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方舟时代 > 正文
第二章:打架
作者:无脑氪金  |  字数:4823  |  更新时间:2020-10-14 14:58:04 全文阅读

王公子要健身了。

他家庭优渥,锦衣玉食,从小就没干过重活,再加上早恋,食髓知味,旦旦而伐,看着不显,但身子骨早就被掏空了。

这次爬山,让王振深刻的意识到自己体能的不足,年纪轻轻的,几百米的山路都要腿颤,还要被宿舍那两沙雕笑话,王振受不了这个委屈。

周一早上,天刚刚亮王振就爬了起来……嗯,主要是他嘱咐了金泽喊他,金泽叫了八百遍才把他叫醒。

一觉醒来,王振只觉得双腿肿胀发木,肌肉里面跟浇了电浆一样,稍一着地就又麻又痛。

金泽一看他那龇牙咧嘴的表情就知道什么情况,安慰他道:“正常事啦,一会先别跑,走上一会,活动开血气就行了。”

两人准备完毕,出门前金泽又喊齐辉:“一起跑步去不?”

齐辉没回应,把毯子往上一拽盖住脑袋。

金泽摇了摇头,和王振出门。

晨练是个技术活,而金泽显然是技术领先者,毕竟他比王振早练了……嗯,好几天呢。

他陪着王振先溜了溜腿,两个人沿着操场走了十来分钟,等到王振腿脚不麻了,感觉好一些了,这才开始慢跑。

“脚别用力,用腿,把大腿甩起来……我去,你跑这么快干嘛?”

“大腿甩起来,没让你跑这么快啊,你放缓一点。”

“调整下呼吸,别呼~吸~,应该是呼呼~吸吸,跟着跑动的节奏走。”

金泽也是张嘴跑马,他就跑了几天而已,什么技术要领,动作经验,全是胡说八道,完全是按照自己感觉来的。

自己感觉一下,没问题,就总结总结,套用到王振身上,至于教的方法是对是错……管他呢,跑个步而已,哪有这么多的讲究。

王振一边听他叽叽歪歪一通教,一边调整自己,试了一下,感觉还挺不错,两个人跑了近半个小时,直到浑身出汗,这才停下,蹲在的篮球架的基座上休息。

其实,晨跑的关键点不在于跑多快,怎么跑,而是坚持。

锻炼身体是水磨工夫,靠的是持之以恒,不是偶而练几下,跑一会就会有根本性改变的。

王振并没有这个耐性,他就是自尊心受到打击,一时兴起练了几下,没过两天,那个劲头就消退了,生活又回归平常,该吃吃,该喝喝,没事上上网,宿舍打打牌,还特意叮嘱金泽:“大哥,早上别喊我了,我一苦学生,睡个囫囵觉不容易,看,我刚办的健身卡,有时间我就去健身房练,比跑步管用多了……”

王振掉队之后,金泽又连续跑了几天,慢慢的也不想跑了。

没有意思。

每天不断重复,如同机械一样千篇一律,没有意思。

金泽把晨跑也停了,拿着王振的卡去了健身房几次,那张年卡就被终结了使命,丢到了柜子里吃灰。

没意思!

上学也没啥意思。

别人上的都是什么大学?

清华北大、复旦交大,一个个前程似锦,国之栋梁。

金泽上的什么大学……说错了,他上的这学校连大学都不是,是学院,平城市专业技术学院,不提供学位证书的那种。

而他所学的专业叫做《机械设备维修与操作》,理解成“进口挖掘机修理”也没什么毛病。

金泽无法想象自己毕业以后去开挖掘机,修拖拉机的场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干这个的?

有点憋屈!

他对这门专业没有兴趣,也完全学不进去。

反正没有学分,考核之类的约束,慢慢的金泽也不怎么去听课了。

整个人松散下来,时不时陪王振上个网,陪齐辉打个牌,生活像是回到了从前。

这年头上网不是一般人能消费起的,平城市的人均工资还不到五百,而网吧收费一个小时四元,宿舍里也就王振有这个经济条件。

王振家在底下县城,父亲开了家机械厂,还做农机商贸,可谓富甲一方,唯一的不足就是儿子不太争气,学习一塌糊涂,大学都没考上,因为这个,老人家愁的直掉头发。

他家是有点钱,却不是什么巨富,势力范围也出不了县城,对于儿子上大学的事情一筹莫展,正好那个时间,市里成立了专业技术学院。

学校由国家政策背书,在市里大肆宣传,王振父亲了解了一下情况。

“嘿,机械专业,还有农机维修,这专业很对口,学好了正好继承家业。”

于是,王振就来到了这座学校。

技校也是高校,算起来也是个大学生,王振父亲对自己的大学生儿子宝贝的紧,物质方面可谓是有求必应,生怕他在学校委屈了自己。

王振学习不怎么样,但人还算靠谱,除了上网也没什么花销大的地方。

年轻人玩性大,容易被新兴事物吸引,这是很正常的事情,王振上网或者出去玩的时候喜欢呼朋唤友,经常喊金泽齐辉两个。

齐辉父母是下岗工人,开了一家饭店,说不上穷,也说不上富,他从小在农村被爷爷奶奶带大,性格非常独立,也不像王振玩性那么大,两人关系一般,王振叫不动他,唯一能叫的就是金泽。

金泽孤儿一样,托国家教育普及的福才得以上学,年年靠补助生活,日子苦逼的一塌糊涂,这种情况,有人乐意带自己出去玩,还不用花钱,他哪有不去的道理。

之前他一直都是王振的小跟班,随叫随到,喊啥干啥,自从失恋之后,金泽突然性情大变,搞得王振一度很不适应。

一段时间的坚持之后,金泽堕落了。

也是奇怪,他明明是堕落了,但是宿舍的两个朋友却觉得很开心,因为曾经的金泽又回来了,又变成他们熟识的那个人。

他们认为,金泽的改变是因为受到了失恋的巨大打击,一度的想要脱离群体,而现在,经过自己两人的不断努力,金泽终于从失恋的低谷中走了出来,并且回归了群体。

为了庆祝金泽的回归,王振决定请金泽吃顿大餐。

金泽心底是不想去的,他现在正在顿悟期,整个人跟一条咸鱼一样,每天什么都不想干,只想静静的感悟人生,思考人生的方向,生命的真谛,未来的道路。

如此关键的时刻,怎么能被一顿饭给打断。

金泽严词拒绝。

王振提出了建议:“先吃饭,吃完饭,再唱歌,然后去上网。”

唱歌?KTV?有妹子???

“嗯,这还差不多。”金泽点头同意。

两人选了一家学校附近的饭店,年轻人吃饭,也没啥讲究,点了四五个菜,上了几瓶啤酒,就是一顿胡吃海塞。

从饭店出来,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王振带金泽去唱歌。

平城市属于不入流的小城市,去年年底的时候才开了第一家KTV,这玩意是稀罕物,以前只在港台电视电影里才见过,很让人向往。KTV的消费水平很高,但完全挡不住大家的热情,开业之后,生意火的一塌糊涂。

很多人看的眼热,也跟着做,半年时间市区陆续开了十几家,硬是把曾经的高端娱乐做成了大白菜生意,直奔着量贩式去了。

王振带金泽去的是一家叫“红磨坊”的KTV。

走在路上,王振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开始计划经济,他先拿三十放进兜里。

“这三十块一会去网吧包夜。”

“四十块钱开一个包间,啤酒,果盘……嗯,正好,还能叫俩陪酒的妹妹。”

计算好钱,王振冲金泽挤了挤眼,一脸坏笑道:“你不知道,这边陪酒的妹子老开放了,到时候找俩漂亮的,你要是有本事,带出去开房都行。”

话说的好像他带出去过似的。

金泽刚喝完酒,出来风一吹,头有点晕,闻言推了他一下:“要叫你叫,我就是来唱歌,好久没来KTV了。”

“你以前来过KTV?骗谁呢。”王振不信。

金泽一滞,搪塞了两句:“没来过行了吧,不许我吹吹牛逼啊。”

“赶紧走吧,就刚饭店那个KTV就行,跑这么远干嘛。”

“你懂什么……”王振刚想反驳,突然往旁边巷子里一指,叫道:“卧槽,金泽,那边有打架的。”

金泽顺着方向看过去,嘿,还真有人在这打架。

三个打一个,被打的哥们挺惨,不停的大声呼救。

这地方有点偏僻,周围也没什么人,他喊得声音不小,根本没人过来,只能拼命往外跑。

三个人连踹带锤的,这哥们被踢翻好几次,瞅到个机会,猛地把其中一个人拉倒,寻了个空隙终于跑了出来。

王振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那种人,看见人从巷子里跑出来,还冲他吹了个口哨。

口哨声音还没落,那哥们就被人追上一脚踹翻。

“这人……怎么有点眼熟啊。”

借着马路上的灯光,金泽看清了被打那人的长相,拉了拉王振。

王振仔细一瞅,貌似、好像、大概……是有点眼熟哈。

“咱俩认识他?”王振楞了。

“认识?还是不认识?”

金泽眼神一亮,突然想起来这人是谁,猛地叫道:“我靠,是高林远。”

王振还没反应过来,金泽急道:“高林远啊,你忘了,咱宿舍那个。”

他这一说,王振终于反应过来了。

他们宿舍一共四个人,高林远就是那个根本不在宿舍住的神仙,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久没见,王振都快把他忘了。

高林远时不时也会来学校一趟,两人也碰过几次面,经金泽一提醒,王振再仔细一看:“我靠,还真是他。”

“怎么办?”王振没注意了。

尼玛,那几个围着他打的一个个纹身花背的,一看就是混社会的主,他有点虚。

“还能怎么办,他们又没拿家伙,上去干啊!”

喝酒误事啊!

换做平常,遇见这事金泽多半就避开了。

老子咸鱼一条,又跟你没什么交集,帮你干毛!

但现在喝了酒,那就都不一样了。

他奶奶的,老子喝醉了地球都要围着我转,你是什么东西,敢打我朋友!

金泽话刚落下,人已经冲了出去,助跑发力,一脚踹在一个正在挥拳的混混身上。

这一脚下了死力气,那混混被踹的往前狂奔四五步没止住,一头扎到了地上。

旁边那个混混看到金泽冲出来,张嘴乱骂一通,挥拳朝金泽打来,金泽没能避开。

说实话,有点疼!

这一拳直呼到金泽脸上,金泽只感觉猛地一懵,差点昏过去,身边王振已经冲了过来,这哥们战斗力渣的厉害,加上喝了酒,打人都没力气,明明偷袭,结果人没放倒,对面回过神后,两人扭打在一起,在地上来回乱滚。

金泽没什么打架经验,他就是身体好,年轻气盛,精力充沛,被人踹上两脚除了衣服上留下俩印子,屁事没有,对面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小混混,又没什么武器,谁怕谁?

金泽先踹翻一个,又被王振纠缠着一个,他逮住剩下的那个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净往脸上招呼,被打的高林远这时回过劲来,不知道从哪捡到个砖头,金泽和那混混你一拳我一拳正打的激烈,他抽冷子一砖拍到那人后脑勺上。

“我靠!”金泽吓了一跳。

尼玛哪有拿砖拍后脑勺的啊,这他娘的万一把人拍死了怎么办。

看见眼前那混混软面条一样瘫在地上,金泽心脏“突突突”跳的厉害,赶紧去探他的鼻息。

有呼吸,有心跳,后脑勺没陷进去,就是鼓了个大包,应该没事。

“谢天谢地。”金泽重重吐了口气。

这高林远是傻X吧,不带脑子的啊?尼玛要是给人打死了,事情就大了。

回头一看,三个混混,一个被板砖拍昏迷,一个看情形不对跑路,剩下在地上和王振缠斗的那个,被高林远一砖头砸到腿上,抱着腿叫的凄惨无比。

“草泥马,草泥马~”高林远脸上带血,狰狞无比,使劲踹着躺地上打滚惨叫的混混。

眼见远处有人朝着这面指指点点,还有人掏出手机打电话,金泽怕出事,扶着王振从地上爬起来吗,两个人拉着高林远赶紧跑路。

在小巷子里绕了一圈,三个人回到学校宿舍。

高林远被打破了鼻子,洗了把脸,仰着头拿着卫生纸往鼻子里塞,难得他还记得金泽和王振,带着很重的江湖气说道:“谢了哥几个,找时间我一定好好感谢你俩。”

他不仅鼻子流血,脸上也好几个巴掌印,全是淤青,脑门不知道磕到了哪里,破了个伤口,衣服上全是脚印,头发乱糟糟的,模样惨的不行。

齐辉被他们吵醒,拿着上次宿舍备用的碘酒帮高林远清洗伤口,疼的高林远龇牙咧嘴。

“咋回事啊你们?怎么高林远也来了。”齐辉趁空闲小声问金泽。

三个人也就王振没啥事,金泽也挨的够呛,身上的不说,一只眼睛被打的肿的跟熊猫一样,侧脸也挨了一下,可能是压迫到了血管,半边腮帮子都肿了起来,嘴里的肉被咬烂,齐辉问他的时候,金泽正漱口往外吐血唾沫。

“别提了,准备唱歌来着,碰见几个混混打人,认出来是高林远,上去帮了一下。”

打完架,出了汗,金泽酒彻底醒了,想想这事也是扯淡,说话都叹着气。

王振问高林远:“你这什么情况,怎么被人堵在巷子里打。”

高林远面露恨意,咬牙切齿道:“得罪了个人,被人阴了,妈的个B,我记住了,你们放心吧,我早晚要收拾他,顺便帮你俩把仇也报了。”

金泽听到他的话眉头紧皱,想起他上去就拿砖头拍人后脑勺的狠劲,劝道:“算了吧,我俩也算帮你报仇了,咱们把那几个人打的也不轻。”

高林远不乐意了,叫道:“放屁,我挨了这么多打就这样算了?那些垃圾能跟我比?”

这话说的很刺耳,王振看苗头不对,悄悄拉了拉金泽:“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金泽看看高林远的穿者打扮,再看看自己的,觉得自己真是TMD手贱,就这臭脾气,傻X性格,我帮他干嘛,还不如不帮。忍不住嘀咕了一声:“沙雕NPC!”

高林远在宿舍里逼逼了一通,拍拍屁股走了,等他走后,三人面面相觑。

金泽看着王振。

“有什么想说的?”

“没啥说的,自认倒霉呗,你呢?”

金泽朝门外比了个中指:“去他妈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