢大人!”几人齐齐道。

雷云微微一笑,随即举步走到火堆旁,招呼几人道:“来,几位兄弟,天气严寒,快请坐罢。”言毕,他便在几名士兵惊异的目光中围著火堆坐了下来。

队长同几名士兵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人上前。

陪同雷云而来的侍卫见状,当即笑道:“几位兄弟不必见怪,大人性情如此,私下里不喜繁文缛节,几位兄弟只管照做便是。”说罢,他亦阔步走了过去,席地在雷云身旁坐了下来。

队长和几名士兵低声嘀咕了几句,最终还是不自然地在火堆旁边坐下。

雷云含笑看了一眼几名忐忑不安的士兵,即吩咐一旁的侍卫道:“王亢,我营帐里不是还有一些可儿送来的酒肉和果品吗?你速去将之取来罢,我要与几位兄弟喝上一杯。”

“喏。”侍卫应了一声,当即起身而去。

目送侍卫离去之后,雷云即脱去身上的貂皮大髦,和声同几名士兵闲谈起来。

他平时虽然事物缠身,但也总会在百忙之中寻机同麾下的士兵们交流。

他本身也是平民,又颇知驭人和为人处事之道,自然懂得如何同手下的士兵沟通,在他或安抚,或激励,或施恩,或震慑等一系列策略之下,辽东军心日益归附;再加上他掌权以来的种种仁德之举,如今他这位辽东太守已然广为辽东士人百姓的拥护和称赞,声名日盛。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但这三个月对于整个辽东而言却是至关重要。

经过三个月的休整,辽东的局势已基本安定下来,一切事宜皆已步入正轨,整个辽东正在他的引导之下一步步的向前发展……

坦白的说,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成果,这要归功于本地士家大族的积极响应,没有他们的积极配合,他所制定的一系列的措施便难以顺利推行。

有了这些人的支持,再加上他这位太守以身作则,兢兢业业的勤于公事,因而底下的那批官员也显得颇为尽职。

这些人之中虽然没有那种才德出众、出类拔萃之人,但大都肯于踏实做事,倒也为他分担了不少烦恼……

总之,对于眼下的辽东而言最需要的便是时间。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雷云便有十足的把握将辽东三郡打造成天下间最强盛、天下之人最向往的理想所在!

不过,他心里十分清楚,上天将不会给予他太多时间了。

眼下的一切不过是黎明之前的平静罢了,一场猛烈的狂风暴雨即将到来!

届时天下动荡,中原大地将会是一片血雨腥风,日薄西山的东汉王朝也又将面临著一次沉重的创击!

历史上,辽东地区相对于中原而言也算是一处较为安定的所在。至少在公元238年司马懿平定这里之前,这里一直都是十分平静的。然而,如今这片土地却是尽归雷云所有,他岂能再让这里按照原来的历史走下去?且不说他当初决定以此立业之时的打算,就算是出于自家利益考虑,他也断然不会安然偏处于一方而不图进取。

纵观整个中国历史,偏安一方者终归会为他人覆灭。既然当初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他也只能义无反顾的坚持到底,直至立于这个时代的巅峰!

侍卫去得快来得也快,不消片刻便将一应物品取来。雷云即招呼几人聚在一起,又命侍卫温酒切肉,举杯同几人对饮起来。

他本身平易近人,又无半点官僚做派,因此很快便同几名士兵打成一片,火堆旁的气氛渐渐变得融洽起来。

酒至正酣,一阵沉重的马蹄声突然由远及近而来,在空旷的营地间显得格外清晰……

正执杯畅饮的雷云动作微微一顿,目光不著痕迹地扫过营门前,继而便又十分热情地招呼几人畅饮。

少时,营门外传来一阵喝止声。待几人张目望去之时,却见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营门口,大步朝著火堆走来。

“来人止步!”一名士兵见状,立即抓起身旁的兵刃高声喝道。

“吴六退下!是神机卫……”队长看了一眼那越来越近的身影,连忙起身道。

“呵呵,二位兄弟不必惊慌……只管饮酒便是。”雷云冲二人一笑,摆手示意他们坐下。

“喏。”二人微微拱了拱手,当即又转身坐回火堆旁。

不消片刻,那身影已行至火堆之前。这时火堆旁的几位几人方得以窥其全貌,来人竟是一名秀袍细甲的年轻将军!

年轻将军扫了一眼火堆旁的几人,继而快步行至雷云跟前,单膝叩道:“神机卫副指挥使裴义参见大人!”

“起来罢。”雷云微微抬了抬手,道:“守义深夜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回主公,适才神机卫接到快报,董卓的使节已至我辽东地界……以此度之,其后日便可抵达襄平……”裴义拱了拱手,而后从衣甲取出一块书帛,双手捧到雷云面前。

董卓的使节到了?

雷云接过书帛,借著火光迅速的阅览了一遍。

以他如今的实力及辽东特殊的地理位置,足可以使他称霸一方而无后顾之忧;然而在世人的眼中,辽东终归还是东汉王朝的一部分,因此他也必须拥有一个“合法”的地位才能为世人所认可。

只有拥有一个世人眼中的“合法”的地位,他才能够放手施为,而且所做的事情也显得理直气壮,堂堂正正。

而这个合法的地位目前也只有董卓能够给予他。

片刻之后,雷云随手将书帛丢入火堆,慢慢端起酒杯,谓几名士兵道:“几位兄弟,在下事物繁忙,只得失陪,几位兄弟便多饮几杯驱驱寒罢……”

言毕,遂将杯中的一饮而尽,转身离去。

裴义与侍卫见状,亦朝著几人拱了拱手,尾随而去。

“大人!您的袍服。”队长见雷云匆匆离开,连忙拾起他落在一旁的貂皮大髦,快步追了上去。

雷云停住脚步,回头打量了队长一眼,然后从队长手中接过那件貂皮大髦,慢慢披在他的身上,笑道:“夜间寒冷,这件袍服便赠与兄弟御御寒气……”说完,还未待那队长开口推辞便再次转身而去。

“队长!”

雷云三人离开之后,余下的几名士兵纷纷围了上来。

“大人真是个好人……”一名士兵感叹道。

“也是位好官。”另一名士兵亦开口道。

“主公之恩,我韩兴必继死以报!”那队长望著三人的身影,握住拳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