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钱那个少年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约炮信
作者:月明她倚楼  |  字数:3182  |  更新时间:2020-11-26 17:27:22 全文阅读

司平府灯火通明,满院如昼,上等厢房院落之中,苏横的屋子里,聚集着四个人。

苏横,由红甲女装扮而成的苏琳,诸清风以及白荷。

苏横目光落在手中白纸上面,几乎不做转移,偶尔的眼眸悄悄挪动,还是因为去给白荷翻白眼,几个回合的白眼翻下来,这位喜爱嗑葵花籽的少女,乖乖坐立,连头都不敢抬了,没有人说话,气氛颇显压抑,最后还是红甲女咳嗽两声,学着苏琳说话的语气开口道“三叔,有什么事吗?不是说今天要回去,怎么又不回了?”

苏横五指回缩,把手里的白纸捏成皱团儿,道“今天早上,收到家族来信,说是大哥为查清带走你的那两个人的底细,联合家族中几位太上长老,发动了大地寻术,只是对方似乎刻意隐藏又有修为高强之人庇护,所以并未查到有用的线索,不过,倒是感知到在太平镇一带,有股很特殊的灵力波动着,大哥要我们暂留几天,查清楚这股子特殊灵力的来源。”

红甲女闻言,不得不惊叹于苏家大地寻术的强悍,她知道,苏横口中所说的特殊灵力,绝对和黄天大帝陵有关,自己已经写下术信送往逆鳞总坛,按时日来看主人应该是收到了,用不了多久,定然会派出人手对此陵采取行动,到时候倘若苏横在,会有诸多不便的,不行,红甲女暗定主意,得让苏横距离太平镇越远越好。

于是,她俏嘴一撅道“三叔,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吧,太平镇这破地方,即便真有灵力波动,又能有什么大风浪呢,咱们还是回家的好,敖胜那个臭不要脸的,我要是再不回去,他指不定又要叫他父亲如何为难我们苏家呢。”

白荷玩笑道“小姐你应该早些明白这个道理,你要是早点明白,就不会因为逃婚而离家出走,不离家出走,我们也不用出来找你了。”

诸清风没有大声说,只在嘴边絮絮赞同“就是!”

苏横听完,则是两边眉毛往中间挤了挤,想想之前说什么都不愿意嫁到中州帝城去,甚至不惜带着七彩石链离家出走的侄女,现在居然主动关心起家族,对与世子敖战之间的婚姻不再有抵触情绪,苏横内心自我发问“变化还挺大,难道是因为这次被人劫走九死一生,所以想通了?”

红甲女注意到苏横此刻若有所思的样子,意识到刚刚的话有些违逻辑,补充道“三叔,我承认,即便到了现在,我还是不愿意嫁给敖战那个小王八蛋,可没办法,他爹是天东大陆的主宰者,我们四大世家再如何强大,还是受着他们的制衡,我如果不嫁过去,他们会给整个家族发难的。”

苏横欣慰道“琳儿,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这说明你长大了,不过你和敖战的婚期还有一个多月,不用着急的,这次的书信是大哥亲笔所传,说明极其重要,说什么我们都要再多留几天,查出个结果来,你要是不想在太平镇待了,我可以先让清风和白荷护送你回去。

“我……”红甲女看得出苏横的态度坚决,自知要以回家族的名义拽着他离开太平镇根本不可能,为防止言多必失露出破绽,不再坚持,罢休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也留下来,说不定还能帮上忙,等三叔你查清楚这股灵力的源头后,我们再一起回去。”

“嗯!”苏横点头道“琳儿,你能这样想最好。”

眼睛一转看向白荷与诸清风,苏横又道“你们两个说说各自的看法吧。”

诸清风随即发言,白荷逮住机会将一把葵花籽塞进嘴里。

红甲女无心于谈论,以身体不舒服为由离开,回到自己房中,她又开始详细的翻查记忆。

“从记忆中来看,陈凡里屋的暗道是直通向黄天大帝陵的,有时间我得先进陵墓去看看。”

……

距离甄府不远的小树林中,甄是帅的坟坑里。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王七叔举着团火苗的同时,两眼直勾勾的盯住甄是帅尸体的喉咙,看半天都没看出来个所以然。

不过,陈凡自信的点头,道“是的,有线索,而且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他说话的同时双手撑在棺木边缘,对着甄是帅的尸体抛去个眼神道“七叔你看他的喉咙,作为男子,尽管他平日里混迹风月场所,像个娘娘腔还爱哭,也不至于没有喉结吧,目前虽然我也还不清楚原因,但这绝对不正常,七叔,你是个无私奉献的长辈,要不……你用手摸着试试,看能不能有些发现。”

王七叔按照陈凡说的去作,伸手探到甄是帅的喉咙,发现其周边全部腐烂,只剩层薄薄的皮肤包裹着,看到眼前一幕,陈凡基本能确定常静母子是死于非命,入秋天气凉,按照常理不可能腐烂的这么快,再者,没理由其他部位都好好的只有喉咙发腐呀,所以,真相是,他们的喉咙在未下葬前已经遭人切断。

有伤口,烂的快!

“黑三,杜莎莎,两人串通好侵吞了甄家以及小商楼的全部产业!”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的,常静母子俩脖子上的皮肤安然无恙,喉咙却被伤断,常人根本做不到这点,想来是黑三所为。”王七叔说出他的判断。

“嗯,如果是这样,就好办的多了!”边说话边拍手把两掌间的尘土散掉,为免打草惊蛇,陈凡和王七叔将坟头重新埋好,而后原路返回。

莫约几十里的路程走过,陈凡不但不累,反而亢奋的很,等来到小陈灵石店前,他又与王七叔摆出几刻钟前仰望星空对面而谈的样子,道“七叔,你觉得单单凭借两具尸体,能不能给黑三定罪呢,他杀死了甄家所有的人,现在,如果我再搞掉他,小商楼基本也就垮掉了。”

王七叔认真思考,百密不疏的道“两具尸体想要定罪,还远远不够,我们需要做到不打则已,一打便让他活不过来,陈凡啊,你想想还有没有其他的疑点或者可以挖掘出的线索。”

疑点倒是有,可七叔您偷不出来啊!陈凡暗地里消遣两句,道“目前我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些了,要是再有新发现,我随时通知你。”

“行!”王七叔点头,道“那不早了,赶快休息吧!”

“嗯!七叔你也早点休息。”

说完,陈凡回屋,解带欲睡,上床没多久,耳边传来很有节奏的敲门声,一上床即懒惰的他强忍着起床,披衣开门,只见门外夜色之中,有位扎着两条小辫子的鹅蛋脸女孩很可爱的立在那里,冲着他笑,手里捏着封信,看到陈凡开门,女孩很有礼貌的鞠躬,声音清丽道“陈哥哥,这是有位姐姐让我送给你的,他让你看完马上去找她,有很重要的事需要你做呢。”

“很重要的事……需要我做?”陈凡迷糊的接过信,看外面天凉,想叫女孩进来暖暖,奈何鹅蛋脸女孩死活不进屋,陈凡叫的再热情些,干脆转身甩辫子走人。

“怎么感觉怪怪的!”大半夜的,小女孩送来封信,还不愿意进屋,刨完坟连手都没来得及洗的陈凡不淡定了,潜意识里自然而然的和灵异事件联系起来,颤抖着手拆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结果不抽不要紧,一抽太惊喜,其内容简直叫他大呼刺激,最上面写着的是三首诗。

其中第一首言:少年红粉共风流,锦帐春宵恋不休。兴魄罔知来春帐,狂魂疑似入仙舟。脸红暗染胭脂汗,面白误污粉黛油。一倒一颠眠不得,鸡声唱破五更秋。

第二首诗言:花兵月阵暗交攻,久惯营城路直通。白雪消时还有白,红花落尽更无红。寸心独晓泉流下,万乐谁知火热中。信是将军多便益,起来却是五更钟。

第三首为:暗芳驱迫兴难禁,洞口阳春浅复深。绿树带风翻翠浪,红花冒雨透芳心。  

几番枕上联双玉,寸刻闱中当万金。尔我谩言贪此乐,神仙到此也生银。

“好诗,好诗,好湿呀!”陈凡读完三首诗情不自禁的连声称赞,居然能把男女房中之事写的如此儒雅文气,这特喵实在是人渣里的极品呀,你看那句一倒一癫眠不得,没有华丽的修饰,没有旁描的衬托,仅仅是直白易懂的七个字而已,却画面感十足,再看第二首里的久惯营城路直通,读来便知是老手,前戏很足所以纵享丝滑,至于第三首的洞口阳春浅复深,虽整体上不及前两首,却胜在突出深浅有致的节奏和快出慢进的频率,堪称神来之笔。

“妙呀!”

陈凡直呼天下淫才十石,写此诗者可十石全占。

而诗歌下面,则是相互对应的插图。

再往后,写着陈公子,今晚可愿在太平镇福来客栈三层三号房见个面呢?

不知为何,陈凡读到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亲耳听见有名妖艳女子趴在他耳边说一样,什么意思,大半夜的给我送这种东西,约炮?当我陈凡是什么人?有重要的事情你直说,何必搞得神神秘秘黄不拉几的,还怕我乐于助人的陈某人不答应你不成!这些还未触碰底线,都能接受,陈凡最不能忍的是,福来客栈距离小陈灵石店那么远,走过去得一炷香的时间,就不能选个近点的地方。

真的是,有没有考虑过行路者的感受,走累了还怎么叉叉圈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