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风华江山 > 正文
第一章:醒来
作者:橙一  |  字数:3038  |  更新时间:2020-11-07 15:52:23 全文阅读

一房间里面,一床榻之上,一长相并算是很帅气,但却是比较俊逸耐看的男子,艰难的、慢慢的睁开双眼。

男子叫容天元。

  睁开双眼入眼是在一间,周围的景象给人的感觉,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房间里面。

老式的房间,老式的床榻,床榻是木质的,青色纱帐笼罩,蚕丝被褥,入手顺滑柔顺。

在房间里面,摆放着不少的物品,什么桌椅板凳,柜台物架,全都是老式物件,在整个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充满了仿古的摆设,没有任何一点现代设备存在,没有一点的现代气息。

  房间里面,充满着淡淡的清香味,香薰撩撩,宛如仙境一样,这是房间内点的檀香。

  容天元醒来后,见到这周围全是复古式的物品,可是愣了好久,不知道这是闹得那一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地方。

微微的闭上眼睛,想了很久,心里面满满都是:我这是怎了?我不是死了吗?难道我还活着?我这是在哪里?这里是又是哪里?难道还是自己没有睡醒?自己还在梦乡?还是说这里就是阴曹地府?

  不过伸手微微的掐了一下自己,感觉有许些疼痛,在去摸了摸周围那些物品时,入手感却是真实无比。

这显然这不是梦,要是梦的话,这些东西怎么会显得那样的真实?且也更加的不像是阴曹地府,要是这里是阴曹地府,可不是像这个样子。

那既然不是梦,又不是阴曹地府,那这里又是哪里?

这些问题,飞速在的容天元大脑里面呈现,并在快速的思考。

可是思考半天,什么都没有想明白,且因为刚刚醒来,大约是昏迷的太久,头疼的厉害,身体之间还不能能很好的协调。

慢慢掀开被褥艰难的坐起身子,微微感觉身体的异样,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入眼是一身样式古怪的衣服,不过布料质量却是十分顺滑,想来是非常好的布段,应该价值不菲。

微微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根本非现代衣服,倒更像是那些模特所穿汉服衣裳。在看到这一身衣服后,心里面的疑惑更甚,不明白这又是闹得那一出,且自己身上的衣服去哪里了?

虽说这其中的种种,容天元想了半天也是没有想明白是怎么一会事,所以就干脆的放弃不去想他,而是去回忆自己醒来之前,所生发的事情。

容天元只能是依稀的记得,自己是在一个科技园里面打暑假工,可不知道怎么的,科技园研究是里面,突然发生爆炸,自己随即就去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进去看到现场凄惨无比,宛如人间地狱一般,到处都是胳膊腿儿的。

当时见到这一个场景,着实被那血腥恶心了一把。随即就在面前悄无声息的出现一个黑洞,瞬间就把他吸进去。

随后就是感觉到漫长的黑寂,没有一点光,一点的声音,更加的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时间漫长无比。

就像是感觉过了一天、两天、三天、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半年、一年,甚至是更久的时间,在自己快要绝望之际,感觉快要死之际,眼前出现许些微微的亮光,随即在几息时间昏迷过去,之后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一概不知道了,直到醒来。

既然想不明白,那为何要去想了,现在他当务之急是好好的修养自己的身体,在去找人问问这里是在哪里。

坐了良久,在感觉脑袋没有那样疼痛时,慢慢的下床站起身子,虽说是成功站了起来,但整个人也是微微有点摇摇欲坠的样子,站立不稳。

虽说成功站起来,但也发现身体有多么的不协调,疼痛充满整个身子。但凭借惊人的毅力,还是使得自己没有倒下来,反而是一步一步走在房间木质地板上,朝着不远处的桌椅行去。

片刻后,才行到桌椅前坐下,但是张脸颊却是苍白无比。显然这一小段的距离,对于容天元来说,是有多么的费力气和精神。

在容天元刚刚坐下,还没有半分钟的时间,房间房门应声推开,明媚的阳光便照射进来。在其大门口行进来一个模样俊俏,年纪十六七岁的小丫鬟,端着一个木盆进入房间。

进入房间的小丫鬟,入眼见到坐在桌椅前的容天元,轻声的说道:“公子,你醒来啦?”

见到进们走到自己面前的小丫鬟,听到其话,微微的点点头。不过对于这个小丫鬟对自己称呼为公子,这让他有点不是很解,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称呼公子。

想来是哪一个戏组的,刚拍完戏下来的群众演员。

小丫鬟放下手里面的木盆,关心上下的打量着容天元几眼,就欲扶容天元,说道:

“公子,你咋坐在这里,快快些回到床上躺着。你昨晚上从天上掉下来,脑袋着水,郎中说你头受到许些震荡,需要好好的修养两三天,才可以下床行走。”

听到小丫鬟说自己脑袋受到许些震荡,要躺在床上好好修养两三天,才可以下床,只是淡淡的笑笑,摆摆手拒绝说道:“呵呵,不用,在床上躺着浑身的难受,我想在这里坐一会儿,所以你就不要在说些什么。”

容天元自己的身体的情况,自己是十分的清楚,不过就是头特别疼,并无什么大碍。毕竟他是行伍出身,可没有那么弱,身体素质可是非常人能比拟的,所以这一点伤,根本是没有什么事。

且这一点小问题,在床上躺着做什么,这不是要躺废的节奏吗。

不过也明白自己头为什么会这样疼,感情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头着水,和水产生距离的冲击而造成的。

然随即就好奇了起来,自己为什么会从天而降,还有那郎中是什么鬼?现在还有这个职业吗?怕应该是没有了吧。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个问题在小丫鬟声音落下,这个问题就出现在他的心头。

微微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看着小丫鬟满脸疑问疑惑的问道:“我很好奇,我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这一事可以和我说说吗?”

小丫鬟见到容天元问这一事情,就为其容天元说起是怎么一回事。

“公子说这一事啊。其实这一事就是昨天晚上,天色刚刚暗下来的时候......”

“......”

小丫鬟把昨天所发的事情,前前后后所有的事请,没有漏过一丝一毫的,全盘托出。

在等到小丫鬟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完后,容天元顿时就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因为他从小丫鬟口里面得知,昨晚天色开始暗沉了下来,突然在夏府的上空,出现许些乌云,随即在几十米的高空,出现一个黑洞,自己就是从里面掉出来的,而掉下来的位置,正好是这夏府花园荷池里面。

当时夏府的夏婉怡、夏雨萱和夏子昂,还有李媛媛四人,同时都在花园里面,正好看见容天元掉落下来的场景。如果要不是他们在的话,说不定已经淹死了,现在还可能在这里问东问西的疑惑?!

虽说自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不过随即既有一些新的问题,那这夏府是在哪里?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吗?除了这一个外,还有就是这夏府是在什么地方,在还什么地界。

等等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在他的脑海里,使得原本就是头疼的他,在想这一些问题时,就更加的疼了,其额头上都微微的出现学些冷汗,这是疼的原因。

不过这些问题都不是很大,只需要忍一忍就好了。因为他现在从刚才小丫鬟的话里面,听出了一些好像很重要的信息,隐隐约约之间,事情并非这样简单,很有可能超出自己的认知,颠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

到底这事情,怎样的超出自己的认知,怎样颠覆自己对世界的了解,现在还有未可知,毕竟这是隐隐约约之间的感觉。不过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在容天元沉默想事情时,小丫鬟递于他一件外衣。

结果小丫鬟递给自己的外衣,展开看了一眼,是那种古装衣服,根本就是不知道该怎样的穿,微微有点郁闷说道:“这个怎么穿?”

“这个......”小丫鬟听到容天元问怎么穿,顿时微微语塞,不过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拿过外衣说道:“抱歉公子,我来帮你......”

小丫鬟为细心认真的帮容天元穿上外衣,在细心整理褶皱。

穿好衣服,洗漱好,小丫鬟就离开房间,向这夏府的那些人禀报自己也是苏醒。

而自己的头疼,也稍微好一些,显然是微微缓和过来了。

慢慢站起身,出了房间,看到一个有着各种名贵花草树木,花繁叶茂的小院。小院并不是很大,在其空中有着浓浓却又淡雅的花香,在夹杂这许些泥土气味......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