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日雪原 > 正文
怒杀无情汉
作者:何泊  |  字数:2196  |  更新时间:2020-10-21 17:01:38 全文阅读

一路无话。

  回到住所时,已是夜里了。

  收拾停当,点起烛火,马小白开始刷锅煮饭。这次他们带回了安娜射杀的一整只秃狼,马小白煮了一大锅狼肉。

  不到十岁的维克多一直帮着马小白填煤,洗肉,好一个勤快的外国小男孩!马小白伸手摸了摸他金黄的头发,好柔顺!

  做饭期间,安娜一直照顾着虚弱的张琴,不断的抚摸着她的身体,好让血流畅通,尽快恢复体温。

  晚饭时,安娜又帮张琴喂下了不少肉汤。张琴的脸色才有了一丝血色,但她依然昏沉沉的。

  饭后,安娜把张琴放平在床上,抱过来两张厚实的军毯,盖在身上。便站起身,一甩手,脱掉了外衣,露出了高大丰满的身材。

  她转过身,盯着马小白笑道:“我要治疗了,要不你来治?”

  马小白不解,问道:“什么啊?”

  “唉!说了你也不懂,我们北国的方法,低温症要用体温治最好的。”安娜说着话就帮张琴解开了衣服。

  马小白一看这种情形,赶忙拉起维克多走到了帷账外面。

  马小白蹲在地上,只听得帷账里面宽衣解带之声,脸慢慢的红了开来。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安娜的声音,她轻声说道:“你们都进来吧!又碍不着什么事!那炉火要熄了。”

  马小白才领着维克多走进了温暖的里间。他安排维克多睡进了自己的睡袋。才坐在炉边,往炉膛里面塞满了煤块,那火“砰”的一声烧了起来,他望着上窜下跳的红火苗出了神,那火,烧的真旺!

  小孩很快进入了梦想,面容安详。

  旁边的两个女人也沉睡了,马小白侧身看了一眼,顿时面红耳赤。只见安娜一手拥着张琴,一手敞开在睡袋外面,皮肤白皙如玉,酥胸半露。

  马小白的心砰砰直跳,他那曾见过这个场面!

  室温也太高了点,马小白禁不住脱掉了外衣,只穿着一间薄薄的线衣爬在桌上睡着了。

  半夜的时候,炉火渐熄,室温骤降到冰点,马小白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冻醒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那烛火才燃了一半,灯光暗淡。回头却看见了赤裸的安娜正端坐在床上,一手拄着床,一手撩拨着自己的发丝,丝毫没有避嫌之意。

  她慢慢说道:“还没睡呢?”

  马小白慌忙转过头去,羞怯的说道:“火,火要灭了,我添煤,添煤。”

  “委屈你,今晚和我儿子睡了,明天就把你老婆还你。”安娜说完,又睡了。

  马小白赶紧吹熄蜡烛,钻进了他的睡袋。

  第二日天明,阳光老早的照亮了房间,马小白睁开眼,心里又羞又喜,羞的是昨晚所见,喜的是张琴应该恢复了。

  果然,张琴苏醒在床上,和衣而卧。安娜已经做好了早餐,只不过,肉分明还没煮熟。但看着安娜大嚼的样子,应该可以吃,估计这个民族就这样吃肉的吧!

  早餐后,这北国女人竟喝下了满满一大杯白酒,脸色渐红。而后他们拥炉而坐,说起了彼此的经历。

  几年前,安娜一家三口离开北国,向南出发寻找温暖之地。

  当时逃出来的人不多,只有少数具有特异免疫力和抵抗力超强的人抗了过来。

  一路南下,偶遇的人类结伴而行。

  等行到兰州郡时,他们的队伍已达百十人。

  这些聚在一起的流民非常杂,有北国人,有草原人,也有本地人。

  时逢末世,又是乱世,这些人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

  进入兰州郡时,正值饥荒,数千残存的人类没有食物,只得吃死人的尸体,但不久后尸体也吃光了。

  为了食物,各帮派之间矛盾渐渐突显,打架斗殴已成常事。

  帮派之间兼并不断,后来形成了两个较大的帮派。一个是以北方诸族与异邦势力结成的雪狼帮。另一个是本地势力与西南流民结成的毒龙帮。一时两帮势均力敌,平衡了下去。

  但兰州郡资源匮乏,两个帮派都不愿坐以待毙,只好分别寻找出路。

  毒龙帮在流民的引导下,向西出发,前往乌郡。雪狼帮熟悉北边地形,便向太原进发。

  安娜跟随丈夫安德鲁,一起向太原出发。

  但队伍还没走到太原,帮内就因食物问题而产生了分歧。

  为了生存,帮派只能残食成员。不多久,他们就把帮内患病的、老弱的都吃光了。

  最后,他们盯上了帮内的孩童。

  安娜深感不安,只好劝丈夫安德鲁另谋出路。

  此时的安德鲁已近疯狂,他须发遮面,每次都像狼一样贪婪的望着维克多。

  一日夜里,安德鲁悄悄起床,爬到维克多身旁,两眼冒着绿光,张嘴就咬了维克多的胳膊一口。

  维克多大叫一声,惊醒了旁边的安娜。安娜见状,疯狂的反抗才阻止了安德鲁的疯狂举动。

  自此,安娜每晚都抱着维克多睡觉,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又过了几天,他们的车队来到了一个叫太阳山的小镇子,由于暴雪不止,雪狼帮决定在这个小镇上暂时驻扎,等雪停后再上路。

  车队便四散开来,在城中寻找物资。

  安娜一家把车停在了小镇南端的一户荒弃的民宅里。最近几日,雪狼帮的食物已经吃光了。几百饥饿的帮派成员便挨家挨户搜查老弱病幼。

  当晚,安德鲁拿出大砍刀,说什么都要吃了自己的儿子维克多。他还振振有词的说,与其给别人抓住吃掉,还不如自己吃了来的好。

  半夜里,安德鲁与安娜对峙着。一人手里拿着一柄砍刀,一人手里拿着一把步枪。

  零点的时候,安德鲁疯了,什么都不顾,扑上来就要砍了维克多。安娜咬咬牙,连开了数枪。安德鲁僵硬的向后倒去,重重的甩在了血泊中。像一条饥饿的野狗一样,死在了冰冷的雪地里。

  枪声惊动了小镇,安娜急匆匆的带着维克多开车离去。

  大雪纷飞,她慌不择路,沿一条小路往南边奔逃。

  几天后,直到用光了车上所有的燃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在了一座小城。找到个比较偏僻的石窟作为栖身之所,一直苟活到现在。

  今年入冬她并没有储存多少食物,而且每晚都被秃狼包围着,直到前几天,她认为即将死在石窟的时候,才敢发出无线电求救信号,因为他怕帮派其他成员发现她的踪迹,到那时,她依然活不成。

  幸好,发现她的并不是帮派的匪众,而是善良的马小白。

  安娜发出的求救信号,到底是否被匪帮收到,亦未可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