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的神棍外公 > 第一卷 小镇鬼事
第一章 我的故事
作者:一蓑烟雨任逍遥  |  字数:2278  |  更新时间:2020-10-21 21:36:19 全文阅读

我叫许阳,出生于北方一个经济颇为发达的县城,靠着父母的勤劳工作以及祖上留下的颇为丰厚的祖业倒也落了个衣食无忧。

事情的一切要从我六岁那年说起,也就是这件事成为了我注定不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正常的生活以及后来一系列事情的导火索。那天也不知怎么的,我从一大早起来就蔫蔫儿的,总感觉好像困的很,怎么着也不想去幼儿园,当时在我们那里上幼儿园是要收费的,父母都不想白掏这个冤枉钱,硬生生的拉着我去了学校,在我出事前的时候,外公曾经打电话来过,说今天就别送小阳去学校了,说罢就把电话挂了,这里要先介绍一下我的外公,我外公是我们那里十里八乡有名的风水先生,每年过节的时候都会有许多的所谓达官显贵前去求签问神,而我外公所浸淫则是玄学术数中所流传最久的一种——请神术!关于我外公的职业以及他所研习的请神术我会在后面做更加详细的介绍,在这里就不再过多赘述。那天去了学校之后我虽然不舒服,但终究抵不过孩子爱玩的天性,在见到我熟识的其他小朋友后,我的难受一扫而空,很快便活络了起来,也就是在这时,我见到了我一生难忘的场景。

我上的幼儿园是分上下两层楼的,当时我在二楼和我的小伙伴玩,就像往常一样,可是也就在这时,异变突生!只见小伙伴那天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色大褂的看不起面目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根带钩的粗大锁链一下子就套在了我的小伙伴身上,瞬间将他从二楼扔了下去,只听得一声惊恐的惨叫过后,黑色大褂的男人从他的身体里用铁钩拉出来一个透明的和我的小伙伴一模一样的灰色小人,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回过头来冲我诡异一笑,说道:“替我向韩先生他老人家问好。”言罢,便从空气中消失不见……

后来当我真正踏上这条道路的时候我才知道,小时候所见到的那个穿着黑色大褂看不清面目的人,是阴间的勾魂使者,而我之所以能看到,是因为外公说我身具天命,先天就有阴阳眼,至于我的小伙伴为何会被勾魂,则是因为他前世所造杀孽过重,本应被扔到黄泉水里浸泡永世不得超生,怎奈何被他偷渡了轮回,不过和阳间一样,你见过哪个贪官污吏最终能逃的了法律的制裁,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我因为这件事大病了一场,病好之后所有人都对这件事缄口不言,包括我的外公,后来因为自己年龄小再加上大人们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我也就慢慢的将这件事淡化了,直到后来又一件事的发生,让我不得不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一个修炼者,让我的人生轨迹从此走上了一条逆天改命的路,对于走上这一条路,我从不后悔亦不曾害怕,因为有些人的命数是天生的,你既然不想被它所控制,那就只能拼命的去改变,这个道理不论是对修者亦或是普通人都是一样的,我从来都只想做个普通人,奈何天道不公,逼着我走上了这条逆天改命的道路,再者,修者本来就是与天斗,与地斗,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时间总是不经意间从我们的指缝中流走,如白驹过隙,匆匆而已。

转眼间,我已到从当初那个在幼儿园哭闹的小男孩步入了大学的校园,这座高中老师口中所说的象牙塔给我的感觉也就那样,遭遇了前女友给我带来的劈腿,我感觉我好像已经对所谓的爱情不当那么回事,我算是发育比较早的,初中那会儿就已经开始搞对象了,我从初中开始和她谈,到大一的时候已经谈了七年,或许是所谓的七年之痒亦或是终究是抵不过现实的洗礼,大一那会儿家里出了点事,经济方面相对拮据了一点,但我还是尽可能自己省吃俭用给她创造相对良好的物质条件,最后我所做的一切的一切,终是抵不过她的那一句:“你已经给不了我想要的一切,我们分手吧,小阳,我们都已经长大了,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我的家境和你比不了,你或许会说我市侩,但是我真的感觉我们已经不适合了,所以,谢谢你曾经给我的一切,我会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的一切美好,谢谢你陪我在一起时候的日子。”说罢,头也不回的上了那个我朋友口中所说的富二代的带翅膀的B的副驾上……

谁曾想一向自认坚强的我,那天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抽了整整两包利群,为什么抽利群?因为利群劲儿大,老烟民们都知道。眼泪顺着我的脸颊缓缓的留下,滴落在地下发出滴答滴答的清脆回响声,那天晚上出去叫了以前高中时候的好兄弟喝酒,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也是直到那天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不争气的我终究是在自己兄弟面前嚎啕大哭,也是那天我终于明白了我外公曾经对我说的那句话:“小阳,这个世界上,你想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代价!”对于富二代来说,其实我们从起跑线来说就已经输了,人家的起跑线是他妈的父母开着大G一路狂奔的,而像我们这种普通人在起跑线上能开着夏利就不错了,要想得到人家的生活只能是拿命去拼,拿命去换,只有这样你才能拼的过,而我正是这种有拿命去换的途径的人!

我外公是那种典型的五弊三缺的人,他鳏寡孤独中占了三样,幼而无父;幼而无母,老而无子,他曾无数次问过我是否要继承他的衣钵,每当问起这个来,他的眼里总是闪烁着希翼的光芒,那时候的我毕竟年轻不懂事,每次说起来总会回怼他说:“人家现在都讲马克思主义,您这就是封建迷信,骗骗没文化的人还行,骗我这有文化的就不行了。”可是现在我不这样想了,外公的工作很赚钱,不管是替人改运亦或是算命,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那种连道门灵气都不会耗费的工作,却每每总能带来不菲的收入,以前的我对我不屑一顾,现在我不这样想了,我就俗人一个,我贪恋人间的权势、功名和财富,至少这些能给我带来物质上的极大享受。

后来每当与同行说起自己是如何干这一行的,他们都会笑话我,说我没有一个修炼者应该具有的胸怀与胸襟,这时我都会淡然一笑,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感同身受,你没有经历过的事,就没有资格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责别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