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江湖随记 > 正文
我是一个镖师
作者:九刀贝  |  字数:3051  |  更新时间:2020-10-22 02:35:05 全文阅读

“走了啊,疤哥!”老张头拱了拱手,笑容中带着一丝让人察觉不到的谄媚。

  这是一条官道,两旁是密密丛丛的树林,遮的官道常年都是阴森森的,看不到阳光,可是,这却是通往襄城唯一的官道,所有的车马都必须从这里通行。

  正在跟老张头说话的是一个大汉,浑身肌肉虬结,仅仅是小臂就有普通壮实成年人的小腿那么粗,右手里握着一把金丝大环刀,露着长满毛的胸脯,一副绿林的模样,最显眼的是在他那锃光瓦亮的脑门上,有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疤痕,犹如趴着一条盘曲的红蛇,看起来触目惊心,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寒意。

  他叫疤哥,附近飞龙山飞龙寨的三当家,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连大当家的和二当家的也叫他疤哥!

  疤哥挥了挥空着的左手,不耐烦的道:“快滚吧!别他娘的再在我眼前晃悠了,再墨迹,小心老子忍不住把你的镖车给劫了!”说完,扭头大声的嚷道:“真他娘的晦气,在这守了一天了,就他妈碰见一个熟客,连个生人都见不到!”

  老张头缩了缩脖子,看着疤哥带人走向道旁的密林,也不敢说话,赶快挥了挥手,镖队默默无声的沿着官道再次开始行走!

  这是一个镖队,三辆车,不多,但是对金鑫镖局,却是一趟大活了,所以这次出来的是全镖局最老的镖头,据说全国各地的绿林道上,都可以找到认识的人。

  李颖是一个镖师,现在就在这样的一个镖队,这样的一个镖局,此时的他,就跟在老张头的身后,手中拿着一把看起来卖相就很一般的长剑,六两银子一把,却已花光了他所有的积蓄。

  老张头看着前方的路,抹了抹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道:“终于过了这最后一关了,不容易啊,要不是老子,这次哪能这么容易!”

  另一旁跟着的贾仁听了老张头的话,连忙笑着说道:“那是,依张爷您的本事,到哪谁不给三分薄面,对吧,老颖?”贾仁看向李颖,问道。

  贾仁是和李颖一起进的镖局,但是为人十分的圆滑,镖局里的人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好,由于是一起从新人走到现在的,所以对李颖也是颇为照顾。

李颖听了贾仁的问话,笑着对老张头道:“那是,咱们能跟着张爷走这次镖,这钱真是赚的轻松,兄弟们说是不是呀!”

剩下的六个镖师轰然叫道:“李哥说的是,咱们兄弟们这次都多靠张爷了啊!”

老张头听了众人的话,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枯瘦黝黑的脸上出现了一层层的褶子,好像是一条条黑色的蚯蚓在上面不停的蠕动。他摆摆手,对众人道:“哎,我老张头行走江湖。靠的就是讲义气,放心,这次走镖结束,我去给东家说,让他出钱给兄弟们乐呵乐呵!”

众镖师听了,更是轰然叫好,刚才碰见疤哥的压抑气氛一扫而空,脚下的步子都快了许多。

李颖看着坐在第一辆镖车上,正眯着眼哼着小曲的老张头,心里却在想,这就是老张头的本事,一种让人信服的本事,如果李颖不知道底细,或许连他都会相信了老张头的话。

其实,这一路上碰到的所有山贼,土匪,只要是立了字号的,镖局的东家早就已经拜过码头了,每个山头或者山寨,给允许通行的镖局都有一颗山寨给的独一无二的印信,其中的差别,除了本山寨的几个领头人知道之外,连镖局的人都不知道,而凭着这个印信的拓本,再加上镖局的旗号,镖局的镖师就可以在山寨或山头的势力范围走镖了,只需缴纳合适的过路费,那些绿林好汉一般是不会对镖局的镖货动手,这也算是双方达成的一个协议吧。而这些达成了协议的镖局,就被称为熟客,依照规矩,山寨是不能对这些镖局动手的。

李颖这些镖师,也不过就是为了对付一下闲散的小贼,否则从北平到襄城这么远的路,一路上这么多的山头,靠李颖他们这几个镖师,一路走过来,早就被吃的连骨头都没有了!

老张头,靠的也不过就是镖局的名号,否则,又有谁会把他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给放在眼中呢。

想到这,李颖看着老张头瘦弱的身材,佝偻的身躯,很怀疑刚才的疤哥一巴掌能不能把他给拍散架了!

在镖局里,李颖和贾仁是老张头比较器重的两个人,因为他俩都是从各自老家的武馆出师的,相对于后面那些完全除了身体壮点,对武功一窍不通的人来说,强了百倍,这是老张头酒喝多的时候。对李颖和贾仁说的话。

老张头也是曾经练过武,不过是在村里一个以前在外面卖艺的一个老头那里学的,但是他那点功夫,在李颖看来,就跟没学差不多,再加上年纪大了,李颖觉得可能连后面那些年轻的普通镖师都不如!

镖车吱吱呀呀的走着,众人经过刚才的喧闹之后,又再次安静下来,边走,边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李颖无聊的打了一个哈欠,太无聊了!

不错,走镖是一个无聊的过程,当对周围的警惕已经融入了本能之中,那么真的就很无聊了。李颖百无聊赖的回头看了眼后面瞪大了双眼,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环境,好像到处都埋伏着山贼一样的镖师,在心里笑了一下,这个世界上,又哪会有那么多敢铤而走险,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人呢!

抬头看了看天,夕阳已经仅剩下了一丝余晖,正落在前方的一个客栈的房顶上,给房顶上的几颗荒草染上了一个橘红色,众人却都兴奋起来,终于可以歇歇脚了!

夜,微醺,李颖坐在房顶上,客栈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晚风拂过李颖的长发,撩的李颖的脸痒痒的,李颖却懒得去挠。后院三个镖师正坐在镖车旁小声的聊着天,他们在值夜。

李颖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三年了,从武馆出来已经三年了,李颖看了看旁边躺着的长剑,三年了,就得了这把剑!

李颖苦笑了笑,拿起剑,抱在怀里,躺在房顶上,闭上了眼睛。

“颖儿,这次下山,万事小心,有何困难可以立刻飞鸽传说,我会让你师兄带人帮你的!”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道摸着跪在地上的李颖的头,慈祥的说道。

一身白衣胜雪的李颖紧握着手中的龙泉宝剑,坚定的说道:“师父放心,徒儿这次下山,必定惩恶扬善,大扬我派的威名!”

在老道的哈哈大笑声中,李颖脚步坚定的朝着山脚下走去。

人离山越来越远,山口的石碑上,武当两个大字格外的醒目。

“奇怪,刚下山,这路怎么看不清了?”李颖心里疑惑道。

正疑惑间,李颖但觉一声怪叫,一个巨大的黑影朝着李颖扑来,他拼命的睁大眼睛,却怎么也看不清来袭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只能确定的绝对不是一个人!

李颖匆忙拔剑,凭着感觉朝着来袭的怪物砍去,匆忙之间,什么招数都已经忘记了。

剑身一顿,李颖知道自己砍中了来袭的怪物,心里一喜,却突觉一阵怪风,自己睁眼一看,自己不知何时到了悬崖边上,被这怪风一吹,竟然掉下了悬崖,大骇之际,又觉脸上一热,又一凉。

此刻在悬崖外面,李颖又怎么管的了脸上的是什么东西,他腰腹用力,在空中摆正身子,正等着坠崖,双脚一顿,却已经到了地面!

“李哥!”一个声音传入李颖的耳朵,李颖认识这个声音,正是他们这次走镖的一个镖师的。

李颖睁开眼睛,天已经亮了,他看见过来的这个镖师手中提着一只鲜血淋漓的公鸡,摸了一把脸,满脸的鲜血。瞬间明白过来,李颖笑着道:“把鸡做了吧,我等会找老板付账!”

镖师高兴的哎了一声,提着鸡去了。

李颖的心仍然在砰砰的跳,他走到院中的水缸旁,舀了一盆水,看着脸盆中满脸鸡血的自己,鬼使神差的蘸了一下脸上的鸡血,放在了嘴里,尝了一下。

鸡血已凉,可是仍然很腥!

李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样的动作,他也没有意识到,他只知道,他该洗脸了。

脸已洗完,鲜血掺入水中,将整盆的水都染成了红色,李颖看着血水中自己的脸庞,他又走神了:“这就是我?这就是我李颖吗?这就是从小被所有人说资质不凡的我吗?”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个普通的早上会不停的做些连我都不知道的奇怪的事情,也许是镖师这个看似危险其实安逸的职业带给我的麻木太久了,也许我天生就该是飘荡四处的风,也许没有什么也许,我不知道原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吗?也许吧!我只知道,我现在是一个镖师,可是,或许很快就不是了!

风,已将我的脸吹干,任何人都已不能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包括昨晚的那个武当.

我是李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