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龙象 >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一章 大风吹,人不归
作者:他曾是少年  |  字数:2931  |  更新时间:2020-09-30 12:47:01 全文阅读

李牧林死了。

那个为武阳朝出生入死,镇守边关整整二十七年的男人死了。

他的棺椁出殡那天武阳城百官齐至,自发前来送行的百姓从神安街一直排到武阳城的西城口。

圣皇姬齐亲自到场,焚香祭拜,所谓国丧不外如是。

一切过场走完,大臣们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的哭丧也都到了口干舌燥的地步。但队伍却始终没有出发。

坐在金辇上的姬齐眉头紧皱,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身旁名为林白的老太监跟了姬齐有些年头,一眼就看出了圣皇的不满,赶忙差人去把那个家伙找回来。

……

李丹青被找到时,正在百花楼的雨烟姑娘房间中烂醉如泥。明镜司的人把他抬到姬齐的跟前,这位李牧林唯一的儿子浑身酒气熏天。

坐在金辇上姬齐低头看了醉眼朦胧的李丹青一眼,那样的眼神让周围的百官噤若寒蝉。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姬齐问道,声音低沉。

李丹青浑浑噩噩的抬起头看向姬齐,他似乎并未认出对方,脸上露出了痴痴的笑容,喃喃言道:“今天?腊月十三。是百花楼雨烟姑娘约我晚上听曲的日子。”

姬齐的一只手伸出摁在了金辇的龙头扶手之上,双眼眯起,眼缝狭长。

老太监适时的走到跟前,躬身言道:“陛下,时辰已经到了,还是先请李将军的棺椁出殡吧。”

姬齐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周围的百官纷纷低下了头,一时间噤若寒蝉。

老太监同样低着头,眼角的余光却注视着皇帝陛下那孔武有力的手臂,额头上冷汗直冒,直到那只手忽然松开,他方才松了口气。

“出殡。”阴冷的两个字眼从姬齐的嘴里吐出,老太监赶忙起身捏着嗓子大声传达着姬齐的命令:“出殡。”

等了许久的队伍终于从李府开拔,哀乐声起,黑木铸成的棺椁从府门中抬出,太子亲自上前抬棺。此等殊荣,亘古未有。众人神情悲悯,早在府门外候着的百姓见了那棺椁更是在那时哭成一片。

雪白的纸钱一路抛洒,铺满了武阳城的街道,满城素缟,哭声不绝,唯有那位李家唯一的世子,依然神情迷醉的躺在地上,他双眼空洞的看着渐行渐远的棺椁,嘴里还哼着那不着边际的靡靡之音:“燕成双飞去,妾把郎君寻……”

“红烛燃春意,罗裙解半身。”

“忽有夜风袭,不见郎君归。”

……

李牧林的葬礼落下帷幕,但那位世子的事迹却早已在武阳城中传开。可身为当事人的李丹青却并丝毫没有沦为笑柄的自觉。

从宿醉中醒来时,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李丹青浑浑噩噩的从床榻上坐起身子。他看了看四周,见自己躺在自家的厢房中,他莫名的长舒一口气。“来人!”“来人!”

随即他便朝着门外大声喊道,同时站起身子,胡乱的穿好那件还带着酒污的衣衫。他推开房门,房门外便有一位中年男子低着头恭顺的站在那处。

这男人唤作周秋申,是李府中的管家,在李府中前前后后干了有二十余年,深得李牧林信任。按理来说这样的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李丹青面对他时态度却依然恶劣:“愣着干什么,给我去库房拿些钱来,今天我约好了雨烟姑娘要去听曲。”

周秋申闻言低着的身子明显颤了颤:“少爷,咱们库房中已经没钱了。”

“没钱!?”李丹青闻声,顿时双目睁得浑圆,扯着嗓子便骂道:“我爹战死,朝廷可是发了抚恤金的,那钱呢?”

周秋申听闻这话脑袋低得更深了几分,藏在袖口下的双拳死死的握紧自己的裤腿,嘴里闷闷的应道:“少爷今天……今天触怒了陛下,陛下让朝廷暂缓发放抚恤金……咱们府中上下如今恐怕也就只剩下十两银子不到……”

“十两?”李丹青闻言,眼前一亮,伸出手便言道:“给我。”

“少爷!”周秋申见他这时还心心念念着那十两银子,顿时悲从中来,扑通一声便在李丹青的身前跪了下来:“李将军已经死了!这武阳朝没人再护着少爷了!少爷你醒一醒吧,不要再沉溺那些烟柳之地,你这样让将军在天之灵如何安息啊!?”

周秋申的言辞恳切,字字发自肺腑,只可惜李丹青浑然听不进去。他宛如魔怔了一般,一脚便踹在了这位年过半百的老管家的身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言道:“小爷我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把钱给我!然后滚!”

周秋申本来还想劝解几句,但话未出口,李丹青便又是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吃痛之下的周秋申也不敢再多言,从怀里将府中最后的十两银子扔在了地上,随后便逃一般的离开了李府。

李丹青从地上捡起银子,看也不去看那老管家一眼,笑呵呵的便迈步朝着府门口走去。

……

“哟,这不是李世子吗,这是要去哪里潇洒啊!”才走到自家的府门口,两位身着黑色甲胄的男人便将李丹青拦了下来。

李牧林手下的六十万白狼军是武阳朝纵横天下的依仗,整个武阳城中早有这样的论调——这武阳朝的太子惹得,但李牧林的儿子惹不得。

飞扬跋扈惯了的李丹青哪里受得了别人的指使,当下便怒目圆睁,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敢拦本少爷的路!”

平日里这样的暴喝,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胆颤,但今时不同往日,李牧林死了。李丹青飞扬跋扈的依仗也就不在了。

“世子好像还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吧,让你待在家里,是陛下的意思。”其中便有一位甲士冷笑着言道,他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李丹青,挑衅的味道十足。

李丹青似乎被对方这般具有侵略性的目光所唬住,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你……你要做什么?我可是……”他的声音有些打颤。

“我看李世子是酒还没醒吧?要不要兄弟帮你醒醒酒呢?” 那甲士冷笑道。甲士这样说着,便伸出手用力的推了李丹青一把。

李丹青这些年声色犬马惯了,身子骨弱得一塌糊涂,半点修为都未曾有过,这甲士的力道哪是他能抵挡得住的。

他脚下一软,便直直的栽倒在院落旁的泥地里,瞬间便沾了满身的污秽,那模样当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两位甲士见状,顿时放声大笑,嘴里还言道:“哈哈哈!世子这是怎么了?这就站不稳身子了?是不是百花楼的姑娘伺候得太周到了?世子殿下可要悠着点啊!”二人说着一同迈步上前,看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就此停止对李丹青的羞辱。

李丹青也好似被吓破了胆,在地上狼狈的连连后退,嘴里不住言道:“你们要做什么!”

“我爹可是武阳朝的天策上将!你们敢伤我?”

“正因为你是李将军的儿子,所以太子特地交代过我们,要好生照料世子呢!”两位甲士冷笑言道,在那时朝着李丹青步步逼近。

“放肆!”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忽然从府门外传来,一位身着黑色长衫的老人从府门外迈步而入。

那声音有些尖细,与寻常人的声音有着些许差别,但在听见那声音的刹那,方才还得意洋洋的二人顿时脸色一变赶忙退到了一旁,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

而这来者赫然便是姬齐身边的那位宦官——老太监林白。“李将军在边关浴血奋战,才有了尔等这身衣冠甲胄!如今李将军尸骨未凉,你们便敢这么对世子?我看你们是脖子是痒了吧?”

林白指着二人便吹胡子瞪眼的喝骂道。这二位甲士哪里不知道,林白名义上虽然是宦官,但却深受姬齐信赖,哪敢得罪,在那时战战兢兢的连呼恕罪。

林白见二人这番模样,冷哼一声,将二人赶出了府门。

随即他快步来到李丹青的身旁,将这位落魄的世子从泥地扶起,嘴里说道:“让世子在家中静养是陛下的意思,世子也就不要为难他们了。”

李丹青似乎已经被方才的场景吓破了胆,脸色苍白的木楞点了点头,然后便低下了头,不敢多言。

“老奴前来,还带来陛下一份旨意,世子随我进屋,我为世子宣旨。”林白又轻声细语的言道,说着便扶着失魂落魄的李丹青走入了府中,整个过程中一老一少都出奇的沉默。

直到步入房中,那林白脸上淡淡的笑意忽的收敛,他叹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李丹青的脑袋,嘴里喃喃言道。“府中的人都走了,没有耳目,也没有暗桩,这房中现在只有你我……”

“好孩子,做会你自己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