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夜审讯
作者:布衣相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2020-09-28 18:31:16 全文阅读

江小乔指了半天最终落在大腿上说:“他摸我大腿,要不是反抗,说不定还要怎么样呢。”

女刑警身上自带一股除暴安良的侠气,他尤其见不得这些本地暴发户仗着有几个臭钱胡作非为,肆意践踏易州来之不易的发展成果,更见不得那些柔弱可怜的小姑娘远在他乡被人欺负,所以,这事她一定要做主。于是一挥手喝道:“全部带回去调查。”

后面上来几个警察,重点控制了凌梦泽和连盟,押着他两往到楼下警车里。

凌梦泽临走前特地看了一眼江小乔,见江小乔向他握了握拳头,意思是叫你知道惹了姑奶奶是什么后果。

楼下停着一辆警用商务车,江小乔作为受害人与警察坐在一起,凌梦泽哥三个和三个陪聊被塞在后面。

不多时,警车到了易州市公安局办案中心,将所有人分别关进询问室录口供取材料。

不多时,材料取完了,事情的经过基本浮出水面,那就是连盟误以为江小乔是KTV小姐,强行把她拉进包房,但没有其他肢体侵犯,无论从动机还是过程都是误会,所以连盟向江小乔道歉后便可离开,至于三位小姐和何滨本来没什么事,录口供作为旁证也可以离开。

唯一的问题是凌梦泽到底摸了江小乔没有,他的动机是什么,算不算猥亵嫌疑。

包间里没有监控,连盟和何滨是凌梦泽一起的人,说了也不算,至于三位小姐,当时包间里光线黑暗,事情又发生在一瞬间,什么都没有看清。

那么这个案子该怎么进行下去?摸一下大腿,也够不到猥亵罪,而且还没有确凿证据,按照以往经验,像这种证据不充分,危害性不大的事件,一般只能调解处理,道个歉或者赔点钱就了事了。

但女警花叶梓看到楚楚可怜的江小乔心中有些不忍心,他刚才看了江小乔的笔录,知道她是清华大学毕业,现在自己开一家科技投资公司,父母亲都是科学家,像这种哪哪都优秀的孩子,应该不至于是诬告碰瓷儿吧,问题一定还在凌梦泽身上。

叶梓咬咬牙,挥手道:“其他人可以走了,留下那个凌梦泽,我来审,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干了什么,想干什么?就算定不了猥亵,也得把这个人渣行政拘留。”

江小乔和三个小姐都回去了,连盟和何滨焦急地等在公安局门口却也束手无策。

询问室,一束聚光灯骤然打在凌梦泽脸上,警花叶梓和另一名男民警端坐在对面,气氛凝重,杀气腾腾,凌梦泽忍不住心里发毛,不知道这个女警到底会把他怎样……。

江小乔得意洋洋回到住处,可算出了这口恶气,必须找个人分享一下,于是打电话叫了蓝晶晶,就是那个和连盟一样有些色的女孩。

江小乔出身名门,长得漂亮,智商又高,从小到大家人宠着,老师护着,同学让着,就算出了社会,像她这么优秀的女孩子,谁不让她三分。所以她从来没有受过昨夜那种窝囊气,竟然被凌梦泽说成碰瓷儿讹钱的风尘女子,这回让你知道惹了姑奶奶是什么后果。

她给蓝晶晶绘声绘色地讲了那精彩的一幕,那叫一个神采飞扬,激情澎湃,仿佛女将军打了一个大胜仗。

蓝晶晶惊讶地说:“小乔,不会吧,你把那个帅哥送进局子里了,你也太残忍了吧,送给我多好,我替你折磨他呀。”

“哼,这就是惹了姑奶奶的下场。”江小乔攥着拳头得意地说道。

“小乔,你太任性了,你想没想过后果?”蓝晶晶问道。

“什么后果,后果就是让警察替我好好修理他。”

“没有那么简单,你报警报的是猥亵,这罪名要是坐实了,那是要坐牢的,要是警察手段厉害些,屈打成招弄个强奸未遂什么的,那帅哥不得在牢里蹲个三五年吗?”

江小乔闻言心里一惊,嘴硬道:“晶晶,你电视看多了吧,现在哪有什么刑讯逼供,也就是在里面蹲一夜而已。”

“哎,就因为和你吵了一架,你就把人送进大牢,你这种大小姐真是可怕,我觉得我还是和你保持点距离吧。”蓝晶晶抱着胳膊装出一副打冷战的样子。

“嘿,蓝晶晶,你还没见过那个男的就这么为他说话,那要是见了还不得跟我绝交?”江小乔气愤地说道。

“那可不一定,真要像你说得那么帅,我是可以不顾一切的。”蓝晶晶眼里闪着蓝盈盈地光芒。

“哼,见色忘义,我不理你了。”江小乔回到自己房间睡去了,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

这件事说到底也就是绊了几句嘴而已,如果真让凌梦泽坐牢了,那她岂不是太过分了。

不行,得去公安局说清楚。江小乔一咕噜坐起来准备走,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要是说清楚了,那她岂不就是诬告了?那么需要坐牢的是不是就换成她了?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江小乔一筹莫展。

公安局询问室里,叶梓向凌梦泽出示了证件,并说:“我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民警叶梓,这是我同事高进,现在依法对你进行问询,说说晚上的事吧?”

“警官,我都说了好几遍了,我没动过那女的,那就是个碰瓷儿的,你应该调查她的。”凌梦泽无奈道。

女警官一拍桌子喝道:“我该怎么做用不着你教,老实交代你的违法行为,争取宽大处理才是你要做的,明白吗?”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有动过那个女人,那女人之前和我在楼道里就吵过架,她要么就是报复我,要么就是想碰瓷儿讹钱。”

“呵,人家会讹你的钱?你有几个钱?再说明明是你们把人家强拉进去的。”叶梓冷笑一声,通过看笔录,她对两人的身份已经了如指掌,自然不认为江小乔是碰瓷儿。

凌梦泽说不清楚,但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摸了江小乔。

于是,审讯就这么僵持下去。

公安局现在已经很规范,刑讯逼供的事一般是没有了,但他们自有审讯的办法,几个人轮番上阵打车轮战,一夜不停地审,有好言相劝的、有咋咋呼呼的,每人都有不同的方法。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