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随记 > 正文
禁闭到期
作者:九刀贝  |  字数:3160  |  更新时间:2020-10-28 02:39:34 全文阅读

三个月,可以发生很多事,可以忘掉很多人,至少,贪狼城里,除了春桃会偶尔的想起李颖外,除了每天给李颖送饭的人以及在看管着禁闭室的守卫,其他人,早就将李颖这样一个人抛在脑后了!

  今天是个大日子,今天是月宫之主再一次大选的日子!

  自从一年前,月宫宫主死后,月宫属下三大堂口贪狼,破军,七杀三大堂主约定,谁能找到月亮之心,谁就是新一任的月宫之主!

  贪狼城来了很多人,这些都是破军和七杀堂的人,月宫之主的选举暂时就在这里举行,月宫宫主死亡前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将月宫封闭起来,所有人都不得入内,直到选出新的月宫之主。

  守卫看了看天色,麻木的开启了禁闭室的大门,他们根本不相信李颖还活着,根本没有人能在禁闭室待上一个月的时间,更别说是三个月了,所以他们连进去看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开完门之后就麻木的继续守在了门口。

  “哒……哒……”缓慢却充满了诡异节奏的脚步声出现在禁闭室里,分外的诡异,即使是日照当空,两名守卫却仍然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寒意,就好像在自己的背后,有人在小口的吹着气,整个脊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守卫惊恐的看向了门口,一个白衣却近似黑衣,瘦骨嶙峋的青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眯了眯眼睛,似乎有些不适宜外面那有些刺眼的正午阳光,然后看向面前的两名守卫,温婉的笑着道:“时辰到了么?”

  左边的守卫咽了口唾沫,看了右边的守卫一眼,小声的道:“是的,十九哥!”

  白衣青年舔*了舔舌头,有些意犹未尽的道:“一段难忘的日子!”

  春桃在不远处等着,她已经有些记不清李颖的面貌了,可是侍女的职责,让她计算着日子,以便在李颖出来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去接他。

  看见李颖,她快步上前,恭敬的说道:“十九爷,热水已经备好,奴婢伺候你沐浴更衣!”

  李颖嗯了一声,跟在春桃背后,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右边的守卫嘟囔了一声:“果然是个变态,这样还活着!”

  已经走了十几米远的李颖,突然回头,温婉的笑着道:“为什么不能活着?”

  守卫吓了一跳,嗫喏着,却没有说出一句话,看着李颖走远,守卫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却打定主意,以后见到这个变态,一定要远远的躲开。

  浴桶很大,漂着厚厚的一层花瓣,李颖坐在浴桶中,长出了一口气,热气不断的舐*着李颖周身的每一个毛孔,春桃柔嫩的小手在李颖瘦骨嶙峋的身上,小心且又细心的揉搓着。身上薄薄的纱衣,根本就是欲盖弥彰。

  李颖手一用力,噗通一声,没有前奏的进入,很滑,很温热,很舒服,原来也已情动!

  啪啪的声音,夹杂着呻吟,男人的嘶吼,回荡在屋子内,令人血脉贲张。

  半个时辰后,春桃满脸春意的帮着李颖将李颖最后一件外衣穿好,恭敬的道:“十九爷,城主吩咐,您沐浴更衣后,直接去城主大头去找他!”

  李颖淡淡的嗯了一声,踏步出了房门。

  到了城主大厅的时候,李颖却没有看见贪狼,只是在大厅的中间,摆放着一张圆桌,圆桌周围摆放着三张椅子,呈等边三角形的形状摆放着,在椅子的前面有三个写着贪狼,破军,七杀的牌子,

  夏荷,负责城主大厅的侍女,早已告诉了李颖今天即将发生的事情,让李颖在贪狼的椅子前等着。

  李颖就站在那里等着,眼神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周边站着的一众侍女,守卫也是麻木的站着,偌大的一群人,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城主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月光轻柔的撒进大厅,伴随着月光,进来了四个人。

  一个眉发胡须皆白,却呼吸悠长,身穿紫衣的老头,身后跟着一个也是身穿紫衣,手拿一柄大刀的汉子,之所以说是大刀,是因为那把刀有刀把,刀的一边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绝对吹毛断发,如果没有刀把,没有刃口,那汉子手中的,可以说是半块门板,这刀竟然有半米宽!更诡异的是老头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汉子却几近两米,两人走在一起,反差极大,可是走在一起,却又显得是那么的相得益彰!

  另外两人,确是一男一女,女在前,男在后,女人身披着一件血红的披风,行走间,可以看见里面仅仅身着一件肚兜和一件仅仅能遮挡住重要部位的亵裤,春光不时乍泄,结实的大腿和光滑的小腹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大厅众人的眼中,她却是毫不在意,三寸小脚亦是赤着,在月光下反射着柔和的光芒。男人也是一身妖艳的红色,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脸上涂着胭脂,唇上血红,容貌秀美,如果不是咽喉上滚动的喉结,绝对没有人会认为这不是一个角色的美人儿。

  四人来到大厅,老头坐在了破军的椅子上,大汉站在后面,女人坐在了七杀的椅子上,红衣男人站在身后。

  银铃般的笑声传来,七杀挑着眉眼看着李颖,娇笑着问道:“我们都到了,怎么贪狼那个死鬼还不出来?真以为自己是月宫宫主了么?”

  李颖茫然的回过神,看了一眼眼前的美女,笑着道:“我不知道!”

  七杀接着娇笑道:“好俊俏的小哥儿,不知是否婚配?要不跟奴家做一对同命鸳鸯如何?”红衣男子听完七杀的话,眼睛眯了起来,李颖修炼血剑诀,对杀气很敏感,他察觉到了红衣男子的杀意。如一条暗中的毒蛇一般在自己周围游弋。

  老头看了一眼七杀,闷闷的道:“七杀,别发骚了。”说完,朝着城主大厅里面喊道:“贪狼小儿,别再装神弄鬼了,赶快滚出来,整天喜欢玩这些有的没的把戏,惹怒了老夫,把你的贪狼城给拆了!”

  一道风过,一身黑衣的贪狼已经坐在了椅子上,破军和七杀皆是一惊,贪狼的轻功,又进步了不少,大汉握了握手中的大刀,红衣男子手中摇动的折扇也顿了顿,上面画着的各种形态的女子,竟赫然是七杀,佳人如玉,身边却仅是粗如儿臂的长蛇,蛇信长吐,竟似要越出扇面!

  贪狼安坐在椅子上,手指习惯性的磕着椅背,慢吞吞的道:“破军老儿,七杀婊子,我这次叫你们来,意思你们大概也知道了,月宫,群龙无首已经一年之久了,却是再也不能拖下去了!我们本来是边境一代最强盛的门派,可是,因为宫主之死,却是渐渐的被其他门派轻视,长此下去,我们甚至可能会被别人吞并,到时候,你我三人,不仅基业保不住,甚至连性命也会丢了!”

  破军挥了挥手,道:“少在这放狗屁,老夫还是那句话,想当宫主,先把月亮之心拿出来,否则,说破大天去,老夫也不会同意!贪狼,你小子要想当宫主,先把月亮之心拿出来给老子看看,见到了月亮之心,老子马上拥立你当帮主!”

  七杀笑吟吟的把玩着长发,柔媚的说道:“没有月亮之心,想当宫主,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贪狼可以打败我和破军的联手,我也同意你来做这个宫主!江湖之中,自然是手中的刀剑来说话的!”

  顿了顿,七杀接着道:“看你最近功力大进,说不得就胜过了我二人呢,怎么样,贪狼,要不要试一下?”

  贪狼看着桌前的两个人,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自信自己可以胜过破军和七杀其中的任何一个,可是要说胜过两人的联手,却绝对没有可能,月宫三大卫星,贪狼,破军,七杀,哪一个是泛泛之辈?如果没有什么本事,当年的月宫宫主又怎么可能去提拔他们?让他们三人势均力敌,相互制约,本就是月宫宫主的驭下手段。

  三人不说话,却是怒了破军身后的大汉,他闷哼一声,瓮声瓮气的道:“贪狼,你是闲着没事干了么?你到底有没有月亮之心,没有就他妈各回各家,各找各妈,整天这么一点破事,商量来商量去的?你他妈的烦不烦?”

  红衣男子笑着道:“北斗,你说的不错,奴家认识你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看你这么顺眼的!”说着横了贪狼一眼,眼神说不出的娇媚:“贪狼,你这次叫小姐和破军来,是找到了月亮之心么?如果没有的话,奴家还要和小姐去金城呢,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胭脂铺,胭脂相当的好!”

  汉子名字叫李北斗,听了红衣男子的话,破口大骂道:“南宫南斗,你这个死变态,你看老子顺眼,老子晚上是要做噩梦的,你们七杀宫就是一群神经病,少跟老子攀关系!”

  红衣男子原来名叫南宫南斗,他听了李北斗的话,用折扇捂着嘴,笑着道:“奴家就是喜欢你这性格!”

  七杀呵呵娇笑着道:“南斗,你既然喜欢他,我看我就做主把你许配给他,怎么样?南斗,北斗,也是天生一对的!”

  红衣男子幽怨的看着七杀,语气凄苦的道:“小姐,你知道的,奴家这辈子,只想跟你厮守在一起的!”

  李颖无语的看着红衣男子,人间处处有奇葩!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