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我是神的儿女
作者:孙政道  |  字数:1676  |  更新时间:2020-10-25 08:43:22 全文阅读

昨天傍晚下了一阵大雨,花园里的花草都被风雨击倒了,我最爱的那一株花也受到风雨的影响。本来它是最美和最香的,现在花瓣皱了,头也下垂了。它失去了一切的荣华。我想,要到明年才能再看见它开出美丽的花了。

然而黑夜过去,早晨来临,太阳又放出和缓的光辉。阳光看见了花,花也看见了阳光。一旦它们有了接触,阳光的力量就进到了花朵里。花儿立刻抬起头,展开花瓣,恢复了当初的荣华,而且似乎比之前更美丽了。

柔弱的东西接触到有力的东西,就得到能力。同样,虽然我不知道和神相交为什么会使我得到工作和忍受的能力,但我晓得这是事实。

亲爱的,你的试炼是不是太重?你应当寻求主,与他相交,他必给你战胜的能力。因为他曾应许说:“我必坚固你。阿摩司曾谈到王割草的事。我们的王有许多镰刀,永远在修整他的草地,磨刀霍霍之声,预告着许多杂草和野花要被割去。虽然它们在早晨很美丽,可不出一两个钟头,那被割下来的都会堆成行,很快就要枯萎。

人生也一样。在令人痛苦、失望和受伤的修整中,体现出我们的勇敢。

只有修整才能培养出天鹅绒般的草地;只有神的镰刀才会锻炼出人的温柔、平衡与和谐。圣经常把人比作草,把神的荣耀比作花。草地被割之后,才会在荒凉中开出荣耀的花来,那样的时刻最适宜接受他的降临,“像雨降在已割的草地上”。

信徒啊,你是不是正体验被神的镰刀修整呢?不要怕它——镰刀后面必定紧随着细雨。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位年轻的传教士,把多少希望和对基督事业的雄心带进了坟墓,只留下不少珍贵的回忆,还有几十个印第安信徒。那位年高望重的清教圣徒约拿单·爱德华,曾希望大卫做他女婿,大卫死后,他把他一生的事迹搜集起来,写成一本小书,而这本书飞越了大洋,落在剑桥大学生亨利·马太的桌上。

而可怜的马太自己呢,他放弃了学业和一切机会,去东方传教。当他从“印度的珊瑚滩”转回家乡,带着病体向北跋涉到黑海边缘,像托卡特的可汗一样以马鞍蔽体,躺在地上,贴着地面以减轻高烧之苦,终在那里孤独地死去。

这种牺牲是为了什么呢?

从布雷纳德的坟墓和黑海边的孤冢前,兴起了一队又一队可敬的传教士:这就是他们的结果。最宝贝的东西往往被最艰难的东西包围。我们若想得到它们,必须先遇见高山、森林、铁车烈火。因为艰难是冠冕的代价。得胜的牌坊不是用玫瑰和丝线织成的,而是来自重击和血。我们今天所忍受的艰苦,正是主给我们用来赢取冠冕的工具。使我们跌倒的也许是环境——当我们渴望为主工作时,却被囚在极狭隘的地方,譬如一间病室,或不顺遂的位置上。但是,无论如何,主知道我们的需要。我们的环境都是他亲手安排的,为了加增我们的信心,引领我们更靠近他。

使我们跌倒的也许是思想——心里一直缠绕着许多不能解决的疑问与难题。我们原本希望,在把自己交给主时,天色就会变蓝,谁知如今天空黑云满布。可是我们可以相信,如果困难仍在,那必定是主要我们学习信他更深。

叫我们跌倒的也许是属灵方面的事——我们曾以为在主的怀抱中,就不再受到试探了。谁想试探的风却比以前来得更猛。然而试探越猛,主的恩也越大。我们若回头看看来路,就会大声赞美我们的向导了。

所以,不论将遭遇什么,只要是主的旨意,我们都该欢迎。

但愿我们不再因爱我们的主而跌倒!在阿尔卑斯山山顶,神年年创造他的奇迹:山上覆盖着厚雪,在白天的阳光和寒夜的严霜互相作用下,积雪的边缘结成了冰,可冰壳下却开出了完整无恙的花。

这种花属樱花科,只长在高山上。夏季它舒展叶子,平躺在地上,吸收阳光的热量,贮藏在根里,就能过冬。到春天时,它开始发芽,芽上奇妙的热度恰好把积雪融成一个钟形的小汽罩。

它继续长高,头上总是戴着那个钟形汽罩,直到里面长好了花苞。最后,钟形汽罩的外壳脱落,花朵直接与阳光接触,紫红色的花瓣莹净剔透,脉络近似雪花,好像还保留着生长斗争的痕迹。

这种植物所蕴藏的奇迹,绝非出自温暖泥土的花卉能够比拟。它引起我们心里的震撼,因为我们喜欢看到不可能的事成真,神也如此。对不可能的事,要坚持到底,哪怕所有困难都像雪一样堆压在身上,也不要畏惧。凭着信心向着他吧,他是对付一切“不可能”的神。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