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银河牧原 > 抗争者入局
1,降临
作者:白南京  |  字数:4083  |  更新时间:2020-10-26 13:42:13 全文阅读

“警告,侦测到本星球出现灾难级畸变辐射,预计10小时内产生畸变浪潮。灾难等级:可控级边缘。”轰然作响的警铃声蓦然响彻了整个无明星最高抗争者监测站,照理说,一切全站通报的警报都需要经过一线检测人员的预警及同步监测,可是这一次的警报毫无预兆,把廉冲的咖啡吓的撒了一裤子。

他烫的跳了起来,气的满面通红,猛地一拍墙壁开启了前线通讯,对着接通的监测员暴跳如雷:

“是哪个弱智又乱调监测逻辑顺序!神经病啊帝星二星环内报畸变预警??!你是你马的连心智第一定律都没学就来上岗了吗???”

然而接线员的惊恐已经溢出通讯,他本以为是被自己给吓得,但是对方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似乎说出这一句话正在挑战对方的毕生认知。

“长官。。。。。。这好像,不是误报。“

廉冲一头的冷汗顷刻间滚滚而下,他的手也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但还是强自镇定,继续发问:

“心智边境呢?最近的畸变浪潮爆发点还在边缘星区,怎么可能绕过天文数字的心智边境监测站,逻辑顺延到无明星?“

接线员还在发抖,但还是努力做出了报告。

“长官,爆发点在红拂山,无明星的心智防线没有做出任何预警,星舰港口也对此一无所知,外层舰队也报告称环星轨道并没有任何地方遭到突破。如果这一位畸变原主确实存在,那么他就是突然闪烁进行星表面的。“

廉冲的额上青筋都急地根根暴起,他无法理解所听到的事实。

“你在放什么屁!无明星是驳合接点!这里是禁止传送的!怎么可能有。。。。。。“

廉冲突然停住了,他想到一个可能,这个可能使他的情绪接近失控,如果他的猜想是真,亿万帝国子民将再无宁日。

“。。。。。。神迹传送的高能粒子残留,能不能检测到?“

接线员“扑通“一声坐到在地,愣了一秒又疯爬起来跑向操作台,前线检测台的全息显示屏上出现了冰冷的通过提示。

“长官,可以检测到残留。“

廉冲彻底放弃了希望,他颤抖着沉默了。过了一会,他下达了全球疏散的报告,整个无明星开始由此陷入恐慌。而一封直达天听的黑色密函也向帝星发送了出去。

“开始组织全球疏散,我们放弃无明星。“挂断通讯,廉冲吸一口气向外走去,他点了一支烟。可控级边缘的10小时爆发预警,没有任何曲率级抗争者有能力赶过来,显圣级传奇小队也不在附近,很快在彻底爆发后,无明星将被穹顶舰队焚毁,不复存在。

廉冲又能怎么办呢?混迹于此大半生,他只是个堪堪爬上显圣级的文职人员,整个体系内也只是刚刚算得上中层,他甚至没能力为自己寻找一柄真正的传说结晶,哪怕是地域级的。直到现在,即使当上了二星环驳合接点的最高检测长,手里依然拿的是制式引导器。他实在是在普通不过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个抗争者。廉冲这么想着。

“我去看一眼,开启实时情报备份,省得我回不来。“

这回是战策分析部的接线员接他的通讯,对面稍稍沉默,给出了回答。

“了解,个人装甲已对您开放权限,祝您武运昌隆,抗争者不灭。“

“抗争者不灭。“廉冲已经跳进了装甲,说是装甲,制式引导战盔的个头比真正的显圣级着铠要大上不少,像个4米高的小型机器人。他向着红拂山点火飞去。

作为传说狩猎的大型接入点之一,拥有一座完整存在碎片接口的无明星有着即使在二星环范围内也是相当高规格的防护配置。而为了保证借口的稳定性,这里向来是被大型稳定锚给锁死的,1光年内不设星门,行星表面不设传送口,连星舰的曲率引擎都要熄火,贸然跳跃只会撞上亚空间雷,炸成傻哔,不存在空间跳跃的可能性。但是这次的畸变原主明显是突然出现在行星内部,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

迦南联邦的神迹传送。

人类发展至今,星海时代的大混战也随着畸变元年,第一次行星灭绝事件而结束,人类正统融合成两个阵营,上帝国和迦南联邦。

常年征战的两个阵营其实也有着共识与协约,其中之一就是不得对抗争者群体,以及任何畸变生物施以对抗畸变浪潮以外的手段,抗争者群体不参与国战,大部分都分布在各个星域,坚守心智边境和退治畸变浪潮。而对畸变生物的研究,尤其是对高等畸变体甚至是少数存活的畸变原主,不得施以任何对内战争用途。

可是迦南联邦,显然对遵守规则深恶痛绝。

其特有的,借助治下大型星海传说点而完成的,无视一切阻碍,以人意为基启动的“神迹传送“,就始终是上帝国军方的心腹大患。

可是在此之前,神迹传送只能传送有知觉,有智能,对畸变辐射有抗性的生物个体,无法传送纯物质以及无意识个体,基本上是用来在迦南境内供以抗争者的快速反应装置,从未听说过其有跨星域投放畸变原主,人为制造畸变天灾的前例。迦南这样做,是准备置这悬顶之刃,人类最终劫难,【信息超速增熵,万物归于无序】于不顾吗?他不怕帝国打开心智边境的交界口,对迦南境内进行报复性浪潮泄洪吗?

廉冲在装甲内惊疑不定,愤怒又不解,咬牙切齿。

他已经可以看见红拂山了,往日里这座超大型死火山常常在日落时把夕阳挡得严严实实,于是暮光与红霞便成了他的衣纱,又像是被这个星系的母恒星所拥抱,浑身散发出光芒。故此得名,红拂山。

然而今日的天空已经漆黑一片,那不是乌云,那是已经站在爆发临界点的畸变辐射。在山的半腰处,有一个巨大的坑洞。隔着数公里已能看见那里大片的树木倒折,山体垮塌,那洞是一切的根源,不但向外散发着特殊的,可见的畸变辐射,最深处还透着猩红色的光。

这倒像是一个大型陨石的撞击现场,但是怎么可能呢?外层舰队,心智边境,甚至星球智脑监测,层层叠叠的防护屏障能够发现并拦截哪怕坠向行星表面的一根钉子,可是今次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里曾落下一颗陨石。而且,神迹传送的高能粒子依然留存于此,神迹传送又不是把人抡进亚空间再炸出来,怎么可能附带爆炸效果呢?

廉冲在山脚下降落,红拂的山脚是著名的干西地带,这里坐落着一座超大都市,而今已经全部疏散撤离。

“效率倒是真快啊。“廉冲啧啧两声。

他开启了抗辐射涂层,顺着引导器将自己的扰动力释放出来,在身周升起中和立场,一步迈进了辐射圈中。

从有限到无垠,一如生命体在个人命运里的抗争与成长,畸变原主的辐射量级尽管不同,彻底爆发前都会在原地形成辐射结界,理论上如果在结界破裂前进入,找到并杀死畸变原主,那么即使是炼金级的菜鸟也能制止一场灾变。只不过,理论如此,事实上原主在结界中的强度不可预测,其极有可能与普通人无异,也有可能已经具有辐射扩散后灾难本身般的强度。

不过廉冲还是要试一试,他是个抗争者。

然而和他想的不一样,结界里很安静。

他楞住了,他是上过战场,退治过畸变浪潮的,几乎所有的畸变结界都将呈现出原主最后的执念,在彻底化为无序之前,原主将短暂地成为结界中的造物主。然而这里如此平静,好像他只是来散心,天也只是有点阴。

廉冲终于走到了中心,直径30米的坑洞之前。这即使在这高数千米的山上,也是显得如此显眼。他向下望去,坑洞的中心是一个个人穿星梭。

。。。。。。??什么鬼

廉冲已经彻底混乱,他今日所见的一切都不符合常识,他甚至想要给监测站发通讯,撤销星球疏散令。但是他又想起来,制式引导战盔还不具备增幅扰动力至突破结界向外传输的效力,他决定先下去看看,这穿星梭中的原主。

他缓慢地从坑洞边缘滑下,高温烧灼的地面已经半琉璃化,四周的树木全都东倒西歪,但只有少部分是断裂的,这个摧毁半径有些不符合廉冲所想象的威力。

穿星梭是迦南联邦的款式,看到这一点,廉冲的心又有些沉了下去。这并不是好事,而且实在太过于费解。迦南联邦的穿星梭,躲过3层行星防线,载着一个畸变原主,从千万星域外的边境而来,降落在此,这未免有些太过于超现实了。穿星梭只是短途星际航行器,它又是怎么实现如此长久的航行,如此困难的任务至此的呢?穿星梭只是大型航船上,当作逃生舱用的啊!

而且什么样的航行器,能载着畸变原主保持运行?

廉冲不免感到有些眩晕,迦南的科技手段难道不声不响已经领先如此之多了吗?看来今日至此,始终还是个坏消息。

穿星梭表面的损伤并不大,舱门完好,自动锁死,于是廉冲爬上去,一手摁在门的活动关节上,掌中发生轻微的爆炸,将活动关节炸开,又一拳把舱门边缘锤个稀烂,将整个门拆下来,丢到一边。

一股庞然的热浪扑面而来。

即使在进千摄氏度的融化坑洞中也毫无感觉的引导战盔,这一刻竟然发出了警报。舱内的一切都在软化,溶解,但却并未燃烧。

舱内有一个少年。

他穿着畜牧行星常见的农服,双拳紧攥,跪伏在地,已经失去知觉。他周身散发出恐怖的热量,这股热量甚至还在继续增长,毫无收敛迹象。廉冲将其翻过来侧躺,发现少年的表情却不一般。他紧紧闭着双眼,奋力咬着牙,竖眉如刀,整张脸已经被一种莫大的怨愤扭曲地有如恶鬼。而即便如此,他依然轻轻颤抖着,拳心淌着血,双眼中却流出泪来。这泪水竟未被蒸发,只顺着少年的脸颊流下,打湿其衣襟,可怖的高温就仿佛是虚假的一般,任谁见到他,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年深不见底的悲戚与狂怒。

是被撞击的冲击撞昏了吗?什么样的苦痛,能让这样的少年人在睡梦中也无以逃避,如此悲伤?廉冲被少年的表情所震慑,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蓦地,结界中辐射的强度竟骤然增加,其升高速度之快惊醒了愣神的廉冲,他一狠心,就要下杀手先一步锤杀这疑似畸变原主的少年,战盔的加成动力高地惊人,少年近在咫尺,廉冲没动用神通或者武技,但这一拳下去,仍是怕连穿星梭也要一块儿打通。

但少年的周身却突然产生一股极强的排斥力场,突然爆发,周围3米内的一切物体都没有驻足的余地,瞬间撑炸了穿星梭,也将廉冲的一拳顶歪,将他一气吹到了10米之外。

廉冲横飞10米,摔落在地,原本引导战盔的防护可保他免受伤害,区区10米的冲击还不算什么,但是奈何这力道用歪的一拳却是冲回了他自己脸上,这会儿一时间头昏脑胀,苦不堪言。

然而接下来他所见到的奇景却令他呆滞在原地,整个畸变结界骤然缩小,空洞中的高温与红光也都不见踪影,最后竟在少年眉心前收缩成一个极小的黑点,不断颤抖着。

廉冲想到一个可能,这是他今天受到的不知第多少个惊吓了。然而此刻他却无法麻木,他紧紧盯着少年眉心的黑点,目不转睛。

那黑点颤抖地越来越严重,几乎抖成一团残影,突然间又禁止不动了,在外形上向内坍缩,生成了一个小型的黑洞,缓缓旋转,又没入少年眉心中。

天赋坍缩级,原发抗争者。

“哦呼!”廉冲吐出一口气,瘫在地上,今天他脆弱的神经经受了太多的冲击,现在他差不多短路了。

白南京
作者的话

不是说大话,这本书是真仙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