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武侠管理局 > 鬼岛之炼
四十章 以一敌二
作者:短脸胡大夫  |  字数:2273  |  更新时间:2020-10-27 02:29:13 全文阅读

凌刃有一次站在了擂台上,看着高台上的众人。

发现慕容晓晓已经不在了,凌刃正在困惑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从高台上跃下。

凌刃看着那全身皮肤黝黑的大汉穿着宽松的练功裤,腰带系在岩石一样的巨大胸肌下,体型庞大,犹如狗熊一般。

他便是昆仑派派出的徒弟,史刚。

凌刃看着他,眼睛微微眯起,眼中尽是不屑,轻蔑。

“对不起,我有点要求。”凌刃这样说着。

“要求?什么要求?”清虚道长问道。

“既然这次比武出现了这样的问题,我希望这次比武早些结束,你们两一起上吧。”凌刃指向另一边的钟云露。

“什么?”高台上一阵哗然。

“你小子昨天忘记被一个小女子一招打晕了吗?这么嚣张?”唐虎在高台上叫喊着。

“可以。”清虚道长这样说着。

长袖飘飘,一个穿着汉服的俊俏青年从高台上跃下。

点苍派钟云露和昆仑派史刚,两个人并排站立,共同面对凌刃。

“这个家伙想干嘛?”宋子琴疑惑道。

“开始吧。”凌刃这样说着。

钟云露先动了起来,脚尖点地,竟然直接飞了出去,身形如飞燕一般轻盈,点苍派出名的轻功游龙身法。

挥舞着长袖,劈面向凌刃打去。

这是什么样的武器,凌刃并不知道,所以也不敢直接用七十二手来防守,一个撤步,闪开攻击,看似柔软的水袖,甩在地上,直接将地面杂碎,砸出一条沟壑。

凌刃咽了口口水,心想这招若是打在自己身上,那可糟糕了。

正在思考的时候,史刚已经从身后攻来。掌风呼啸,伴随着天崩地裂的气势从高处打来。

凌刃红光聚集在双手,金光散发,一记太祖降魔拳,回头已经。

“轰!”

掌风凌厉,直接将金光劈开一条缺口。

凌刃瞬间跳开,手腕有些发麻。

"昆仑的裂天掌,实在是太霸道了。"

凌刃正在这么想的时候,钟云露已经从另一边出手了。

一甩水袖,两条长袖直接把凌刃捆住。

缠绕着内力的水袖,犹如钢索一样坚硬。

“糟了!”

凌刃用尽了全力都无法挣脱。

“想以一敌二?太过嚣张了吧!”

史刚这样说道。

上身紧绷,用双手捏住凌刃的肩膀,凌刃惨叫着,骨骼和肌肉碰撞挤压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会场。

钟云露腰部用力,用力甩着捆绑着凌刃的水袖,同时史刚也用力地一推。

直接将凌刃高高地甩到了空中。

史刚也跳了上去,像是要给凌刃致命一击的样子。

一脚直接踢飞了凌刃,带着一旁的钟云露,三人都飞出了擂台直接飞向高台之上,最中间的高台。清虚道长的所在。

三人立刻变换姿势,凌刃双拳闪起金光,钟云露挥舞水袖,史刚双掌合并,发动裂天掌。

三人用自己最强的绝技攻向清虚道长。

清虚道长却直接站着不动,众人惊呼,因为大家都知道,虽然清虚道长很强,但是,如果三人的致命攻击直接击中不设防清虚道长的话,就算是清虚道长也无法活下来的。

就在这时,一个灰袍的身影闪到了清虚道长面前,皮肤黝黑的寸头青年,安青乔。

使用太极拳,双手微摆动,纯净的内力在周围浮动,三人的攻击竟然直接变换了方向,散到四周。

但三人,并没有就此放弃攻击,从另一边又攻向了清虚道长。

“你们在干嘛?”安青乔怒吼道。

再次,用太极拳,散开众人的攻击,而凌刃却直接闪到了另一边,双拳散发金光,攻向清虚道长,清虚道长丝毫不动,金色的拳头很快就要打在面前了。

“糟了!”

眼看就要打中清虚道长了。

太极拳已经无法阻止这样的攻击了。

一掌拍在凌刃手腕上,另一掌拍在了凌刃胸口。

凌刃吐出一大口血。

摔在了擂台上。

安青乔也落在了擂台。

众人惊讶地看向了安青乔。

因为经过这两天的比武,安青乔刚才的招式,众人再熟悉不过了。

“八卦七十二手。”

众人惊呼道,看向安青乔。

“是你!”

玄智也站了起来,充满敌意地看着安青乔。

凶手已经找到,看一眼便能学会所有招式的武痴族,安青乔。

前夜。

“安青乔是武痴族?这怎么可能?”史刚疑惑道。

"我可以人格担保。"陆敏说道:“但是我们手头没有证据,你们明白吗?我需要你们三个逼他出手。”

陆敏对面前三人说道。

“可是他宁愿被打得半死也不会暴露自己吧。”

“确实,他的身份远比他的生命要重要。”陆敏这样说道:“但有一个人的生命却是值得暴露身份的。”

“清虚道长?”

“是的,他的复仇还没有结束,他不会允许,清虚道长死在别人手里的。”

回到现在,擂台上的安青乔,像是浑身赤裸一样,在众人的注视下。

陆敏慢慢走上擂台:“现在证据确凿了。”

“你怎么猜到是我的?”安青乔冷着脸问道。

“你的杀人手法并不高明,录像的切断可以推测出,你是在灯灭的时候动的手,灯灭的时候,你和众人在一起,录像其实是你自己给自己准备的不在场证明,你用之前的录像替换了当晚的录像,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月光,你只是想要营造出灯灭前没有人进入现场的假象,自然有不用将每一秒都掐好,但是由于时间的不同,月光的方向自然也不同,案发时是晚上八点,月光应该从东方照到西方,而录像所示的,完全相反。你的不在场证明也不成立了,你用截来的极乐草熏晕在林轩房间的男人,你以为自己杀死了唐虎,其实只是杀死了去偷情的唐十一。第二天的命案也是异曲同工,只不过,木清方丈体内有极乐草的粉末而木详道人体内却没有,木详道人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想杀他,从来也不是容易的事情,你之所以能做到,是因为他允许你这么做。”

“允许别人杀他?”凌刃不解道。

“根据我的推测,木详知道你的身份,对吧,那盘饺子,那晚木详给除了少林和峨眉派弟子都送了白菜肉的饺子,但却鲜的出奇,不是吗?因为他没有用惯用且便宜的猪肉,而是用的羊肉。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看过你的族人在墙壁上留下的绘画,猪是你们信仰的神明的坐骑,他不能单独为你做一份,那就显得过于明显了,不是吗?他只能给每个人都做了羊肉馅的。”陆敏停顿了一会:“他允许你杀了他,因为他一直在为过去的事感到内疚,他想要赎罪,我说的对吗?”

陆敏问道。

安青乔默默低下了有,木详道人临死前的表情仿佛还在他面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