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银河星事 > 觉醒卷
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地震(1)
作者:王魔  |  字数:3624  |  更新时间:2020-11-10 23:26:38 全文阅读

在义乌参加完小商品展销会后,郑遇与同事杜明伟正驱车行驶在沪杭高速嘉兴段。此刻已是华灯初上,来往车辆大都进入服务站休息用餐,但郑遇却依旧以120迈的时速赶着路。这倒不是他不想休息,而是女朋友还在等着他回去过生日,并讨要一个明确的答复。

俩人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大约四年前,那是一次公司的客户联谊会,而作为主办方技术骨干的郑遇,自然肩负着接洽客户,并就技术方面问题进行交流的责任,于是便认识了现在的女友丁玲。

当时的丁玲只有24岁,刚刚参加工作两年,身上依旧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一丝青葱,同时又兼具着职场女性的那份练达,再加上一米七零的身高和姣好的面容,自然深深地吸引了刚入而立之年的郑遇。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浪漫爱情,就那么在两人间铺陈开来。

男人在追求自己喜欢的女性时,通常爱放豪言下承若,并以此来博得女性的青睐,郑遇自然也免不了俗套。记得他当时为了追到丁玲,不但承诺要在对方28岁前和其结婚,并办一场浪漫的水上婚礼,更承若要在外环内买一套三居室的婚房,让女方的父母也搬来上海居住。

可谁知计划没有变化快,四年时间就那么一晃而过。可如今的郑遇,除了银行里那刚上六位数的存款,以及母亲留下来的那一居室的小屋外,就唯有眼前这部三年前贷款购买的别克君威了。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郑遇还能鼓起勇气向丁玲求婚,毕竟面子不能用来过日子。况且四年相处下来,丁玲也从未因为钱和自己急过脸,这就证明对方并非只是看中他的财力。可一个月前的一次例行体检,却让郑遇陷入到惶恐当中。根据X光透析显示,在他肝脏里发现了一枚鸡蛋大小的肿瘤,且已经完全扩散开来。一周后的复查结果,更是直接将其打入地狱——肝癌晚期。

当拿到化验单的时候,郑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自己才34岁啊!尚未娶妻生子,怎么就得了绝症呢!可现实就是这么地残酷,当你还在梦想并憧憬着未来时,却要生生夺去这一切。

郑遇的世界就此崩塌,整个人当即失去了活力,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他不敢告诉丁玲,也不敢告诉父亲,更不想去化疗续命,于是向单位申请了一个出差的机会,来到义乌一呆就是好几天。反正都是死,他宁可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也不想看着所爱的人伤心落泪。

时间对于如今的郑遇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他忍不住就会有许多混乱的思绪,各种回忆和不舍更是塞满心田。自己一蹬腿倒是走得干脆,可年逾七旬的父亲谁来赡养?心心念念想要和自己厮守终身的女友如何安置?从幼儿园就与自己厮混在一起的发小会不会伤心?还有那些关心自己,又或者不对路的人们,又会是怎样的反应?甚至于弄堂口刘叔的豆浆油条,街角处邓阿姨的鲜肉馒头等,都再也品尝不到了。

人就是这样,往往在危机来临时喜欢瞎想八想。郑遇其实也明白,人一旦没有了性命,这世间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而至于死后会怎样,那也不是他所能去理会的了。

奈何今日情况特殊,女友铺天盖地的微信,以及十数个电话打来,就宛如一道道催命符在召唤他回去接受审判。郑遇心知躲不过去,也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你也别着急,四年都相处下来了,总不会因为一个承若就掰了吧!”坐在副驾驶位的杜明伟与郑遇同事多年,知道对方一些情况,于是安慰说。

郑遇摇了摇头:“男人重视看到的,女人重视听到的,只怕这次是过不去了。”杜明伟看着郑遇,眉头微蹙:“我觉得你最近不大对头啊!整个人好像突然颓废了,完全不似平时那般开朗哦!”

“也许吧!”郑遇不置可否的语气,让杜明伟更加的困惑:“你这次跑来义乌,我就觉得不正常。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有什么不能直说的吗?”

郑遇似笑非笑道:“我没事。”

“哼!面黄寡瘦,整个人都怪怪的,还说没事。”杜明伟翻了翻白眼,并未纠缠下去:“不想说就算了,但浦东国际会展中心的项目老板一直在催,你可得抓抓紧。”

“哥哥我怕是没有机会完成喽!”郑遇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却说:“放心吧!我会尽快把设计方案交给你的。”杜明伟于是不再说话,伸手将车内音响打开,选了首周杰伦的红尘客栈跟着哼哼起来。

时间在沉默中缓缓流逝,汽车依旧以120迈的速度行驶着,眼看就要进入上海地界。

“老郑,你有没有感觉车子在抖?”杜明伟突然停止了哼唱,疑惑道。

郑遇本就无心情理会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于是随口道:“废话,二十万的车子能没点抖吗?”杜明伟却摇头说:“这不像是汽车在抖,倒像是地面在抖。”

“难道是——”郑遇稍一收心便发觉不对,与杜明伟同时惊呼起来:“地震了”。

便在这时,右前方那辆银色奥迪突然蛇行,急促的刹车声直刺耳鼓。郑遇猝不及防,只能猛地一打方向盘,朝着应急车道拐去。岂料后方一辆黑色奔驰正沿着应急车道高速驶来,显然也是遇到变故后的临时举措,根本就无暇顾及郑遇的车。

但听得“嘭”地一声巨响,奔驰一头撞在别克左尾灯上,并推着其往道旁的护栏蹭去。原本猛烈的撞击险些让郑遇失去行动力,但为了不使车辆侧翻,他拼命抓着方向盘,以确保四个轮子依旧前行。

地震越来越强烈,整条高速公路仿佛一条抖动的丝带,不断制造着各种交通事故。郑遇的别克也如同惊涛骇浪中的小舟,被惯性和震荡波直接抛出高速,一头扎进了路边的绿化带中……

车辆报警声“呦呦”地响个不停,把郑遇从昏眩中叫醒。他努力抬起埋在安全气囊上的头,忍着浑身酸痛看了眼身边的杜明伟。而此刻的杜明伟依旧没有清醒,整个人斜靠在座椅上,额头处不断有鲜血流下。

郑遇不免有些担忧,于是伸出右手探了探杜明伟的鼻息。好在对方呼吸还算平稳,他这才松了口气。

破碎的车窗外不断传来呼喊声,人们奔相求救,场面一片混乱。忽明忽暗的车灯照射在前方龟裂的草地上,映衬出一种惨烈的枯黄。不远处破损倾覆的楼宇废墟中,时不时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

大难不死本该是件令人振奋的事情,可却无法令郑遇感到一丝宽慰。他瘫坐在车位上,呆呆地望着前方的草地,心中百味杂陈。

忽闪忽闪的车灯仅能照亮车头前一小块地方,余下的便是婆娑的树影以及灰蒙蒙的夜色。学美术出生的郑遇,看着眼前一幕不由心生感慨:“没有光就没有色彩,而没有色彩,这个世界将不再绚丽缤纷。恰如我的世界,也将在不久之后失去色彩,从而陷入永恒的黑暗。”

“唉!想这些干嘛!”郑遇收敛起心神,自嘲地摇了摇头,跟着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寻人帮忙,可谁知眼角余光扫过,却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他先是一愣,跟着扭头再次看向前方。

车灯依旧在闪烁,草地还是那般枯黄。可奇怪的是,就有那么一块地方,无论车灯是明是暗,它始终黑漆漆一团。若仅仅是块黑色的事物,那多少也会有点反光。可眼前这团事物非但没有反光,反而更像是一个无底的黑洞,正在吞噬着靠近的光芒。

郑遇以为自己眼花了,急忙搓了搓脸颊,跟着再次定睛看去。

“册那,这什么鬼?”越是看得清楚明白,郑遇就越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尤其是黑色事物的那种违和与缺失感,就好似电脑屏幕突然黑了一块,不但令人难以理解,更是有种反自然的味道。

只见他反复搓脸揉眼,跟着挪动身体,或高或低,或左或右,就那么来来回回地变换角度观察。

“不可能,不可能,世上就没有这样的东西。”从小学习美术的郑遇,自问色彩分辨力和观察力都很出色,想要在这方面欺骗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奈何眼前的事物却像是个魔咒,完全颠覆了他已有的常识,又怎能不令之惊诧呢!

在这夜色朦胧之际,灾害陡生之初,若换了一般人,几乎不可能发现那团黑色的事物。若非郑遇经过专业训练,加之心境与氛围相契合,也很难看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黑色事物发现被人盯着,不觉来了兴趣,于是朝郑遇缓缓飘来。

“居然还是活的?”眼看着神秘的黑色事物离自己越来越近,郑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快死了,还是因为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内心竟有种莫名的期待感。

黑色事物来到郑遇跟前,因为不再有灯光照射的缘故,几乎整个融入到夜色当中。可郑遇依稀还能辨认出对方,于是好奇问道:“你究竟是什么鬼?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回答,有的只是一种扑面而来的空洞,以及那违和的视觉感。郑遇觉得自己像是在跟空气对话,不由失笑说:“你是神也好,是鬼也罢,又与我这将死之人何干?”

仿佛感受到了郑遇话语中的悲凉,黑色事物猛然一缩,跟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吸扯力突然传来。郑遇只觉得心神颤动,魂魄好似要离体而去般,意识顿时昏沉起来。

那黑色事物就如同一颗心脏,时而膨胀,时而收缩。来至灵魂的吸扯力也是忽强忽弱,叫郑遇几近崩溃。他想要呐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想要逃离,可身子却像是灌了铅般沉重。

如此这般过了一分钟,那黑色事物突然穿过龟裂的挡风玻璃,飞入车内围着郑遇来回盘旋。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玩意好似不会与任何物质发生互作用力,无论碰到什么都是一穿而过,而且不伤分毫。

“你这家伙,给爷来个痛快吧!”感觉到精神快要被剥离出身体,郑遇害怕自己就此沉睡,不由心生凄苦。那黑色事物仿佛能感知到他的心声,陡然停止了旋转,跟着一头扎进其眉心,就此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郑遇只觉得眉心一凉,脑袋仿佛有千万条虫子在撕咬,就连形而上之的灵魂,也有种被人割裂的感觉。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打击,令得他再度昏厥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