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日雪原 > 正文
旦辞成都去,半日到嵩阳
作者:何泊  |  字数:2064  |  更新时间:2020-11-02 10:29:08 全文阅读

马小白兴冲冲的拉着张琴的手,冲进了路旁的破楼里面,一夜安眠,直睡到天明。

  早晨的太阳升起来了,阳光洒满了城市。

  暮春时节,雪也很少再下了,尤其在南方,气温要比原来的甘谷城温暖不少。

  二人匆匆吃了一些早餐,便下楼收拾行装。

  虽然是一架侦察直升机,但容量却很大。原来塞满小汽车的货物,装进直升机里面,连一半地方都没有装满。

  二人又驾驶着飞机,循着昨日的道路,进入军事基地里面,搬了七八个铁皮箱子。

  然而直升飞机里面还剩着许多空间,他们便驾着飞机,又来到了官宅附近。

  这一次,马小白除了搬了许多日用品和食物之外,又拿上了一支老式的小口径狙击步枪。

  张琴很是不解,便问道:“你拿这枪做什么?打兔子吗?”

  马小白神秘的笑了一声,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说道:“对!就是打兔子。”

  张琴用手摸了摸马小白的额头,瞪大眼睛说道:“这也不烧啊?到底哪儿病了呢?”

  马小白抓起张琴的小手,按到自己的心窝上,嬉笑道:“哎呀呀,这里好疼呀……疼疼疼,真的疼了,快放手哇!”

  原来,马小白本想着按住张琴的手来开个玩笑,没料到张琴使劲抓了一把,马小白疼的直叫,拉开衣服看时,胸膛红通通的,有几个指印。

  张琴“咯咯”大笑着跑开了,只落下瞪着眼睛的马小白,还用手抚摸着胸膛。

  二人戏耍打闹,真的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上午九点多时,二人终于备齐了一切货物,驾驶着直升飞机,向南方飞去。

  只留下那疯老头,还站在他的帐篷前,行着军礼注视着飞机离去。

  直升飞机一直向上爬升,升到一千米高度的时候,马小白拉动前进档杆到三分之一处,飞机的旋翼向前倾斜了,速度慢慢增加。两分钟后,速度仪稳定在了二百千米处。

  这是他们第一次开直升飞机远行,马小白不敢全速前进,只好以二百千米的时速飞行。

  看着下面层层叠叠的雪山与荒丘,二人心生感慨,大好河山啊!全因一场战争毁灭了!

  直升飞机沿着废弃的公路飞行,马小白一手抓着操纵杆,一手打开地图查看。

  下午一点的时候,下面呈现出淡淡的绿色,果然有了生命的迹象。淡绿色包围着的,是一座小城。

  这是一路遇见的非常普遍的那种小县城,然而不同寻常的是,靠近小城的湖边正升起一股浓烟。

  “有人啊!”张琴低头看了一眼下面,紧张兮兮的说道。

  马小白拉住飞机的档杆,飞机慢慢减速,直到悬停在空中。

  他腾出双手,打开地图,平铺在自己的膝盖上。

  “时速二百,行了有四个小时。前方依稀可见的大都市应该就是昆明郡了,如此推断,这座小城,应该就是嵩阳县!”马小白喃喃自语,邹起眉头推算着。

  “但是诺大的昆明郡看起来却死气沉沉的,反而这座小城倒显示出生命的迹象……”马小白望着下面的浓烟,沉思了起来。

  张琴表情严肃,轻声说道:“咱们开的是侦察直升机,能不能看看呢?”

  马小白恍然大悟,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说道:“是啊!”

  说罢,固定好飞机的档杆,起身走向副驾驶座的旁边,打开红外探测仪。

  拨弄了好一会,那显示器上依然一片模糊,什么都没有出现。马小白心想,可能太久没有维护了,红外探测仪已经坏掉了。

  他只好关掉红外探测仪的电源,重新坐到驾驶座上。

  操作飞机,下降高度,让飞机悬停在三百米高的空中。

  又固定好飞机,从后面的行李里面掏出望远镜,打开窗子,透过窗口向下望去。

  边望边说道:“两个人在招手,下面烧着的是轮胎,这是什么?农家小院吗?”

  他自言自语了一会,又转身关上了窗子。

  “看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但人数并不多。”马小白看着张琴说道:“带上武器,小心一点准没错!”

  说着,把M型手枪别在腰里,又把20式步枪放在张琴手里,便控制着飞机向冒烟的地方降去。

  终于平稳的把飞机停在了这座农家小院旁边的荒地里。

  马小白用衣衫遮住腰间的手枪,拿起狙击步枪背在后面,二人关了引擎跳下了飞机。

  一站到地面上,二人顿感神清气爽。

  脚下低矮的苔藓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山上,屋旁的几株不知名的小树居然也泛着点点绿色。

  许多年来,这是马小白第一次看见了生命的迹象。

  正在二人赞叹的时候,两个身裹皮袄的农人模样的男子跑到了近前,吱吱呀呀的不知说些什么话,二人一句也没有听懂。

  马小白小心翼翼的抓着枪带,跟随二人往院子走去。

  这是一座极为普通的农家小院,二层水泥小楼,每层都有三间屋子。院墙足有三米多高,墙顶上镶嵌着杂乱的玻璃渣。

  两个农人带着二人,推门走进了院里。

  一阵“哼哼”的怪叫声响起,马小白顿时汗毛都竖了起来,他做梦都不会忘记“秃狼”的叫声,那低沉、凄厉却又充满力量的怪叫声,是这个世界上最阴森可怖的声音,尤其在夜里!

  马小白端起枪,快速瞄准了墙角发出声音的地方。

  果然,在石板后面的小洞里面,拴着两只黑色的秃狼,伸着圆嘟嘟的鼻子,不断的对着马小白呲牙咧嘴。

  农人看见马小白紧张兮兮的样子,笑呵呵的走到石板跟前,用手摸了摸秃狼的鼻子。秃狼忽然低下头,微闭着两只眼睛,像极了温顺的小狗子!

  马小白大惊,原来秃狼都可以驯服的吗?

  两只秃狼躲在洞中,不敢暴露在阳光中,它们挤在一起,静静的打量着院子里的主人。

  这时门帘揭起,走出一个老妇来。她一手住着拐杖,一手使劲朝二人挥舞着,笑眯眯的说道:“哎呦呦!大活人呢!屋里走屋里走,我这两个傻儿子不会说官话呢!”

  马小白与张琴急忙搭腔,却又十分小心的迈腿,走了进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