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我想活过三十岁 > 正文
第40章 开始吧
作者:养鱼翁  |  字数:3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16:09:02 全文阅读

  “噗嗤”

  一口猩红的鲜血喷到地板上,在黄色的地板上,显得格外显眼。

  “滴答滴答”

  一滴滴血珠慢慢地落到地上,和地板上的血滩汇聚一团,不分彼此。

  “时间真的不多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在空荡荡的房间中显得有些突兀。

  在这个房间中,一个白衣男子捂着自己的嘴角,低着头。

  白衣男子的袖口上有着些许血迹,他的胸口上也有。

  他缓缓地放下自己的手掌,抬起了头。

  是简华!

  “开始吧!”

  简华缓缓地说道,嘴角的血迹一直往下延绵,经过下巴、脖子。

  在鲜血的映衬下,简华的脸庞显得有些诡异,就好像一个嗜血的凶兽,不复原来冷酷的模样。

  ……

  当天空中的第一抹阳光探出眼眸,窥视着清风市,整个清风市都静悄悄的,就好像一个贪睡的孩子,不愿意从梦中醒来,面对阳光的轻抚。

  整个城市朦胧了起来,如同笼罩在一团迷雾之中,让人看得不真切、不清晰。

  站在城海之中,依然朦胧一片,看不清这个城市的真相。

  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男子缓缓地从太阳之中走了出来,他的身上仿佛有火焰冒出,他的眼神让人不敢相视,如同烈日一般,似乎看一眼就会被烧伤、焚灭。

  看到这个男子,让人生不起其他念头,只有只四个字来形容——太阳之子!

  在男子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秃头男子,正是庞然。

  “不准恶意伤害普通人,至于最后的结果——各凭本事。”

  那个如同火焰般的男子出声说道,语气中显得异常严肃与郑重,还有一丝让人不容拒绝的意味。

  男子说完后,便伫立在天空中,俯视着整个清风市。

  天空之下,城市之中。

  一个个身影向着城市的中心汇聚,有人的速度极快,如同飞鹤,但有的人速度平平,不急不缓。

  清风市的中心,钟楼。

  一栋古老的建筑,历经了几个世纪,久久不消。

  “爷爷,我们不需要加快速度吗?”

  一个模样俊俏的年轻人,对着自己身旁的老者问道。

  老者摇了摇头,看向了前方,慢悠悠地说道。

  “不着急,有些事情不是先到就能够先得。”

  老者看向了身旁的年轻人,然后又转头望向了远处,再次说道。

  “先驱者不一定就会淘到金子,后驱者不一定就会一无所有。”

  年轻人挠了挠头,对于老者的这番话,他听得云里雾里的。

  “我们……”

  年轻人还想要继续问下去,但就在这时,一个震耳欲聋的笑声从远处传来,在整个城市的中央飘荡。

  “哈哈哈”

  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出现在远处,他大约五米来高,和一些二层小楼差不多。

  这个巨人慢腾腾地前进着,每一次迈步,都发出一声巨响,同时传来一阵震动。

  按道理来说,像这种情况,应该会有许多人围观,就算不围观,也会有人拍视频吧!可是现在居然没有一个普通人出现在这里。

  出现在城市中央的,都是特殊人类,没有一个普通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方回,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夜猫看着站在楼边,悠闲地望着远方的方回,不耐烦地质问道,她的语气中,没有一点对于队长应有的尊敬之意。

  方回转过身子,对着夜猫笑了笑,然后说道。

  “不要着急,现在我们还需要执行任务,而且那个东西不会这么快出现。”

  方回的语气很平淡,对于夜猫的不尊敬,没有任何不满。

  夜猫撇了撇嘴,看着远处向着城市中央汇聚的特殊人类,愤愤地说道。

  “凭什么我们在这执行任务,而那些废物反而能够肆意逍遥。”

  方回摇了摇头,看向了夜猫的眼睛,对着她说道。

  “因为我们是第9区中的一员。”

  方回在说完这句话后,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

  “还有也不仅仅是我们在执行任务,第九区的五个小队都在履行着各种的职责。”

  “如果我们不履行自己的责任,那会有多少普通人,丧生在这次的浩劫之中,你知道吗?”

  方回盯着夜猫的眼睛,夜猫看着方回的眼神,不自然地闪了开来,看向了别处。

  “灵分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一直站在旁边的连刀突然出声说道。

  在听到连刀的话后,方回诧异地望了连刀一眼,随后便收回了目光,再次来到楼边,眺望远方。

  “我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有其他人。”

  ……

  “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其他人,还有自己。”

  明芸看着自己身旁的朱趣,缓缓地说道。

  明芸还是那一身黑色的打扮,至于朱趣,也是一身黑衣,看起来和明芸很像,就好像一个小版的明芸。

  在这段日子的相触中,明芸对于这个小屁孩的看法,发生了一下改观,她发现朱趣是一个安全性很差的孩子,她很害怕孤独,晚上不敢一个人待在黑暗中,每次都会点上一只点蜡烛。

  尽管很害怕,但朱趣却从来没有向明芸说过,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

  明芸对于这个小小的孩子,有了一丝动容。

  她开始了解朱趣,发现她是一个命苦的孩子。

  从那一天开始,她就改变了对待朱趣的态度,二人的关系也渐渐发生了转变。

  “为什么?”

  朱趣抬起她的小脑袋,仰头看向了明芸,对着她问道。

  明芸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朱趣,蹲了下去,对着她轻声说道。

  “作为一个女子,千万不要依靠别人,没有人会是你永远都依靠,特别是男人。”

  明芸直视着朱趣的眼睛。

  “你要学会靠自己!”

  看着朱趣似懂非懂的表情,明芸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站了起来,对着朱趣说道。

  “我们继续走吧。”

  朱趣看着明芸的背影,眼神中有些疑惑,她想到了她的白衣大哥哥,但思索了片刻后,她还是跟上了明芸的脚步,小小的脚丫快速地蹈动着。

  ……

  一只巨大的大脚丫狠狠地踩在一栋电话亭上,黄色的电话亭立刻被踩得稀巴烂,就好像一个被摔坏的玩具。

  顺着脚丫往上望去,便是一片黝黑茂密的腿毛。

  突然这些腿毛扭动了起来,在空中肆意飞舞,一根腿毛从大腿上飘下,随着渐渐下落,这根巨大的腿毛越来越小,似乎缩水了一般,最终缩为正常大小。

  “哈哈”

  “真是爽快!”

  一个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就是这根大腿的主人。

  这是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巨人,他穿着短衫短裤,露着大腿和胳膊肘,身上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远远望去,就有一股压迫感。

  “聒噪。”

  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天上传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道气劲,直奔巨人。

  巨人在看到这道气劲后,脸上的嚣张之色顿时不见,脸色变得惨白,有些难看。

  他举起自己的手臂,护住脑袋,因为那道气劲攻击的就是他的头部。

  “呲”

  一声细微的穿透声。

  随之便是一声轰响,巨人那硕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压到了周围的建筑物,一片狼藉。

  巨人的颈部“彭”的一声,炸裂开来,鲜血飞舞。

  随着鲜血的流淌,巨人的身体越来越小,逐渐恢复为正常人大小。

  在巨人尸体的上空,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缓缓地落了下来,她冷若冰霜,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这个白衣女子缓缓地从天空中落下,落在了“巨人”尸体的旁边,然后便向前走去。

  期间看到没有看“巨人”一眼,仿佛刚才的事情对她来说,不值得一提。

  “爷爷,她好漂亮啊!也好厉害!”

  远处的阿纹看到了刚才的一幕,便对着自己身旁的老者说道。

  老者抬起苍老的脸庞,那是一张满是褶皱的脸,但那一对眼睛却透露着沧桑和疲惫,仿佛能够看透人心。

  老者并没有过多注视白衣女子,而是看着地上的尸体,那个尸体如同气球撒气了一般,皱皱巴巴的躺在地上。

  在尸体的指尖,一枚手琢缓缓地破碎开来,无声无息。

  老者缓缓地摇了摇头,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天地其孕,万物有灵。

  每一件镜物,只要不是被拥有者抛弃,而是一直伴随在拥有者身旁,它就只有一个拥有者,绝对不会拥有第二个拥有者。

  即使第一个拥有者死亡,它也会选择自我了断。

  这便是灵,或者说法则。

  老者看向了阿纹,对着他轻声说道。

  “漂亮的女人固然好看,但人心难测。”

  老者转过脑袋,看向了远处的钟楼,缓缓地说道。

  “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即使那个人是我,因为——人心难测。”

  阿纹看着老者,脸上有些不以为意。

  爷爷怎么会害我呢?

  阿纹在心中默默地想到,但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望着老者。

  “这钟楼,不知道历经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沧桑,多少年的辗转,才有了今天的样貌与气概。”

  老者盯着钟楼,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思索之色,同时那苍老的双目中,闪烁着野心的光芒。

  “哎~”

  最终一切都化为一声叹息。

  老者收回了目光,看向了阿纹,面露和蔼之色,对着他轻声说道。

  “走吧。”

  “嗯。”

  阿纹点了点头,然后跟上了老者的步伐。

  远处的朝阳,延绵而漫长,明明是四溢风发的时间,但却有一种迟暮之感,宛如夕阳一般,落寞而又涣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