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华江山 > 正文
五十八章:错哪里了?
作者:橙一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2021-01-06 17:26:50 全文阅读

夏婉怡在军营里面待了一个多时辰后,才慢慢的告别夏子昂,离开了军营。

“不用担心子昂他,夏叔叔可是对他很高的期望,别让夏叔叔到时候期望变成了失望。”

“且在军营里面,也是最好的磨练一个人的地方,只要等时间一过,在上一场战场,他就会发生质的改变。”

“而军旅生涯,也是一个人成长最快,起步最快的地方,特别像是现在这种乱世之中,只要子昂的认真杀敌,一年内晋升百户或者千户,都是轻轻松松的。”

在军营外面,容天元拉着夏婉怡的双手,柔声道。

“嗯,这个我知道的,只不是心里面还是担心的很,毕竟战场刀剑无言,他为人又比较马唬,要是因为这个发生一些意外......”

夏婉怡说到这里,就不敢在继续说下去了,更加的不敢去想后面的结果,还有一些场面。

见到夏婉怡这样,容天元也是明白她心中反而担心,微微的拍拍夏婉怡的手,笑着说道:“别怕,这有什么好怕的,这不会还有我吗,由我在一切不用担心,且我的对他的训练,让他也不敢马唬,要是在训中的都敢马唬,那他到时候别想进第一梯队了。”

“要是这样的话,到时候夏叔叔还不得打残他,呵呵!”容天元说道这里,就有点幸灾乐祸起来。

“......”

夏婉怡见到容天元这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没好奇的白了一眼,不过心里面也是微微的放松了下来。

虽然夏婉怡不想夏子昂上战场,但是更不想被自己爹爹收拾,还有就是期待夏子昂在战场上的表现。

此时她的心里面是十分矛盾,每一种都各占三分之一。

“那我就先回去了,等下次再来看你,要是有空的话,就回到家里面,雨萱和娘亲也是停息挺想你的。”

“嗯,路上小心些。”

夏婉怡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对着容天元摆摆手,马车缓缓朝着城门的方向行去。

望着坐着夏婉怡远去的马车,直到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面,容天元才慢慢收回目光,转身朝着训练场行去,在其嘴角上挂着一抹莫名的笑意。

行到训练场,近五千的将士,都在忙于训练之中,他们都想着在这考核时,能跃进第一梯队,到时就升官发财,做英雄这些都不是梦了。

虽然这第一梯队,危险系数很大,但是那诱人的条件,使他们无法能拒绝,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便是如此了。

即使不能升官财管发财,一直跟着容天元身边,征战沙场,杀敌四方,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容天元的目光巡迅速在场内扫了一眼,见到此时正在过四百米障碍的夏子昂,也没有出声来打扰,静静等到夏子昂跑完。

“子昂,你过来一下!”在夏子昂刚刚跑完,就对着其喊道。

见到容天元叫自己,夏子昂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到底是所谓何事,难道是因为刚才打扰到大哥了?

夏子昂有点不敢确定,带着许些忐忑和害怕的心,行到容天元的跟前,看着后者要说些什么。

“俯卧撑你会做吧?”在夏子昂行到跟前,淡淡问了一个问题。

听到这一个问题,夏子昂直接就愣住了,不知道怎么问这一个了?这叫我来就是问这一个?难道不是之前的那一事?难道是我想多了?

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夏子昂的心头,不明白这个问题指的何意,很快的点点头,道:“会做!”

夏子昂当然会做了,在家里面的时候,就见到过容天元做过,这怎么不会做了。

“既然会做的话,那就给我做一百个俯卧撑,一炷香的时间里完成。”见到夏子昂点头,容天元在开口道。

“啊?一百个俯卧撑?为什么啊?”夏子昂先是一秒钟不明所以,随即就嚎了起来,质问道。

见到夏子昂这样,容天元直接就开始骂道:“叫你做就做,哪有那那么多的为什么?要是嫌少了,在加一百个。”

“好吧!”

听到容天元这语气,夏子昂也是不在说些什么了,老老实实显得做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算是不知道什么原因,长官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脚步向前跨了一步,双手支撑着地,便开始慢慢的坐了起来。

“这就是把你说的会做?你屁股撅这么高做什么,让人踹吗?”

容天元见到夏子昂做的第一个,直接就开始摇头摆脑壳,手里面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小棍子,慢慢的的指导夏子昂的标准姿势。

“双脚给我合拢,脚尖着地,双手指尖朝前,与肩旁同宽,身体要挺直,手臂慢慢弯曲,保持一到两秒,手臂在慢慢伸直,撑下来时鼻尖要碰地,胸要贴着地面,与地面平行。”

“嗯,对,就是如此,来,继续,自己数着多少个,声音念出来。”

容天元很是细心的再一边指导着,而这夏子昂也很快的记住了要诀了,做的还挺规范的。

见到这一个效果,容天元忍不住点点头,显然是对这个很满意。

而容天元和夏子昂这里发生的事情,周围有着不少的人看到,就围了一些人过来看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这奇异的姿势。

“看,看什么看?难道你们也想来一个百个?还是说你们都达标了?要是觉得自己行了,那就负重十公里。”

见到那些人看过来的人,和围过来的人,容天元直接就喝道,这倒是让那些人忍不住缩缩脖子,悻悻的离开了。

开什么玩笑,他们可是见到夏子昂做这个的吃力劲儿,想来也不是简单的活儿,还有就是那负重十公里,也是一个不好的活儿。

不管是两个,没有一个人愿意来选的,还不如继续在这里训练,在没有轮到自己时还可以休息一下。

在所有人都归回原位后,容天元又是开口道:“要是没有在一炷香的时间完成,在加一百个。”

“......”

此时夏子昂仿佛有几十头草泥马才奔腾,心里面那一个憋屈啊,有苦难说啊,只好稍微加快一点速度,不然等下没有按时完成,又是的加一百个。

他这不做不知道,在连续做了十几个,才发现这玩意不必那四百米障碍简单,还要更难一些。

要不是这一段训练,让自己身体强度增加了不少,自己的体能和耐力全方位的提升,边说一百个了,怕是二十个他就爬了。

在等夏子昂做完最后一个,满面的汗水,脸色也是有些涨红,此时的他很想趴在地上不想动了。

见到夏子昂那一副神情,容天元淡淡看开口道:“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听到容天元的这话,夏子昂稍微一愣神,随即就明白了,大哥还是记仇了,大声道:“是我进来是没有先通报,是我打扰了你和姐姐。”

在说姐姐两个字时,夏子昂声音变小了,只用两个人能听见的话。

“是这个吗?”听到这个,容天元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嗯?难道不是这个?”

夏子昂被反问,顿时就懵了,你问的不就是这个吗?难道不是这个吗?难道还有别的?我怎么不知道了?

见到懵圈的夏子昂,容天元没黑着来说道:“既然你不知道,那我来说,在我给你糕点的时候,你的那一个吃像。”

听到容天元这话,夏子昂顿时就明了了,当时没有怎么注意,就没有当一回事,而刚才那就是惩罚他了,才不是因为破坏了两人差的氛围。

且容天元也不至于拿这个来惩罚夏子昂,毕竟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情,而他在大帐里面的吃相......

见到夏子昂一副明了的表情,容天元继续说道:“你说你这叫点什么事?是不是觉得只有我和你姐姐两人,就不用注意形象?就可以为所欲为?或者说在其余的人面前,也是会如此?”

“你知不知道这样很丢脸,搞得我好像克扣你伙食,没有给你吃饭一样,跟一个饿死鬼一样,要是下次在如此,一炷香时间两百个,完不成在加两百个。”

在容天元说完,夏子昂直接就苦着脸了,一百个他都够呛了,要是两百个都不敢想象了。

不过这不存在下一次了,所谓吃一堑长一智,便是如此,要是一个人在同一个错误上,犯上两次,那他也是够可以的。

“好了,你去继续训练,我去看点东西。”容天元摆摆手,便离开了训练场,来到大帐里面,行到一个木台前,见到台子上有着山川河流,城镇等,都是标的一清二楚。

这是沙盘,这容天元找人做的,他在旁边监督着。

除了地图外,在大帐里面还挂着一张地图。

两个都是关于浙江沿海城市周围的纵深的地图!

行到沙盘前,容天元便是仔细测看了起来,手里面拿着一些小旗子,是不是的插上一插。

在初征前,容天元要把浙江的所有地形,所有情势,都是要一一的了解清楚,这样在对战时,才能减少更低的伤亡,取得更大胜利。

......

(一炷香的时间说法不一,有的说是半小时,而在佛教里面,僧侣打坐所用的计时香,则就是半个时辰,另外一个计时单位,则就是为五分钟。

我所用的一炷香时间,为五分钟的那一个计时单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