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作者:布衣相卿  |  字数:4954  |  更新时间:2020-09-18 20:41:43 全文阅读

凌梦泽坐在宽大的老板椅上,右手转着签字笔,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在复印机前忙乎的漂亮女秘书何佳苗,心里忍不住又想起连盟的话。

“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全易州的煤老板都是这么干的,就你放着这么漂亮的秘书不干,简直是浪费资源,不如转让给我吧。”

凌孟泽的内心对这事是抵触的,虽然他也是典型的暴发户,但总觉得自己还是与那些煤老板有些区别的,好歹自己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不能像他们那么庸俗。

然而,看着眼前的何佳苗,他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心动。何佳苗今天穿一件卡其色的一步裙,白色T恤系在里面,更加凸显出了纤细柔软的腰肢。如此水灵灵,娇嫩嫩女孩子,谁见了不会动心?

凌孟泽灌了一口杯中的茶,心中思谋,这两年,自从一夜暴富以来,他的生活极具奢华堕落,纸醉金迷,那些暴发户们干过的庸俗事他哪件没有干过?唯独还留着一个漂亮女秘书没动,那是为什么?还不是觉得太过熟悉,面子上抹不开吗?怕万一被拒绝了,那该多尴尬。

哎,就让他凌梦泽庸俗到底吧,彻底与高雅断绝了吧,谁让他生活在易州这样一个遍地铜臭的俗窝里呢,况且,正如连盟所说,在易州,女秘书就是给老板准备的,你不动她,就是对她最大的不尊重。

何佳苗复印完了转过身,见凌梦泽眼神炽热的看着他,洁白如玉的鹅蛋脸瞬间泛红,赶忙低下头端起老板的茶杯,为他重新续上水放在面前。

凌梦泽一咬牙扔掉手中的签字笔,一把抓住何佳苗的手,紧接着腾地一下站起来,将她逼在老板桌边缘。

何佳苗吓得一声惊叫,却没有躲闪,只是将小脸深深藏进凌梦泽的肩头。

凌梦泽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第一步很成功,难道女秘书真的理所应当就是给老板准备的吗?是自己太迟钝保守了吗?他轻轻扶起何佳苗的脑袋,见他俏脸绯红,娇艳欲滴,双眸微闭。凌梦泽忍不住向她柔软的嘴唇靠近。

“当——”

就在这关键时刻,总裁办的门被人粗鲁的推开。凌梦泽大怒,在这易恒大厦里,他就是绝对王者,从来没有人敢不敲门就进来。他转身怒喝道:“你不会敲门吗?”

“哎呀,梦泽你终于开窍了啊?这就对了嘛。”来人正是怂恿他干秘书的连盟,也是他的亲表哥。

凌梦泽无奈地叹口气,没有好气地说:“你着急忙慌干什么?”

“刚刚听到一个大新闻,这不着急和你分享吗,没想到打扰了你的好事,不好意思啊,呵呵。”

“什么新闻?”

“孙孬孬被抓了。”

凌梦泽眼皮一跳,问道:“为什么被抓,酒驾了?”

“不是,非法集资,资金链断了。”

“什么?消息可靠吗?”凌梦泽大吃一惊,一屁股坐在老板椅上,后背冰凉一片。

连盟看了凌梦泽一眼说:“当然可靠,那就是个傻子,迟早会出事,这回不知道有多少人跟着倒霉。好在我们和他没有交集,别管他,今晚还去盛世辉煌唱歌吗?”

凌梦泽脑子一片空白,无力地摆摆手道:“你去吧,我还有事。”

连盟看看旁边娇艳欲滴的何佳苗,会意地笑笑道:“明白明白,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我还是先撤了吧。”说着站起来就走。

凌梦泽脸色苍白,长叹一声道:“孙孬孬这个傻X,没想到这么快就挂了。”

何佳苗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境中出来,俏脸绯红,声音糯软,轻轻说道:“凌总,我们和孙孬孬没有任何往来,他进不进去和我们没有关系啊。”

凌梦泽摇摇头道:“你不懂,孙孬孬本来就是个傻子,因为胆子大,不到三年吸收了十几亿高利贷,至少涉及几储户,这回他进去了,那几万储户还不乱套了?他们一旦乱套,其他储户自然也会跟着惊慌,会不惜代价收回本息,要知道我们的楼盘里还压着八个亿的高利贷呢。”

何佳苗俏脸变色,惊道:“要是这些储户同时要求收回资金,那还不把我们活生生逼死啊?”

“更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全易州都会陷入经济危机,楼市泡沫会迅速破灭,我们投资50亿的易恒国际商业街就只能烂尾了。我知道这一天一定会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如果再撑一年,我的易恒国际开盘,就能安全落地了。”

“煤价连连下跌,我们的八个煤矿都已经停产了,原本想着靠房地产大赚一笔,现在可怎么办?”何佳苗焦急道。

“快给秦总拨电话,易恒国际提前预售,降价处置。”

何佳苗点点头,赶紧给总经理秦无双拨电话。

第二天上午,凌梦泽在办公室里焦急的等待结果,希望易恒国际能够大卖,如果是之前,只要听说是开盘,一个小时就能抢空,只是今天不知道会怎样?

临近中午,秦无双匆匆赶来,抹了一把汗说道:“凌总,一套都没有卖掉。”

“为什么?”凌梦泽惊问道。

“凌总,现在的易州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百姓的钱全在煤老板手里,煤老板的钱全在楼盘里压着,孙孬孬被抓了,全市老百姓都着急了,都在忙着讨债,老板们怎么可能一下子腾出这么多钱来?这一夜之间,易州的房地产泡沫全破灭了,现在的房子降价一半都不可能有人接手。”

凌梦泽长长吐了一口气,自己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如此了,此刻他反而不着急了,他告诉秦无双:“把工地全停了吧,变卖些财产,将工人和员工先遣散了吧。”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全易州大概都已经成了这样了吧。”凌梦泽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从包里掏出自己的迈巴赫和路虎车的钥匙:“把这些也卖了吧。”

秦无双无奈的点点头,拿起钥匙出去了。

秦无双刚出去,凌梦泽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村里二姑奶奶的。

“梦泽,你把二姑奶奶的二百万拿出来吧,利息我一分也不要,你知道二姑奶奶什么都没了,就靠那点钱活着。”二姑奶奶带着哭腔哀求道。

“二姑奶奶,你放心,我还能黑了您的钱不成,我叫财务尽快转给您。”

“好好好,这就好,你要是遇到事也不要着急,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二姑奶奶安慰道。

二姑奶奶是个老寡妇,膝下无儿无女,前两年征地拆迁,得了180万补偿款,她又贷了二十万高利贷凑成二百万全部放给凌梦泽,本来想下半辈子吃利息过日子的。

在易州,几乎所有的普通人都是二姑奶奶这样的想法,他们都是靠高利贷发财养家的。

果然,紧接着二舅、三姑、村里李大爷等等等等都打来了电话,他实在无法应付,只能关机了。

此时的凌梦泽一筹莫展,再也对眼前的漂亮女秘书没有热情了,他浑浑噩噩,双目空洞,僵直地坐在椅子上,也不知道再等什么,也许只能等死了。

下午,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他打算出去吃点东西,出了总裁办刚想上电梯,忽然被何佳苗叫住:“凌总,你要去哪儿?”

“我出去吃点东西。”

何佳苗摇摇头道:“凌总,你出不去了,连外卖都进不来,您再忍一忍吧。”

凌梦泽双眉一皱问道:“怎么了?”

何佳苗拉起凌梦泽的手急匆匆进了总裁办,将他推在宽阔的落地窗前往下看:“凌总你看,下面全是人,已经把易恒大厦围住了。”

凌梦泽大吃一惊,问道:“都是要钱的储户?”

“是啊,我们易恒国际压了八个亿,涉及到大大小小的储户八千多个,今天至少来了五千,要不是防暴警察拦着,他们早就闯进来了。”

凌梦泽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托住玻璃才勉强站稳,轻声问道:“外面其他公司怎么样?”

“都一样,乱套了,福源地产的老总跳楼了,金田能源的老总在自己办公室自缢了。”何佳苗说完这话,觉得不妥,连忙说:“不过凌总,咱们和他们不一样,您可不能想不开啊。”

凌梦泽摆摆手说:“我知道,你先出去,我想静一静。”

“哦。”何佳苗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出去了。

凌梦泽看着下面乌央乌央的人群,感觉呼吸异常困难。他摇摇晃晃打开一扇门上了易恒大厦的天台。站在栏杆前,下面的情景更加清楚生动,甚至看见了三姑、二舅、李大爷,还有二姑奶奶。

凌梦泽今年虽然只有二十七岁,但经历的事情已经太多了,从小康家庭一夜间变得一贫如洗,又从家徒四壁一夜暴富,现在又瞬间坠落,简直就像做梦一样。

坠落,坠落吧,再坠落50米就彻底到底了。这么想着,身体不由自主跃上天台围墙,只隔着低矮的栏杆。

生与死就在一瞬间,但他还是不想死,可是能活吗?死就死了吧,也许死了还能重生或者穿越呢,如果有来生,决不再碰高利贷。

狗屁,哪有什么重生、穿越,不过是些窝囊废的YY罢了。可是你凌梦泽不是窝囊废吗?那你解决呀?解决不了就去早早托生吧。

易恒大厦周围挤满了讨债的人,熙熙攘攘,又哭又骂,突然听到有人高喊:“不好,凌梦泽要跳楼。”

众人抬头一看,果然见楼顶上有一人,就快要掉下来了,虽然看不清面容,但用脚趾头也能想到,那一定就是凌梦泽。

众人大惊失色,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了,警察也顾不得这些储户了,都冲向楼顶准备救援。

凌梦泽还在死与不死之间摇摆,厚着点脸皮,其实是可以活着的,只是活下去怎么面对二姑奶奶、三舅、二姨,还有那八千多储户,他手里攥着他们全部身家性命,现在随着楼市崩盘全没了。

这个脸皮他厚不起来,他从来就不是厚脸皮的人。凌梦泽一只脚已经跨过栏杆……。

就在这时,天台上拥入一大堆人,有警察,有员工,有储户。带头上来的是女秘书何佳苗,只是一上来就被吓傻了。

“凌梦泽,你不能跳,快下来。”

一声断喝传来,让凌梦泽忍不住一哆嗦,跨出去的脚竟然不自觉的缩回来。回头一看竟然是前丈母娘丁明丽,旁边还有他的前妻童欣媛。凌梦泽忍不住热泪盈眶,之前心中的恨瞬间被融化,毕竟一起生活了两年,还是有情分的,关键时刻,竟然是她们最在乎自己的死活。

“梦泽,你下来,你不能就这么跳下去。”前妻童欣媛声音温柔地说话,让凌梦泽忍不住想去抱住她。

“对对对,凌梦泽,你现在跳了,我们那八十五就没了,你现在这么大摊子,随便抖一抖都能给我把那点钱抖回来,你跳之前,怎么也不能坑了我们吧?就算不看我面子,也不能不顾欣媛吧?”丁明丽叫道。

“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别说了——”童欣媛阻止道。

凌梦泽闻听此言,本已柔软的心瞬间又变得僵硬。眼前的这两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刻将他扫地出门,在自己发达后又腆着脸上门捞好处,还非要凑八十万放给凌梦泽吃高利。现在自己生死之际,竟然根本不顾他的死活,只是想优先拿回自己的钱。

“童欣媛,这也是你想说的吧,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狠毒无情的人,让你们的八十万见鬼去吧。”凌梦泽失望至极,惨笑一声,一只脚又跨了出去。

“不要,二姑奶奶给你跪下了。”一声苍老的哭叫传来,颤巍巍的二姑奶奶跪在地上:“梦泽,你不要跳,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有的是时间,我们不逼你,我们都等着你东山再起,把咱们的钱重新挣回来。”

凌梦泽闻听此言,两行热泪瞬间夺眶而出。

“梦泽,我是你三舅,有钱不要忘了三舅,没钱三舅也不会逼你,我们都是这样的。”

“对对对,我们不逼你,逼死你对我们没好处,你下来吧,我们回家等你还钱。”众人纷纷叫嚷。

凌梦泽长长舒了一口气,跳下围墙跪在二姑奶奶面前重重磕了一个响头,大声说:“二姑奶奶,各位长辈兄弟,只要你们给我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们还钱的。”

“好好好,我们回家安心等着,大不了再过两年苦日子,你们说是不是?”

“是是是,回家去。”众人生怕再刺激凌梦泽,匆匆忙忙下楼去了,警察也撤了,只有童欣媛母女还在。

“梦泽,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你把我们的钱先还了吧。”丁明丽说道。

“没有,公司里一分钱都没了。”凌梦泽冷着脸往回走,何佳苗慌慌张张为他开门。

丁明丽紧追不舍:“凌梦泽,你不能没有良心,当年是我收留你,让你过了两年好日子,难道连区区八十万都换不回吗?你知道的,那是我们全家的积蓄。”

“我说了,没钱。小何,给我订一张去北京的机票,哦不,火车票吧。”

丁明丽依旧不死心,嚷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公司没钱了,你们易州煤老板,谁在北京、上海没几套房。”

凌梦泽冷哼道:“我是在北京有房子,可最小的也得一千多万,怎么给你?”

“那不正好吗?你已经这样了,迟早难逃一死,欣媛如花似玉,白白陪你睡了两年,给他留一套房子也是应该的吧。”

凌梦泽抬眼去看前妻,见她俏脸微红,隐隐露出兴奋之色,似乎真的得到了凌梦泽一千万的房子。

凌梦泽强忍怒火,咬牙道:“小何,叫保安,把这两人轰出去。”

保安一直都在左右,闻言立即将童欣媛母女推出去。

何佳苗关上门,垂泪道:“凌总,您吓死我了。”

“没事了,快去给我定火车票吧。”

“凌总,你打算怎么办?”

“成也煤炭,败也煤炭,我还得从煤炭入手,我要到北京去,求江小乔的合作。”

“什么?求她?凌总,您和他交恶可不是一般的深,以她的大小姐脾气,你去了就是自取其辱。”

“命都可以不要,还要脸干什么,我能承受。”

何佳苗勉强点点头,想起凌梦泽和江小乔交恶的一幕幕,忍不住摇摇头。

当天晚上,凌梦泽躺在咣当咣当的绿皮火车上,昏昏沉沉,似睡非睡,从前的一幕幕犹如电影一般在脑子里闪现,不,电影似乎都不敢演得这么离奇。

问题是,此行北京,还要去求见江小乔那个与他交恶甚深的魔女,这回落在她手里,也不知道会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