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我的儿子是阎王 > 正文
第二十章 入阵
作者:主厨大人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0-10-23 18:34:16 全文阅读

“卧槽,吓人啊!”李慕白差点没跳起来。

“呵呵,又见面了,薛施主。”其中一位20岁左右的和尚面带微笑朝薛.伟说道。

“明空,还真是你啊,我刚才还说像我认识的人呢。”薛.伟看到来人后也是笑着说道。

“是啊,这不,师傅又接活了,顺带着我一起来看看。”被称作明空的和尚说道。

“那个...你们不是挺有钱的么?还需要接活?”李慕白在旁想一个好奇宝宝一样问道。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本寺香火虽然不断,但那是孝敬佛祖的,我们身上所穿,日常所食,身居所处,岂敢动用。”另一位40多岁上下的和尚道了一声佛号后说道。

“大师好觉悟,比之那些个打着佛祖名号揽财的人强太多了。”李慕白听完大和尚的话后顿时觉得他的形象光芒万丈,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还能有这样的坚持,真的不容易。

“觉善大师,明空师傅,你们怎么来了呀?”众人正说着,薛彤看见两人没有跟着,便是回头寻了过来,看到有两位和尚在和李慕白薛.伟正在聊天,走近后发现竟然是熟人。

“呵呵,原来彤儿也在啊。”觉善看到来人,也是笑呵呵的说道。

“师傅在这接了活。”明空也是解答了薛彤的问题。

众人正说着话,那边来了一个人在觉善身边小声说了什么,觉善便是带着明空向三人告了一声罪,便是跟着来人走去,想来应该是店铺开张吉时已到,觉善他们该去颂经祈福去了。

在经过这番小插曲后,众人也是慢慢返回了酒店,这一路上,李慕白也是在碰到觉善和明空后向李骞问了很多问题。

“哎,你说,真的有佛祖么?”李慕白问道。

“没有。”

“那这佛教是怎么来的呢?不可能凭空就出来了啊。”

“我早就说过了,只有生死两界,所谓的佛祖就是在地府将信仰这一理念传达开的一群人所想出来的,他们在地府偏隅一地,搞出了所谓的西方极乐世界,把那鬼蜮麟山唤做灵山。”

“额,那你们不管么?”

“管?为什么要管?因为他们的出现,确实人间和地府都安宁不少,所以也就没人去管,再说,你拿什么律法去管,地府自有法则,人间有人间的法律,地府有地府的规则,只要没有超越规则之外,谁人也没有权利干涉。”

“这么自由么?难道没人想要做统治者?”

“万年之前确实有,但是下场却是被法则之力剥夺一身修为,打落碧泉,遭万鬼蚕食,所以再没有人做这个打算。”

“那这法则之力就这么厉害么?怎么形成的呢?”

“没人知道,自开天辟地便是存在,对了,还有一位,自称耶和华,也是纠集了一群所谓的信徒,和自称佛祖的那群人分庭抗礼,据说都是为了收集信仰之力,修炼时,借信仰之力融入自身,便能超脱这两界之外,成为真正潇洒自由之身。”

“吓?原来是这么回事!”

“后来几人修炼时确实能感到能力的增长,但是微乎其微,无奈超脱规则约束的诱惑力太大,这关系更是被放大到了人人皆知的地步,便又是涌现出更多的教派。”

“额,那岂不是都是假的咯?”

“你不能光看一方面,换句话说,不论人鬼,一个信仰的形成需要多方面的考量,也需要天时地利人和,而有信仰却是一件好事,因为就恶念来说,是没有下限的,但是信仰就是你的底线,会让你在恶念从生之时有着自己的坚守,同时,也能让你在绝望之时,看到希望,信仰的本意便是如此,但是现在的人却是把信仰变了味儿,以往成为底线的东西,慢慢的竟然变成作恶之后安慰自己的东西,这也是那群创造者们没有想到的事。”

“......”

“打个比方,两个人,一个有信仰,一个没有信仰,没有信仰的人去杀人,会毫无顾忌,因为他不会考虑后果,他就是这果之本身,而有信仰的则会考虑死后所会遭受的审判刑罚,信仰不仅仅是一道坚守的底线,更是时刻悬在你头顶的一柄利剑。”

李慕白听着李骞的诉说,心中从一开始了解真相的鄙夷到慢慢思考其中的道理,沉默着不发一言,也许人本身就是恶念丛生,只不过律法在约束着大家,一旦律法失效,规则无用的时候,人的恶念便会如出笼猛兽般喷涌而出。

李慕白看着旁边的薛.伟,庆幸着自己生活在文明社会,也庆幸着有这样一群人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人间。

夜色降临,薛恨风也是拿着材料风尘仆仆的赶回了酒店,众人准备妥当便是出发向金陵大学出发。

再次来到校园内湖边,这次薛恨风拿出了7枚铜钱,分别是7个朝代,被称为七宝通鉴。

薛恨风拿上铜钱,又掏出了罗盘,看了一会后,在湖边约2米处的位置开始摆放铜钱,先是挖出7处土坑,深约半米,将铜钱买入其中,盖上一层薄土后,又是拿出了隐匿符,再次覆土。

“这叫七星困仙阵,那7枚铜钱是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摆放的,只要施阵之人不倒,被困住的鬼物就无法挣脱,因为摆阵需要时间,并且寻找准确的方位也是耗神费力,所以在平时的打斗中极少有人会布置此阵,这次你的方法倒是正好能用得上。”薛彤在旁看着薛恨风摆出的阵法向李慕白说道。

“彤儿,给我一滴你的精血。”薛恨风将最后一处土坑填平后向薛彤说道。

“嗯。”薛彤也是立马应声,用牙将中指咬破,挤出一滴精血。

薛恨风拿出了一张符纸,接住薛彤的血液,血液一接触符纸便是迅速晕染开,薛恨风拿着这张符纸,轻轻放在了困仙阵的中央。

李慕白知道这是吸引三尸童子的诱饵,转头看向薛恨风,只见他已经在腰上缠好了麻绳,麻绳之上也是密密麻麻贴着符咒。

“噗通”一声,薛恨风便是进入了湖水中,约莫6,7分钟后,薛恨风便是来到湖底的位置,稳住身形后,开始集中精神,搜寻三尸童子的踪迹。

突然,耳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右边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接近薛恨风,薛恨风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贴在自己额头处,这道影子在符纸贴上后,也是将速度慢了下来,缓缓靠近薛恨风的位置。

只见浑身灰白的三尸童子睁着没有眼仁儿的白眼珠,绕着薛恨风不停的皱起鼻子嗅着,薛恨风这会也是不敢有所举动,生怕让三尸童子感受到威胁发起进攻。

三尸童子在嗅了一会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薛恨风腰间的绳索上,这时,薛恨风隐秘的拉动绳索,岸上三人便缓缓拉动,薛恨风一动不动,由着岸上的人把自己慢慢升向湖面。

三尸童子在看到薛恨风突然上升,也是像收到惊吓一般,嘴里发出了“哈!”的嘶吼声,两只小手放在身前,黑色的指甲猛地拔长,做足了威慑的姿态。

但是在观察了一会后,发现并没有危险,便是又回到了那好奇的状态,随着薛恨风一路上升,三尸童子也是跟在薛恨风后面,慢慢朝湖面游去。

湖面上,在岸上的三人看见有水泡冒出,知道薛恨风带着三尸童子上来了,薛.伟在给李慕白额头贴了一张符后,与薛彤二人也是贴好符纸,静待薛恨风。

“哗”的一声,薛恨风露出的脑袋打破了湖面的平静,他连忙一个眼神传递给三人,这三人便是悄悄向后退,薛.伟则是站在了困仙阵的正东方位,手里捏诀,催动起阵法。

“哗”又是一声,一颗灰白色的小脑袋也是露出了湖面,三尸童子睁开眼白,看见了岸上的三人,又是摆出了威慑姿态,正准备下潜返回湖底,突然,三尸童子的鼻子朝着阵法出猛嗅起来。

原来薛.伟催动阵法,连带着混合着薛彤精血的符纸也是一齐激活,淡淡处女精血的血腥味缓缓飘入三尸童子的鼻子中,三尸童子的面部竟然出现了享受的表情,只见它慢慢靠近岸边,两只小手扒在岸边水草上,继续嗅着这股血腥气。

过了一会后,三尸童子终于是忍受不了诱惑,慢慢的爬上了岸边,上了岸后,众人才看清三尸童子的全貌,整体灰白的皮肤,身上很多处皮肤都已经裂开,在后背3道红色的符咒尤为明显。

三尸童子缓慢的靠近困仙阵,就在要进入的时候,突然定在了原地,薛.伟盯着三尸童子,只待它进入阵法范围,就立马发动阵法将其困住。

可是,三尸童子背后的符咒突然亮了一下,只见它突然360度把头转向后方,盯着薛恨风,黑色的嘴唇突然上扬,竟然是对着薛恨风笑了一下。

薛恨风看着三尸童子的动作,心里“咯噔”一下,心道糟糕,莫不是三尸童子发现了什么端倪?按理说不可能的,以目前它的智商,应该不会发现的,而且处女精血对于三尸童子的诱惑力不亚于人们对于巨大财富的渴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