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我怎么就不能飞升 > 第一卷 人间有些不太平
第一章 喜欢我啊
作者:残笔落月  |  字数:3971  |  更新时间:2020-11-12 11:24:06 全文阅读

“哥哥……要不算了吧……”

大树下的绿荫里,女孩微微颔首,轻咬着红唇,抬头看向面前的少年,双颊之上挂着一抹微红。

“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

“相信我!”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凑到女孩儿跟前,两手搭在女孩儿的肩膀上,双眼盯着女孩儿。女孩见少年离自己这么近,脸上只觉得火辣辣的滚烫,尤其是听到少年那极富磁性的声音,心中的小鹿更是一阵乱撞。

“要是被爷爷看到了,肯定会骂我的……”

女孩看了眼少年,脑海中浮现一个威严老人的身影,顿时脸色一变,原本灵动的大眼睛由于噙着点点泪水的缘故又多了几分水灵。

少年微微一笑,犹如一阵清风拂过这原本烈日炎炎,如同火炉的夏日,又好似一条清凉的丝绸带轻轻拂过女孩的心间。

“放心,爷爷不会发现的,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其他人不会知道的。”

“可是……”

“相信我!”

女孩原本还有些犹豫,可当看到少年那双深邃的双眼之后,女孩好像看到了平日夜晚里那明亮的星星。

女孩点了点头,微微向后面的大树靠去,看着少年轻声问道:“会疼么?”

“嗯……”少年沉吟片刻,随后笑到:“可能会有一点,但是过会儿就没事了,而且还会很舒服。”

“真的吗?”

“真的!”少年点了点头,抬起女孩的一只脚,将女孩的裙摆微微往上撩起,柔声说道:“放松点。”

“嗯?”女孩还有些疑惑,突然一阵刺痛钻心而来,女孩猝不及防,一个没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娇嫩的闷哼声。

少年没有理会已经双眼通红,泪眼婆娑的女孩,而是死死抓住女孩的小腿,从一旁草地上的夹子中继续取出三根纤细的银针,以四指之间的缝隙将银针紧紧固定,随后对着女孩的脚踝快速握去。

三根银针随着少年这一握,径直扎在了女孩那红肿的脚踝上。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少年依旧是充耳不闻,只是掌间旋动,探出一股玄妙的气机,裹挟在银针之上,钻入女孩的脚踝中。

银针上的玄妙气机,带着丝丝清凉,在女孩脚踝内游走;此时女孩只觉得自己原本胀痛滚烫的脚踝,在这一刻竟然不痛了,而且清爽无比。

女孩撑起身子,朝着脚踝上看去,发现肿胀的脚踝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缓缓消肿,而且那一块青黑的淤血也在缓缓散去,逐渐变得白皙。

“好了诶!”

女孩双眼里残留着的泪水像是亮着星星,一闪一闪:“东来哥哥真厉害!”

大概过了几分钟,女孩那红肿的脚踝终于完全恢复如初,赵东来将银针取下来,笑着揉了揉女孩的头,轻声说道:“快回家吧,已经没事了。”

“嗯!”女孩重重点了点头,从地上站起来,两只手背在身后,眯着双眼,对着赵东来笑道:“谢谢东来哥哥!”

“下次记得小心点,别再这么不小心了。”赵东来将银针小心翼翼地放回针夹里,继续嘱咐道:“还有,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要老去独木桥那边耍了,那里都是男孩子调皮的地方,你跑过去凑什么热闹?”

“略略略!我就不!”女孩对着赵东来吐了吐舌头,直接朝着一条乡间小道上跑去,哪里还有半点受伤的样子?至于赵东来,此刻的女孩心里只想着玩,赵东来的那些话,受伤了可以听听,现在伤好了,当然是再不用听啦!

赵东来看着小女孩的背影,露出一抹笑容,无奈摇了摇头,孩子心性就是活泼。

赵东来仰躺在树荫下,轻闭着双眼,嘴里叼着一根随意从身边拔下的嫩草,虽说六月天里的太阳最是毒辣,但躺在这种自然树荫下,依然能够感受到一份阴凉与惬意。一阵阵柔和的暖风拂来,带着一丝热气,更夹杂着农村里特有的杂草芳香,以及田里蒸发出的泥土气息。

大概过了几分钟,赵东来在这阵阵暖风下,竟然有些睡意;嘴中叼着的那根杂草,随着这夏日午后的暖风一阵摇曳,摇曳着这漫长的夏日,摇曳着赵东来的心神……

“你想好了?”

一阵温和的声音在赵东来脑海中响起,随后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赵东来眼前;只见那人身穿一件青色儒衫,腰间系着白色流云锦带,一条青色头带系着三千青丝,眉下一双眼睛犹如天上明星,嘴角微微扬起,浮现一抹如玉笑容,只道是君子如玉,温文尔雅。

“嗯!”又是一道声音响起,在那年轻人身旁又站着一个少年,少年穿着一身雪白长袍,背负一把墨色长剑,赵东来细细看去,那人的面容……不正是自己么?

转眼间画面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两道身影,一人袒胸露乳,剑眉星目,须发飞扬,倒持三尺青锋,远远望去给人一种不怒自微的感觉;另一人上身披着一件皮甲,一袭紫蓝色斗篷遮住自己半张脸,让人看不清面目。

一位少年郎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少年郎抱剑在胸前,朗声笑道:“即日起,愿与二位定下甲子之约,甲子之后,东来当问剑二位剑仙,争夺天地剑圣之位!”

又是一阵涟漪泛起,如同明亮如镜的湖泊,被一颗石子打碎,那副画面再次变换;只不过这一次,少年郎不再是白衣胜雪,而是……一身法袍被鲜血浸透,染成一片鲜红。

少年身后,还有一位身穿一袭青色儒衫的年轻人,年轻人的青衫之上一如少年那般,浑身浴血。

年轻人看着赵东来,露出一抹苦笑,轻声说道:“看来,今天我们是走不出去了。”

少年嗤笑一声,紧了紧手中佩剑,周身剑气流转,如同狂风肆虐:“陈敬之,你可是要成为棋圣的人,怎么能死在乾坤界!”

“你不也一样,要争夺剑圣么?”

两人相视一眼,皆是爽朗一笑,霎时间天地风云汇聚,万里彤云之中,电闪雷鸣。陈敬之两手一张,身前一张棋盘显现,纵横一十九道经纬线从天而降,将二人以及二人周围一十八位魔族剑修尽数笼罩其中,周围方圆千里,尽数成为一道棋盘方寸天地。

陈敬之手中凭空出现黑白各两枚棋子,浑身气息陡然一变,仿佛圣人坐镇,威严无比;只见陈敬之捻起一枚黑子落在身前棋盘之上,一道黑色光柱从天而降朝着魔族十八剑仙其中一人砸去。一子落下,自然还会落下第二子,第三子,以及其后数十子!陈敬之将自身气机再次提起,黑白相间,朝着棋盘上前后依次落下四十六手,霎时间整座天幕降下一条条黑白光柱,势如天崩地裂,山倾海覆。

赵东来见陈敬之已然出手,自然不会让魔族十八剑修前来干扰,只见一袭早已被鲜血染成鲜红的白衣,一步向前,身后一座高达千丈的金身法相拔地而起,好似神人在天,俯瞰众生。法相如影随形,亦步亦趋,少年一剑挥出,剑气如同海上巨浪,朝着身前十八剑仙平推而去,身后法相同样一剑挥出,只不过其上剑气却是要比少年强上数十上百倍!

气机巨浪看似缓缓推出,实则一瞬来去数百里,引来虚空一阵动荡,连同天幕之上万里密布的彤云也在这一刻拨云见日,显出朗朗乾坤!

十八剑仙前有黑白棋子化作擎天光柱从天而降,后有毁天灭地剑气席卷而来,为首一人,见此形势知道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率领身后众剑仙迎面而上。一十八人共同祭出自身本命飞剑,将自身剑气凝聚一点,朝着陈敬之与赵东来激射而去,只道是一力破万法!

双方接触的一刹那,整个乾坤界传来一声惊天炸响,其后更是带着滚滚如春雷般的沉闷,天幕之上随着双方这一击,出现一道道蛛网裂纹;双方一击之后,似乎意犹未尽,余势未已,没过多久,又是一声惊天炸响,这一次乾坤界天幕再也不堪重负,彻底破碎。

天幕破碎,散落无数流光,原本拨云见日的蔚蓝苍天,这一刻却是破开一道巨大的黑洞;黑洞之中卷起一阵漩涡,漩涡速度由慢及快,对着地面的吸力也由小变大,剑仙又如何?青年棋圣又如何?天地大道之前,便是沧海之一粟,天地之蜉蝣……

树荫下的赵东来猛然坐起,额头上汗水密布,一阵风拂过,赵东来背后带来丝丝凉意。少年两手掩面,狠狠揉搓了一下自己的面颊,朝着四周环视过去,此时天幕之上已经披上了一层黑色幕布,以及挂上了一轮金黄色的明月。

“五年了……”赵东来长长吸了一口气,继续朝着身后的草地躺下,看着远处的星空:“不知不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陈敬之……你还好吗?”

“五年了,至今为止还是凝气境!体内的金丹也没有任何反应,好歹我之前也是个仙人境的剑修,如今竟是落了个金丹破碎,元婴消散的下场……”

赵东来长长叹了一口气:“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以前看书上说,那些人跌境最多跌一两个境界,我这……我这竟然跌落九个境界!”

赵东来一手捶在地面,发出一阵闷响:“早知道当初就好好炼体了,气体双修也不是没有先例,只不过多耗费些时日罢了;还好如今留了一副金身境界的体魄,不然……估计跌落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早就摔死了。”

赵东来躺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时间已经不早了,便起身朝着村口走去。

话说五年前赵东来刚刚流落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就好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一般,只不过不是生理上,而是大脑。赵东来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发现这个世界的文字和语言自己竟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而且听村子里的人还有自己师兄说,自己是被老医师从山上捡回来的,而且捡回来的时候,众人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古装戏的龙套,不小心迷路了,然后莫名其妙的摔在了村子的后山,最后导致失忆……反正一踏糊涂。

不过老医师人很好,在把自己捡回来之后,悉心调理,更是收留了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自己,还让师兄教自己这个世界的语言和文字,除此之外老医师更是亲自教导自己这个世界的医术。之前赵东来能够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针法给女孩消肿,那都是老医师的功劳。只不过……老医师已经去世了,就在一个月前。

不知不觉,赵东来已经走到了老医师院子的门口,此时院子大门前正停着一辆豪车玛莎拉蒂,赵东来大致打量了一眼这台漂亮的轿跑,便朝着院子里面走去。

此时院子内的主屋灯火通明,赵东来远远看去,只见大堂内站着三个人,一个是穿着一袭红紫色唐装,拄着一根红木拐杖的老人;另一个是穿着一身紧身牛仔裤,配着勾勒完美身材的白色紧短袖,再外披着一件蓝色牛仔外套的女孩;至于最后一个,长得像个圆球一样的胖子则是自己的师兄杜俅。

不知不觉,赵东来已经走到了主屋门口,这一次,赵东来近距离的朝着两个人看去,发现这一老一少两人竟然还是自己那个世界的炼体修士!尤其是站在老人身边的女孩,境界比老人还要高上几层,居然已经达到了淬体五层。

赵东来不由得再次重新看了一眼女孩,女孩大概是十六七岁,瓜子脸,尖下巴,眼角一粒很小的泪痣,长得倒是挺漂亮,身体骨骼更是炼体的好胚子,若是愿意吃苦,未来达到凝气境界,并不是难事。

“看什么看,喜欢我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