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死囚生存游戏 > 正文
Chapter 4 现实·白与黑的交锋2
作者:恺撒的多利羊  |  字数:3228  |  更新时间:2020-11-02 14:20:24 全文阅读

现实·圣乔治州·郊区

老旧的巴士,电台播放的乡村音乐在车厢里回荡,深色的车轮碾过柏油路,车身随着柏油路上的小石子偶尔起伏着,车内那些积满了灰尘的挂件便轻轻晃动了几下,就连残留在上面的夕阳的暖红色都似带着“倦鸟归林”的温度。

巴士行驶了许久,在驶过繁华的市区后,沿着大道,一路向西而行。

上午、中午、下午。

巴士走走停停,一直行驶着直到近黄昏时分还没有到达终点。一路西行,来到了较为偏远的小农场区。

一轮火红的夕阳挂在山头,不见市区繁华高耸的大厦,这里的小农场区屋舍稀疏,一眼望去可以看见大片大片被篱笆围起来的牧场,草场的草青黄不接,一些上了年纪的牧牛人拿着木杆躯干着那些行动缓慢的肉牛,身边跟着几条老狗,慢悠悠地将牛赶回了棚舍。

随着大巴一站站地经过,车上的人数或多或少地变动着,但距离市区越远,车上剩下的人也越少,直到夕阳透过沾染着尘埃的玻璃洒入车厢,车内,终于只剩下了四个人——一对相依而坐的老夫妻,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与年轻的便衣警察亚当。

亚当坐在巴士最后一排的位置,这个位置能够让他清楚地看到车内所有人的动作,他坐在靠右边车窗的座位上,数着巴士停靠的站数,在脑海中默默画出巴士的行进路线以及自己当前所处的位置。他装作漫不经心地欣赏落日远山余晖,但却时不时看向左前方那个黑色鸭舌帽男子的背影——这是他的目标,但他始终没看到目标人物有过想要下车的意思,也没见目标拿起手机与其他人联络,这一整天,那个黑色鸭舌帽的男人就默默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任由身边座位上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

他要去哪里?

他在等什么?

亚当紧锁眉头,许多疑问在拥挤在脑海中,但他又无从查证。

他叹了口气,拉高了外套的衣领,略微遮挡住自己下巴,好让自己的面貌不容易被发现。

突然,亚当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拿出手机一看,发现是上级下达的指令——

【继续跟踪目标,注意不要暴露行踪】

【打开定位,支援马上到达】

收到指示,亚当打开了手机的GPS定位。

与此同时,那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子突然将手伸到了黑色外套的口袋里,几秒之后,又将手拿了出来。

他像是发现了什么,回头朝着亚当的方向看了过来。

亚当心下一惊,忙别开眼,装作咳嗽了一声,咂了咂嘴。

暴露了吗?

亚当敛声屏气,却不敢再看目标一眼。

“……”沉默了半晌后,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子收回了视线,他扶着座椅站起身,走到巴士的大门前。

他要下车了。

巴士司机通过后视镜看到即将有乘客下车,便减慢了车速,在前方的路牌前缓缓停了下来。

“吱呀——”巴士减慢了车速,在一个破旧的木牌前停了下来。车门开启,那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子从后门下了车,他拉低了帽檐,双手插兜,朝着不远处一间农场走去。

亚当站起身正想随着一起下车,但车外的鸭舌帽男却脚步一停,警惕地回头朝着巴士看了过来,亚当忙坐回了座位,抬手,只装作要关窗户。

“……”鸭舌帽男一双冰冷的眼睛一直盯着亚当,直到巴士缓缓关合。

确认没有第二个乘客下车,鸭舌帽男这才收回了视线,继续朝着农场走去。

(被发现了吗……)

亚当坐在窗边,不甘心地一拳砸在椅背上,这一举动倒是吓到了坐在前排的那对老夫妻。

是他大意了。

对方口袋里似乎带着信号探测器,在他打开GPS定位的瞬间,探测到了信号,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这才下了车。

他暴露了。

作为一个便衣警察,行动宣告失败。

亚当气恼地抓了抓头发,抬眼看向司机:“司机,我要在下一站下车。”

“好——”司机应答了一句,给他比了个手势。

亚当靠着座椅,低下头,忙给上级传讯——

“目标在兰姆农场13号下车,已丢失。”

现实·圣乔治州·市区

追逐与被追逐,却并不止在郊区的大巴上上演。

繁华的街头,也同样惊心动魄。

四辆黑色的轿车穿过热闹的街区,驶入圣乔治州市中心四十二街——这里是纽约人心照不宣的红灯区,混乱的街头,男男女女纵倾欢笑,灯红酒绿,霓虹灯的光照亮了刚入夜的黑暗,偶尔可见几个小混混在街头打架,吵嚷着在后巷里撕打,也可以看见一些衣裳不整的女人站在二楼的阳台妩媚地望着路上的行人,彻夜营业的酒吧为不归的旅人提供了庇护所,这里成了人间欢笑淫逸的天堂。

“吱——”

两辆灰色的车在前方的路口窜出,挡住了四辆黑色轿车的去路。

那四辆黑色轿车刚要掉头走,后方却被另外三辆灰色的车堵住了去路。

——他们被包围了。

“咔嚓。”

灰车的车窗被摇下,从车内伸出的枪口对准了四辆黑色轿车,而最前面的灰色轿车中,走下来了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子,他的年纪大约四十五岁,身材结实,穿着笔挺的西服,带着黑框眼镜,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就仿佛猎手捕获到猎物时的喜悦。

“西奥,我知道你在里面。”

“……”

“你还要当一只缩头乌龟吗?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

“……”

任凭他说些什么,那被包围的四辆黑色的轿车始终没有动静。

白色西服的男子一声冷哼,他往旁边侧了侧,漫不经心地看向四十二街区的上空,他打了个响指,接着,从一辆灰色轿车车窗里,探出了加特林机枪。

“就算你的车防弹,也抵不过这家伙吧。”他低沉着声音喃喃着,手指在冰冷的加特林上敲击了一下。

他的意思很明显——这并不是商谈,这是威胁。

他要见到西奥,现在,立刻,马上。

“咔哒。”沉默了几秒后,其中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打开了,从黑色轿车里下来了一个年轻人——是方才劫囚的年轻人。

他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二十五岁左右,身材瘦削,穿着白色的衬衫,留着中分短发,其中一缕发丝挑染成了深蓝色,垂在耳畔,发梢正拂着他左耳的十字架耳钉。

看着眼前白色西装的男人,他轻轻一笑:“维克特先生,没想到是您,好久不见,您现在不是应该在拉斯维加斯洗钱吗,怎么跑到了这里?”

“艾维斯,把西奥交出来。”被称作维克特的男子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抱歉,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艾维斯礼貌地回答,“西奥先生不是已经被警方控制了吗……在您的设计下。”

他最后一句话虽然说得轻,但却带着份量。

维克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被他不动声色地压了下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有些事情,虽然您不说,不代表别人不知掉。”艾维斯话锋一顿,“就例如——串通黑警,给西奥先生设套这种事。”

“咔嚓。”维克特持枪对准了艾维斯,“年轻人,说话还是小心点的好。”

他的语气冷血而淡漠,就仿佛在他看来,杀人,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艾维斯微微一笑,从容地拉开车门,从车内揪出一个头戴黑色头套、身穿黑色囚服的男子。

“今天我们去接了一个老朋友,但似乎被维克特先生误会了,这位可不是西奥先生。”

他一脚踢在囚犯的膝盖上,迫使囚犯对着维克特下跪,接着艾维斯一把扯掉那人的黑色头套,让维克特看清了囚犯的长相面貌——这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男子,根本不是臭名昭著的重刑犯西奥。

“……”维克特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盯着艾维斯。

艾维斯礼貌地一抬手:“自然,如果这个人是维克特先生要找的人,那么在下双手奉上……”

未等艾维斯说完,维克特一枪打死了那个囚犯。

那人都来不及哼一声,就闷声倒在了血破之中。

艾维斯一挑眉,看着眼前还温热的尸体,抬眼,对上了维克特眼眸中的杀意。

“哼,好一招‘调包计’,西奥从一开始就没有上车,你用了一个赝品转移了我的注意力,不愧是西奥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

“多谢夸奖。”艾维斯微微颔首,面不改色地继续听下去。

“你转告西奥,我一定会杀了他,不管他在‘里面’还是‘外面’,都不是我的对手。”维克特收起了手枪,转身坐上了灰色轿车。

“……西奥先生也要我转告您一句话。”艾维斯看着坐在轿车后排的维克特,“他得空,也一定会找您‘叙旧’。”

他压重了尾音,“叙旧”两个字说得别有深意。

维克特瞪了一眼艾维斯,摇上了车窗:“开车。”

“是。”

灰色轿车启动离去,其他灰色轿车也紧随其后离开了。

后巷,仅剩下四辆黑色轿车了。

艾维斯默默看着那些轿车离去的背影,褪去从容地表情,换上了一副冷血的面容。

他拉开了黑色轿车的车门,上了车。

“先生,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前排的手下看着艾维斯。

艾维斯打开了手机,调取出一辆巴士的路线图。

巴士蜿蜒的路线从市区一直延伸到郊区农场,沿途大大小小的大厦、住宅、农场,不计其数。

“沿着这个路线,务必要找到西奥先生。”

“是。”

恺撒的多利羊
作者的话

为了凸出架空背景,弱化政治元素 我将现实中的英美两国警察体系融合,将警察势力分为【军情十三处】与【州立警署】,希望大家多多包含~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