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评论文集 > 我的支柱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明天退休  |  字数:4683  |  更新时间:2020-10-17 19:52:52 全文阅读

  现在,我正趴在桌上,他们要我把经过写下来,可这事好像是上辈子的经历了。

  那天,我踏进楼道,眼前一片漆黑,我用力跺一跺脚,又‘吼,哈’喊了两声,依旧漆黑一片。

  “破烂儿玩意,又坏了。”

  我咬着牙抱怨两声,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其他办法。

  我一般会从栅栏之间钻过,再一转弯,就可以看见楼道的大门,这门原本就是坏的,轻轻一拉就可以打开。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小心翼翼地走。走廊里充满腐臭的气味,腐烂的水果,散开的垃圾袋,浑浊的避孕套,还有留在墙上的尿渍,没有一样不是罪魁祸首。

  这些污秽无不展露出它们主人卑微的身份和恶劣的素养,虽然我也住在这里,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迟早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捏着鼻子,眉毛挤在一起,竭力不踩在这些垃圾上。

  继续往上走,昏黄的灯光终于传来。借着光线,我又看见墙壁上低俗的涂鸦,大多画些生殖器官或者脏话。

  我曾经无聊的走到顶楼,想看看这些涂鸦到底有多少,于是我看着脏话一路向上,看得多了,竟有一种他们在骂我的感觉,可能是因为那句‘傻狗别看了,谁看就骂谁。’总之,肚子里莫名憋了一股怨火。

  在顶楼,我发现一串用红笔圈了又圈的数字,我想起门厅里那个木质的密码箱子,我记下数字,跑到楼下去对着箱子输入密码,果然,箱子打开了。里面装有一个信封。我觉得自己可能窥探了别人的秘密,这也许是个时间胶囊之类的东西。

  我本是怀着内疚的心情打开那封信,但是看见里面的字,我转而愤怒起来。

  ‘傻狗,谁让你看我信的。’

  我反复查看这张信纸,再将箱子整个倒转过来,拍了拍箱底,确定只有这一封信,怒火彻底燃烧起来。我跑回房间,找出一把锤子,将箱子砸个稀烂,又将信撕成碎片扔进垃圾桶里,再跑到楼上,用锤子背把那串数字划掉。

  后来想想,那个恶作剧比起低下的素质不知道好上多少。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鄙视这里的住户,直至我走到家门口。

  我旋拧钥匙打开房门,右手边第二间是我的屋子,除了我,这里还住着三个人,两男一女。我看了一眼时间,夜里一点了,他们大概是睡了。

  但是有一扇门还开着,关着灯,里面好像没有人。我踮着脚走过去瞧,里面确实没有人。

  ‘也不怕丢东西’,我心里暗想,顺手将房门推上。我知道这间屋子里住着的是个身材壮硕的男人,个头很高,肌肉发达。我一度认为他是建筑工地的工人,但我听别人提起,他是一名体育老师,我半信半疑,体育老师怎么会和我们挤在这里。

  临走之前,我又瞥了一眼隔壁,那间屋子里住着个长有一头金发,发根却是黑色的女人。我看不出她大概多大年龄,因为她总是涂着浓浓的口红,描着深深的眉毛,画着厚重的妆容。即便如此,她那张棱角分明,下巴宽阔的脸,看起来也更像是个男人,要是卸了妆,说不定长成什么样子。这两间屋子的主人时常厮混在一起。据我观察,他们并不是情侣关系,也就是所谓的炮友。

  因而我更加肯定,那壮硕的男人绝不会是体育老师,否则怎会如此饥不择食。不过这都跟我没什么关系,此刻我已经很累了。

  回到房间,我耷拉着眼皮,胡乱踢掉皮鞋,等不及脱掉外套,便把自己随意扔在床上。

  我在身上一阵摸索,点燃仅剩的一根烟,烟灰叫它直接落在地上。

  我有些口渴,坐起来摇晃水壶,里面一滴水都没有。我懒得动弹,又躺下来继续抽我的烟,一直抽到烟蒂。我将那截烟屁股塞进矿泉水瓶,里面有浅浅的一层水和几只同样抽到根部的烟蒂。

  我使劲拉扯一把领带,深出一口气,想起自己即将升职,心里顿时感到欣喜。我抬头看一眼挂钟,那地方有一个手机大小的圆洞,我用挂钟挡住了它。

  一点半了,明天还要上班。我将衣服堆在脚下,脸也没洗,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睁开眼睛,我就感觉大事不妙,阳光照在身上很舒服,这就说明,太阳已经升起来老高。

  “妈的,手机怎么没响!”

  我抄起手机,又抱怨了一声,我忘记给它充电了。

  我急匆匆钻进衬衣和裤子,手里抓着外套和公文包,来不及洗漱,蓬头垢面地跑出门。

  跑到门口,我瞄见一个锁匠正在鼓捣我顺手推上的房门,金发女只穿着内衣伫立在一旁,壮硕的男人赤裸上身,套着短裤。他在骂街,“哪个狗日的把我房门关上了,真他妈手欠!”

  ‘素质真差,果然不可能是老师。’我心里想着,抓紧逃下楼去。

  在公车上我就后悔了,反正已经迟到,不如精心打扮一番,美美的吃上一顿之后再去上班,但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我不仅要接受迟到的惩罚,还要忍受车上人看我异样的目光。

  我注意到一个戴着眼睛,梳着马尾辫的学生妹正在打量我,观察我的衣着,从下往上,先是我的鞋,然后是裤子,衬衣,最后是我的脸,接着再反过来打量一遍。我捕捉到她的视线,严肃地看着她,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将头别到一边去。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又在反复打量我,我感到不满,怒视她的眼睛,这次她没有躲闪,而是直视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不想跟她僵持,所以主动躲到一边,走向公车的深处,眼睛还在看着那位学生妹。

  待我回过头来,竟有一对情侣也在紧盯着我,还捂住嘴巴发出可疑的讪笑。我大叹一口气,无奈地摇一摇头。下车的时候,我扭头看了一眼,那对情侣还在看我,男方甚至还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无视了他们,因为我迟到了一个钟头,半天的工资没有了,与我而言,这才是值得恼火的事情。

  走到座位上,我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对着我奸笑。他叫才源,多俗气的名字,人如其名,他是个俗气的人,眼里只有利益。

  自从我的顶头上司离职,他就一直跟经理套近乎,但是我不怕,作为入职四年的老员工,自然应该是我顶替上司的空缺。

  趁着电脑开机的时候,我拍着同事的肩膀,故意大声地说:“给大家添麻烦了,今天迟到了啊。”

  他回头看着我,露出一副难堪的表情。

  我微笑着看向才源,他还是那样奸佞地笑,跟另一名同事交头接耳,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他用手指着我,又向下比划比划,我没有搭理他,回到座位上坐下,双手插进裤兜。这时,刚刚那名同事轻轻地喊我的名字,我转过身看他,他用手挡在嘴边,将脖子伸过来,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拉链!看你裤子拉链!”

  我这才低下头,因为双手插在兜里,开口显得更大,一块卡通图案暴露在外,太不雅观。

  我尴尬地笑了笑,赶紧将拉链拉好。我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公车上的人对我投以异样的目光。

  我觉得自己面红耳赤,起身逃进洗手间,照着镜子,看见自己头发凌乱,满面油光,趁机洗漱一番。清凉的水洗净头脑中的混乱,感官也因此变得灵敏。

  关掉水流,我隐约听见隔间里有人讲话,听声音似乎是经理。我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慢慢地靠近一些,侧着耳朵细听。不知道经理在跟谁通电话,但是他提到了升职的事情。

  “当然,责任心是很重要的。”

  “……”

  “没错没错,资历也是必须要考虑的。”

  “……”

  “是,是是是,我会把这周的表现作为重要参考。”

  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传来,我来不及逃走,钻进另一扇隔间里,听见经理远去的脚步声,才从隔间里出来。

  经理的话让我苦恼,我刚刚迟到过,担心这件事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午饭时,我瞧见经理一个人用餐,就主动贴上去,询问他我是否可以坐下,他嘴里嚼着食物,没有回话,而是挑了挑眉毛,用手示意我落座。

  一开始我有些拘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经过一阵短暂的沉默,大概也就是经理将口中的食物咽下去之后,他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我回答他没有,只是来吃个饭,然后他喝一口水,用和蔼的目光看着我,他问我,今早是不是迟到了,我挠了挠头,答道,是的,因为昨晚楼上一直在晃床,所以我没有睡好。我随口编造一个理由,经理似乎并不在意,他靠在椅背上,用一只手摩挲着肚皮,舌头在嘴里动来动去,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他说,现在是竞选组长的关键时期,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这正是我担心的事情,我只得尴尬的笑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经理见我默不作声,说了一句,没关系,下次注意一点,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便要起身离开。我想着,还是要主动说些什么才好,于是我询问经理,组长的人选什么时候能确定下来,他听了我的话,又坐下,注视着我的眼睛,反问我有没有什么推荐,我不禁打了个寒颤,镇静下来之后,我毫不客气的推荐了自己,经理与我对视两秒,冲我点一点头,说道,你很有潜力。

  临走之前,他拍了拍我的肩,还留下另一张纸巾,我觉得这是经理看好我的证明。

  到了晚上,我主动留下来加班,看见才源拎着公文包离开的身影,我笑而不语。

  跟我一起加班的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李益,这名字起的多好。他比我晚两年进入公司,他刚来的时候,我是他的师傅。

  他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一杯拿在手里,另一杯放在我桌上,看他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就知道他有话说。

  “我看上了一个妹子,我想追求她,你帮我出出主意。”

  我有些感兴趣,询问他对方是谁,他说出的名字我没听说过,就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于是他带着我走向公示板。

  还有几个同事也在加班,他们见我过来,纷纷冲我点头微笑。

  李益指着公示板上的照片,我这才认出,这是上个月新入职的妹子,长相确实标致。

  其实我没有什么能够教给他的,但他只是要我帮一个忙,他想让我打探打探,妹子对他到底有没有那意思。

  我没有说话,我和这妹子不熟悉,我能怎么打探呢?

  他又问我是不是感到为难,我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告诉他:“没有,没有为难。”

  晚上回家,他与我同行,路过一家烧烤店,他问我要不要吃点宵夜,我说只要你请客,我就吃。

  他只点了两瓶啤酒,明天还要上班,我们不敢多喝。

  他一口撸下两三块肉,我跟他不一样,我把肉从铁钎上剃下来,就着蘸料吃,但是他习惯把酒倒在杯里,而我喜欢对瓶吹。

  他一口气喝下一整杯,我劝他慢点喝,我说照你这种喝法,两分钟就喝没了。他没有回我的话,自顾自说起来:“她入职的第一天,我就看上她了。”

  我点了点头,也喝下一些酒。他告诉我,他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跟她搭话,直到半个月前的公司聚会,他借着酒劲才跟她谈上几句。她告诉他,她是实习生。

  我主动与他碰杯,告诉他,这是当然的,哪个新来的没有实习期呢,他摆摆手,说她是学校派来实习的,拿到毕业证,她就会辞职。

  我见他一杯一杯啤酒下肚,满脑袋都是怕他喝多,没听清他的话,只听见‘辞职’二字。我问他,什么时候辞职,他倒转酒瓶,一滴酒也没有,又招呼店员再上两瓶酒,我只好陪他。上了酒,我又问一遍,什么时候辞职,他回答说,九个月。

  不管怎么说,我都觉得这段时间挺长的,可他却着了急,开始制造各种偶遇的机会,他对我说,“我们逐渐熟悉起来,其实我觉得,我们进展挺快的,甚至还有一丝暧昧的感觉。”我问他,怎么个暧昧法,他说:“你知道,上班的时侯电梯总是满满当当,那天,我们俩被挤到角落里,我的手背有意无意触碰她的胸脯,一开始是因为挤,后来…后来就有点故意了。”

  这时候天空飘来一团乌云,夜风吹得我有些冷,我紧了紧领口,问他,然后呢。

  他答道:“然后我的手就一直贴在她身上,她低着头,眼睛盯着地面,瞳仁有些颤抖,我猜她肯定是察觉到了,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我告诉他,她一定是对你有好感。他摇摇头,他缺乏当面表白的勇气。

  酒喝光了,他还想再要,我拦住他,提醒他天色不好,可能会下雨,其实只是我想回家了。

  他结了账,然后掏出两根烟,递给我一根,我又向他多要了一根,因为我的抽完了,我想留一根回家抽。

  “你也知道,我从没交过女朋友,所以这次,真的拜托你了。”

  他一再拜托,我实在无法拒绝,但我也告诉他,结果并不是我能左右的。

  他点一点头,又陪我走了一程,在前面那个岔路口,我们分开了。

  我不胜酒力,头晕晕的,但是这点酒还不足以放倒我。我蹒跚着往家走,在钻过栅栏时,感到头部一阵撕痛,我用手扶着额头,疼痛慢慢消失,应该是处小伤。

  回到家,我连鞋都未脱,直接扑倒在床上,夜风从窗子吹进来,我不再觉得冷,反而觉得格外舒适。我将悬空的脚挪到床上,这样屈着身体不太舒服,我便在床上蹭着,直到身体完全舒展开,也叫夜风能够抚摸我的整个身躯,就这样,我睡着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