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少镖头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江湖再见
作者:天意城  |  字数:3083  |  更新时间:2020-12-04 21:04:44 全文阅读

听着宁则等人的言语,柳清研捂着脸在心中嗔骂着沐日冉:‘都怪这个混蛋,现在可真是羞死人了。’

而另一边,沐日冉手持着火的登仙剑追杀着季寒。

而此时的街道上虽然人数不多,但也是有着散步的旅人。他们看着沐日冉两人在屋顶处来回穿梭,施展轻功,纷纷选择了驻足观看。

“这两人,武功不错啊,是何人?”一位刚刚来到洛城的旅人疑惑的问道。

“你刚回来还不清楚,那位手持火焰长剑,肩挑一垛糖葫芦的人叫做沐日冉,人称情圣。”

“情圣?这是何故?”

“因为啊,这家伙不光吸引到太清门的柳清研,甚至还受到朝廷神捕,楚心音的青睐。这种泡妞技术,真是让人想要学习一二。”

“那另外那个人呢?我看他脚步虽然有些凌乱,但每一次都能恰好躲过那把火剑。”

“那人名为季寒,虽然这次大会上没有展露出太多的武功,但是经他眼的剑招,他就能立刻施展出来。”

“酒仙村的季寒?”

“你认识啊?”

“我路过酒仙村,听说过他。这人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剑客。想不到他也来到洛城了。刘兄,这一次大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可要和我详细说说。”

“好好好,我们找个地方,我好好和你说说。”两人说完就离开了这里向着一家亮灯的酒馆走去。

而沐日冉在此时也停下了脚步,站在屋顶上,取下了一串糖葫芦,摘下了一颗山楂,对着前面逃窜的季寒猛的一挥手。

“哎呦,我的屁股。”季寒捂着早在之前就被烧破了衣服的屁股哀嚎了一声。

“嗖嗖嗖!”无数的山楂向着季寒齐射而来。

“这个混蛋,竟然浪费粮食!”柳清研见沐日冉竟然将自己的零食当作暗器使用,生气的说了一句。

“沐兄会的东西还真是不少,枪法,拳技,医术,暗器,光我们见识到的就已经有这么多了。”宁则有些感叹于沐日冉所学的技艺之多。

“沐兄,季兄。不要再打闹了,时间不晚了,明日都要赶路程了,早些休息吧。”任天南对着仍然在打闹的两人喊了一句。

季寒一边躲闪着射过来的糖葫芦一边对着任天南回应道:“我求之不得,可是你得问问沐兄啊,唔。”季寒回话的功夫,一颗山楂被射进了季寒的嘴里,紧接着,一颗接一颗的山楂都被射进了季寒的嘴里,将他的嘴巴堵了个满满登登。

季寒跳下屋顶,小跑着跑到了众人身前,指着嘴里的糖葫芦说道:“唔唔唔,唔唔唔唔。”

“季兄,你在说什么啊。”宁则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知道。”武敬敌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缓缓抬起自己的拳头,对着季寒的脑袋一砸。

“嘭。”季寒的脑袋上鼓起了一个包,但是嘴里的糖葫芦却一瞬间都被吞到了肚子里。

“啊!太棒了。”季寒舒服的说道:“刚刚都快憋死我了。”

“刚刚我没有看错的话,季兄的脑袋挨到了他的肩膀,他的脖子在那一瞬间被砸没了?”宁则有些不确定的对着任天南小声问了一句。

“嘘。”任天南伸出手指对着宁则悄悄道。

“我说沐兄,我就是叫你喝壶酒,有必要这样吗?”季寒对着走过来的沐日冉问道。

“这不是陪你喝了,怎么样,好喝吗?”

“你这酒,要命啊。”

“好了,天色这么晚了,我们快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对,明天还要赶路,我们回去吧。”

“他们明日都要回自己的门派,你无门无派,是要回酒仙村吗?”

“还不是武兄,说要邀请我去百拳门做客。”

“宁兄是要回五岳剑派吧。”

“嗯,回去之后我还要好好修习一下剑术,还有这玄奥的登仙境。”

“任兄呢?”

“这次我在诸位身上学到了很多,回去之后恐怕也要闭关一段时间了。”

“你呢沐兄?是虽弟妹一起去太清门吗?”

沐日冉摇摇头回答道:“我明日也要动身回昙华整备一下镖局的事务了。”

“那。”季寒刚要说什么却被一边的武敬敌拉了一下手。

“怎么了?”

“哦,我想说,那我们江湖再见吧。”

一句分离的话在季寒的口中说了出来,众人顿时感觉天气似乎凉了下来。此时的众人明明都还站在一起,但每个人却都感觉心中有一些空落落的寂寞感。

他们就这样站在街道上,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混蛋,我累了。”柳清研一只手捂着打着哈欠的嘴巴,另一只轻轻拽着沐日冉的衣袖。

“正好弟妹也困了,那我们就在此别过吧。”任天南借此机会说了一句。

“诸位,若是有缘,我们江湖再见。”

“我们江湖见!”

“江湖见!”

一刻钟后。。。

众人一同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沐日冉抱着半垛糖葫芦,半眯着眼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喂,怎么没人提醒一下我们回客栈的路是同一条啊。刚刚那岂不是白白煽情了。太丢脸了。’

宁则低下头满地乱看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好尴尬,好尴尬,好尴尬。地缝在哪,哪有地缝。’

季寒则是抱着自己的酒葫芦,口边流出了一些口水。‘也不知道武兄门中的酒有他说的那么好吗,如果真是好酒的话,我是不是可以再去宁兄,任兄他们门派做客讨酒喝。还有沐兄,等他的镖局办起来,我一定要去好好的喝一杯。嘿嘿。’

而武敬敌则是看了看几人,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小冉他们怎么都不说话?那我也不说。’

任天南则是忽然用力的点了点头。‘原来,他们都这么看重我们之间的友谊吗?居然只是因为要分离,就悲伤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我也一定要好好珍惜这份友谊!’

而柳清研却捂着嘴巴偷偷的笑着。‘这些家伙的表情,真有趣。’

随着众人心中各有所思的行走着。客栈也来到了众人的眼前。

众人抬起头互相看了看。都沉默着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或许明日过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很小,甚至不会再相见。但是我的心中,一定会将你们铭记在心。’沐日冉拉着柳清研在回房间的回廊里行走着。

‘江湖虽大,但是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有重逢的那一天的。’任天南抬着头,看着屋内的吊烛久久不语。

‘小冉,小寒,小则,还有小野,这一次能与你们切磋交流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趣事。’武敬敌的脸上荡漾着真诚的笑容。

‘谢谢你们支持我,帮助我,让我体会到了以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也让我找到了这份属于我的力量。我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份力量,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宁则端详着手中的锈剑,伸出手指弹了弹剑刃。

烛光照亮了客栈,月光映照着洛城,奔波了一天的人们也终于迎来了休息的时间。街道上早已没有了旅人的身影,只有几个乞丐相互争抢着一枚被人遗落的铜板,还有几条野狗在各个街道间为了食物快速的奔波着。

这一晚,名为瞌睡的异风似乎没有吹拂到客栈中的人。几乎每一个房间都有烛光在闪烁着。

沐日冉坐在桌前,在他的身边放着一把银枪和一个护腕,而柳清研则是靠在他的肩膀上熟睡着。‘父亲,大哥,师傅们。你们,在哪里。’

任天南的桌上同样摆放着五把剑。‘哥哥,我当真,不如你吗?’

武敬敌坐在椅子上,反复的看着自己的拳头。‘我明明已经找到了热血的战斗,可为什么,我还是感觉自己是冰冷的呢?’

宁则盘坐在床上,雪白的头发恢复了原状。‘这份力量如果来的早一些,该有多好。’

熟睡的季寒躺在床上,怀抱着酒葫芦喃喃自语道:“干!”

纪野坐在墙头上,手中拿着当天沐日冉给他的那壶酒的酒壶。‘我也是你们的纪兄吗?呵。’酒壶中一滴酒水滴落而出,砸到了墙下卧睡的剑齿身上立刻摔成了几瓣。

柳听风坐在屋中,手中拿着洛九川用来为他包扎伤口所撕下来的衣料。‘你为何,会入魔道。’

悟证与空见面对面盘坐在一起,相互念诵的佛经,而两人身上泛着强烈的金光,只不过,这金光之下藏着一丝诡异的红芒。

白景拿着天剑,脑海中回响着父亲的教导。‘父亲,剑圣的名号,我一定会夺回来。’

墨染拿着霸刀,双眼中满是血丝。‘手握霸刀的我,今日竟然对他们畏惧了。’在墨染的眼中,沐日冉,玉断天,柳听风的面容一一闪过。‘我一定会,遮盖住今天的耻辱。’

而神秘异常的姜川此时也端坐在屋中,只见他不停的咳嗽着,甚至都已经咳出了血,但是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还要多久,我究竟还要等多久。’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都有专属自己的使命,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可当他们交织在一起,又会产生怎样的故事呢?

也不知过了多久。客栈内的烛光都已经熄灭了。

在黑暗的衬托下,夜,更深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