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山海异闻 > 正文
第六章 西家坝降妖
作者:泗琅  |  字数:3410  |  更新时间:2020-10-22 23:49:09 全文阅读

     

              这刘半仙正要抬手倒酒赶巧崔庭生此时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进来,俩人刹时间四目相对,刘半仙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小娃娃,“过来小兔崽子,这个你得叫刘叔”崔青山说罢对崔庭生摆了摆手示意过来。

           “刘叔好”崔庭生走上前去略显稚嫩的声音问了声好,说罢拿了副碗筷挨着父亲在炕头边坐了下来,刘半仙点了点头笑着问道,“小金童今年多大了?”在民间出马立堂的人都会习惯性的管一些有慧根仙缘的小孩子叫小金童或小金花。

            崔庭生听着刘半仙问话抬头狐疑的指了指自己答到,“俺不是啥金童,但俺今年九岁啦”刘半仙低头不语像似在思索些什么又对着崔庭生笑了笑那样子显得好像很满意一样。

       崔庭生看那刘半仙一副很满意的样子也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随既便低头继续吃饭。

            这顿饭饶是从日出清晨吃到了日落黄昏桌上的酒也是喝见了底,期间崔青山特意嘱咐秀娟去后街酒坊打上两坛好酒,这崔老太爷年事已高实在不胜酒力只有崔青山和刘半仙两人推杯换盏的喝着。

                 俗话说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眼瞧着俩人都喝的差不多了,崔青山这才不慌不忙的道出事情原委,这刘半仙听的也是面色谌疑,嘶~ 一天时间两条人命不管这河坝里的东西是什么,刘半仙的直觉都告诉自己这东西不简单,想来也对若真是极为容易也就不用请自己下山了。

      饶是什么山精野怪既然能修成气候那便有破解之法,昔日高僧法海一杯雄黄酒就让千年道行的白素贞破了法相现了原形,虽说是戏文但也是不无道理的,降伏不难,难就难在不知道那河坝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只要能弄清楚那就事半功倍了。

             砰~砰~砰  刘半仙正思索着便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打断,“来啦来啦”秀娟放下手里的活紧跑着打开了院门,“嫂子,我…我山子哥在…家吗!”只见说话这人神情很是慌张满头大汗已然浸透了衣衫像似从很远的地方一路跑来,“是宝林兄弟啊,你大哥在屋里喝酒呢”秀娟抬头一看这人自己认识就迎了进来,那人还来不及道谢便匆忙跑进屋内,“哎!宝林来了,快快快上桌一起喝点”崔青山一看来人是宝林便热情的邀请上桌一起喝点,要说起这宝林也是个老实本分的庄家汉,那和崔青山也是光屁股玩到大的兄弟,小时候不管是下河抓鱼还是进山打兔子只要有崔青山的地方就一定能找到他,那时候崔青山是这村里的孩子王这宝林就像是前锋大将左膀右臂一般,只见宝林神情激动,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咕咚一声跪在了崔青山面前,崔青山看着宝林这般也是措手不及紧忙起身下地扶起了宝林道,“兄弟你这是遇见什么事了,起来说~起来说”。

          “山子哥,你弟妹…你弟妹她…她不见了”宝林神情很是激动泪涕横流活脱像个泪人一般,崔青山倒了一缸子热水递了过去安慰到,“宝林你别着急慢慢说弟妹到底怎么了?”

       宝林接过水缸站起身来稳了稳心神这才娓娓道出,原来这前几天宝林媳妇害病身子虚弱,原想着给媳妇补补身子但家里还没有什么滋补的食材能吃,这有心杀了家里唯一的老母鸡但儿子还靠它下蛋吃长身体,思来想去宝林便取了几套地笼子准备去西家坝放套抓点鱼虾给媳妇补补身子。     

           要说这地笼子其实就是民间渔民制作的一种捕鱼陷阱,制作方法也极为简单有的是用铁丝加鱼线制成,看着四四方方但是里面大有乾坤,平时不用可以叠成一摞,用时几组套在一起可以抻出几米远甚至更长,这笼子口外窄内宽里面撒上些鱼虾喜食的饵料在塞进水草只要鱼虾往里钻了进去饶是天大的本事也出不来,平时放在河道沟渠每每都能捕到一笼子鱼虾河蟹之类百试不爽。

         那天宝林在西家坝放完了地笼便等着天黑在过来起出哪成想一时贪杯误事竟忘了去取,等在想去起的时候便发生二虎母子的事一时间封了河坝当然也是觉得晦气便由着地笼沉在那里没有起出。

          眼瞧着最近两天二虎母子的事差不多也风平浪消了,宝林便想着给那地笼起上来,一来是打打牙祭,二来也不能老是这般沉在水坝里保不齐万一让谁起了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宝林原想着今天自己早点赶到西家坝撑船给地笼起出来早去早回,这宝林媳妇可不干了饶是那么多地笼就是空的少说也得有百十来斤,谁家老爷们谁心疼,这宝林媳妇可是个贤妻良母紧怕累到自己爷们非得犟着跟去,宝林也是说不过只好答应着让媳妇先赶过去自己收拾一下随后就到,宝林趴在门口顺着门缝确定媳妇走远了才偷偷拿出珍藏的好酒美滋滋地倒上一杯,期间还抽了袋烟,这几天媳妇看的严也是许久未尝酒香,今日正好解解肚子里的馋虫。

       眼瞧着日上三竿这酒也差不多了,在不过去那婆娘指不定怎么发火,想到这里便收起酒杯,磕了磕烟袋锅里的烟灰别在腰上,晃晃悠悠哼着小曲奔着西家坝走去,这路上宝林还心想着一会见了媳妇咋解释,等赶到了西家坝这里哪有媳妇的身影环顾一圈竟四下无人,难道这婆娘等的心急自己先撑船进了河坝起笼子去了。

           想到这里一丝不好的感觉从心里由然而生,宝林紧忙跑到岸边看看自家的渔船还在不在,果然平时停船的地方除了一根绑船的缆绳别的在无其他,坏了!这宝林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这婆娘果然是自己去了,这百十来斤她一个妇道人家哪里拿的动,许这一会便撑船回来了。

      宝林便靠坐在岸边的树墩上,想着这婆娘一会准回来,这晌午的日头最足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好生舒服,这宝林来时本就喝了几两酒加上这日头晒得十足惬意舒服,不觉得竟昏睡过去。

            等宝林在次醒来已然是日落黄昏,河坝依旧空无一人,有的只是几艘空荡荡的渔船随波起伏,入夜的寒风最是刺骨可此时宝林哪里感觉到这些,有的只是恐惧无尽的恐惧慢慢爬上心头,这二虎母子事发没多久,难道又……糟糕,宝林不敢继续往下想,一路跌跌撞撞跑到崔青山这来求救。

           

           崔青山听完宝林的哭述也是愁眉不展,崔老太爷也是坐在小马扎上吧嗒吧嗒抽着烟袋锅子不作声,“快,带我去西家坝!”只见刘半仙深邃的眼中好似想到了什么,宝林此时才注意到炕上端坐的这个人,看似邋里邋遢衣服透着黝黑但内里透着一股子精气神让人不容小视。

             宝林前面紧忙带路俩条腿忙着倒腾,崔青山出门抄起草棚子里的钢头鱼叉,这钢叉原是崔青山早些年打鱼用后来年久不用生了锈便就扔在这草棚子里,今日正巧当个趁手的兵器用。

        这刘半仙跟着后面顺手捡起扔在地上的箩筐自顾自的走向鸡笼蹲在墙角挖取些什么装在箩筐里,临出门之时又抓了几只三年以上的公鸡拎着出来门,崔老太爷原想着也跟去但年事已高崔青山恐不放心只好等在家里。

           一行三人打着火把趁着夜色就这样奔着西家坝赶去,等着几人走远崔老太爷这才锁上了房门,崔庭生趁着崔老太爷不注意一个蹦高从院墙翻了出去,小孩子嘛总是这样好奇心很重饶是在稀奇古怪的事也愿意上前去看上几眼。

       崔庭生紧跑慢赶走出去没多远便跟上了宝林几人,闭不作声远远的跟在身后,这刘半仙的箩筐里也不知装些什么崔庭生即便隔着很远也能闻到一股腥臊酸腐之气,很是刺鼻呛人。

    没想到这宝林和父亲居然能忍住,翻过一片野地几人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一路来到了西家坝,月光倒映在河面随着波纹起伏,寒风凛冽不时传来几声蝉鸣,吇~吇~ 除了那几条老旧的渔船河坝里再无其他。

       “山子哥这现在咋弄?”宝林看着四下无人的河坝转身问道,崔青山也是看了眼身旁的刘半仙狐疑的问着,“刘大哥你看这……” 

     刘半仙指了指不远处停靠的渔船道“上船!”,嘶~这接连的怪事都是发生在河坝此时上船崔青山也是心里犯嘀咕,身边的宝林也是一脸肉疼的表情,刘半仙也是看出俩人心里的疑问,毕竟宝林那一脸好像有人要他命一样的表情很是明显,随既抬了抬手中的竹箩筐道“放心,有法宝!”,看着刘半仙胸有成竹的样子崔青山俩人也是不好说什么只好朝着不远处的渔船走了过去,宝林小心翼翼的撑着船向着河坝深处划去,崔青山也是紧握着鱼叉警惕的环顾四周,唯独这刘半仙闭目养神靠坐在船板上拿出别在腰间的烟袋锅子吧嗒吧嗒抽上几口,另一手飞快的掐算着什么。

          此时刘半仙禁闭的双目突然圆睁冲着宝林一挥手“别动!就是这里!”那宝林听闻刘半仙这么一嗓子也是吓的一动也不敢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