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方舟时代 > 正文
第一章:学校
作者:无脑氪金  |  字数:2344  |  更新时间:2020-10-12 18:17:14 全文阅读

平城,南方城市,毗邻魔都,全国经济排名不高不低,既没什么名胜古迹,也没出过什么伟人学者,标准的四线城市,籍籍无名。

去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培养专业技术类人才,平城专业技术学院建立。

学校招生针对的是高中毕业、辍学,社会闲散青年,无业青少年。

成立匆忙,教学条件不足,师资力量不够,生源良莠不齐……种种不足聚集在一起,引发一系列的混乱,导致学校在平城的口碑一落再落。

一年时间,平城专业技术学院就从专业类院校,沦落成了混子学校,学校招生都要拿“国家补贴”“免学杂费”等等优惠忽悠。

…………

时值五月,暑气日盛,平城专业技术学院。

教学楼安安静静,学校的林荫处,知了没命的鸣叫,草坪里的野草长到腿弯深,几个穿着非主流,染着花花绿绿头发的学生从旁边经过,门卫处的大爷正躺在晒太阳,听见动静,睁开眼瞄了一下,又慢悠悠的闭上。

就在门卫大爷头顶的校门上,还挂着去年留下的条幅

“相聚今晚,世纪扬帆!”

“迎2000年元旦晚会!”

时间都过去了半年,曾经的大红条幅早就失去了色彩,被风雨洗的惨白,像是送殡的幡布。

学校宿舍,王振打扮的油光粉面,对着镜子撩了撩刘海,喊齐辉一起上网去。

齐辉趴在床上正在看书,闻言抬头看他一眼,吐出俩字:“不去。”

“靠!”

王振上手拉他,齐辉不为所动,抱着本《数控机床的编程与操作》不松手,打死不去。

拉了几下没拉动,宿舍里气氛有点僵。

王振给自己点了根烟,狠吸了一口,换了个话题,问道:“金泽呢?大周末的,他跑哪去了?”

“我哪知道。”齐辉回了一句。

宿舍里本来是四个人,王振、齐辉、金泽,还有一位大哥开学呆了两天就不见了,别说宿舍,进学校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神龙见首不见尾。

王振最近迷上了上网,打CS,一个人玩着没意思,之前他都是拉着金泽,可金泽这几天也成仙了,整天神出鬼没的找不到人,齐辉又对上网没兴趣,没人陪自己,王振也没了上网的兴致,叼着烟往床上一坐,和齐辉聊了起来。

“你说这金泽什么情况?做贼的吗他,整天找不到人。”

王振说着话,一口烟吐得齐辉睁不开眼,齐辉翻了个白眼,收起书坐起来,回道。

“他不是上个月失恋了吗,受打击了呗。”

宿舍三人关系不怎么好,王振和齐辉属于两类人,平时根本没啥交流,也就聊起金泽来有点话题。

王振挠头:“那不对啊,失恋的不都该垂头丧气,把自己锁在屋里,日常消沉吗?这家伙怎么整天到处乱跑找不到人啊?”

齐辉分析说:“也有可能是自甘堕落,从此洗心革面,沦落风尘……”

王振看了他一眼,觉得齐辉“洗心革面”这个词用得很不错,不愧是经常读书的人。

金泽失恋就是几周前的事,这事在学校挺出名的

原因是学校教导主任值班,晚上去教学楼关门的时候听到楼上有动静,等靠近的时候听到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天台、深夜、隐隐约约的哭声……教导主任当时差点没给吓尿了,一路跑出教学楼,喊来好几个老师组团上去查看。

结果嘛,灵异事件没有,就见金泽坐在楼顶,埋着头,卷缩着身子哭。

事后教导主任了解了下情况,这才知道:哦,这小伙子失恋了!

在学校里,情感问题是最容易出事的。一行人上天台的时候,金泽就在边缘蹲着,这尼玛要是没人发现,他一时想不开给跳下去了,那自己这教导主任就做到头了。

想到这里,教导主任汗都下来了,不仅没给处罚,几个老师还轮流劝了半天,好说歹说把他给哄回去了。

事情处理的虽然低调,但是这么多老师还是把事情传出去了。

第二天学校就有传言:有个叫金泽的学生失恋了,要跳楼,就在主教楼上,跳到一半被教导主任给拽住了……

神尼玛跳到一半给拽住了,也不知道这谣言是怎么传的,反正越传越离谱,最后完全变了味道。

什么坟场、闹鬼、鬼迷心窍……稀奇古怪咋说的都有,金泽也迅速在学校出了名。

金泽倒是没有想不开再跳一次,吹了一夜冷风,加上情绪大起大落,回到宿舍他就病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恢复。

病好之后,金泽性情大变。

不抽烟打牌了,不看小说了,也不上网了,没事就对着镜子来回看,勤洗衣服勤洗澡,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和之前判若两人。

最近这段时间,更是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每天早出晚归,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王振和齐辉两人跟两个侦探一样,分析了大半天也没分析出个所以然,晚上七点左右,金泽回来了。

白T恤,牛仔裤,运动鞋,手里还拎着个塑料袋,金泽推门进来,看见两人都在宿舍,愣了一下,打了个哈哈,说道:“哟,今天都在啊。”

“王振,你怎么没去上网啊?还有齐辉,吃饭了没?”

王振、齐辉两人,面如重枣,黑如门神,一左一右拉开坐着,摆出一副三司会审的架势。

“今天去哪了?”

“这几天忙什么呢?”

“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

两人一拥而上,金泽赶紧举手做投降状,大喊道:“喂喂,光天化日啊,你们注意点影响。”

王振一把夺过金泽手中的袋子检查,叫道:“还影响,老实交代,最近干嘛呢?整天神神秘秘的。”

“上课啊,能干嘛。”金泽装作委屈道。

“周六你上哪门子课,老实点,不然休怪哥几个不客气啊!”

王振翻看了一下袋子,看里面装的都是一些吃的,枣糕、柿饼、糖圆什么的,尝了一下,味道不错,随手给齐辉分了一些。

齐辉比王振专业多了,并没有被金泽的糖衣炮弹所腐蚀,抽着鼻子在金泽身上使劲嗅:“不对,有香水味。”

金泽脑袋使劲往后仰着,叫道:“卧槽,你狗鼻子啊?”

“嗯?”

齐辉突然伸手,从金泽领口拉出一根半尺长的头发。

“我靠!”王振怪叫一声,夺过头发放在金泽眼前:“铁证如山,你还不快点老实交代。”

尼玛~金泽无语,鬼知道自己身上怎么有女人头发。

交代?自己女人手都没摸过,交代什么?

“我今天爬山去了,就秀水河那边,这些吃的也是从那边买回来的。”

“是吗?”

“我靠,你们都什么眼神?我发誓:骗你们是小狗行了吧。”

王振:“骂谁呢,骂谁呢?”

两个人围着金泽一通逼问,金泽打死不承认,就说自己是爬山。

“不信明天咱们一起去?”金泽拿起扔在桌上的袋子,王振一把抢过去:“去你大爷,把吃的给我撂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