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葬煞纪元 > 第一卷 鼎灵现世
第五十四章 灵羽尤贵,颜面尤重
作者:石头老虎有文化  |  字数:3611  |  更新时间:2020-10-27 00:03:38 全文阅读

沉默了半晌后,杨锦云轻咬嘴唇,郑重的说道:“云儿自然是十分愿意的,我渴望突破凝骨境中期已经有很长的时间了,那是我一直以来为之努力的……梦想。”

她眼神随即又暗淡下来:“但是云儿不能离开这里,我的父母还健在,他们都只是凡人,要是我随你们去修行了,便再也照拂不了他们,他们必定会遭受变本加厉的欺凌。尽管我听到不少人说大道本是无情,修士本就应该将世俗的情感舍去,但我……还是舍不下他们啊。”

“这应该不算是什么问题吧!很好解决啊?把你父母接走不就行了?”肥遗鸟有些纳闷,心想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不就是搬个家嘛。

姬煞葬思索了片刻说道:“若是你能说动他们搬离此地自是最好,我与傻鸟会想办法为二老安顿,并保证他们此生无灾无难,安享晚年。”

“若是你的父母不愿意搬离此地,那也是无妨的,你可以将傻鸟一会要赠与你的宝贝再转赠给他们。只要有此宝护身,在这偌大的四海城里,能够给他们带来威胁的,寥寥无几。”

肥遗鸟嗤之以鼻:“我看你就是没啥文化,成语能乱用吗?什么叫寥寥无几,多半就是一个都没有。你当爷的宝贝这么不济事吗?来,拿着。”只见它肥硕的身体一抖,尾翼霎时划过两道光点,轻飘飘的落在杨锦云的手上。

这是两根红黄相间的鸟羽,外围还环绕着五彩缤纷的光芒。

肥遗鸟挺着个大肚子凑过来对杨锦云一本正经说道:“这可真是宝贝,爷都舍不得送人的。你看爷多好,办事多周全,知道为什么这么宝贝的东西一下送给你两吗?是因为爷考虑到你父母要是不愿搬离此地,你就可以一人送他们一枚,这样均分下来,两人就都周全了。”

肥遗鸟这话倒是说得不虚,它送给杨锦云的是蕴含着它本体精元的灵羽,需要十年时间才能衍生出一根来,达到三根后便是上限。

如若之前的不消耗掉,之后即便再过百年也无法再次产出新的灵羽。目前肥遗鸟将仅剩的两枚灵羽都给了杨锦云,的确算是大出血了。

灵羽中蕴含的灵体实力不俗,幻化出的肥遗鸟虚影尽管灵智不高,但却实打实能发挥出无限接近铸身境大圆满的实力。

按理说四海城中明面上修为最高的人便是四海阁阁主一念真人。他虽有铸身境后期巅峰亦或是铸身境大圆满修为,但是却传闻并不怎么擅长打斗,战力在同阶修士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下。若要论起单打独斗来,应该不会是肥遗鸟灵羽的对手。

肥遗鸟平日里喜爱吹牛,但此次说出的话倒还真是所言不虚,而且它幻化出的灵羽最大的用处并不是用来打斗,而是用来温养身体,一直携带在身上可以潜移默化的祛除体内杂质,效果比之顶级的温养类法器还要好上不少。

羽灵祛除起凡人身体杂质来效果甚至更佳,凡人若是长期将灵羽携带身上,那么多半会无灾无病,寿数起码能够增加好几十年。

肥遗鸟灵羽温养的效果对于开灵境以下的修士功效都尤为显著,确实是一件能让修士们都抢破头的宝贝。

法器也好,法宝也罢,甚至在法宝之上的灵宝亦是有如此规律,那就是攻击性和防御性的最为常见,种类和数量也是最多的,辅助类和恢复类的则相对少见,价格也是更加昂贵。

但凡修士以物易物,用辅助类或恢复类去兑换攻击类或防御类,只要品阶相差不大,那么成功换取几乎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如若反过来想要用攻击类或防御类去换取辅助类或者恢复类,那么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多半是换不下来的,除非自己这边在多付出一些代价,才有可能谈拢。

杨锦云并不知道肥遗鸟这两枚灵羽的价值究竟有多大,不过当灵羽落入她的手中之时,她便感觉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舒适感,于是便珍而重之的将灵羽收了起来,对肥遗鸟道了声谢。

肥遗鸟晃荡了一下肥硕翅膀道:“谢个啥,自家人了还见个什么外,师叔关照一下师侄难道不应该吗?”

杨锦云微微笑了起来,脸色红扑扑的尤为好看。今天莫名其妙多了个年轻师父,还多了一个活宝般的小鸟师叔,彷如做梦。

福元斋掌柜牛四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四海阁求见他的幕后老板。牛四光此刻心中压力非常大,福元斋现在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让不少人看足了笑话。

即便老板届时出面摆平了此事,他最轻的处罚起码也是要挨上一顿训斥,本月的工钱八成得被扣得一干二净。说不定就要给降职了,直接从掌柜的变成跑堂的,那自己不错的待遇和可观的灰色的收入岂不是都得打水漂去。

他心中不知道暗骂了那一人一鸟多少次,觉得他们去砸哪里场子不好,非得跑来福元斋作,把自己给牵连的有可能连饭碗都不保了。

牛四光此刻咒骂的紧,全然已经忘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事实上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正是他自己,如果不是嚷着要买肥遗鸟,哪有可能会踢到铁板上。

见到四海阁长老裴华后,牛四光噗咚一声跪倒在地,神色凄苦,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添油加醋起来。说是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吃了霸王餐不说,还把四海阁的跑堂和打手们都狠狠教训了一顿,自己也未能幸免于难,被他们打了出去。

“我跟他们说咱们福元斋后头有您罩着,结果这两个凶神恶煞竟然丝毫不把您放在眼里,还叫嚣着说您要是不按他们指定的时间到那里去的话,就要把福元斋给拆了。”

“我当时就想着跟他们拼了,舍了这条贱命也不能让他们这样侮辱福元斋这块金子招牌,事实捍卫大老板您的脸面。”

“但后来一想觉得自己的想法真是愚蠢,就算我这么给他们打死了,无疑会对您的颜面更加不利。所以在一番抉择之后,还是决定用最快速度跑来向您如实汇报。”

他说着说着就声泪俱下,一边哭,一边心中想着这两个混蛋可别在福缘斋整出什么乱子,这样我的职务可就要保不住了。

他知道自己老板的产业众多,福缘斋只是其中一个,涉猎广泛的老板想要找人将他取而代之那是十分轻而易举的事情。

当初裴华之所以想要开福缘斋,多半原因是因为他比较喜欢品尝各类美食,其目的并非是为了什么盈利。

福缘斋即便如今生意不错,也算是日进斗金,但是折算成灵石来看根本也没有多少,对于主要经营珍宝和丹药生意的裴华来说至多只能算个锦上添花。

福缘斋开办之初裴华隔三岔五还会跑过来品尝一顿美食,久而久之便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来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作为福缘斋掌柜的牛四光其实在裴华的众多下属中并不出众,远远没到进入核心圈子的程度,按地位来说只能算是中下,平日里也不怎么能说得上话。

若是平日里福缘斋来个什么刺头,小打小闹一番,他至多就是会被裴华责备个几句,或者说裴华根本就无暇去管这类小事,扣些个当月工钱,此事便算是揭过了。

然而这次的事情显然完全不同,姬煞葬的一番做法明显就是打定主意要让福缘斋的颜面尽失,而裴华涉足商道,在四海城内开枝散叶,已经算是整座城里有数的大老板之一,平日里最为重视的,就是颜面。

牛四光的冷汗嗖嗖的往下掉,跪在地上打着哆嗦,不敢去看裴华一眼。

裴华一身中年文士打扮,留了一缕胡须,倒显得有几分儒雅之态,他对牛四光所说的话将信将疑,但从牛四光的话语中可以确定,现在已经有人在他的酒楼里寻衅滋事了,而且还赖着不走,摆明了就是要等他过去。

即便这个酒楼只是一时兴起所开,但毕竟是他的家业,倘若自己置之不理,酒楼砸便砸了,倒也无甚心痛。不过那闹事之人一再挑衅,自己若是不去处理,一旦落到同阶修士眼中,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到底还是有损颜面的。

“我让林南随你去一趟,把问题解决掉。”裴华淡淡说道。

牛四光并未起身,一个劲的拼命磕头。

裴华微微皱眉:“可还有何事要说?”

牛四光神情苦不堪言,额头因为磕头过猛渗出鲜血,他颤声说道:“来闹事的那个青袍男子修为实在恐怖,仅仅用灵压便将十余名打手瞬间尽数震晕。他们可都是武林中实力不弱的好手,寻常的凝骨境后期的修士,恐怕都极难做到这点。”

“你的意思是,要我亲自去处理了?”裴华神色有些不悦。

牛四光又拼命磕头,连声说小人不敢。

之前裴华说让林南跟他一起处理时,牛四光的心中便更加紧张起来。

林南修为在凝骨境后期巅峰,距离大圆满只差一线,算是裴华的心腹之一。此人有一个很大特点,便是喜欢迁怒于人,如果这次让他随自己去摆平那一人一鸟,能平息固然是皆大欢喜。

但是牛四光怎么都认为林南去了也肯定不会是那两个混蛋的对手,到时候他势必会将失败的怒火全部发泄在自己身上。

林南行事莽撞,到时候即便是把自己给打死了,到底是亲疏有别,裴华估计都不会去过问一句便草草了事了。

牛四光此刻想的是实在要被降职就降吧!总比无故折了性命要强。

“好吧!我随你走一趟。”裴华一拂袖,径直走了出去。

牛四光起身连忙跟了过去,一路上身体都是躬着的,犹如犯了大错一般。

裴华一路上只是走着,便有不少人簇拥到他的身边,得知他的酒楼那边出了一些小问题,在询问过后原来是有人闹事,一个个都变得义愤填膺的,纷纷说要为他摆平麻烦,让闹事的人付出极其惨痛的代价。

当他们来到福元斋后,发现酒楼四周前前后后都挤满了围观人群,已经将整座酒楼围了个水泄不通。

此时林南大喝一声:“无关的人都给我滚开,再不滚开有你们好看,好狗不挡路的道理难道都不懂吗?”

裴华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喜林南咋咋乎乎的做派,但却没有出言制止。

林南的喝声经过灵压震荡后变得尤为响亮,一时间震慑住了不少的寻常百姓。

他们转头一看,见身后这帮人个个都颇为不凡,特别是居中的那位中年文士打扮的人带着一种上位者般的儒雅气质,便一个个主动的让开了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