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乱古剑帝 > 正文
第九十三章:好酒,当属青楼的酒最烈
作者:一剑酒中醉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21-02-17 03:15:38 全文阅读

阴冥海上。

  又行驶了五日。

  “第二剑,断肠!”

  夏渊闲来无事,就于船头起剑,用惯了木剑的他,粗坯剑胎则更让夏渊握的紧实,得心应手。

  “大哥,好样的,这第二剑虽然使出不了几分,但其中蕴含的神韵却是一分都不见少。”

  小胖子仰着头,蹲坐在船板上拍手叫好。

  怀里抱着大鬼刀的沁鱼,身体靠在船边,仰面迎风,“噗呲”就轻笑出了声。“这个小胖子一点都不实在啊,话说人前,不仅夸人,还顺带着损人。”

  初见沁鱼时,她肩扛大刀,阔步而来,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子。在阴冥海上相处了一段时日,熟络了之后,这个红衣女子倒是越来越耐看了。

  江湖儿女多性情。

  “臭小子,到了禀冬大陆,你如果还没有突破纳气中期,就别怪为师把你揍进九星琢秘境。”

  老疯子右手拿酒葫芦,左手拿着一杆旱烟,躺在藤椅上,半耷拉着双眼说道。

  “这个…………师傅,我就出来透透气,这就回去修炼。”

  小胖子脸色一苦,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当看见老疯子放下手里的酒葫芦后,他顿时就起身走进了船舱。

  铁甲船上的五日,小胖子就没日没夜的修炼了五日,督促的老疯子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一旁的沁鱼却摇了摇头。

  “啪!”

  船头,夏渊突然面色一白,顿时弯腰半跪在船头,样子有些痛苦,而握剑的手,正轻轻的颤抖不停。

  “渊小子,练剑,练得是循环渐进,可强求不得半分。越是临近禀冬大陆,你的道心就越是不稳,手中的剑自然就握不紧了。”

  老疯子指尖沾了一些酒水,伸手一弹,两滴酒水瞬间落在了夏渊的肩头,这才让夏渊似白面的脸孔红润了些。

  “多谢前辈。”

  夏渊起身放下手里的粗坯剑胎后,随即就盘腿而坐,屏息凝神稳固道心。

  遭遇了第二剑的反噬,他体内的经脉险些错位断裂。

  沁鱼皱眉走到老疯子的身旁,蹲下了身体,用右手撑着下巴。“小胖子虎头虎脑,修炼根骨不是很好,却在五日内从纳气初期差点突破纳气中期,晚辈是不是该赞叹一声老前辈的手段通玄?像晚辈这些散修,无依无靠,空有上佳的修炼根骨,只是境界的提升,倒是有些差强人意了。”

  “哈哈哈…………”

  老疯子抚须一笑,摇了摇头,并没有接上沁鱼的话。

  天地万物,各有各道,各有各好。

  笼中鸟儿,羡慕外面世界的宽阔任游。而外面鸟儿,却羡慕笼中鸟儿的衣食无忧。

  所以,也没有必要去羡慕谁。

  老疯子抽了一口旱烟,吐出了些云雾。“小鱼儿,你可是想从九星琢秘境,直接前往中洲十四域?”

  “是,界海封闭,想渡海无疑是天方夜谭,如今流言四起,中洲来人更是搅动了下界风云,我本来就不是下界人,也没必要留在下界,看那些人的脸色。”

  沁鱼点了点头,直言不讳,这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能一眼就认出大鬼刀,还能手持白骨令,安然无恙离开白骨岛的老疯子,在小鱼儿的心里,可是一个高深莫测的人。

  如果说些弯弯道道德话,反而会适得其反。

  “哈哈哈………女娃娃倒也率直,就凭你这一点,就比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上了太多。”

  老疯子起了身,负手而立,凝眸望着和海面相齐的一轮大日。“九星琢秘境能直接通往中洲不假,可是经过时间的挪移,里面的传送阵是否破损就很难说了,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可别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多谢前辈教诲,若是传送阵用不了,晚辈就在禀冬大陆寻一处无人的地方,结下一座草庐,等待界海重开。”

  沁鱼在老疯子的身侧,拱手道。

  “结草庐而憩,燃青灯为伴,可不是你这个年纪应该做的事,女娃娃心里的执念倒是挺深。”

  老疯子叹息了一声。

  这时,盘腿疗伤的夏渊站起了身,一袭青衣迎风而动。

  夏渊把粗坯剑胎握放在身后,缓缓走到老疯子的身旁,两人并排而立。

  夏渊,老疯子二人迎面望海。

  沁鱼则是怀里抱刀,低头忘不见脚尖。

  海风正好,三人也不再言语。

  突然,一艘高有五层的画舫从前方驶来。

  画舫高立五帆,帆上书写了“青楼”两个大字,金壁玉沿,雕龙画栋,掩着帘子薄纱,端是一副气宇轩昂。

  画舫破浪而来,在船头,十几位脸上涂抹胭脂,裸露双肩的女子,正眸含春水,多情望来。

  她们腰间腰束半解,衣下身体玲珑,胸前更是波澜壮阔,好不惹火。

  “渊兄,别来无恙啊,我在阴冥海上苦等了几日,终是把渊兄给盼来了。至安庆一别后,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和渊兄结伴前行,这样才是最好。”

  当画舫临近后便停下了,一道声音也恰逢响起。

  十几位眉眼含魅的女子施礼退下后,一个青衣青年笑立船头,他手摇折扇,偏偏有度,头戴玉冠,温文如玉。

  “白般念?”

  对于这个初见就阔气请客逛勾栏的人,夏渊可是记忆犹新。

  “老前辈,夏渊,你们叙旧吧,我就先告退了。”

  沁鱼见来人和夏渊熟络,便放下了手中的大鬼刀,撇了撇嘴后,就转身走进了船舱。

  倒是老疯子,见了画舫上的女子时,便笑的合不拢嘴了,当见不到美色后,他就又躺在了藤椅上。

  “你们走吧,先行去禀冬大陆等我。”

  白般念抬手,对着身后吩咐了一声,身体顿时一跃而起,落在了铁甲船的甲板上,他嘴角含笑的抬手,搭在了夏渊的肩上。

  夏渊看着画舫渐行渐远,速度可比铁甲船快了不是一点半点。

  “白兄在此久等,可是让我有些受宠若惊了。白兄在画舫上有人服侍,来了我这里,做什么可都要自己动手了。”

  夏渊转头一笑,身旁的这个青年,和他一样修炼的是九世轮回经文,就目前而言,暂时不会是敌人,却永远不可能是朋友。

  白般念看了一眼躺在藤椅上的老疯子,脸上悄然的变化了神色,却又被他很好的隐藏了下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样岂不是更好。侍奉我的那些人,为了迎合我,整天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着实是无趣了些。渊兄正合我胃口,这一路上,我也能有一个说话的人,倒也不显沉闷了。”

  夏渊转身,背靠着船边,问道。“不知白兄可有什么消息?”

  鸡,不到天亮不打鸣。

  人,无利不起早。

  “哈哈哈………不然我怎么会说,还是渊兄合我胃口呢。”

  白般念也学了夏渊的样子,收好折扇,背靠着船边。“消息有二,好消息是,在天朝的中洲来人被杀殿牵制住了,派遣不了人手去禀冬大陆,你父王开始反击了。坏消息是,夏淳你杀不了了。要不这样,等我们出了九星琢秘境,我和你一起杀回天朝?”

  “多谢白兄的好意了,我自家的事,我自己来断,就不用借白兄之手了。”

  夏渊摇了摇头拒绝道。杀殿能拖住他们的步伐,想必就是夏武侯故意为之,而血衣侯,应该也出力不少。

  九星琢秘境,可不是一个兄弟相残的好地方,到处都是猛虎饿狼。

  “我也知道你会拒绝,那也没关系。等你杀了夏淳,就来青楼找我,我请你找最好的粉头,喝最烈的酒。”

  白般念微眯着双眼望天,说完后,就直接坐在了甲板上,从戒指里拿出一张小木桌,一壶酒,还有三个杯子。

  白般念伸出右手,微笑而语。“美酒当前,不知前辈可否喜欢青楼的佳酿。”

  “红尘中,就属青楼最逍遥,最快活。世间的酒,除了心里的酒最苦,当属青楼的酒最烈了。晚辈的好意,老头子我又怎会拒绝。”

  闻言,老疯子直接翻身而起,拉着夏渊就坐在了木桌前,身前的酒杯早已满上,老疯子便率先喝了一杯。“好酒!”

  老疯子眼前一亮,世间有三好,美色好,江山好,酒好。

  这三好,怕是没人能够拒绝。

  “前辈痛快,渊兄,你我二人也碰杯走上一个。”

  夏渊,白般念也饮尽了杯中酒。

  铁甲船的甲板上,三人迎风,朝海,喝的倒也痛快。

  酒,一壶一壶的倒,同时也是一壶一壶的拿。

  夏渊,老疯子,白般念三人推杯换盏,没有一丝停酒的意思。

  “酒逢知己千杯少,前辈海量,渊兄也是海量。”

  白般念喝的脸上飘了红霞,再举杯时,口中吐字就有些不清了。

  酒过了不止三巡。

  当中,沁鱼出了船舱,送来了一些吃食,嘱咐了夏渊和老疯子少喝点酒后,便回到了船舱。

  而小胖子则是刚露出一个脑袋,就被老疯子一个眼神给吓了回去。

  “渊兄的福气不小啊,走到哪里都有美人相伴身侧,真是羡煞旁人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