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黄金狩猎 > 正文
第一章 凯旋号
作者:rounds  |  字数:3744  |  更新时间:2020-10-21 07:52:08 全文阅读

绿意盎然的林间草地之上,奔跑着一只梅花鹿。

一只生着对着华丽犄角、身上斑纹亦若白雪般圣洁的梅花鹿。

梅花鹿蹦蹦跳跳、走走停停,一对绒耳微微扑朔,不时弯下脖子,俯首啜下一口沾着清澈晨露的嫩草,俨然是幅悠然自得、尽情欢快的模样。

也许对于它来说,每日能在这不见凶狼猛虎的森林里嬉戏觅食,与飞鸟走兔作伴,已是鹿生快活,别无他求了。

别无他求,便好。

因为别无他求,才能了无遗憾。

梅花鹿忽然停下了欢快的蹄步,疑惑地眨了眨如墨般漆黑般的双眸。

它不是第一次来这片林地。

但它却是在长大后,第一次回到这片林地。

而这片记忆里本该时有狼嚎的森林里,如今却已不见灰影。

却多了它眼见的这个事物。

这个用不知多少块被咬成四方形的树木,还有长长的石块所一齐排列而成的事物。

梅花鹿轻眨眼眸,弯下了脖颈,小心地嗅了嗅眼前的它。

它没有反应,俨然是死的。

梅花鹿的绒耳忽一扑朔。

死了的它,却不知为何正在颤动。

颤动,震动,狂动。

是一阵巨大的噪声忽然从它所连向的尽头山洞里传来。

是一股浓烈的白色烟雾自那尽头山洞里喷薄而出。

是一个闪着熠熠银光的铁疙瘩飞快地冲出了烟雾。

“咚——”

茫然无措的梅花鹿被它撞飞了。

撞飞,落在了十米开外的浮草间。

浮草渐渐殷红。

想来。

这梅花鹿。

大概死了罢。

……

刚一驶出绵长的山洞隧道时,凯旋号装甲列车上第三节车厢的军官们明显都感觉到了一阵稍显激烈的颠簸。

正倚窗而坐的布雷德士官在被手中铁壶里的热茶洒了一裤裆后,略显尴尬地抬起了脑袋,瞧了眼坐于身前木桌对面的男人,出声道:“撞到东西了?”

就见桌对面的男人双手抱着胸,端着一幅古板严肃的脸色,用毫不客气的声音答道:“我哪能晓得?又不是我在驾驶。”

布雷德闻言眨眼,将只剩半盏红茶的铁壶给轻轻放在了木桌上,放在了一把有着十字 弩外观的武器旁。再是自自己腰间的皮带口袋里取出一小张手帕,小心地抚了抚自己那湿漉漉的裤裆。

“你知道,你可以去洗手间做这事的。”

一段清冷而平静的女声突然悄悄地自他的脑袋后传来,浸入了耳畔里。

布雷德本能地稍吸了半口凉气,抬眸回首。

便见从通往第二节车厢的敞开厢门里缓缓走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皆腰佩宝剑,身穿与他们相同的紫色士官军服,而非是一般士兵的红色军服。而至于来者两肩上的流苏肩章嘛……那倒是与他们的两条金杠相比,还要多一条,有共三条金色横杠来着了。

“罗娜阁下!”“阁下。”

眼见长官到临,年轻的布雷德哪还能顾得上自己的裤子,连忙起身示意,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就连那自从上了车后便一直是幅不快模样的桌前男人,也是抱胸缓缓站起了身,行了个还算规范的礼节。

那一男一女里的女人,便也就是刚刚出声的她,淡淡地点了点头,颔首回礼,道了声‘嗯’。

倒不是她傲慢,只是身为陆军一级士官的她,确实也不该对身为陆军二级士官的布雷德与修尽多少礼节。

修是那桌前男人的名字。

“是头梅花鹿。”

罗娜挑眉瞧了眼抬起头来的布雷德,淡淡地回答了他先前的问题。

布雷德先是稍稍一愣,再是轻叹了口气。

“可惜了,梅花鹿还蛮可爱的。”

车厢内的其他三人没有反驳。

站在罗娜身旁的拉纳,也就是这一男一女里的一男,低头透过玻璃车窗打量了眼如长蛇之躯蜿蜒、紧跟身后的剩下四十六节车厢,转首对裤裆还湿着一大片的他说道:“布雷德,去让士兵们准备下军械,咱们过了大桥后就要到地方了……叫他们都打起精神些来,可别给帝国陆军丢了人。”

布雷德微微一愣,连忙点头道了声‘是!’,便也就顾不得去洗手间,立即快步推门离去,往之后的各个车厢下命令去了。

而在布雷德走后,车厢内的罗娜瞧着脸色依然不算太好的修,微微挑了挑眉稍,小声笑道:“修,你还在埋怨准将阁下的决定呢?”

便见修先是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快速道了个‘不’字,但紧接着又瞥见了罗娜的目光,犹豫片刻,轻叹口气,耸肩道:“今日这趟,分明该是枢密院自己的事……不过是抓些逃亡实验体而已,出动他们自己的枢密院卫队便好了,为何要来拜托我们帝国陆军?我们可是该去与神圣联邦打仗的战士才是!怎这下还成了帮枢密院收拾垃圾的清道夫了?”

修的声音不算响,音调也不高,却倒是令车厢内的另外两个人很能体会他的义愤填膺来了。

罗娜与拉纳对视了一眼。

“你说的是……可只怕这次的麻烦,是枢密院的那帮纨绔子弟兵解决不了的麻烦了。”

修一怔。

“为什么?”他不自觉地将左手落在了腰间的佩剑上,眉目疑惑道:“阁下不是说,只是些身无寸铁的逃亡实验体而已——”

“你觉得那些是什么实验的实验体?”

拉纳抬脚前踏一步,丢给了修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就见修方才还抱在胸前的双手霎时垂落至了身体两侧,眸中霎时闪过一瞬惊慌讶异,急声道:“难、难道……那个传言是真的?!枢密院真的在培育……在培育那个巨人与人的杂——”

话说至半的修猛然收了声音,锁眉犹豫了片刻,还是合上了嘴去。

“杂种,是,是的。”

罗娜笑着附和道。

就见她踏步上前,缓缓地坐在了先前布雷德所坐的椅子上,优雅地交叠起双腿,摆了摆手,道:“我也是今早才知道。前几年枢密院从海德城那儿运回来的巨人尸骸,也就是用来派这个用处的。”

“可……可枢密院为何要行这种离经叛道之事?”修皱着眉头,攥紧拳头道:“宗首会晓得这事吗?他们怎会同意如此违背国教戒律的事情发生?!”

便见罗娜与拉纳又互换了一个眼神,前者淡淡扬唇,后者侧目望窗外,不发一言。

“宗首会的话……应该还不晓得,毕竟他们与枢密院两家的交集向来夜不算太多……不过呢,”罗娜微微仰首,打了个哈欠,“伟大的皇帝陛下他。多半是清楚的。”

修瞳孔一震。

“什、什么?!为什么伟大的皇帝陛下会同意这种事情——”

“因为这个啊。”

话音未落,就见罗娜冷笑一声,冲着木桌上的十字 弩扬了扬下巴。

那确是把貌似十字 弩的武器,有弩臂、弩弦、托手;却又亦是把不似十字 弩的武器,凹槽里并没有一支支蓄势待发的弩箭,却有一个倒插在弩 弓上的木匣。

罗娜起身抬手,取下了木匣。

便听咔哒一声,一粒粒被排列整齐的、大约只有拇指大小的黄铜弹丸掉落在了木桌上。

弹丸共八粒。

而与之一同掉落的,还有八粒两端被打磨成了长条圆锥形的褐红色晶石。

石子也不大,大约就半截食指的大小。

罗娜伸手捏住了一颗褐红色的晶石。

已入伍帝国陆军三年的修当然认得这个晶石。

它叫‘燃石’,是能在遇明火烧灼后释放大量气体的晶石;也是在被打磨成如此长条圆锥形时,能在强烈撞击下自锥尖释放定向气流的晶体。

成吨成吨的它,推动起了装甲列车的车轮。

一粒一粒的它,迸射出了十字铳弩的弹丸。

“七十年前,燃石革命。”

“让我们成为了第一个拥有火铳与大炮的帝国。”

“便也让战技与魔法都不出彩的我们,在面对那些只会挥舞刀剑大声嚷嚷的蛮邦子弟时,第一次拥有了压倒性的战争优势。”

“所以,前代陛下发起了一场要统治世界的宏大远征。”

“而我等帝国陆军便也以百万之众高举战旗,誓要投鞭断流、踏平这世上所有的坚城硬寨。”

“可结果呢?”

罗娜仰起脑袋,将燃石放回了桌上,甩给了修一个微妙的眼神。

后者垂首抿了抿唇,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些许。

“那些可憎的蛮邦们偷学了我们的技艺,竟也像模像样得鼓捣出了火铳与大炮,将我们拖入了血流成河的绞肉战中。”

“最后,五十年战争,这场流尽了我们两代人鲜血的宏大远征,却只换回了几块早就被炮弹洗成了焦原的土地。”

“林立的蛮邦一个不少,帝国的优势却已消失殆尽。”

说到这,罗娜轻叹了口气:“所以……”

“所以,这一次枢密院想造出永远也不会被模仿的战争机器,不,应该说,是永远也不会被模仿的战争种族来吗?”

修舒开了紧蹙的眉头。

却又紧接着摇了摇头。

“但不管怎么说,枢密院竟会想要去利用这人体炼成的技术,也太——”

“喂!罗娜!修!快看外面!”

一直在静静望着窗外的拉纳忽然面露惊异地开口出了声来。

修与罗娜稍稍一怔,立即都转身侧脸,往窗外望了去。

便见前方。

有一座横跨在千丈悬崖上的铁桥。

那是他们要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桥。

所以铁桥上有车轨。

所以车轨上有白袍。

一袭长发如墨的雪白袍。

修猛然一怔,握剑惊颤道:“难不成,那个便是——”

“逃亡的实验体。”

窗旁的罗娜紧紧蹙眉,咬唇低声道:“又或者,按照枢密院那帮书呆子起的名字来叫……”

“是女武神!”

拉纳大呼一声,连忙要提前向列车头走去:“得赶快去让士兵们把列车停下——”

“不!”

不等拉纳起身,罗娜忽然拍案而起,高声命令道:“让他们加速!加到最快!加到一口气就能将那杂种给碾成肉泥的地步!”

……

秋二十。

天凉。

风凉。

气亦凉。

尤其是对浑身上下不着一丝、只披了件白棉袍子的她来说。

很凉。

凉在外肤上。

赤脚发凉的她稍稍前踏了半步,踩碎了一截枕木。

然后,昂首,望来者。

那一辆愈来愈快、愈来愈快的钢铁列车。

列车迎面而来。

便见列车头前的楔形挡板上,有已半凝不干的猩红血迹。

那不是她的血迹。

也不是她们的血迹。

但却令她想起了她们在那间阴暗的地下牢房里,所流之不尽的痛苦之血。

于是,她将右手放到了身前。

因为她的右手里拿着一把斧头。

一把除了沾满已成黑红的血渍外,与寻常伐木工人斧毫无二致的斧头。

然后。

她静静地望着那列装甲列车的到来。

静静地望着那列由五十节铁皮车厢组成的装甲列车,离她不过两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三十米。

十米。

五米。

三米。

一米。

她挥动了斧头。

斧头砍在了车头上。

列车头碎成了废铁。

接着,刹那间。

天地震颤。

似有游龙一瞬,惊飞在天。

却又愕然发觉,那只不过是剩下四十九节被抡飞至苍穹上的铁皮车厢而已!

然后,车厢落。

如天女散花。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