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台
作者:天上三阳  |  字数:2913  |  更新时间:2020-10-22 23:15:19 全文阅读

蓝星公元 2018年7月26日,正午十分,华夏国,凤城,某处高耸挺立的高楼上的天台。

一名1米7多的年轻瘦弱的男子拿着一个脏兮兮的拖布,拖着肮脏的天台地板。

嘴里还不停地小声抱怨道:我可是早上六点来的,现在都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了,连一半都没干完。

当时臭老头子说的可好了,小李子呀,你要干这个工作,你以后肯定也能像隔壁林叔儿子一样,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一听我李追缘也能迎娶到白富美,顿时我就激动了,脑子一热,就跟着去了。

到头来原来就是在臭天台清理卫生,就干这脏活,能娶到白富美?这死老头子肯定是在坑我!回去肯定不给他做饭了,饿他一晚上,我自己出去吃大鱼大肉去。

这时,旁边的天台阁楼里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只听一个粗犷大汉的声音传来。

小李子,你搁那里嘟嘟囔囔的干啥呢,怎么不好好干活。你干完了吗?干不好俺这47码的大鞋头子,就不一定出现在谁的脸上了,粗犷大汉说道。

顿时李追缘可就慌了神,手上的动作更快了,那一双没有1米的小瘦腿倒蹬的更快了。

王叔,王叔,你肯定听错了,刚才一定是蚊子在叫,一定是的,我可是在卖力的干活呢,快了,快了,还剩一点就快干完了,李追缘急促的大声说道。

此时王叔已经走到阁楼窗户,一眼望去是一名1米八九的壮硕中年大汉留着光头,面色红润,现在因为愤怒更加红了,那双牛眼,紧紧的瞪着李追缘。

中年大汉,恶狠狠的说道:那俺可上来看看那一点儿是多少,要是拖的不干净,俺这大鞋底子可就不客气了。

猛的一下,门儿就被王叔粗壮的手臂,恶狠狠的推开了,大步的朝李追缘走了过来。

顿时,李追源就感觉后背被冷汗打湿了,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画面,就是他路过王叔家院大门看见王叔打他那儿子的样子,那满脸痛苦的样子,那哭天喊娘的声音,真的很让人同情,真的很让人害怕,当时真的很怕会被拉进去也揍一顿,也体验一下生无可恋的感觉。

突然李追源,心生一计,等会王叔走到我面前几米的距离,我把拖把使劲往他脸上一扔,趁着这几分钟赶紧跑到门里,直接跑,我可不想在原地挨揍。

试试吧,大不了就被打成猪头,搏一搏,烤鸭变大鹅!李追缘心里想道。

眼看王叔就要走到脸前,双手猛的一使劲,拖把头猛的飞了出去,正巧落在王叔的那个光滑的大光头上。

李追缘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上的拖布杆,李追源没有犹豫的,脚不沾地,头也不回就跑了出去。

就在李追缘跑出不远的时候,王叔拨开了那个拖把头,活脱脱的像一顶假发,转过身来,发出愤怒的声音:小!李!子!别让我抓到你了,要是被我抓到了,我一定要让你体验一下,我儿子专属的七匹狼。

这时,李追缘已经跑到了阁楼门,李追缘迅速的关好阁楼门,快速的从楼梯跑了下去。

李追缘心想:不行,从楼梯走过去,早晚是要被抓住的,要是坐电梯的话肯定比王叔快,到时候还能歇几分钟,我真聪明。

就在经过电梯间和楼梯口,交汇处的时候。

砰的一声,李追缘,脑袋就碰在了个不硬不软的温热物体上,李追缘顿时感觉脑子一阵空白,屁股往后蹲了下去,等缓过神来,双手,揉捏着自己的脑袋抬头,就看到一名穿着白色道袍的老人微微笑着,左手掌还在半空停着。

李追缘顿时大声的叫骂道:臭老头,你眼瞎了吗?你为什么把我推倒?是因为棺材没到,你闲的吗?

说完李追缘想推开老人,眼看要推到老人了,老人一侧身,就轻松躲了过去。

这一躲不要紧,李追缘可就受了罪了,咣当一声,就脑门朝地的摔在地面。刚爬起来,想要找老头事的时候,突然想到王叔那张大脸,站起来捂住脑门子,着急忙慌的跑到电梯门口慌忙的按下按钮,回头低声骂了一句。叮~电梯门打开了,李追缘急忙走了进去,按下了去一层的按钮。就在李追缘刚下去不久,道袍老人,微笑的嘴角突然抽了抽。

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沉重的脚步声,下来了一名中年人,嘴里还不停的叫喊着,到最后无奈的停了下来。

中年人嘴里说道:俺和你爷爷,都是为你这臭小子好呀。

正要继续往下走。道袍老人开口轻飘飘的说道:刚才那孩子是老李的孙子还是儿子呀?还有你是不是王阀京?王叔惊讶的回过头。

你这老牛鼻子哪来的?我这个名字可是很久没用了,没几个活人知道了,你咋知道的呢?王叔奇怪的说道。

你不必惊讶也不必多说,带我去见老李就行了,边说边走向电梯门儿。

刚才那孩子是这样用的吧?一边按下电梯门按钮一边小声说道。

却久久不见电梯门打开。这咋回事啊?小伙子,你过来看看,老者尴尬的说道。

“王阀京”开口嘲讽的说道:老牛鼻子,这就是你没见识了吧,那臭小子还没刚进去不久,还没下去,电梯还在运作,你按那按钮有个屁用啊。老者脸黑。

过了许久,“王阀京”走上前去按下了按钮,电梯门开了,却没有进去,朝那老者那看了看,老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进入了电梯门,王阀京紧随其后,按下了,一楼,在电梯之中,王阀京想要说什么,却被老者抬手阻止。

此时李追缘正在一层大厅伸了伸腰,又抬手揉了揉头,嘶~真疼!

刚才真是个怪老头,伸手一掌,把我撞的都这么疼,我也没惹他呀,就一把把我推倒了,哎,不想了,没被老头碰瓷就是好事儿,李追缘气愤的说道。

李追缘缓慢地走出了大厅,也没有保安拦住他,因为今天休假,大厦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前面保安亭里老眼昏花,老态龙钟,老大爷正在一点一点的看报纸。

出了大厅之后,缓缓的从右边的人行道走去了。就在李追缘刚走远不久,就在他刚才站过的地方,

此时赫然站了一名老人和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开口说道:你这老牛鼻子咋不让俺追上去呢?小李子他还小,万一在路上出点啥事儿,我跟你说,你自己给老李头一个交代。

老人,听完之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那嘴角又抽了抽,迈出稳重的步伐往左边走去了,中年人连忙跟上。

大约过了4小时,凤城城西市郊,楚清社区,李追缘从社区大门外的人行道大步流星的跑了过来,最终停在了社区大门。

李追缘弯腰双手扶着膝盖抱怨的说:把本帅哥累死了,可从龙晋大厦跑回家了。

李追缘抬头看了看,那张破旧不堪的社区牌匾,楚清社区这四个大字的颜色都快掉光了,那个大牌子歪歪扭扭,有种感觉随时都可以掉下来。

从这里就可以知道这个社区在这里的时间可不是一年两年,事实也正是如此,李追缘五岁记事的时候,这块牌匾,就已经很破了,不过那时候颜色还没有掉很多。

李追缘顿时,心生感慨,自己出身这么差,还没有父母,就只有个爷爷,还又扣又穷。哪来的资格能迎娶白富美呢?李追缘在心中自问道。又低下头,叹了口气。

迈步缓慢的走进了社区。

走了快一半的路程时,李追缘突然想到,不对呀,今天不能回家,不然王叔在家等着我怎么办?还有今天不是说好饿那老头一晚上吗?

算了,算了,今晚就不回去了,去找张胖子吧,顺便蹭一下张婆婆的饭。

要是今天做卤肉了就再好不过了,卷个馍馍,再来一碗羊肉汤,那岂不美哉!

说走咱就走,再见了,再见,爷爷,今晚我就要远航,嘿嘿,心爱的卤肉馍馍和羊肉泡馍,我来了!李追缘在心里想道。

转身就走进名字为三条的胡同口,同样也很破旧。就在此时,李追缘刚经过的三条胡同口,电线杆子后面,走出来了一名年纪甚老,却不见老态的老者,老者面容慈祥虽有白发却面色红润。

老者张口笑骂道:这臭小子,真德性,真是我当初捡的吗?

老者笑了几声,便轻微的咳嗽了起来,双手用奇妙的姿势敲了敲后背,背过头回身走去,嘴里说道:老喽,老喽,终究不如以前了。

谁知这老者乃是百年前以一己之力拯救一座城的济世大医,普通但不平凡。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