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无限提升系统 > 正文
第二章 指点迷津
作者:飞一样感觉  |  字数:2348  |  更新时间:2020-10-09 06:53:29 全文阅读

就在上周,一个举国球迷都忘不了的日子。

大夏国男子足球队碰到了叙之亚队,一个战火纷飞的国家,一个食不果腹的国家,一个连足球鞋都买不起的国家。

比赛之前,所有的消息,亚足联的,夏足协的,叙之亚国内的,都指向了夏国男足必胜。

就连当场的主裁判,亚足联都选定了大夏国铁哥们国家的公民。

所有的、全部的一切都预示出这场足球比赛的最终结果。

但TM的那曾想到啊,大夏国男‘猪’们在比赛临近结束的时候,竟然TM的往自己的球门里踢,这TM的还有没有道理可言了?

此种迷惑、郁闷、憋屈、不解、茫然不知所措的情况下,主教练外皮想到了大相国寺,想到了传说中的了空大师。

大相国寺,大夏国第一寺庙。

据说作为大相国寺方丈的了空大师,乃是一位佛法高深、佛性绝顶的得道大师,就差得道飞升了。

作为信仰上帝的意大利人银狐外皮,原本是不相信夏国佛教的。

但是没办法,自从两年前应聘为大夏国男足主教练后,他那洁白如雪的头发上,竟然出现的灰败的发丝,这是愁的啊。

愁的银狐都TM的快变成灰狐了!

接手夏国男足前,外皮真的不了解大夏国这些所谓国足们,竟然是这幅烂泥扶不上墙的架势。

要是早知道,别说两千万美金的薪水,就TM的是两个亿美金,他也不会出任夏国男子足球队的主教练。

自从外皮来到大夏后,他突愕、迷惑、惆怅、诡异的发现,这群大夏国的所谓国脚,哪是什么男足?而是TM的一群男猪啊!

竟然在国际比赛中往自己大门里踢,这不是猪,是什么?

万般无解、无奈的情况下,信仰上帝的外皮也不得不到夏国的大相国寺以求指点迷津。

外皮,年龄刚刚六十出头,别看他一头银白的头发。哦,错了,现在是灰了吧唧、白不呲咧了。

但从实际年龄上算,他比石桌对面的大相国寺方丈了空大师小不少。

只不过在执教夏国男子足球队的这两年,外皮已被男猪们打击的无可无不可了,苍老如耄耋之年的老翁。

端坐之后,外皮非常谦逊而又迷惑的询问着:

“大师,我需要怎么做,才能带领夏国男子足球队冲出亚洲?”

面对外皮教练的迷惑,了空大师笑而不语,满面红光的从身边抓起了一只鸡,把一根绳子绑在鸡的腿上,用力一拉鸡便摔倒了,一松手鸡立马又站了起来,再一拉又摔倒了,如此反复八次。

此时不光站在旁边的翻译徐小宝迷了,连这只鸡都迷了。

你个老和尚在干什么?有你这么干的么?虽然我是你养的一只鸡,但也不能这样玩吧?

有意思么?我站起来,你拉倒我;我再站起来,你再拉倒我,你这个老和尚是TM的几个‘鸡’意思?

了空大师可能听到鸡的‘委屈巴拉’心声,不再做后续动作,只是一脸世外高人模样的问着:

“明白了吗?”

看着了空大师的动作,国足主教练银狐外皮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

把鸡拉倒后站起来,再拉倒,再站起来。

啊,我明白了!

银狐外皮恍然大悟激动的说:

“大师,我知道了,你是说我们大夏国男子足球队要像这只鸡一样,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吗?一次跌倒,我们就再一次的站起来。八次跌倒,我们就八次的站起来,锲而不舍,勇往直前!”

当听到银狐外皮如此激动的表述后,旁边的翻译徐小宝也激动了。

毕竟是他深深热爱的足球运动,尤其还是自己的国家男子足球队,更是倾注了他十二分的注意力与热情。

看到了空大师的动作,徐小宝也激动的认为——

一定要像这只鸡一样,锲而不舍的跌倒后爬起来,再跌倒再爬起来,总有一天,大夏国男子足球队会雨过天晴般的拥抱胜利!

没看见了空大师一共拉倒鸡@八次么?

中文‘八’的意思是什么?

意思是发,发达的发,兴旺发达的发,意味着我们大夏国男子足球队兴旺发达,勇攀高峰!

对于外皮恍然大悟般的领悟,以及徐小宝激动异常的神色,了空大师脸色凝重而又端庄的摇了摇头:

“施主,你们想多了,也想偏了。我的意思是说,大夏国男子足球队就像这只鸡一样——拉‘鸡’‘八’倒,解散得了!”

‘拉‘鸡’‘八’倒,解散得了!’

(拉鸡@巴倒,解散的了)

这句八字真言一出,还没等银狐外皮的脸色变绿,原本被放开的那只鸡,“噗通”一声倒地不起。

这只鸡彻底的是醉了,你个老和尚,为了装逼、装世外高人的弄出个八字真言,竟然把我拉倒了八次,有意思么?

去你爷爷的腿,作为一只鸡,一只有尊严的鸡,竟然被你彻底的‘拉‘鸡’‘八’倒了。

正在场上人、鸡神情迥异之时,原本蔚蓝的晴朗天空,突然出现一道闪电,宛如精准制导的导弹一般,“嗵”的一声爆响,径直的劈了下来。

“坏了,老衲泄露天机,招老天报应了!”

在了空大师的一声惊呼中,霹雳瞬闪即至。

看着这道挟持天威的闪电,了空大师微念佛号的一闭眼,他知道,今天的放纵装逼,真的遭雷劈了。

虽然他说的是实话,但这实话也是天机啊。

没看到大夏国上自足协,下到足球爱好者,都对大夏足球抱有万分希望么?

但是,天机里的提示——

真TM的是‘拉‘鸡’‘八’倒,解散得了!

“啪”的一声巨响,一道夹携着无穷天威的闪电,宛如混沌开天的巨斧,狠狠的劈在大相国寺石桌的位置上。

‘咦,我怎么没有感觉?不疼不痒的?难道荣登西方极乐世界是一段毫无知觉的旅途?’

这是了空大师的第一感觉,但他的第二感觉是——

一睁眼,眼前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人。

那个满头‘灰了吧唧、白不呲咧’的老外还在,但他旁边的年轻翻译却渺无踪影了。

恍恍惚惚中,了空大师好像听到了一个缥缈无形的年轻声音:

“TNN的,你个老和尚泄露天机,关我屁事?TM的,老子竟然遭雷劈了!我要去告······状······!”

当‘状’字消失后,了空大师知道,原来天雷劈错了,竟然把那个年轻翻译劈没了。

‘唉,这事闹的,是老衲泄露天机,怎么却劈到年轻翻译身上了呢?’

作为一代大师的了空和尚,内心暗自窃喜中,苍老面庞上满是无尽的悔恨与忏悔:

“佛祖啊,是我胡言乱语泄露了天机,天雷应该劈我啊,怎么能劈年轻翻译呢?”

看到一代高僧真诚的忏悔神情,大夏国男足主教练外皮也一心跟着忏悔道:

“上帝啊,是我请教问题,是我引起事端,您老人家劈也应该劈我啊,怎么能劈死翻译小徐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