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都不正常 > 正文
第十三章 深夜争吵
作者:竹壳儿  |  字数:22427  |  更新时间:2020-10-05 11:12:10 全文阅读

这一行人到了晚上,发现四下荒无人烟,远处出现了一片宅院。

于是他们就上前,开始敲门。

突然门开了。

听到旁边一个屋里有人说话:“你们走吧,这里不是你们来的地方。”

赵说:“天下这么大,哪里能来,哪里又不能来?什么地方我们该来,什么地方我们不该来?”

“阴曹地府你们也敢去?”

“阴曹地府我们肯定不去,这里我们还是能来的。”

“这里也差不多,阎罗陈的名号你们听说过没有?不想死的话就快点离开这里。”

“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去哪里啊?”

“就是啊,要不然我们就得在你门口休息一个晚上,别人看见也不好,你也觉得这样不舒服吧。”

“就是,别这么小气,都是江湖人士。”

“你要是不方便,我们就自己找间房间住下。”

他们说个不停,听到屋里的人阴森森地说:“随便你们,丢了性命我可不管。”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保管好我们的性命。”

于是这几个人就进了院子,找了一间屋子。

他们听到背后“哈哈”笑了两声。

他们发现屋里也没有被子,也没有蜡烛。

于是赵又跑了回去,问:“有没有被子?”

“没有被子。”

“有没有蜡烛?”

“没有蜡烛。”

赵跑回去,李带了应急手电筒。

几个人开始商量。

赵说:“你们听到刚才那个人说话的语气了吗?”

郑说:“我感觉他是高手。”

赵说:“他是专业演员,而且是顶级演员,说不定是国家一级演员。”

孙说:“怎么办?这屋里什么都没有,怎么过夜?”

赵说:“你们还没看出来?这你们都不明白?你们想想,这是哪里?影视城!这就是考验我们表演能力的时候到了。”

李说:“不是吧?我觉得不是表演能力的事。”

赵说:“怎么不是?你们听我的,从现在开始,我就让你们看看,用我们的表演能力,什么都会有。”

赵说:“这间屋离那什么阎罗陈很近,我们在这里大声说话他都能听见。现在,我们就要开始了。你们都要按我说的做。”

赵说:“从现在开始,我们要表演委屈。我先示范一遍,你们都跟着我做。”

赵于是站在门口,扶着门框,开始喊:“我的命好苦啊。怎么连个被子也没有,这晚上怎么过啊。蜡烛也没有,什么都看不见。好害怕啊。”

赵示范完,冲着其他人说:“你们跟我一起来,我们一起喊。”

钱说:“丢不起那人,这段要是表演出来,以后还能做别的吗?”

赵说:“怎么不能?”

孙说:“太无能了,太窝囊了,太废物了,这得老弱病残孕才能来这段,我们都是正常人,太有病了。”

赵说:“老弱病残孕,公交车啊?你让过座吗?你很高尚啊?”

孙说:“那是另一回事,我是不经常让座,关键是也不总需要让座。老头老太太有些身体好得很,有时候,你让座,他们都不需要。”

李说:“孙,你怎么也被传染了。话题跑哪去了?先说这段,我从小到大,遇到什么难处,我都没来过这种,太丢人了。”

赵说:“什么丢人不丢人的,要是不会这段,那才是废物,窝囊,无能。遇到难处就得这样,这有什么丢人的。钱,你先来。”

钱说:“为什么我先来?”

赵说:“别人我说不过他们。”

钱于是念了一遍。

赵很不满,说:“你这样怎么行?你这说了还不如不说。你的形体呢?你得表现出悲伤,摇摇晃晃,站立不稳,难过忧愁得快要倒下了,然后扶着门框。然后声音,拉长,每个字都要拖长,尤其是结尾部分,要带哭腔,声音要往下走,听着跟哭似的。”

郑说:“原来你不光是工作设定跟有病似的。所有的情绪都跟有病似的。这情绪也太夸张了吧,死了人都不需要表现得这么难过吧?还摇摇晃晃,站立不稳,还得扶着门框,带着哭腔拉长。你让精神病医院来鉴定一下,就这一段,就得送你走。”

孙说:“算了,算了,不要试图跟赵争吵,你吵不过他的。要不我们一起来吧,这也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

于是所有人,都一起开始哭喊,结束后,赵赶紧示意大家收声,听着旁边的动静,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

赵有些失望,说:“在这里喊没用,我们得到他跟前,表示我们的难处,需要他的同情理解合作。“

赵说我先示范一遍给大家看,然后你们都比着来。

赵酝酿了一下感情,用一种困难的表情,深情地说:“我们都不容易,你想想我们的难处,我们这么远,来这里,一路上跋山涉水,历经艰辛。你考虑考虑我们,同情同情我们。这样行吗?”

郑说:“你别说,这一段孙能行。”

赵说:“不让孙来,郑你来一遍。”

郑说了一遍。

赵说:“你这不行,态度得低声下气的,而且得表现出自己的困难,和期盼,让对方感觉从内心中受到共鸣。”

李说:“这太贱了,来完这一段,以后谁还会相信你能有担当,有能力?”

赵说:“你又不总是这种表情,你做什么事情用什么表情行不行?你就一种表情啊?你平时,洗东西用手吧?吃饭用手吧?拉屎用手吧?你就做一种事情吗?干什么都能用行不行?”

孙说:“就你这气势,你能用反问这一段,就不能用需要同情理解那一段。就你这么凶悍,突然转变成了犯贱,这太精神分裂了。”

钱说:“没错,如果一个人像你那样,平时,能连续用反问把对方问死,绝对不可能同时用这种犯贱可怜的语气去博得别人的同情,这就是不正常,精神分裂的一种。人格分裂,人格不统一。”

李说:“没错,你不能一会气势汹汹的,一会眼泪汪汪的,这太分裂了。不正常。要么柔弱,要么凶悍,就能选一种,不能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太受不了了。”

赵说:“这就是遇到事情的时候用,等过了这一关,你该领导别人领导别人,该教育别人教育别人。这是请求别人的时候。”

孙说:“真的接受不了,太不正常了。”

钱说:“绝对人格分裂。”

赵说:“那你们去不去?”

其他人想了想,交头接耳一番,说:“去。”

赵叮嘱说:“最好含着眼泪,不要流出来,眼泪在眼眶里转,忍着绷住嘴,没有流下来,那种感觉。目光看着对方,体现那种需要,那种柔弱。就是这样。”

李看着说:“太贱了,能使出这一招的,任何需要担当,需要承受,需要坚强的工作,估计都没法做了。”

赵说:“恰好相反,这就是有能力的体现。”

于是这一行人来到了屋门口,赵带头开始请求,刚说了一半,听到里面传出声音“走开!”

赵收住眼泪,带着这群人又回到了他们的房间。

赵很生气。

孙说:“他根本不听,你那些没用。”

赵说:“我们必须跟他讲道理,把他说服。”

孙说:“讲道理,李在行,你都不用教,她就会。”

赵说:“孙,这次你先来。”

孙说:“你是想先用反问句开头吗?”

赵说:“没错,你说对了,满分。”

赵示范了一遍:“你讲不讲道理?我不信你一点道理都不讲!这件事情你觉得这样行吗?你自己看看成什么样子了?你看得下去吗?这样你能忍吗?”

赵说完,对孙说:“你来一遍。”

孙犹犹豫豫地说了一遍。

赵说:“完全不行,形体就不对。头抬高!眼神,杀伤力!动作,握拳!不行,你就配合跺脚的动作,动作要重!拍案而起的感觉!说出来的话不用听得很清楚,关键是那种情绪和语气传递给对方。语气加重!像是喷出来的那种感觉。爆发力!就是那种感觉,这一句喷出来,对方吓一哆嗦,立刻住手,手中东西都会掉地下的那种力量。”

李说:“就这种事情,你搞得跟革命英雄英勇就义似的,太跌份了,太掉价了。”

孙说:“要不怎么说人格分裂呢?他的情绪和事情根本就是完全分开的,对应不起来。”

钱说:“就是这个问题。这种事情上,根本不需要他前面说的那两种情绪,这种情绪就更不应该出现。”

郑说:“不是这几种情绪该不该出现的问题。就赵平时这人品,做的这些事情,你们觉得他应该能用得上这种情绪吗?这种革命英雄一般的情绪,用出来的人,能说出这种鸡毛蒜皮小事吗?更别说他平时里,不是神经兮兮地揣测别人,斤斤计较,这样的,动不动情绪激动,这叫狂躁症,你们还非得往革命英雄上面凑。不是情绪激动就跟正义,跟革命有关的。”

孙说:“能够这么有爆发力破坏性的脾气,就不可能存在前面那两种表现。这根本就是不能同时出现的,这是完全不同的性格的人,有的不同表现。就这三种情绪,是三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性格的人才能表现出来的,一个人来表现,这就是一种病。”

赵说:“赶快练习,不练习这就去。”

于是,几个人试了几遍,跟着赵来到屋前,开始讲理。

众人一个个伸着脖子,瞪着眼,跳着脚,伸着手指,对着屋里说。

终于,窗户开了,扔出来几床被子。

几个人赶紧捡起来。正要往回走。突然赵说:“还有蜡烛呢。”

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说:“没有蜡烛。”

赵说:“看了吗?看了吗?要不是我们这样,他跟我说没有被子。”

回去以后,

钱问:“还有什么办法?”

赵说:“开始骂,开始砸,让他觉得理亏,让他觉得自己错了。”

孙说:“那是什么?”

赵说就是这样。

开始骂:“太不要脸了!”说着猛地一拍桌子。

“什么东西!”然后拿起一件东西扔在地上。

“太不像话了!”扛起椅子猛地往地上扔。

赵说:“就是这样。”

孙说:“接着就感觉,我们做的事情很对,他好像很对不起我们。”

钱说:“赵用这一招最拿手了。跟打砸抢似的,用完了,一般人接着开始安慰他,劝说他,不要冲动。”

李说:“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郑说:“赵的什么办法不是这样,一点道理都没有,全凭他的暴躁脾气和他那语言攻击力,来让事情看上去很对。”

赵说:“这就是一种表现力,演员的基本能力。比如说,表现高兴,就得手舞足蹈,跳起来,两手得开始挥舞。笑起来得很有带动性,让对方看着都想笑,这样才行。同样的,无论是惨,是贱,是怒,是劝说,都得有形体,有表情,有带动性。遇到什么情况用什么。”

孙说:“再加上高兴这种表情,确定成精神分裂就没跑了。”

钱说:“要是这些表情都能用,谁能看出来这是个什么人,有什么性格特点,太混乱了。”

李说:“内向 外向 柔弱 强势 犯贱 冲动 矜持 平和 理性 感性 ,全都兼备,太完美了,这性格。”

赵说:“其实,每个人都是多变的,多面的,遇到什么事情就会出现什么性格。而且这样,无论是表现力,还是视觉感官冲击力都比较强,而且很简单,情绪很容易理解。”

郑说:“确实是,很简单地能确定为精神病。”

突然,传来几声咳嗽声,接着,推门的声音。

赵赶紧“嘘”了一声,所有人躲在门后观望,看到一个人影从门里出来,突然闪过,再不见了。

赵说:“好快的伸手。”

郑说:“我就说是高手。”

李说:“你们注意了没有,刚才无论是开门 ,还是开窗,还是把东西扔给我们,用的都是内力,其实他一动没动。”

赵说:“没错,这就是为什么他有名号,我们没有的原因。既然他有名号,我们也得有名号。凭什么他能起个吓人的名号,我们就不能起个更吓人的名号?他能起,我们就能起,是不是?”

孙说:“没错,话题又跑了。”

说着,又见人影一闪,门开了,他走了进去。接着门又关了。

赵激动地说:“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得想对策。”

李说:“没错。”

赵说:“我们得起个江湖上所有人听了都害怕的名号。我们得重新找到他,然后重新介绍一遍我们自己,否则就让他小看我们。”

李说:“你坚持这么理解的?”

孙说:“也行,你起吧,看你这么激动。”

赵说:“不光是起个名号的问题,我们得把我们的身份介绍清楚才行,而且以后,我们行走江湖,得有个固定的说法。”

孙说:“这还不简单,就是我们四个很失败,在社会上混得不行,来到了这个影视城,结果去了官府干了一阵,遇到一个行刺的这位,我们跟他一起行走江湖了。这么说。”

赵说:“绝对不行。你看,我们来影视城以前,我们是什么身份?我是写字楼上的精英,孙是个演员,钱是个发明家,李是个店员。是不是?光说这些身份,别的不说,别人脑子里都能浮现出各种场景来。写字楼,在繁华地段,高层,透明玻璃,隔断,转椅,电脑,是不是这种场景?即使问起来,你对这行一无所知,别人也不会多想,你就是一说你是干什么,别人就脑补很多的附加的背景给你。尤其是你穿上特定的服装,就算别人问什么,你什么不清楚,别人还以为你另类呢。孙说他是个演员,就算他一场戏没接过,别人也会想到各种造型,各种表演,舞台,化妆,是不是?钱说他是个发明家,就算他大学都毕不了业,一说发明家,看到瓶瓶罐罐的,别人就会肃然起敬。李这个店员,就不多说了。”

孙说:“确实,光把这些不同的行业加在一起,就很丰富了。光说一说,就能把别人吓住一阵。”

钱说:“不光是一阵,按照赵的习惯,会不停地说,不停地吹,反复强调他的优势,根本来不及想对不对。”

郑说:“赵对干什么工作,什么工作不了解这一点,真的很坚持。”

孙说:“还有没事找事这一点,也很坚持。本来我们就什么都不是,就是来影视城碰运气的,他非要把名头弄得很大,去吓唬别人。我觉得太无聊了。”

李说:“都这样,我上学那会,填表格,写到社会关系那一栏,我妈就坚持让我把七大姑八大姨各种亲戚中间稍微像样点的工作的都写上,说是怕别人看不起。”

赵说:“你们别吵了,行不行,我们先说点简单的吧。”

孙说:“行,来点简单的。”

赵说:“先把我们间的关系确定下来。”

钱说:“我们的关系,就是我和孙租住你的房子,李是楼下商店的,我们来影视城以后遇到郑,就是这么个关系。”

郑点头说:“就是这样。”

李说:“没错。”

赵说:“不对,我觉得是这样。我们既然在影视城,就得按照影视剧的套路来。我们五个人当中有一个女的,那么,就得围绕着这一个女的来。应该先有三角恋关系。”

李说:“这个没有,根本没有恋爱关系。”

赵说:“没有也得有。影视剧里都是这样。一般是两个女的爱上一个男的,也有两个男的爱上一个女的。”

李说:“那不行,我谁都没爱上,别人也没爱上我。”

赵说:“那就不对了,必须得有恋爱情节,和恋爱关系。否则剧情就不激烈了。”

孙说:“我觉得挺激烈的,赵没事找事,去搞破坏,我和钱就在一边揭穿他,这就挺激烈了。”

赵说:“这就是问题所在。我是个男的,孙和钱也是男的,我们三个人吵嘴,有谁愿意看吗?谁会看这样的剧情?谁看不觉得别扭吗?这三个人当中,必须得换成一个女的,然后,就好看了。”

孙说:“我们三个都不是女的,就一个女的,是李,她还不参与我们的争吵。”

赵说:“那就得这样,李爱上了我,钱和孙爱上了李,这样行了吧?”

李说:“不行,绝对不行,这太过分了。”

赵说:“那就,李爱上了我,其实我是个同性恋,我爱上了郑,钱和孙爱上了李,这样行了吧?”

所有人一起摇头说:“绝对不行。”

赵说:“那你们说怎么办?你们怎么样都不行,这么难伺候。你们平时不看影视剧吗?都得是两个女的爱上一个男的,或者两个男的爱上一个女的。这样两个人争一个异性,就会发生 哀怨 哭闹 撕扯 争斗 误会,剧情就激烈了。”

李说:“不行,这剧情太低级了,受不了。”

孙说:“就是,一听就没品,太不上档次了。”

赵说:“没有的事。你们听我解释。比如,两个女的爱上一个男的,这种剧很好看,两个女的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有不同的风格,掐架,多好看。两个人抢,有的占上风,有的就落败。那么,就有事情了,

比如,占上风的那个很强势,带着她们共同的竞争者开始招摇,那么落败的那位就很哀怨,看着这两个人,用美丽的大眼睛斜着眼睛盯着她们,含着眼泪,“哼”一声转过身去,谁看了不想笑,这多 怨妇?

比如,占上风的那位不强势,落败的那位很强势,开始各种发坏,挤兑,骂人,撕扯打架。占上风的那位哭哭啼啼,受尽委屈,男人在两个女人当中左右为难。强悍的那位不断发起进攻但是不受宠,可怜的那位受宠但不断遭到攻击,无论是那位悍妇 ,还是那位哭哭啼啼的,都很有看点,对吧?

再比如,两个女的抢,男的设定为狗屁不通,坚持跟两个女的友好,两个女的于是开始竞争,互相攀比着献殷勤。这个看着那个有什么事情了,就不断地忙活,不断争风吃醋,不是哭闹,就是哀怨,要么就是各种努力,也挺有笑点的,感觉很 妒妇。”

李说:“不行,绝对不行,这个我不加入。这种剧情,跟我的风格绝对不符合,你还是找别人吧。”

孙说:“真是,你这也叫解释?听着就很辛苦,活得就很累,而且费力不讨好,这么个折腾法,费劲法,最后还得落个 怨妇 悍妇 妒妇的名声。都什么年头了,费这么个劲干什么不行?抢一个男的,听着都不现实。”

钱说:“这种婆婆妈妈剧早就不流行了,拖泥带水的剧情,没人看的。”

赵说:“什么婆婆妈妈的,婆婆妈妈的,你俩,你是婆婆,还是他是妈?你们怎么什么都不行啊?这都叫拖泥带水的?你们懂不懂什么叫拖泥带水?就是让你们加个三角恋关系,他和他都喜欢她,或者他喜欢她,她喜欢他。就是带点剧情好看,没事争来抢去的,这么一弄几十集,赶上续集,还没搞清楚谁喜欢谁,不喜欢谁,就是这样,从头到尾,就是这样热闹。”

李说:“在我看来,如果对方表现出对你有意思,三天内不把关系说清楚,这个人的人品绝对有问题,能拖成连续剧的,在我理解,这就是不正当男女关系,作风有问题。”

郑说:“我也这么理解的,看不了那种装疯卖傻的三角恋剧,编剧绝对是故意的,跟赵一样,没事找事的,不是,没事找抽的。”

赵看着郑说:“那好吧,感情戏就交给郑吧,多情剑客无情剑,那种行吧?侠骨柔情的那种。”

郑说:“侠骨能接受,柔情受不了。要柔情,你柔情,我不行。”

赵说:“你这还能挑着用吗?侠骨柔情,你要是侠骨,你就得柔情,不能你挑着侠骨用,让我柔情。本来我都是想光让你柔情就行了,来段感情戏呢。”

郑说:“门都没有,就知道什么事情,赵都是挑着好用的他用。什么事情捡着好的都是他,他觉得不好的就是别人。”

赵说:“怎么好的,不好的。我就是捡着好的给你,让你柔情。这就是对你好。让你来段感情戏,这是照顾你。”

孙说:“赵照顾别人的意思,就是你要倒霉了的意思。赵每次得便宜卖乖都是同时态度强硬地表示自己在吃亏,好处让给别人,那种坚决的态度太让人佩服了。”

李说:“好了,不要吵了,自我介绍这段就免了,我们现在确实没什么好说的。”

赵钱孙郑说:“是啊。”

其实,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都会成为有名头的人,再也不用绞尽脑汁来想自己是什么了。

李说:“没事情,没必要非得搞出事情来。”

孙说:“是啊,如果确实赵没什么事情的话,我觉得不如就体现一下闲散 无聊,确实没什么事。对着李或者什么人,李慢慢走过来,在应急手电筒的光下,影子慢慢从这边,变到那边,慢慢拉长,表现一下那种无聊。或者对着扇门或者窗户,一会有风,晃荡几下。要不就对着月亮,一会有云彩的时候遮挡住了,云彩过去,月亮慢慢出来,随便加上几分钟。”

钱说:“这样就行,这些都加上。我们开始说,动作放慢,语气缓和,每说一句话,然后做个动作。比如动动头发,然后加上段风景。然后另一个人说话,同样很慢,说完,低个头,叹个气,然后再对着风景拍上一阵。这样,我觉得都比没事找事有意义。”

赵说:“绝对不行,要那种竞争,激烈,斗争的场面。比如说,平时,做什么事情,孙和钱都要争争抢抢,这样就热闹激烈了。就是恋爱,两个竞争者,一抢,剧情就激烈热闹了。”

孙说:“要是你这么喜欢斗争场面,那么不如就用特效。你到对方面前,摆出架势来。然后,不用真的发生冲突,加段游戏场面,或者动画,比如,最简单的那种游戏,飞机大战,坦克大战什么的,一边写上你,一边写上对方,或者你和对方的头像贴在两边,互相发炮弹,然后一边失败。你再出来做出胜利的欢呼。或者从 动物世界 什么上面选一段,插进去,动物互相厮杀,把头部一边改成你,一边改成对方,最后你赢了,你再出来欢呼一下。不行就让李给你来段台词讲解一下,中间的过程。”

钱说:“我觉得孙理解错了。赵的意思是激烈和热闹。那么就不能从影视剧上选一段,什么武侠搏斗,战争场面,游戏,动漫这样的不行。关键是体现激烈热闹。那种热闹,欢天喜地的那种场面,比如,节假日,人满为患的那种,连背景音乐一起加进去。反正,本来也是穿越无厘头搞笑剧,越是跟剧情不沾边,差得越离谱,越是笑点。最后的欢呼也得跟剧情差距越远越有效果,比如,原子弹爆炸成功,人类登上了月球什么的,所有人一起欢呼雀跃的,加上一段,然后把赵ps进去,就行了。大不了,让他讲解一下,中间过程,赵什么事情都能说成就是他。”

李说:“让赵自己讲解一下过程就行,他能从他出生开始到现在,取得的所有成绩来说明,他的胜利是多么的应该。”

孙说:“还有对方,一举一动都是应该失败的理由。”

钱说:“没错,我觉得最后解释经过的时候,就让赵拿出他从幼儿园开始得到的小红花,小学时候得到的三好学生,几岁开始会洗袜子,几岁开始会上街买东西,来讲解他是如何取得胜利的。这绝对是笑点。”

赵说:“你们别吵了,每个人想出一个名号来,要求一定要比对方的响亮,要盖过对方的。什么时候想好了,我们什么时候,去赢回来。”

孙说:“既然是武侠,我就武功天下第一吧,武侠里不都是为了抢天下第一打起来的吗?”

赵说:“不行,行也得是郑。角色不能重复。”

孙说:“什么角色不能重复,旧上海题材的,所有角色不都是砍人吗?”

钱说:“也不全是,有黑帮就有黑帮老大,还有不同帮派,就有下面的小弟,手下的这些人地位能力还有差别,还有黑帮老大的儿子女儿什么的,跟这些手下还有各种关系。还得欺压个小商小贩,码头工人。不是有恋爱剧情吗?还有女的,有时候还加外国人,日本人啊,别的国家的人啊,还有记者,还有学生,还有舞女,还有警察,好多角色呢。”

赵说:“那就郑是武功天下第一吧。想个名头,看过武侠剧吧,东方不败,独孤求败,任我行,向问天,都多霸气这名字。一听名字就明白武功不差。”

孙说:“每个剧里都有个女的,长得好看的。李这角色比较好定下来。咱这就这一个女的,得突出她的美貌。”

钱说:“那就得带些,倾城啊,桃花啊,妖姬啊,这样的名号吧。”

李说:“一定得这样吗?”

赵钱孙说:“就得这样。”

钱说:“武侠里还有什么角色?”

孙说:“武侠跟旧上海题材差不多,基本都是砍人的占多数,武侠里都是练武的,就是门派不同。有名门正派,就有邪门歪道。要不你来个邪门功夫?”

钱说:“这恐怕不好,我是个发明家,我能用我的发明解决你生活中的难题。在古代搞发明的,叫工匠吧。”

孙说:“反正,谁都看过,武侠里动不动就中毒,还得解毒,各种药丸,各种药粉什么的。我要不要弄点这个?”

李说:“赵这么喜欢升官发财,他要不要带官府背景?我们本来就是从官府出来的。”

孙说:“官府太低了,武侠里,要带官府背景,得是皇宫才行,跟皇帝啊,公主啊,这种档次的有来往才行。”

钱说:“确实是,在武侠里,女的武功都不低,要么就是柔用暗器,飞针,飞镖,什么的。要么就得用比较凶悍的武器,双刀,铁链,什么的。要么就擅长用毒。”

孙说:“做各种机关,用各种暗器,看来得是钱来做了。他本来就是搞各种发明的。”

赵说:“一般一群人结伴而行,都是为了什么目的,有个任务,我们的呢?”

孙说:“赵的目的除了升官发财,还有什么?”

钱说:“没错,跟他一起,有什么目的也没用,一天到晚就看到他神经兮兮地做各种事情。.他的破坏力太强了。”

郑说:“有他在,别人招架他的那些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有自己的事情?”

李说:“赵能让所有人都忙死,还不清楚在忙什么。”

孙说:“不,他能让所有人很清楚在忙什么,其实忙的事情都是多余的。”

郑说:“那我起名叫 一剑定乾坤,如何?这名号怎么样?”

赵说:“一剑定乾坤,还乾坤大挪移呢,乾坤大挪移,明教,杨顶天啊。还吸星大法呢,黑木崖啊,你当我们是黑帮啊,我们是正派人士。”

孙说:“赵又来了。”

赵说:“一剑定乾坤,一剑定乾坤,一剑,一剑,你姓郑,郑伊健啊。”

郑说:“好了,当我没说,这个名字作废。”

孙说:“我们行走江湖,能不能消灭个邪教什么的?你看,倚天屠龙记,明教一开始就是个跟邪教似的,当然做事隐蔽,被误会了。但是,又是左使右使的,护法什么的。笑傲江湖,整个故事就是因为有一个邪教,在黑木崖上,高手如云,任我行,向问天,东方不败,什么的。天龙八部上也有个邪教,叫星宿派,阿紫去的那个,练的五毒神掌。就连《上海滩》上黑帮里也有个冯程程。笑傲江湖是任盈盈,天龙八部是阿紫。我们能不能搞个黑帮帮主的女儿当老婆啊?我觉得这太诱惑了,在最邪恶的地方盛开着一朵最纯洁的花朵,在最险恶的地方招摇着。”

钱说:“武侠里一般都是娶公主,郡主什么的当老婆的。那不,天龙八部 虚竹娶的西夏的公主,倚天屠龙记 张无忌找的是郡主。鹿鼎记里韦小宝也不带了个公主吗?一般武侠里,都是找老婆找公主。”

孙说:“也行,我觉得黑帮帮主的女儿更好一些。”

赵说:“不如这样吧,就说,朝廷委派给我任务,孙和钱是我的两个手下。郑负责保护我们安全,李是这个团队的花瓶。”

钱孙李郑一起说:“不行,绝对不行。”

赵说:“怎么不行,我觉得这种设定绝对是拍连续剧,而且加上续集上百集的模式。你们听着,我负责表现正义 担当 解决问题,孙和钱你们负责贪吃好色偷懒,每次你们犯错,我就教育你们。这样,剧情就能继续。孙和钱平时互相打闹,争抢,一起犯傻。就是喜欢女的,也得喜欢同一个。孙和钱,你们同时喜欢上了李,但是,李喜欢上了我。这样,主要的剧情就很丰富了。主线就是,我带着 孙和钱 遇到各种事情,孙和钱不断犯傻搞出各种笑料,我教训你们。爱情线索就是孙和钱爱上了李,不断对李各种示爱,争风吃醋,但是李从来不动心,李爱上了我。郑负责动作戏,各种时候跟各种高手过招。这样怎么样?”

钱孙李郑说:“别开玩笑了。不行。”

孙说:“太搞笑了,这是我听到了最搞笑的笑话。我原来以为赵也就是缺乏判断力,我没想到,这么夸张。你们想想,平时见到利益,跟疯了一样,不管不顾,不讲任何道理,成天想着升官发财,一己私利的是谁?成天打着他自己那点小算盘,要不是他骂人比较厉害,谁说他,他骂谁。这人品,早就被人该骂死了。安排我们演贪吃好色偷懒,我们犯错,他教训我们。这不脑子有病吗?整个团队就赵的私心最重,他还非得扮演 正义 担当,这怎么办呢?”

钱说:“别说,虽然赵成天是为了他的利益,搞死别人的那种,成天装傻充愣,把对方骂死,其实最后还是赵他自己不对。但是,赵一向是看起来还是很正义 很担当的。表面上,还是这样的。”

李说:“就是,太过分了。你都手下有两个人了。平时,没事就教训他们。这就够可以了。怎么还得加三角恋剧情?还不是三角恋,还得是孙和钱喜欢我,我得喜欢你。亏你想得出来。”

赵说:“就是这样的,你们平时什么影视剧都不看吗?不都是这样的吗?不这样你们想怎么样?”

孙说:“我看过,林正英拍的僵尸剧,乌龙院 什么的也是。确实是一个师傅,带着两个徒弟。两个徒弟一起互相配合,也说笑,也打闹,经常遇到事情也犯些错。关键时候,他们师傅出来解决问题。有美女也得爱上他们师傅的那种。你别什么好事都往你自己身上套啊。就你平时那人品,贪财好色哪一项你不占啊?犯错,这事也轮不到我们啊,就你那判断力,你做什么事情,能判断对过啊?”

钱说:“没错,事实就是赵不断地犯各种错误,我们不断地提示和揭穿他。”

赵说:“我不断犯各种错误?我犯什么犯?犯,犯,犯,就你们这样的能吃上饭吗?我做的事情,哪项不是为了大家都好?不是为了所有人都好?你们说说,平时谁最辛苦,谁最忙活?”

孙小声对钱说:“说了多少次了,他就是没事找事,其实根本没什么事情需要做。”

钱说:“本来很轻松的事情,他做得很复杂,很麻烦,不断牵扯出更多的事情需要解决,然后把所有人都累死。”

李说:“我们关系是平等的,绝对不是那种师傅徒弟的关系,也不是上级下级的关系,没必要搞成谁来教训谁。谁必须犯傻犯错,来突出谁比较英明。”

郑说:“我觉得,赵没事就想尽办法整我,搞得我很惨。他这种自虐 自大的心理太不正常了。还要延续成一种套路,一种模式,这谁受得了?”

李说:“没错,就是这样,还不如每个人不同的角色设定,互相不重复。每个人有自己的特点,优势和技能,相互配合成为一个团队。”

赵说:“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我坚持要孙和钱表演我的手下。原因很简单,如果我有朝廷背景,有任务在身,身份特殊,我应该有随从。这样体现我的身份。你们看过武侠没有啊?一般的侠客,不仅要跟高手过招,然后各种险胜,对方名头很强,结果败在他的手下,体现他的武艺高强。经常还得出现一群不入流的恶人,欺负些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然后侠客打得他们哭爹喊娘,满地找牙,来体现那种气势。还有各种坏人用卑鄙的手段,来体现正义。这就是烘托的办法。用对比,用烘托来显示身份。你比如说,你们最讨厌的婆婆妈妈,就是那种家庭剧,都是恶婆婆,跟温柔小媳妇。用对比,反差,一个凶狠,来衬托另一个的悲惨。同样的衬托富有,就得用贫穷来比对。表现我的英勇,就得用你们的懦弱无能。就是一种表现的办法而已,没别的意思。”

说话的时候,郑悄悄出了门。

孙说:“这不是无厘头搞笑穿越剧吗?无厘头电影里越是名人,越是英雄,表情动作越贱,越看上去越没文化,思维方式跟脑残似的。越是名气很大的兵器,过招的时候连农民手里的镐头 锄头 都比不过。按照这种套路,如果你想衬托你的高贵身份,你应该满地打滚,钻桌子底。体现你的勇猛,你应该手脚并用满地爬,说自己像老虎狮子。没事看到个乞丐什么的,就非说是你失散多年的亲爹亲兄弟什么的。这样才对。”

说着,郑推门进来。

孙说:“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郑说:“刚才,你们没注意。我出去转了一圈。院子里没有人,门口有个水塘,里面有很多螃蟹。按照这不正常剧的思路,你们说,这是什么意思?”

赵说:“螃蟹,横行?莫非是 野渡无人舟自横?”

李说:“我觉得是 武装到了牙齿 。”

孙说:“这意思是不是说,外表很坚强,内心很柔软?”

郑说:“有种说法,在 古语里,带甲 意思是士兵。”

钱说:“会不会是说,很能忙活的意思?多足?腿很多?很能跑?”

李说:“武侠里面想几个人完全不同身份挺难,一般都是同一门派的师兄弟,师姐妹,这种身份比较多。”

钱说:“我的身份确定了,就是营造各种机关,发射飞针,暗器,还有霹雳弹,烟雾弹,毒烟什么的。我负责这一块吧。”

赵说:“行,技术人员有好处的,不要绯闻缠身。尤其是一个团队里面独一份,这项技术就你有,就会突出你的能力,而不是让你忙活着谈恋爱。”

钱说:“我挺想谈恋爱的,到了武侠,哪有不谈恋爱的?你看倚天屠龙记,张无忌搞了多少个女的?数过没有?鹿鼎记这都不用数吧,谁都清楚,七个老婆。天龙八部的段誉,多少个,数过没?就算是笑傲江湖,神雕侠侣也都不轻快。”

孙说:“钱,这种角色,你想都别想了。就是有,也得是赵,一边标榜自己不爱财,不爱色,为了我们所有人好。一见到利益跟疯了一样,有搞女人的这种角色,赵绝对二话不说,拼了命也得是他,我们谁都抢不过他。到时候,你就明白赵那斩钉截铁的语气,和那狂躁的态度,还有那没原则下贱的性格,同时兼备撒泼凶狠是做什么用的了。非他莫属。”

赵说:“你们这就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哪个男的看武侠,不觉得自己就是张无忌 韦小宝 段誉 令狐冲 杨过?你们觉得你们自己是路人甲乙丙丁,被主角一掌就“啊”一声丧命的,还是被打成哭喊“英雄饶命吧”,这种?你们不也是想抢这种角色吗?你们想抢,还有脸说别人?”

孙说:“赵就是这样,把别人骂一顿,最后还是得他,什么都得是他。”

钱说:“这我都不用想,还用过脑子吗?”

孙说:“那算了,钱,我跟你一样吧,我也是技术人员能力者,绯闻不沾边的那种。”

钱说:“就是啊,孙,要不你就易容术吧。”

孙说:“易容术?这没什么战斗力啊。动物世界里都是些最没攻击力的才用伪装。一说,易容术,都明白既不能打,也不经打。武侠里,战斗力不行,就跟现实社会里文盲差不多。”

钱说:“谁说的?就是动物世界里,很多掠食者也都是用伪装,然后接近猎物的。武侠里会易容术的了不起的。”

孙开始笑:“了不起?不就是阿紫和阿朱吗?易容术发挥到极限,不就是男扮女,女扮男,年轻人扮成老头老太太。”

李说:“不一样的。真的,有易容术在整部剧就提升一个档次。一般女演员都喜欢粘上胡子,穿个男装。现代剧里,也是,男演员如果戴个假发,穿个裙子,扮成女的。整部戏感觉就是一个亮点。而且,假发我也带了。爆炸头,还有长发披肩的都有。”

赵说:“孙,这么决定了?你易容术?”

孙说:“换装也给我,我就同意易容术。”

赵说:“有易容术这么高级的东西在,换装算什么?”

孙说:“少来了。武侠里,换装用得比易容术还多。比如,坏人要偷袭,或者下毒,先把客栈的伙计绑了,换成伙计的衣服,然后低着头少说话,鬼鬼祟祟地去上菜。 谍战剧里,扮成小商小贩,在路边。。。”

赵说:“什么谍战剧,扮成小商小贩,在路边,扮成小商小贩,在路边,卖苹果? 这苹果一半红,一半青。她咬了一半,没毒。对方咬了一口,接着晕倒了?白雪公主和她后妈,是吧?扮成个老婆婆,其实是个中年美少妇,没事对着镜子:魔镜魔镜,这世界上谁最美丽?那个?”

孙说:“你怎么什么都能跑题呢?武侠,武侠,武侠剧。换装交给我。遇到前面那两派争斗的时候,我就偷偷截住他们门下一个弟子。然后,换成他们的衣服。两派酣战的时候,一派有高手受伤,逃跑时候,把我当成他们弟子,身受重伤后,把一身内功传给了我。或者把一脉相传的武功秘籍交给了我。这样。 不是说好,来武侠,后来来一段,消灭邪教,我娶邪教教主的女儿的事情吗?到时候,我换装,偷偷把他们邪教弟子弄死一个,然后换成他们的衣服,潜入他们内部。他们教主的女儿爱上了我。这样。”

赵说:“换成他们衣服,潜入他们内部?林海雪原?天王盖地虎,宝塔镇蛇妖。这一套?”

孙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武侠,武侠,武侠。现在是穿越无厘头搞笑武侠剧。你又跑题了。钱不是想娶公主吗?到时候我们不也得换装混进皇宫吗?然后,他娶公主。”

李说:“换装混进皇宫,那咱们都得扮成太监。女的没事,穿上太监的衣服,更加英姿飒爽。你们男的穿上太监的衣服,你们自己不觉得恶心?还得尖着嗓子?”

孙说:“那怎么办?钱说他想娶公主。那咱们几个都得牺牲一下。”

赵说:“行,孙,你负责 换装和 易容。”

孙说:“行。”

钱说:“小心,到时候,你负责换装易容,所有好的剧情都是赵的。到时候他就说,混进邪教娶邪教教主女儿的是他,两派拼得你死我活趁乱跟高手逃走临死被传内力的也是他,混进皇宫被公主爱上的更是他。你负责换装就是负责换装,那些事情都是他干的。”

孙说:“赵什么人,还有不清楚的吗?”

赵说:“既然这样,孙和钱的角色就定了,能力就这样了。但是,咱们行走江湖,没法给你们个固定场景,给你们间屋,你们弄得一个到处是机关,一个弄得到处是服装 各种假发 假眉毛 什么突出身份用的场景道具,进去跟进了商店似的琳琅满目,就一个主题。这样,你们得带好随身的道具,一开始行动,拿出专业工具来,一看,比身份证都管用,各种样的眉毛一堆,各种皱纹一堆,各种伤痕一堆,各种假发一堆,什么的。你们看着弄吧。接下来,说说李怎么办。”

孙说:“该说赵了,他的角色呢?”

赵说:“我的角色还难吗?不是说了吗?我有朝廷背景,有任务在身。比如说,奸臣霍乱朝纲,我是多少多少皇子,奸臣要暗害我,你们一行人保护我。或者,就说我是什么大臣,手里有乱党的证据,于是坏人就轮番派人暗杀我。再不行,就说我是皇帝吧。。。”

孙说:“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就他那样的,他说的这几个角色,全都不行。”

钱说:“按照常理说,搞笑无厘头里面的角色,越不行的才越行。”

孙说:“但是也没他这样的,他的能力和水平跟无厘头搞笑剧里要求的高档角色水平低的程度相仿,但是他没事非得表演正义 勇猛,这就不行了,差距太远。”

赵说:“你们都没别的意见,那我们就开始讨论李的角色。”

孙说:“没别的意见,那我们刚才说的是什么?”

钱说:“赵除了他自己的意见,别人的意见都听不见去,视为没有。”

赵说:“发扬一下民主精神,李,你选择一下你的角色性格,一,狂妄 嚣张 不可一世 天下唯我独尊;二,阴狠 毒辣 下手歹毒 杀人如麻 ;三,性感 风骚 迷人 诱惑 风情万种;你选吧。”

李想了一会说:“就这三个选项吗?你怎么挑出来的这三种性格?”

赵说:“我解释一下。”

孙和钱都做出无奈的表情。

赵说:“我解释一下,李是咱们团队唯一的女性,一定要突出女性的特点。传统的温柔 贤惠型的早就不吸引观众了,而且存在感太弱。首先,要突出的就是李的存在感。 坏女人最容易引起别人的兴趣和注意。那么,三个选项,要么狂,要么狠,要么骚。你选一个吧。”

李说:“这三个不是一种吗?有什么区别吗?”

赵说:“为了表示尊重妇女,把最重要的角色给你,无论是造型还是性格,你都是最突出的。这样,我们的服装都低调一点,都是些黑色,灰色,深蓝色,黄褐色啊,这种。你的服装最显眼。

如果,你选择表现狂,我们就给你一把一米多长的砍刀,没事你扛着一把刀,穿着一身鲜艳的红色衣服,就是款式最简单的那种,也没什么装饰,远看就跟一团火焰似的,血红血红的,一手提着酒壶。在风沙弥漫中行走,有时候停下来,把刀插在地上,将近一人高的一把刀,你单手握刀,一只手扬头往嘴里倒酒。披散着头发。一群人来杀你,你扬头大笑,一扔酒壶,横扫一刀,尸横遍地。你露出苦涩的笑容,“自不量力”,扛起刀继续走。

如果,你选择狠,那么你就一身黑衣,头上带着一顶斗笠,黑色面纱遮住半张脸。这种衣服按说表示低调,不引起别人注意。但是在我们的映衬下,这种衣服反而不得不引起别人注意。黑衣黑帽挡住了你几乎所有部分,但是,能够看到你的嘴。你的嘴涂成了鲜艳的红色。于是,多数时候,你一动不动摆好姿势坐在角落。关键时候,你开始说话,你的嘴,所有微小的动作都会成为大特写。连你嘴上细微的纹路都看得到。每当你狠狠地说完一句话,周围惨叫声一片,断胳膊少腿,各种血溅当场。

如果,你选择骚,那么你身上就是一层纱,关键部分是两层的,其他的部分,胳膊,腿什么的都是单层薄纱。你出场就得伴随着花瓣,琴声,池水,微风。其实,同样是蛇蝎美人,在诱惑的表面下,其实你擅长用毒,无论是空气,还是池水,还是琴声,都会杀人。当然,单程薄纱,是遮住几乎所有部位的,也就是露出半截细长的小腿,随着微风,上下翻动,感觉会露出更多,其实最多也就比脚踝多一点,露一点细长的小腿和赤裸的脚。

怎么样,这角色都不错吧?”

李说:“挺震撼的。震撼我的是,为什么你每次说过这么过分的话,做出这么过分的事,还能觉得一切不错吧,多好啊。”

孙说:“就是这样,赵根本没有任何是非观念和价值评判标准。他根本感觉不到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钱说:“我感觉这三种,对于外形要求都很高,但就这一点,对李挺勉强的。”

孙说:“你这句对于李杀伤力比赵那些还要强。”

李说:“这三种都不行,你还能找到比这三种更不行的性格吗?正常性格有千百种,这三种这是什么啊?不行,不行,换一种。

我觉得这三种绝对是最糟糕的了,没法更糟糕了,能换一种,绝对就比这三种要好。”

赵说:“极端的性格才有冲击力,就跟极端的情绪一样。这三种多好,给你个厉害的背景设定,

就说你出身显赫,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你是刀神唯一的弟子,或者是药神的女儿,再就是江湖第一美人什么的。

到时候,你有绝世技能,一出手,所有人都惊叹,我在旁边给你惊呼:这不就是失传很久的什么什么吗?”

孙说:“听说几十年前什么什么门销声匿迹以后,这门功夫就再没有人会使用了。”

钱说:“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看到。”

郑说:“我是不是该说,能够败在这一招下,也不算冤。”

孙说:“不,应该说,今生还能看到这绝世武功,死也瞑目了。”

赵说:“既然所有人都同意了,就这样定下来吧。要是李觉得不痛快,我再加点什么,比如死法,比较惨烈,

不是失手因为狂妄杀死了最爱的人,绝望中悟出了绝世武功,但这种武功却不能杀人,留在了人迹罕至的地方,等着拍续集,自己自废武功,从此消失。就是下毒杀人无数,最后幡然悔悟,将绝世奇毒自己服下,历经数种变化,最后死成奇异的形状。要么就是江湖中人人垂涎,但是,却无爱,视男欢女爱为她杀人的途径,就像什么食人花类的东西,最后,彻悟以后,容颜顷刻间衰老。”

李开始喊:“不同意,不同意,我说不同意。我的意思是这三种没法更糟糕了,你再换任何一种,都比这三种好。”

赵说:“换一种?”

钱孙李郑说:“对,除了这三种性格以外,换种性格。”

赵说:“那就表现傻。负责活跃气氛,跟每个人关系都很友好,热情积极,无论我们主张做什么,拍着手叫好,喊:好啊,好啊,一起去啊。 或者我们失败的时候,负责坐在地上,两个腿交替蹬,两只手前后晃,喊:不要嘛,不要嘛,怎么会这样啊。 无论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提心吊胆你,任何时候,我们想这件事情失败的时候,原因想都不用想,因为你,你不是关键时候被对方抓走,就是走漏了风声,要不然就是做了什么傻事,把队友害了。”

李说:“真没想到,还真能更糟糕,完全超过我的想象力。”

孙说:“我觉得这个角色应该找个十岁以下的来演。”

钱说:“错了,十岁以下的通常表演武功盖世,或者英明神武,没空演这种角色,这种角色都是正常成年人干的。”

郑说:“正常人就算接受那三种,也接受不了这一种,我觉得赵这是在逼着李。”

赵说:“我解释一下。本来这个角色,我想让孙和钱来代替的。他们两个不肯,坚持牙尖嘴利跟我针锋相对,那么这种倒霉蛋的角色,就空出来了,正好需要。李又不喜欢那三种角色,我想不如让李来演吧。”

孙说:“其实,就是赵的心理阴暗面,全都非得强加给别人,狂妄自大 嚣张跋扈,阴狠毒辣 损人利己 从来不反省 不以为耻 反以为荣,作风不正 低级下流 荒淫无耻。都是他,而且脑子不好,智商低,思维能力弱,理解能力有问题。所有的问题,他都要别人来表演这种角色,其实所有的角色也就他能行,就这些角色,我们这些人都接受不了。”

钱说:“自己有病,给别人吃药,这些角色他都留着自己一个人演就行了。”

李说:“真是,这些角色,这些性格我哪个都没有经历和体会,我是演不好。”

郑说:“赵演哪个角色都是本色出演。”

李说:“真是,好不容易演个武侠角色,我还想除暴安良,替天行道,体现我的侠义呢,全是这种破角色。”

赵说:“时间不早了,赶紧到底什么角色,赢下这一场,还得赶着去武林大会呢。”

李说:“那就男女平等,不突出我是女的,我该怎么样怎么样吧。我也要求技术人员,我会用药什么的。

武侠剧上常见的那种,带特效的,我一挥手,一阵闪着各种奇异光的粉末出去,对方不是抱着头痛哭流涕,就是笑个不停,要么就是痒到到处挠满地打滚,要么就是肚子涨成球,浑身变成青紫色,感觉很爽的那种。”

赵咬着牙说:“行,就这样吧。我们来计划作战方案。”

钱孙李郑说:“好。”

于是大家精神抖擞聚在一起。

赵说:“按照常理分析,我们这个团队的主攻人员是郑。为了给对方以震慑力,应该突出出场方式。

最开始,应该是郑出现,然后站在月下:哈哈 ,笑几声。然后我出场,来解说郑的厉害。”

孙说:“不是,高手出现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是:哈哈,几声,然后念一段诗词。然后听到拔出剑的声音,在月底独舞一阵,然后感慨,

平生走过这么多地方,遇到这么多对手,却没有一个能打得过自己的,真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啊。”

钱说:“我觉得应该是听到一阵打斗的声音,兵器碰撞,然后有人受伤的喊叫声,接着,郑出现,表示战胜了对手。光凭嘴说,今生赢了多少人没什么意思。现场表演一段,这样看上去比较清晰。听到搏斗的声音,接着有人喊:不愧是天下第一剑,没想到我们杀人无数的雷击和褚风二人,今天在三招内败在你的手下。 接着,郑哈哈笑,说:没想到,没想到,多少人败在我的剑下,临死前说的就是这两个字。你们跟我过招,就是不爱惜你们的生命。”

李说:“我觉得应该突出我们团队的力量。刚开始,这段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不用真的出场,就是赵和郑在那里喊,配上声音。感觉就是一场搏斗。然后,赵发表一番失败临死前的遗憾,主要讲讲郑的经历,取得的战绩。然后郑出场。赵和钱,还有孙,三个人在后面配合郑。这样比较好。”

赵说:“那就,一开始,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然后是受伤倒地有人喊叫声,接着我开始说遗言:没想到,我,叫什么好?所向无敌的雷击风。没想到,没想到,我所向无敌的雷击风,杀死了东邪,击败了西毒,铲除了南帝,逼得北丐自尽,今天败在你天下第一剑夺命郑事无常的手里。你动手吧,我也算今生无憾了。 然后郑,哈哈笑几声,说:没想到,没想到,多少人败在我的剑下,临死前说的就是这两个字。你们跟我过招,就是不爱惜你们的生命。 这样?然后,孙给我画个不同的妆,我接着再出场。”

钱孙李郑说:“行,开头就这样。”

孙对钱说:“接着就该我们了吧?”

钱说:“是啊,我们就是,你展现易容和换装,我展现道具。没法跟我们平时生活那样,你去剧组转一圈,我在屋里摆些瓶瓶罐罐,然后忙活点什么,别人一看,就觉得挺稀奇,再加上,同行 外行各种配角,有点什么事情,故事就有了。这怎么办?在背后那面墙上,我放一段,化妆的影片片段。我再弄一段做各种道具,储藏室的情景。放上几分钟,我们再开始?”

孙说:“易容和换装就得拿你下手了,最难的两种,一种是化成老人,一种是化成儿童,你选一个吧。我发扬民主。”

钱说:“你自己不化妆吗?光为我化?”

孙说:“我当然也得画了。我得体现风格,先人后己。你先来吧。”

钱说:“我怎么样都行,你,我倒是有个建议,我觉得你化成老太太很像,要不你就金花婆婆那种造型吧?”

孙说:“我要是化成金花婆婆,你呢,给你弄个红孩儿的造型,头顶上梳个辫子?弄个肚兜?”

钱说:“那太恶心了。”

钱对赵说:“赵,刚才你衬托郑武艺高强那段,光出的声音,从头到尾,无论是兵器碰撞声 ,还是喊叫声,还是最后你俩的对话,都不用出现,用扩音器,放出来就行了。 我和孙这段,我们就弄个剪影吧,我们用灯光投射到对面那面正对着阎罗陈的墙上。 你们那段声音开到最大,把他惊醒。 接着我们这段,就用灯光投射到墙上,光看到我们的人影就行了。要不,孙那化妆技术太恶心了,让别人看见,死的不是对方,是我。这两段我们在屋里,不用到院子里去,先做个铺垫,让对方从心理上产生恐惧。”

李说:“这样也行,但是,最后我觉得还是要加上一段,郑单独出现在院子里,然后朗诵段诗词,然后在月下舞剑,感慨天下再无对手的那种戏。因为接连的打斗戏,会造成观众的情绪紧张,每段打戏后面应该带一段比较舒缓的感情戏,或者几个人说说笑笑,到处玩玩闹闹的戏,缓解放松一下。别让整个的节奏太紧张。”

赵说:“行,什么造型不管,孙和钱,你们的名号想好了吗?”

孙说:“要不我就扮演你奶奶?你扮演我孙子?”

钱说:“不行,我觉得应该是我是你爸爸,你是我女儿。因为修炼了武功,你年纪轻轻把自己练成老太太的样子。我虽然岁数很大,但是,我修炼的武功,把我修炼成了返老还童。”

李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恶心?”

孙说:“要不我们就把角色定成兄弟吧?我扮成老头子,你扮成小孩子。就是一般武侠上的那种,因为修炼武功,哥哥变成了天山童姥那种,弟弟变成了苍老的样子。”

钱说:“行吧。就是我头顶正上方梳个辫子,对吧?你就是弯腰驼背,对吧?反正我们放出去的就是个剪影,看不到细节。”

孙说:“是这样。”

钱说:“那名号呢,什么什么山,什么什么洞,什么什么名号,那种。”

孙说:“什么什么洞,那是西游记上的妖精。”

钱说:“那就什么什么山。”

孙说:“这么奇异的事情,一般都是说 取天地灵气,就叫天地灵气山吧。我们就是褚风 卫雨 两兄弟。然后,我用苍老低沉的声音说,我是弟弟,卫雨。 你用儿童声音说,我是哥哥褚风。 然后,一起说,我们因为修炼日月黑白乾坤回转大法,弟弟变成百岁的样子,哥哥变成了十岁的样子。怎么样?”

钱说:“行,就这样吧。”

孙说:“然后我们在屋里,跟郑假装比划一番,我们惨败。整个过程就用剪影就行了。”

赵说:“那我就替你们念旁白,说:啊,是你们!没想到 天地灵气山的 褚风 卫雨两兄弟也来了。

你们平日为了修习邪门武功,专门吸取武林同道的内力,一次就是几百人。这次我雷击风就是拼上性命,

也一定替天行道,杀了你们。这样怎么样?”

孙说:“赵就这样,什么他都得搀和。我们这段,他还得加进来。”

赵说:“这样的话,我就先跟孙和钱比一场,然后,再跟郑比一场。我战胜了孙和钱,然后郑战胜了我。

说明郑的武功是最高的。”

钱说:“我们这个计划,主要是因为,咱们团队的人员配比有问题,就是太单一,就李一个女的,结果她还不肯牺牲一下色相。

咱们这个队伍,缺少老年人,和儿童,感觉不够丰富,就想我和孙用易容和换装弥补一下这个问题。”

孙说:“其实也无所谓,反正武侠里面,高手都是老年人和儿童,到时候我们肯定对手里面有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比的,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钱说:“靠这个肯定不行,我们团队,本来这个性格比重就有问题,应该是有强悍的,有软弱的,现在谁都不肯服软,就很麻烦。表现正义就得用邪恶衬托,表现智慧就得用蠢笨衬托,表现无私就得用贪婪衬托。确实得用对比衬托的办法。”

孙说:“那怎么办?就赵那脑子,要想衬托出他的头脑没问题,对方都得扮演脑残。就赵那私心严重的程度,要想衬托赵的人品没问题,对方必须是大凶大恶。就赵看到财,看到色,看到权,看到名,毫不掩盖拼命的程度,要想衬托出赵有原则来,那对方得贱得没法再贱,无理取闹到顶级的程度,这样才行。”

钱说:“确实比较麻烦。”

孙说:“那就赵跟郑过招,录一段声音。我们跟郑过招,录一段影子。这样,为郑出场做铺垫?”

钱说:“不用问,赵肯定不愿意,他就想他跟我们过招,打赢我们。然后再输给郑,这样,别显得他不行。

要不就按赵的意思来吧,以后要想显示我们的聪明,正义。还得靠赵没事找事寻找蛛丝马迹把对方说成脑残和所有事情都错的全面恶人呢。”

孙说:“那行吧。”

于是,几个人关好了门窗,开始录音,钱开始用笔记本做音效。

李拿着应急手电筒对着孙和钱,

赵在一边帮忙提示:“把灯光再往边上一点,孙,你弯腰再下去一点,一手扶着腰,一手扶着腿,腿抖动一些。灯光把他的驼背再拉长一点,突出一点。到钱的时候,把灯光往上提一些,影子缩短一些,还有造型更明显一些,不光头顶上,脖子上套个圈什么的。还有再往下蹲一些,胳膊尽量使用小臂,动作幅度要小。跟郑搏斗的时候,你们每一个动作,郑都要做出反应,郑的反应幅度要大一些,明显一些,他们两个一起对你出掌的时候,你最好加上劈叉,下腰等动作,能翻几个跟头也行。最后孙和钱倒下的时候,表示死亡,要有个突然的动作,挣扎一下再不动了。”

忙完这一段以后,赵说:“那么,剧情就这样了,先是我和郑搏斗的声音,播放出去。接着把这段孙和钱 跟郑搏斗的影子连同声音播放出去。这样,郑就出场了,先是朗诵一段,再把画面对准天空,然后来段风景,接着表现郑的武艺,郑独自一人在月下舞剑,然后感慨世间无敌是多么痛苦。接着,郑发现异常,大喊一声: 谁在那里,还不报上名来? 我和钱 还有孙,我们变装以后,再次出场,原来,我们跟郑认识,这一段很重要。我们要分别重新做自我介绍,展示各自的技能。还要摆个造型。转个圈,踢个腿,最后有的站着举起胳膊,有的蹲下展开双臂,有的在一侧,共同形成一个造型。就在这时候,李出现了,原来她暗中下了毒,我们都中了毒。这样出场怎么样?”

孙说:“这么说的意思是还要重新起个厉害的名头?还要自我介绍?”

赵说:“对,还得重新起。这很重要。你看武侠剧里,这部分相当有看点,前面一堆的修饰,后面接一个响亮的名号。然后对方同样。同时摆出架势,很好看。”

李说:“我觉得还行,如果对方是高手,一定会出来应战。”

钱说:“那就等他出来应战以后,李再现身,你们要是打不过,再纷纷表演中毒倒地。这样就能逃跑了。”

孙说:“那就是每个人自我介绍的时候,加上两句诗,然后把自己身份一长串内容加上,一边说,一边摆出造型,昂头挺胸,目光对准前方,头不能动,举起胳膊,要么向前,要么向上,快步走着转一圈,然后张开双臂摆出架势,踢几下腿。这样?”

赵说:“就是这样,我就是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的赵,身兼朝廷使命,带领一众兄弟,不畏江湖险恶,一路跋山涉水,行走四方。”

钱说:“我就是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的钱,擅长营造各种机关,连同场景特效,霹雳弹 烟雾弹 的就是我。”

李说:“钱说这些的时候,最好带上道具,能够形象清晰表明他是做什么的。”

钱说:“行,那我就用椅子加上几个轮子,然后,做成一拍椅子背,能发射暗器的那种。越简易越有效果。”

孙说:“我就是 诗家清景在新春,绿柳才黄半未匀 的孙,易容 换装 变换造型的就是我。”

李说:“孙说这些的时候,最好当场来个换装易容,跟变脸似的,那种,一回头,造型变一下。比如把假发拿下来。或者把外套一脱。换一种造型。”

孙说:“行,没问题,那就现代突变古代。我带上爆炸头的假发,套上一件长风衣,突然摘下来,外套一扔,变成古代人的模样。”

郑说:“我就是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的郑,武艺高强,行侠仗义,想要除暴安良,行走江湖的就是我。”

李说:“我就是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的李,团队里唯一的女性,擅长用药,能够出现各种浑身变色,全身起泡,局部放大等特效的就是我。”

李说:“好了,出场时候的台词就很像样了。然后,出场时候要有不同的方法,有的从屋里踱步缓慢出来。有的从花丛里钻出来。有的从屋顶跳下来。”

钱说:“我不是要推着把椅子出来吗?就不能从花丛里钻出来,或者从屋顶上跳下来了。”

孙说:“你坐在椅子上也行。”

钱说:“确实,带了轮子的椅子,就是轮椅了。到时候,我坐在轮椅上,一拍把手,接着有暗器飞出,来个特效,我腾空而起,飞身来到椅子后面,原来椅子跟变形金刚似的,能够变形。”

孙说:“那叫折叠椅。”

钱说:“用专业术语,叫做变形。椅子除了能坐在上面发射暗器,还能变形,抡起来当兵器。”

孙说:“所有的椅子都能抡起来当武器用。”

钱说:“因此,我是从屋里慢慢出来的那个。最好,配上点音效。”

孙说:“那我就从屋顶上跳下来那个吧。因为我得变装,一出场爆炸头,长风衣,在屋顶上,月下来个特写,我低着头,迈克尔杰克逊那种造型,镜头对准我的侧脸,很有神秘感。等我跳下屋顶,接着我把爆炸头和风衣一扔,变成古装模样。”

赵说:“不行,咱们是低成本,主要靠的还是台词来带动剧情。在屋顶上还有很多我跟郑的台词。镜头一会对准郑,一会对准屋顶上的我。来回,来回。都是气势 和 架势比较强的那种。你来不了的。 是谁?报上名来! 哈哈哈!我就是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的赵,身兼朝廷使命,带领一众兄弟,不畏江湖险恶,一路跋山涉水,行走四方。 原来是你!听说你手下高手如云,江湖上闻风丧胆,今天莫非你要跟我较量一番? 没错,江湖上的高手谁不想跟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武艺高强,行侠仗义,想要除暴安良,行走江湖的郑交手?今天正有此意。”

孙说:“我觉得我还行,来这段。”

李说:“还行什么啊,故弄玄虚的这种还是让赵来吧,他比较在行。你那一身行头,从花丛里钻出来更好,最好能够突出一下你的出场方式,比如长风衣被什么给挂住了,然后努力半天出不来。观众看以为是笑点,其实是突出丰富多样的出场方式。同样赵和钱也是这个道理。这是搞笑剧,越是像样的服装造型出场方式就越搞笑。”

钱说:“是啊,虽然你不能酷炫登场,但是你很狼狈地连滚带爬从花丛里钻出来以后,你能接着摆个造型镇定一下。这绝对是笑点。还能多给你几秒钟,你摆好造型不动,给你个长时间大特写,展示一下。”

孙说:“那行吧,就这样吧。”

李说:“那我怎么登场?”

钱说:“忘了给你说了,我是个发明家,我能用我的发明解决你生活中遇到的难题。等到他们坚持不住的时候,你看什么时候起风了,我这有一瓶刺激气味挥发液体,你把它喷在空中,然后他们就开始表演中毒。你趁着这阵风,表演段舞蹈什么的也行,换件飘逸一点的衣服,随风像吹起的树叶一样翩然出场,然后收住,半蹲,抬头,合拢衣衫。就出场了。”

赵说:“关键问题,就是我们会趁机喊叫,来烘托气氛。我会慢慢倒地,用手指着你说:你就是江湖中无人不知,不人不晓的毒医 人称花红柳绿的李?是不是你? 然后,孙会突然叫一声 啊,然后捂住胸口倒地。 钱会痛苦地打滚,在地上艰难抬头看着你,挣扎着说:你就是 花红柳绿? 郑会痛苦地用剑撑住身体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没有人能够赢我。”

李说:“我叫 花红柳绿?这名字起得也太随意了吧?”

赵说:“我就是随口一说,来说明一下问题。主要是 脑子一闪而过,中毒以后,红一块绿一块的,就想个词,表示颜色丰富。”

孙说:“那我要不要倒地以后,突然爬起来,每个人给他们脸上,脖子上,胳膊上画得红一块,绿一块,再回到原地继续躺着?”

钱说:“行,这没问题的。”

赵说:“记住你倒下的位置,别回去的时候,躺错了地方。”

李说:“这样就没问题了,所有的事情都讨论完了,对吧?”

赵说:“对,马上就能行动了。”

钱说:“我准备一下背景音乐烘托一下气氛,激昂一点好呢?还是宁静一点好?”

赵说:“随便吧,关键是冲击力。”

孙说:“就是跟事情越脱节,听上去越搞笑。”

钱说:“那就没问题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